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炮制成“福利视频”主角的女孩:不敢报警,阴影缠身

苍衣社 2021-01-14 21:31



大家好,我是脸叔。

性骚扰是笼罩在众多女性头上的一道阴霾,给女性造成的恐惧和心理创伤令人发指。制止性骚扰,并不只是女性的事情,也需要广大心怀正义的男性加入进来。

今天叔要讲的故事,来自一位在大企业中担任监察员的男生,某一天他接到一位女同事的求助:有人在她的燕窝汤里投放精液。

心怀正义的监察员通过缜密的调查,发现投放精液的人不止一个,且他们还把这个过程偷拍成“福利视频”进行传播。

监察员想报警处理变态,但受害女生却担心事情曝光后会给自己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选择默默承受。

以下是关于这起事件的真实记录:

办公室里的变态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一家集金融、文化、旅游等业务于一体的知名企业监察部工作。在部门负责人江总的安排下,我跟随老同事处理过数件棘手的专项调查,收获匪浅。我一直想独自负责一项调查,没想到,机会很快就落到了头上。
一天上午,我刚打完上班卡,江总就把我叫进办公室,指着坐在一边的女孩和我说:“进监察部以前,你不是在市场部嘛,这事归你了。”
我把这个叫李晨曦的女孩带到自己的独立办公室,按照培训的工作流程,关上门,给她递上一杯温开水,把工位里的椅子拉到她身旁坐下。
看着她有些涨红的脸和不安的表情,我没有翻开手中的笔记本,随手把纸笔放在桌子上,尽量用最温柔的语气问:“能和我仔细说一下,你需要帮助的事情吗?”
她抿了抿嘴,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和我详细诉说了来龙去脉。
李晨曦是比我早一年毕业的大学生,同样经过校招进入公司,目前在市场部宣传团队工作。由于近期公司有多个项目同时启动,宣传任务十分繁重,她经常会错过晚饭时间,又恰逢妈妈这段日子来和她小住,于是每天会做好一份椰奶燕窝汤,盛放在一个不锈钢保温瓶里,在晚上补充能量。
前一天晚上加班,她又没能吃上饭,在食用燕窝汤时,突然发现汤里有可疑的胶状物质。刚开始她以为是变质燕窝,仔细思考后又觉得不像,她没敢询问家人,视频连线了自己的女闺蜜,两人研究好一会儿,最终把可疑物质认定为男性的精液。
一想到自己刚喝下的几口燕窝汤,李晨曦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跑到卫生间呕吐,恨不得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
李晨曦面容姣好,在公司里本就是焦点人物,遇到这样的事情,她不想引起大家对自己的议论,因此没有选择报警。第二天一早,她就来到我们监察部的楼层,当面向江总求助,希望我们部门能够抓住这个变态,让他受到惩罚。
我不免有些疑惑,一般来说,这样的职场事件都是由人事部内调组负责,即使是向监察部举报,我们也会走流程移交到人事部。但看江总的意思,这件事部门不但接了下来,还由我负责调查,难道江总是在考验我?
把杂乱的念头抛到脑后,我问李晨曦是否有怀疑对象,她摇摇头,说自己平常虽然和同事有些摩擦,但都是工作矛盾,喜欢自己的男同事也都没有过分的举动,她实在想不出有谁会这样对待自己。
随后我又问了几个问题,但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方法调查这件事,只能让李晨曦留下联系方式,先回去不动声色继续工作,避免打草惊蛇,我想好解决方法后,会在午休时间联系她。
像福尔摩斯一样破案
李晨曦走后,我向江总汇报了事件经过,并请示自己可动用的权限范围。江总回复我,这件事由我全权负责,除了每日汇报和最终行动前需请示外,其他事情上我可以代表监察部,要求其他部门配合。
听到这样的答复,我心里更加肯定,江总是在考验我的处事能力。
为了抓住这个机会展示自己,我暗自鼓气,虽然事情有一定的难度,但我必须交上合格的答卷。
我先是跑了一趟技术部的监控机房,想通过监控直接锁定目标。
我找到李晨曦工位视角的监控,却发现摄像头在几个月之前就出现了故障,无法使用,我只能暂时放弃这个最为有效的途径。离开机房前,我严肃地要求技术人员尽快维修监控设备,还让他们将另一个距离稍远的监控镜头拧向李晨曦所在的工位区域,他们点头表示照办。
午休时间,我给李晨曦打了个电话,想和她面谈,她说自己正好在用餐,让我到食堂碰面。我问是否可以换个地方碰面,毕竟食堂人多眼杂,万一被对方察觉,调查就不能顺利进行。但李晨曦说自己手头工作很多,午饭后马上就得跑趟外勤,我们最终决定,在食堂后门的小巷子里碰个头。
虽然会面的地点很隐蔽,平时基本没有人,但我还是留了个心眼,从人事部领了一套运营人员专属的浅蓝色工牌套装,把自己脖子上红色的监察人员工牌套装替换掉。出发前我给李晨曦发微信,告诉她如果我被人问起,可以说我是运营部的人,碰面是为了交接工作。她给我回了几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出乎意料的是,到了碰面地点,竟然有一名男同事陪在李晨曦身边,我不禁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快。毕竟,目前看来调查难度不低,她身边的任何人都有嫌疑,泄漏调查行为会给工作带来很大不便。也许我的表情过于明显,李晨曦走到我身前时愣了愣,让男同事先到路口等待。
她向我解释,那个男同事并不知晓这件事情,只是因为要一起出外勤,所以才来到巷子,而且男同事的人品口碑在部门里很不错,她认为这个人没有嫌疑。
我没有对此深究,只是提醒她注意保密,然后告知她无法通过监控取证,请她继续携带燕窝汤,并存放在工位上引诱对方,晚上食用时如果发现可疑物质,就及时联系我。
李晨曦全都记下,我们告别离开。
晚上,我在办公室里收到李晨曦发来的消息:燕窝汤里又出现了可疑物质。我立马给她打了电话,让她假装接到紧急工作,离开办公区到监控机房来找我。
结束通话后,我匆匆赶往监控机房,让技术人员在显示屏上调出几个镜头:第一个镜头是白天到机房时,我吩咐他们拧向李晨曦工位的监控画面,那时,燕窝汤还存放在工位卡座里;第二个镜头是李晨曦在休息区食用燕窝汤时的整体画面,;第三个镜头是办公区的整体画面。
由于李晨曦的工位比较靠里,且监控镜头较远,监控画面只能看见有人靠近李晨曦的工位,但无法看清这个人在里面做了什么。
根据经验,我推测,一个能在别人食物里加入精液的人,大概不会仅仅满足于投放,还可能会“观赏”。
于是,我调出这些监控画面,打算看看有几个人同时满足条件:既去过李晨曦的工位,又在她食用燕窝汤时出现在附近。
通过比对当天和前一天的监控画面,我和李晨曦锁定了5个人,4男1女。之所以还有女性,是因为我认为,虽然男同事作案概率较大,但也不能完全排除个别女同事存在报复心理,搞来了精液。
我询问了李晨曦对这几个嫌疑人的印象,她说,虽然与其中某些人有点小矛盾,但总体印象都还可以,看不出来谁像这种变态。
短时间内,我想不出太好的方法。也许可以试试钓鱼,让李晨曦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每天继续携带燕窝汤,获得更多的监控画面来比对嫌疑人,但这样做也会让她感到恶心,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最好还是换个办法。
在长久的沉默中,我盯着监控,希望发现更多的信息。突然,在实时监控的画面里,我看见了那位和李晨曦一起出现在食堂后门的男同事。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
我看见他从某个靠近休息区的工位里拿出一个手机,摆弄了几下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身旁的李晨曦电话铃声响起,她接起后听了一会儿,脸颊逐渐变红,带着一丝恼怒。结束通话后她告诉我,她已经知道在汤里动手脚的人是谁了。
很快,监控里的男同事带着证据来到机房,李晨曦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张宇霆。
张宇霆拿出的手机,是公司发给市场部员工的工作机。为了方便员工离职、调动时进行交接,工作机不能设置锁屏,我们也免去了解锁的麻烦,直接打开了手机相册。
我们看到一段录像,拍摄的内容正是李晨曦发现燕窝汤异常的那天,准备喝汤的画面。还有几个不是当天拍摄的视频,内容如出一辙,都是在燕窝汤里投放精液,以及李晨曦的食用过程。李晨曦看完,恶心得不停干呕,张宇霆很细心地安慰了她几句。
张宇霆告诉我,他发现这部手机的时候,手机被工作资料夹紧,固定在公位桌子的挡板上,镜头朝向旁边的休息区录像。
手机的使用者是一名老员工,叫汪振。汪振虽然也到过李晨曦的工位,但在李晨曦准备食用燕窝汤时,他离开了办公区,所以我们并没有把他列为嫌疑人。
他高超的反侦察能力,一度误导了我们的破案方向,好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还是抓到了。
证据确凿,我问李晨曦是否要报警,李晨曦连连摇头,她说只希望低调处理,一定不能让公司里其他人知道,张宇霆也在一旁表示赞成。
我不再多说,通过公司内部通讯录联系汪振,要求他马上到监察部。
李晨曦表示自己不想见这个人渣,委托我全权处理,她只要求汪振得到应有的惩罚,并保证不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张宇霆陪着李晨曦离开,我拿着作为物证的手机,回到监察部办公室,等待汪振到来。
变态不止一个
汪振来到办公室后,我还没开口说话,他就供认不讳:承认张宇霆拿走的工作手机属于自己,他当天确实投放了精液,并且进行拍摄。但他坚决宣称自己是初犯,对之前的视频矢口否认。
汪振告诉我,其他几个视频是由一个陌生微信发给他的,对方称自己也是办公室的一员,有“福利视频”送给他,并邀请他一起加入录制。之后,又发给他一份详细的“攻略”,教他如何操作,以免被人发现。
视频和攻略激起了汪振的邪恶想法,侥幸心理驱使他按攻略拍了视频,没想到第一次就被抓了个正着。他希望我能够给他机会,宽大处理,他可以给李晨曦道歉并进行赔偿。
我点开汪振手机上那个微信用户,消息记录已经被清空,而且对方拉黑了他。于是,我用自己的微信给对方发了添加请求,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虽然李晨曦对惩罚汪振没有明确的要求,但我对这样的行为十分不齿。这样的人,公司绝对不能留,也许哪一天他还会盯上别的女同事,用更隐蔽的手法继续作案。
我给江总汇报了事件的经过、疑点,以及我对汪振的处理想法。江总回复让我看着办,不要有顾虑。我回到办公室后,叫汪振主动请辞,否则我将凭物证报警。
汪振留下一张手写的情况说明,完整地叙述了他做过的事情,签字摁手印,然后在我的监督下,给他的直属领导电话申请了辞职。我把相关的证据留存,和汪振保证,只要他不做任何针对性的报复行为,我就永远不会使用这些物证。
汪振离开办公室后,我把手机里的视频悉数删除,给李晨曦发了微信,告知事件的处理结果
我告诉李晨曦,在汪振的背后,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教唆者。目前,手头除了一个尚未添加上的微信号外,没有任何线索。如果她依旧坚持不报警,我们唯一能采取的方法,就是继续携带燕窝汤,引蛇出洞。但即便如此,我们抓住了汪振,这个人一定会提高警惕,不会轻易继续作案。
消息发过去后,李晨曦沉默了许久才回复我。她非常感谢我的帮助,也很满意处理结果。她理解查出幕后真凶很难,但仍然决定不报警,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再需要我们部门的帮助。她一直有回家乡工作的想法,这件事让她的决心更加坚定,她马上就会提出申请,内调到家乡的分公司上班。
我看着李晨曦的消息,正在思考如何回复时,微信响起了新消息提示。
新的聊天屏幕中,那个由汪振提供的微信号给我发来问候:“林监察,你好。”
幕后推手浮出水面
那个微信号给我发了一条问候消息后,便把我拉黑,我多次尝试联系未果,只能作罢。
由于李晨曦再三要求低调处理,我只提交了一份纸质报告,呈报江总审阅,没有在系统内提交电子流程。最后,我将报告全部销毁,不留记录。
当天,在我的监督下,汪振的离职流程迅速审批通过,他拿到离职证明后,默默离开了公司。我整理了所有的证据材料,移交给李晨曦,让她自行决定如何处理。
那以后,李晨曦留下了心理阴影,她再也没有携带过任何食物到公司,喝水也只喝瓶装水,随身携带,不离开自己的视线。
一个多月后的某天,李晨曦给我发消息,说自己已经到达家乡的分公司上班。
没能调查出另一个投放者,我一直有些愧疚,但此时也只能给她发一份祝福:江湖道远,遥祝安好,事事顺遂。
经过李晨曦这件事,我考虑许久,建议江总发布一个警示文件,申明严厉打击职场性骚扰的决心,但是江总否决了,他提醒我,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不过,江总还是默许我,在公司墙上增加了监察部举报热线的牌子,偶尔也会到监控机房去抽查一些监控画面。
李晨曦事件的调查,的确是江总对于我的一次考试,我算是交上了高分答卷。从那以后,我开始在部门里独立承接调查事项。
一场风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我仍旧不甘心,有着揪出真凶的执念。
虽然那个人拉黑了我的微信,但聊天消息我一直存着,微信号也截了图。
几个月后,幕后推手终于浮出水面。
那时,我在外省的分公司执行调查工作,通过电脑的微信账户,无意中发现这个微信号属于张宇霆。彼时他已经离开市场部,在运营部担任项目巡查主管。
那次调查任务,张宇霆的部门也参与其中,我们两个各有立场,彼此间互相争斗,最后以张宇霆所属的派系失败告终。
一切尘埃落定那天,我找到张宇霆摊牌。
我告诉他,我已经破了案,他就是那个先往李晨曦碗里投放精液,又给汪振下局设套的人。尽管他自以为天衣无缝,但还是留下了破绽。
派系斗争失败后,张宇霆知道自己在公司没什么前途,索性告诉了我更多的细节:办公室的监控摄像头内部有灯,只要仔细观察,就会知道哪个摄像头坏掉了。他找到摄像头盲区,又观察到李晨曦喜欢喝椰奶燕窝,于是在白色的饮料中加入了精液。
满足自己的龌龊心理后,张宇霆仍然不满足。他和汪振早就有矛盾,为了报复,并夺取汪振手中的资源,他引诱汪振一起和他加精液、偷拍。汪振很快实施了同样的变态行为,完全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负责调查的我,也被张宇霆当枪使了。即使李晨曦没有发现,张宇霆也早晚会拿手机来举报。
讲出这一切的时候,张宇霆毫无悔意,还感谢我帮助他达成了心愿。
我问他手中是否还有关于李晨曦的视频,他说已经全部删除,是真是假,我不得而知。
自从李晨曦回到家乡后,我们没有任何私人联系。我思考了一下,告知真相可能唤起她的糟糕记忆,况且我手头没有什么可以指认张宇霆的证据,因此没有再去打扰她。
派系斗争的惨败,导致张宇霆受到直属领导的责难,没过多久,他主动请辞,离开了公司。

-END-

撰文 | 林毅铭

编辑 | 丹木

苍 衣 社 征 稿
如果你有 城市故事/行业秘辛 想要讲述,欢迎投稿。
稿件一经采用,将提供单篇1500-2000元的稿酬。

邮箱:cang1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