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建筑3.0-互动生成流量价值[2020网红建筑大盘点]

AssBook设计食堂 2021-01-14 21:28



在“网红建筑”当道的今天,“社交媒体性”现在已经成为建筑师设计新项目时要考虑的首要因素之一。正如我们发布的文章《“网红建筑”将我们带向何方?》探讨的那样,社交媒体已成为“塑造环境最具影响的推力之一。当一些建筑师忧心“网红建筑”的功能性与保值性时,也许多建筑公司对于此保持着开放态度:从公共广场到私人开发项目,从酒店到精品店,客户们现在都要求带着他们在社交媒体看到的参考图进行设计。“什么样的设计能让用户觉得空间值得拍照?他们又喜欢什么样的话题标签?”——这些标准也逐渐成为了“甲方”的要求。澳大利亚工作室Valé Architects甚至拟草了一份“Instagram设计指南”,并提供专门研究如何设计‘网红’零售空间、餐馆以及酒店的设计服务。


一座建筑“被打卡”越多次,它就越成功吗?这么说可能不全对,但受“值得打卡”需求影响最大的是商业空间,许多餐厅都做出了整改与妥协,比如提供自拍墙、适合拍照的照明、色彩分明的瓷砖地面等。以下是一系列2020年商业建筑中对“网红建筑”这一潮流做出积极回应的项目精选,在塑造“流量性”背后,有哪些建筑学上的设计,产生了怎样的三维互动?



01

与周边环境互动

香港K11艺术文化中心 / SO-IL

由SO-IL所设计的香港K11美术馆的立面共使用了475根玻璃管。每根玻璃管的尺寸均为直径1米,高9米,且重达两吨。从街道一侧观赏美术馆的玻璃立面,会看玻璃折射产生的一种变形且抽象的外观,使得美术馆在高密度的都市环境中鹤立鸡群。


© Kevin Mak

© Kevin Mak


白井屋酒店 / 藤本壮介

藤本壮介的新作白井屋酒店共包含两个部分:遗迹塔和绿色塔。遗迹塔,顾名思义,指的是场地上现存的1970年代落成的建筑。而绿色塔是藤本壮介新扩建的内容,旨在模拟四周的起伏景观;建筑师将既有建筑的楼板移除,将粗糙的混凝土表面暴露在外,大范围的绿色植被覆盖加上混凝土质感和周围产生鲜明对比。



© shinya kigure

© katsumasa tanaka


米兰公寓 Carlo Erba / Eisenman + Degli Esposti + AZstudio

由Carlo Erba / Eisenman + Degli Esposti + AZstudio设计的米兰公寓以雕刻格子的手法强调了大楼的体量感。此外,在七到九层的设计中,也就是第四个高度层级,建筑师将其设计为一个巨大的种植台阶,来展现住宅楼的独特造型和体量感。


© Marco de Bigontina© Marco de Bigontina


迪拜奥普斯酒店 / 扎哈·哈迪的建筑事务所

由扎哈事务所设计的迪拜奥普斯酒店以立方体的形式合并成一个单一的整体。然后该立方体通过“雕刻”,创建出了一个中央空间,这是建筑内部的一个重要体量,从建筑的中心可以看到外部的景色。这个八层高的空间自由形成的流动性与周围立方体精确的正交几何形状形成对比。


© Laurian Ghinitoiu© Laurian Ghinitoiu


LEEDO SAU咖啡店 / ATMOROUND

在ATMOROUND设计的LEEDO SAU咖啡店中,建筑师将墙面用作于座椅的靠背,顾客可以闲坐于此,欣赏到店铺中央的景观庭院。略带斜角的墙面,还可以帮助顾客更好地窥见庭院中的植株和天空中的云朵。通过这样的氛围营造,建筑师希望给顾问提供一个思考自省的机会。而庭院中不断变化的植株和天空中的云朵,还象征了生命循环的四季变化。



© Park woo-jin

© Park woo-jin


02

与公共空间互动


首尔城市广场掀起‘巨浪’ / d’strict X SMTown

由d’strict X SMTown打造的首尔城市广场“巨浪“,无论在技术上还是视觉冲击上都令人印象深刻,绝不是胆小的人能承受的。从视频中可以看出,水的力量似乎要击碎玻璃,淹没因新冠疫情而空荡荡的街道。


© d’strict


Storefront艺术与建筑图书馆 / Abruzzo Bodziak Architects

 在由Abruzzo Bodziak Architects设计的Storefront艺术与建筑图书馆中,建筑师将画廊标志性的旋转立面图形拓展到了书架的设计上,以使其介入人行道所属的公共空间领域,从而为展览提供一个更大的公众平台,来促进市民的参与和对话。


© Naho Kubota

© Rafael Gamo


上海净水池咖啡厅 / 同济原作设计工作室

在由同济原作设计工作室设计的上海净水池咖啡厅中,功能盒体以一种离散的姿态镶嵌在新的屋盖与老的圆盘基础之间。在这样一个遍布时间痕迹的场所,建筑师有意识的规避了向心型的空间形态,希望形成一个离散的空间形式,人们可以在这片场地中没有目的地游走,徜徉,驻足,休憩。


© 章鱼见筑© 章鱼见筑


丰田大阪城市展厅 / 竹中工务店

在竹中工务店设计的丰田大阪城市展厅中,建筑师根据移动交通时代的全新汽车速度、尺度和动势,设计了这个全新的建筑空间。同时,建筑师还在内部设计了特定的交通图案和道路元素,以强化这种独特的空间感受,以在室内空间与外部环境中建立联系。


© Nakasa & Partners© Nakasa & Partners


盖尔海事站改造 / Neutelings Riedijk+Bureau Bouwtechniek

盖尔海事站曾经是欧洲布鲁塞尔站点上最大的火车货运站,现在则被转变成了一个有遮蔽的迷你城市,其中包含了办公、商业和用于休息的公共空间。原先建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期。在侧通道的屋顶下,新改造部分增加了十二个木制凉亭以容纳新的功能区域。建筑师用新架构在内部空间打造了大道、小街、公园和广场,让它们与周边城市和建筑结构自然地融合。


© Filip Dujardin

© Filip Dujardin


03

与材料互动

韩国光教百货 Galleria / OMA

OMA事务所的新作,韩国光教百货 Galleria大楼建筑造型犹如石块一般,配合富有肌理和质感的马塞克石材外立面,让人想起邻近的水原光教湖公园的自然景色。建筑有着像经过雕琢的宝石般的多棱玻璃立面,与不透光的石材形成强烈对比。市民们可透过玻璃看到室内的零售和文化活动,而在里面的访客则获得了体验光教城市风光的一个全新观景点。由一连串渐落的平台组成的公众环路带来展览和表演空间。


© Hong Sung Jun

© Hong Sung Jun 


泰国河岸度假酒店 Baan Pomphet / onion 

由onion设计的泰国河岸度假酒店 Baan Pomphet则在室内设计上采用了色彩美学来吸引人们的眼球和食欲。酒店房间内部有两种颜色,两种颜色都来自食物的颜色。一楼房间有的采用绿色内饰,Cha-plu叶是泰国菜的常见配料,它的颜色是深绿色的,尝起来有点苦;有的则采用菠萝蜜黄,泰国的糖果多用菠萝蜜作为配料,尝起来又甜又鲜。室内设计注重简约,使得内外之间形成建筑细节简单与复杂的对比,以及绿色和黄色,砖和木材的颜色对比。


© Wison Tungthumya

© Wison Tungthumya


越南休憩咖啡吧 Namra / D1 Architectural Studio 

由D1 Architectural Studio设计的越南休憩咖啡吧则善于在视觉上挖掘和保留这栋楼的独特之处:双层砖墙、绿色水泥地面、70年代风格的阳台,既留下了建筑以前的影子,又能突出新的活泼外观和丰富的个性。绿色的水泥色被采用为这家咖啡店的主题色。团队希望通过对老建筑的层层剥析,展现这种对过去的致敬,形成过去与现在的联系。


© Hiroyuki Oki© Hiroyuki Oki


优衣库东京店 / 赫尔佐格&德梅隆建筑事务所

由赫尔佐格&德梅隆设计的优衣库东京店,在临街的一侧,建筑师将外露的混凝土结构塑造成了一个迎宾拱门,以吸引行人入店参观。而部分玻璃外立面,还可以反射店铺的内部陈列,从而将优衣库的产品直观地呈现在路过游人的眼前。


© Nacasa & Partners

© Nacasa & Partners


日本老牌糖果店‘幸福工具屋’ / KAMITOPEN

由KAMITOPEN设计的日本老牌糖果店‘幸福工具屋’,在内部空间的设置上,建筑师置入了错层空间,使得顾客可以在选择模具的同时,顺势在店铺内部上下游走。建筑师在店铺外侧的材料使用中选择了煤钢材质,充分利用了其时间越久强度越大的特性。



© Keisuke Miyamoto

© Keisuke Miyamoto


大原参道品牌店 / 下川徹建筑事务所

在下川徹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大原参道品牌店中,建筑师利用重复的混凝土晶格来引导顾客入店消费。而顾客一旦步入商店内部,其就会被强烈的水平线条和厚重的混凝土体块所震撼。


© Ken’ichi Suzuki© Ken’ichi Suzuki


上海 Basdban / 栋栖设计

在栋栖设计的项目Basdban中,建筑师精心选择并保留不同年代的改造在建筑上留下的微妙痕迹。新建部分以不锈钢材质为主,探索其制作工艺极限。6毫米厚钢板所组成的横向线条贯穿整个空间,克制地在历史中植入这次新的设计。室内中心的矩形区域,被定义为兼具餐饮与活动等多重功能的灵活空间区域。建筑师使用不锈钢轨道系统来限定空间,同时轨道整合灯光、监控以及划分空间的金属帘等功能。


© 刘瑞特

© 刘瑞特


04

与流线互动


林盘行馆 / RSAA/庄子玉工作室

由庄子玉工作室设计的林盘行馆,旨在将林盘原型与中国画的散点透视阅读方式在空间层面进行一系列叠合重组,以期在建筑的内外体验中获得更丰富的空间变化和叙事可能。在其中,屋、檐、田、水、树以及人,都变成了这卷曲长卷中流动的元素与意向。建筑的体验者与建筑元素,自然元素在此融为一体。


© 存在建筑© 存在建筑


上海桥酒店 / 行之建筑设计工作室 

由行之建筑设计工作室设计的上海桥酒店则通过在室内架“桥”来营造一股“混凝土山谷中的瀑布”。瀑布的室外由玻璃砖做成,在裙房退台处玻璃砖间隙错动,就像溅起水花,最终汇集成三股水帘卡在四根混凝土柱子之间,即透光又私密。



© ‍苏圣亮© ‍苏圣亮


JOLOR 家具上海展厅 / 西涛设计工作室 

由西涛设计工作室打造的JOLOR 家具上海展厅,通过暗色的背景,让光束倾洒于整个展陈空间内,精心分散布置的产品仿佛漂浮在深夜海面。以此达到产品被被空间更好的烘托浮现,吸引观者的注意力,提供沉浸式的探店旅程体验。


© 夏至© 夏至


HARMAY 話梅·成都太古里旗舰店 / AIM 恺慕建筑事务所  

由AIM 恺慕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位于成都太古里旗舰店的HARMAY 話梅,由“粗旷主义”混凝土结构和透明玻璃窗包裹的外立面,成为建筑的内外沟通介质,用现代手法与蜿蜒“蜀道”的怀旧元素抗衡着,与当地丰富的历史文化和探索的隐喻形成了完美的平衡。


© Dirk Weiblen

© Dirk Weiblen


北京延庆夜阑·COLOUR / 阿穆隆设计工作室

由阿穆隆设计工作室设计的的北京延庆夜阑文化艺术中心中,建筑师将空间内部墙体原始材料与直接的空间塑造手法相结合,希望可以为建筑“白开水”似的内部空间注入灵魂,并同已有建筑产生强烈的对话关系,这种对话不只是建筑与空间之间的,建筑师希望也是人与人之间的。


© 金伟琦

© 金伟琦


O2咖啡店 / MW archstudio

在由MW archstudio设计的O2咖啡店中,通过室内体块和外部空间之间存在的虚实比例,建筑师创造出建筑周围两个主要立面周围的大空隙和空隙。通过横向扩展和纵向收缩,周围的自然景观更贴近用户,使得建筑物内外形成视觉联系。


© Hiroyuki Oki


© Hiroyuki Oki


05

与艺术品互动

21cake·上海宝山经纬汇店 / 非常建筑

由非常建筑设计的上海宝山经纬汇店,希望让一个面包店同时成为一个社区中心。店的中心是一个蚕豆形的大饭桌,它由十个拼图式的小桌子组合而成,可以根据需要拆分组合。因为社区的居民在一天中对面包店的空间需求不尽相同:早上,小桌可供独自享用早餐;下午和晚上,大桌可用于不同大小的聚会,从几个人的烘焙课到一群人的生日会。大饭桌还可以用于面包和蛋糕的展示。


© 田方方

© 田方方


首尔路易威登旗舰店 / 弗兰克·盖里+彼得·马里诺

由弗兰克·盖里和彼得·马里诺设计的首尔路易威登旗舰店中,玻璃顶楼被用于首尔路易威登的展览空间——Espace,该展览将首次展出8个贾科梅蒂(Giacometti)的标志性雕塑。由彼得·马里诺策划,店内展示的许多艺术品和家具创造了独特的体验,游客可以在充满艺术氛围的五层楼购物。建筑物中的一些委托陈列作品包括Mark Hagan,Marcello Lo Guidice,Brendan Smith,Luigi Mainolfi,Martin Kline,Harmony Hammonds,Bernard Aubertin和Anselm Reyle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沿着楼梯放置,创造了整座建筑中明亮的色彩区域。



© YONG JOON CHOI

© YONG JOON CHOI


杭州里奈酒店 / say architects

在由say architects设计的杭州里奈酒店中,建筑师希望将这个酒店打造成一个具有文化或艺术属性的场所,而不单纯是一个民宿,首层的公共空间承载了餐厅、礼品、接待、交流等属性;而独立的小房间在日常作为单独的一个套间使用,定期会转换成为一个小展厅展示独立艺术家的作品。


© Projection映社

© 汪敏杰


新宿灯塔宅 / YSLA Architects

建筑坐落在早稻田大街的一个十字路口旁。立面构思为悬浮式混凝土板,消除了室内和室外,公共和私密之间的边界,并通过两个圆形切口向街道交叉口开放,吸引四面八方的来人。对旅人来说这座建筑像是一座灯塔。首层被改造为居民的共享工作空间,亦是对新常态的应对。 YSLA以模块化设计了“Miwa”式灵活的家具,满足不同方式组装和用途,用家具形状来追忆灯塔精神。


© YSLA Architects

© YSLA Architects


结语

英国建筑师Farshid Moussavi曾说过:“社交媒体强调了空间的重要性,这对设计者和建筑师来说是件好事,可以增加相关的设计任务委托,因为无论是公共空间还是私人空间都需要更加频繁的翻新整修,以跟上社交媒体潮流的步伐,想一下设计者的作用,这是值得的。建筑师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设计上镜的建筑,而社交媒体建筑可能正代表着“柯达一刻”的延伸。但是,这是不是意味着建筑就此沦为了一张背景幕布,最终将扁平化的世界变为巨大的自拍舞台呢?”建筑师在这一系列的网红社交行为背后,究竟扮演着一种什么样的角色?我们的建筑究竟是越来越多元化还是越来越单一了?


专题策划:韩爽

编辑:莫因同;撰文:Scarlett Miao



点亮“在看”和“点赞”,

将创意灵感放在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