一个被外资“坑惨”的美女富豪!

O2O商学院 2021-01-14 21:00
点击上方O2O商学院」,选择「设为星标」
我们一起成长


版权声明

  • 来源:大江湖解局(ID:ZhiChangDJH)作者:江湖大大

  •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如来源标注有误请告知,我们及时予以更正/删除

  • O2O商学院投稿及建议:842645227@qq.com 

2021年刚开年,汪小菲和大S的妈妈又摊上事了。
1月7日,香港媒体报道,俏江南创始人张兰,早前因没有遵从香港高等法院颁下的冻结资产令,被裁定藐视法庭,遭判处监禁一年,同时发出拘捕令。
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吃瓜群众都在等着看汪小菲和大S的笑话。
1月9日,张兰开直播回应被拘禁传言,情绪崩溃,几次痛哭流涕。张兰觉得很委屈,遭小人算计了,并没有做亏心事。
张兰是否被判拘禁,尚没有准确的消息,但谣言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因为这样的消息已经不是第一次传出。
2019年3月,就出现过一模一样的消息,连被判监禁的时间和原因都一模一样。
当时,汪小菲反应神速,对散发谣言的媒体进行起诉。此后,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事隔不到2年,再次传出一样的消息,不排除媒体炒冷饭。
被判拘禁可能是假,但张兰官司缠身是真。
这位曾经身家22亿的美女富豪,白手起家,一手打造了知名高端餐饮品牌——俏江南。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张兰与外资合作之后,事业非但没有更进一步,痛失俏江南控制权,还惹上了打不完的官司。


01.


1958年,清华大学土木系的一个教授,因为家里有金矿,被打成了右派,下放到河北唐山的老家。
那时候教授的妻子身怀六甲,没多久就生下了张兰。
张兰出生之后,从小就没有见到父亲。生活维艰,为了生存,母亲改嫁。
1968年,张兰家里再一次遭遇变故。
怀孕的母亲又被打成右派,10岁的张兰跟着母亲和继父,一起从北京下放到湖北偏远的山区农村。
弟弟出生之后,母亲忙于农活,后来又被关进了牛棚,照顾弟弟的担子落到了张兰身上。
弟弟也在张兰的呵护下成长,两人培养了极好的感情。
文革后期,很多被下放的人,都陆续回到了原籍。母亲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也迟迟没有收到调令。
张兰眼看形势好转,非常有魄力地私下返回北京,找到一个女同学的父亲。
同学的父亲负责下放人员调配的领导,就这样,张兰软磨硬泡,拿到了母亲回北京的调令。
1976年,18岁的张兰出落的亭亭玉立,是个美人胚子。那一年,她找到了平反的父亲,那是第一次见到生父。

少女张兰
虽然一家人早已无法团聚,但能见到生父,张兰依然心满意足。
父亲是教授,自然敦促张兰要努力学习,一定要上大学。
张兰也不负众望,考上了北京工商大学,学的是企业管理。
大学毕业后,张兰与汪则翰相识,两人很早就结了婚。
那时候,汪则翰在北京三里屯的蔬菜公司做科长,张兰则做会计。
1981年,两人爱的结晶汪小菲出生。

童年汪小菲
张兰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平淡的婚姻生活也让汪则翰与张兰经常吵架。
1989年,张兰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刚好移民加拿大的舅舅妻子生病,舅舅就请张兰去帮忙照顾妻子。
那一年,张兰放下汪小菲,远赴加拿大。
张兰在加拿大照顾舅妈的同时,也时刻留意身边的机会,甚至做好了移民加拿大的打算。
舅妈身体恢复时,张兰就出去找工作。当时,她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赚它2万美金。
为了搞钱,张兰只能去打黑工,什么挣钱干什么。
张兰在加拿大的餐厅洗过碗,1小时能挣3.5美元,一天去4家餐厅洗碗,一天干16小时。
她能像个男人一样,把一扇猪肉从车上扛到厨房;她还给台湾的一家子人做保姆,还在美容美发店给人洗过头。
在1991年圣诞节前夕,张兰挣到了2万美金,加拿大的移民证也如期而至,这是漂流海外的人梦寐以求的。
命运的抉择往往在一念之间,为了彻底断掉移民的念头,张兰买好机票,在圣诞节前毅然回到了中国。

因为她知道,可能过一个圣诞节,她回国的想法就有可能动摇。


02.

相比加拿大,当时中国还很落后,看到国内外的巨大差距,张兰有时候会为放弃加拿大的绿卡而失落。
但张兰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人,她总想自己能做点事出来。
手上拿着2万美元,再加上在国外就对餐厅最熟悉,于是张兰在北京开了一家川菜馆——阿兰酒家。
最开始,张兰一个人撑起了整个餐厅的运转。她一个人招呼客户、点菜、炒菜、上菜、采购,这点苦,相比国外吃的苦,都算不上什么。
阿兰酒家的生意也日渐红火,张兰也不满足现状,又相继开了烤鸭店、鱼翅海鲜大酒楼。
红红火火的生意,让张兰赚到不少钱,汪小菲也成了富二代。
1996年,15岁的汪小菲原本想去加拿大留学,后来由于签证被拒绝,退而求其次,来到了法国高等商业经济学院学习。
了却了一桩心愿,张兰全身心投入到餐饮事业当中,生意越做越大,成了北京城出名的女老板。
张兰名气太大,经常携带大量现金,成了一些歹徒的目标。
1999年,张兰忙里偷闲,带着母亲来到海南度假。
他们来到一座寺庙,喜欢烧香拜佛的张兰,特意去抽了一签,递给守庙人看。
守庙人一看,面露忧色,对张兰说:你有血光之灾,是个下下签。
张兰不信,又抽了一签,依然是下下签;守庙人对张兰说:还是有血光之灾,不过,有个贵人替你挡了。
张兰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度假回来,就又去了法国,探望汪小菲。
出国期间,张兰把餐馆的生意,全权委托给弟弟照看。
1999年6月7日,歹徒来到餐厅,准备从张兰手里抢点钱。但看到张兰不在,歹徒不想空手而归,就对张兰的弟弟实施了抢劫。
谁知弟弟不愿束手就擒,只身和歹徒对抗,最终身中16刀,一命呜呼。
张兰接到噩耗的时候,是法国的凌晨2点,犹如晴天霹雳,张兰第一时间返回到国内。
看到弟弟冰冷的尸体,张兰哭得死去活来,弟弟成了替她挡刀的贵人。
弟弟的死,让张兰非常内疚,也让她非常消沉。
张兰无心再经营餐厅,将辛苦打拼了9年的资产全部卖掉,变现了6000万元。
那段时间,张兰什么也没干,一直为弟弟的案子奔波。

直到半年之后,歹徒归案,张兰终于为弟弟报仇雪恨。


03.

张兰又一次站到了事业的起点,是继续之前的餐饮模式?还是打造一个知名的餐饮品牌?
张兰选择了后者,她的野心开始显现,她要做一个国际知名的中国餐饮品牌。
川菜再一次承载了她的梦想,而江南则是外国人对中国最深刻的印象,“俏江南”由此而得名。
2000年,张兰在北京最高端的国贸,开出了第一家“俏江南”,将目标客户锁定在消费能力强大的白领和高端商务人士。
开业最初的4个月,“俏江南”籍籍无名,收入还不够给员工开工资。
张兰硬是挺了过来,随着越来越多人知道国贸有一家特色的川菜馆,“俏江南”也是一炮走红。
随着“俏江南”知名度打开,张兰开始了快速的扩张,在北京和全国都开分店。
即使在2003年遭遇了非典,餐饮业最艰难的时候,俏江南依然屹立不倒。
也是这一年,汪小菲法国留学归来,在俏江南集团担任执行董事,负责海外推广和创意,成了京城四少之一。
汪小菲回来,总是要搞点事出来,以证明自己的实力。
随着俏江南全国大扩张,2006年,汪小菲花了俏江南3个亿,以母亲的名字,打造出了一个奢华的高端会所——兰会所。

兰会所
兰会所一开业,生意就好得惊人;各路政商名流、两岸三地明星,纷纷前往消费,一天的营业额能做到300万。
2007年,汪小菲又在上海,开出顶级时尚餐饮品牌——SUBU,这个餐厅同样造价不菲。
俏江南的大举扩张,再加上两个高端会所开业,让俏江南的资金链异常紧张。
时间来到2008年,这一年,发生了两件大事。
四年一届的奥运会在北京举行,俏江南带着8本厚厚的投标书,秒杀了一片对手,成为了奥运会唯一的一家中餐供应商。
同时,2008年全球遭遇了金融危机,外资为了规避周期性风险,开始重点布局餐饮企业。
在奥运会中走红海外的俏江南,进入了外资的视线。

鼎晖投资适时地向张兰抛去了媚眼,这也拉开了俏江南被外资围猎,张兰被外资坑惨的序幕!


04.

2008年下半年,鼎晖花了2亿元人民币,获得了俏江南10.53%的股份。
张兰认为鼎晖以很低的成本,拿到了俏江南大额的股份,之所以张兰同意让鼎晖入局,更重要的是借助鼎晖的力量,以登陆资本市场。
双方签订了协议,内容也极为保密。外界一直猜测,这份协议有对赌成分,即俏江南需要在2012年成功上市,鼎晖借以套现退出。
但事后张兰否认签有对赌协议,并在2011年在媒体上公开抱怨:引进鼎晖是俏江南最大的失误,毫无意义。
张兰也想清退鼎晖的股份,但鼎晖要求翻倍的回报,双方并没有谈拢。
上市依然是双方的共同目标,2011年,俏江南向证监会提交了上市申请。
与此同时,汪小菲和大S的恋情曝光,双方在三亚举行了盛世婚礼。

汪小菲和大S
儿子大婚的喜事,并没有给张兰带来好运,即便儿媳是大名鼎鼎的徐熙媛。
2012年1月,俏江南出现在证监会终止审查的企业名单中,命运的天平开始向张兰的另一边倾斜。
折戟A股的俏江南,又紧锣密鼓地谋划港股上市;为此,俏江南设计了复杂的股权结构,张兰甚至退出了中国国籍,加入了避税天堂圣基茨·尼维斯联邦的国籍。
2012年底,张兰和鼎晖约定的上市最后时间已到,但俏江南依然没有在香港上市。
本想借俏江南上市大赚一笔的鼎晖,毛也没有捞着;张兰不可能回购,鼎晖又急于退出,寻找下一个接盘者就是当务之急。
2013年,私募股权基金CVC Capital Partners又出现在了张兰眼前。
CVC只用了很少的自有资金作为普通合伙人(GP),然后又从有限合伙人(LP)手上募集了部分资金,成立了甜蜜生活美食控股集团。
当时,傲慢的张兰,根本没有看上CVC。
但CVC的高管,在香港四季酒店请张兰吃了一顿饭,并给张兰画了一个非常大的饼:CVC将注入8000万美金作为发展资金,张兰依然出任董事长,按照张兰的计划发展;同时,引入国际餐饮管理团队,让俏江南走出中国,走向美国和欧洲。
最终,张兰同意将俏江南的股权卖给CVC。
CVC以2.86亿美元的价格,从鼎晖和张兰手中,买走了82.7%的股份,成为了最大的控股股东。
张兰卖了69%的股份,之后只通过一家离岸公司盛兰控股持有俏江南13.8%股权。
大灰狼鼎晖悉数套现离场,没想到一只狼前脚刚走,又引进了一只狼。
CVC不是省油的灯,更不是无脑的接盘者。
CVC收购款有1.4亿美元是自有及募集而来,剩下的1.4亿美元,则是从美银美林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韩国外汇银行、法国外贸银行、台湾安泰商业银行等六家银行,借贷而来。
收购完成之后,CVC将俏江南的所有股权,包括张兰的那部分,一起抵押给了银行财团。
恰逢十八大之后强势反腐,三公消费被禁止,高端餐饮一落千丈,俏江南更是首当其冲。
俏江南的业绩大幅恶化,原本想借俏江南收入偿还银行贷款的CVC,算盘落空。

由于俏江南业绩未达标,CVC承诺的注资也没有实现,给张兰的收购款也没有给齐,双方开始因此交恶。


05.

也正是这个时候,张兰辞去了俏江南董事长的职务,全国各地餐馆的法人代表,也进行了更名。
也就是说,张兰已经在俏江南出局。
2014年底,CVC并没有按时还款,与银行团的协议违约。
2015年2月,六大银行聘请香港保华处理此事;随后,香港保华代替CVC出任俏江南董事,CVC正式出局;
此后,俏江南门头变换大王旗,正式被银行财团接管,不再姓张。
然而,CVC和张兰的故事并没有玩完。
收购完成之后,张兰拿到了大约1亿美元,并转走了其中一部分。
而CVC则认为张兰转移公司资产,将张兰告到香港的法院。
张兰则认为这是收购其股份的对价款,理应属于个人,不存在转移资产一说;更让张兰生气的是,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持有的俏江南股权被CVC质押。
由于双方的协议极为复杂,内容也极为保密。而且协议中规定,如果发生起诉,只能在香港的法院和仲裁机构进行,这让张兰极为后悔,也非常被动。
2015年,CVC以涉嫌转移公司资产向香港法院申请冻结资产令,张兰个人资产被冻结。

这场官司旷日持久,也一直悬而未决,因而才会有张兰未如实申报50万元以上的财产,藐视法庭被判拘禁一年的传闻。


06.

张兰凭一己之力,白手起家,打造了一个全国知名的高端餐饮品牌俏江南。
俏江南给张兰带来了财富,也带来了名誉,成为了不可多得一个民族品牌。
当俏江南处于巅峰之时,想借助资本的力量扩张的张兰,不小心引进了鼎晖这头外资之狼。
外资没有耐心陪着企业长跑,他们都企图企业上市之后快速套现;俏江南承担了巨大的上市压力,然而上市的不确定性,给张兰埋下了雷。
鼎晖急于套现,张兰又引进了心怀鬼胎的CVC,股权出售之后,收购款尚且没有拿全,还官司缠身。
而张兰苦心经营十几年的俏江南,也落入他人之手,可谓是人财两空。
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在与外资打交道时,由于缺少与之匹配的人才,往往处于劣势,被坑则是常有的事。
张兰,不过是一个被“空手套白狼”的外资,坑得最惨的一个女富豪而已!
O2O商学院已同步入驻:百度百家、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网易号、搜狐自媒体、凤凰自媒体、新浪财经头条、新浪看点、UC头条、天天快报、企鹅自媒体、Wi-Fi万能钥匙自媒体、界面等自媒体平台。

O2O商学院
新商业|新科技|新品牌|新消费

以全平台日均超50万阅读的影响力
致力为读者提供精彩、深度、有料的商业财经读物
为企业提供全媒体品牌策划、内容创作、推广传播
投稿、寻求报道、内容合作,请联系QQ:842645227

无干货,不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