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暴发,北方疫情何以卷土重来?

三联生活周刊 2021-01-14 21:28


距离春节不到一个月,春运即将开启,北方多地的疫情却给大家的归途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这一轮疫情基本来自境外输入,由货物或人将病毒带入国内,并在防控相对薄弱的农村扩散,而其大背景则是全球秋冬疫情的二次暴发。

虽然国内已经构筑了严密的防控体系,但在全球性的压力之下,要想独善其身依然不易。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告诉本刊,如果全球大流行持续下去,新冠病毒出现罕见传播事件的几率也会增加。





记者|张从志

疫情为何集中在北方?
时隔八个多月后,国内再次出现死亡病例。1月13日,一位女性患者在河北省胸科医院去世。据河北省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阎锡新介绍,这位患者来自石家庄市藁城区增村镇,在1月9日核酸检测为阳性,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后送医,其病情进展特别迅速,临床中出现了多器官的损伤,最终抢救无效去世,死亡原因是危重症型新冠肺炎导致的多器官功能衰竭。
这一轮北方多地局部暴发的疫情仍在继续蔓延。据河北省卫健委的报告,1月13日0时至24时,河北新增81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石家庄市报告75例,邢台市报告6例。截至1月13日24时,河北省现有本地确诊病例463例。黑龙江的新增病例数字也突然增加,1月13日,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0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50例,主要集中在绥化市望奎县。
郜超 绘制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包括辽宁、北京、河北、黑龙江等在内的北方多个省市相继出现了局部暴发疫情,而南方省市相对太平。为什么这一轮疫情主要集中在北方地区,它与什么因素有关?对此,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向本刊分析说,这主要有两方面的因素影响,"首先,这跟病毒输入的机会有关,哪个地方输入得多,哪个地方发生传播的几率就大;第二,北方地区的气候更加寒冷,秋冬季气温低,更有利于新冠病毒在外环境中存活,而且温度越低,人们就更趋向于室内活动,导致人际距离缩短,也有利于呼吸道疾病的传播。"

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徐顺清教授也认为,从我们目前对新冠病毒的研究中可以得到一个基本常识,即温度越低,新冠病毒在物表上存活的时间就越长,通过物表的接触传播风险就越大。物传人的证实,更增加了新冠病毒传播的隐蔽性。"以前我们都关注冷链传播,到了冬季温度很低的情况,整个环境就可能形成一个天然的冷链系统,而且持续时间越长,病毒传播的风险就越大。"

境外病例的"倒灌"
不止是中国,目前,在美国、英国、日本等国也发生了新一轮疫情。其实早在2020年夏天,就有多位专家对秋冬季节二次疫情的暴发做出了肯定性预测。去年5月底,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接受采访时就认为,秋冬暴发二次疫情"基本上是肯定的"。包括美国国家传染病研究所病安东尼·福奇在内的国外传染病专家也都认为,在全球范围内,疫情将在秋冬卷土重来。

正是基于这种判断,在秋冬季来临之前,国内各个入境口岸,包括边境、机场、海关等已经加强了戒备,以防止境外病例“倒灌”。不过,在看似严密的防控体系中,新冠病毒还是从中找到了漏洞。

2021年1月12日,石家庄市启动全市全员第二轮核酸检测。(图|人民视觉)

这一次发生北京顺义的疫情就很典型。根据流调的结果,顺义的疫情源头可以追溯到一个印度尼西亚籍的年轻男子身上。该名男子28岁,长期在印度尼西亚生活,2020年11月26日从印度尼西亚入境,他和福建省报告的一例印度尼西亚境外输入病例乘坐了同一航班,而且在同排座位。因为是密切接触者,该男子在福建隔离14天,经核酸检测为阴性后,于12月10日回到自己位于顺义区的居住地。直到12月27日,他的居住地和工作环境中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其后,他被送至地坛医院。次日,其检测新冠病毒核酸为阳性,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在未被送医前,病毒已经开始在这名男子的周围传播,并最终导致了一场殃及十几人的传播事件。

2021年1月3日下午,北京市顺义区双丰街道香悦西区采样点,居民正排队参与核酸检测。(图|人民视觉)

在大连、顺义等地的疫情当中,新冠病毒除了通过港口的货物传人,还潜伏在无症状感染者身上,在跨国往来中得以避开重重的核酸检测,最终导致更大范围的传播。而这会在多大程度上冲击我们的防控体系,对接下来的防疫工作会带来多大挑战?
冯子健告诉本刊,无症状感染者导致的传播风险肯定是有,但目前很难说会大很多。他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也曾介绍,新冠肺炎的无症状感染者占相当比例,目前在国际上已初步形成共识,无症状感染者有传染性,能够作为传染源进一步传播,但是传播效力相对较低,和有症状的病人、患者比起来,传染性相当于其1/4至1/3。
“但随着全球新冠大流行的持续,而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它感染的人越来越多,这个疾病的多样性特征就会更多地表现出来。比如潜伏期长的人,本来占的比例极小,如果感染人数少的话,我们遇到那种潜伏期长的人的机会就很小。如果随着大流行的持续,感染人数越来越多,这种罕见事件被我们碰到的机会就会越来越多。"冯子健向本刊分析称。

无论是石家庄,还是大连、顺义,这些地方局部暴发的疫情都来自境外输入。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徐顺清教授告诉本刊,在疫情控制方面,全球是命运共同体,我们不可能说我们防控得好就可以高枕无忧。虽然在疫情期间,各国之间人员、贸易等方面的交往减少了很多,但是联系还是比较密切,对外的交流也没办法完全切断。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世界其他地区的疫情控制不好,中国要独善其身也很难。这是一个基本常识。

城郊村的防疫
压力
尽管此次北方疫情的风暴中心河北石家庄仍未找到“零号病人”,但根据病毒的基因测序和流调工作,这次疫情的源头指向了境外,而且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1月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英文)》发文称,对石家庄和邢台两例新冠肺炎病例样品进行基因测序发现,两例病例很可能是同一来源,病毒可能起源于之前发现的俄罗斯毒株。

冯子健告诉本刊:“石家庄的疫情虽然发生在农村,但严格意义上讲,它也是个口岸地区。虽然石家庄的病毒是不是来源于机场,目前还没确认,但是它有一个特点,就是发生疫情的村庄离石家庄机场并不远,而且他们也有人员在里面工作,不过到底是不是跟机场的人或者货物有关系,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2021年1月7日,石家庄,出入石家庄的高速口还处于封闭状态。(图|视觉中国)

很多人还注意到,和我们在武汉取得的经验不同——武汉乃至湖北的疫情,主要集中在人口密集的城市社区——这次北方的疫情大多发酵于农村地区,而且根据徐顺清的观察,主要是在城郊村。

徐顺清认为,城郊村是各级防控体系当中一个较为薄弱的环节。这次石家庄疫情就暴露出了村级卫生体系早期病例的识别和发现能力不足问题。“其实受限于农村的条件,村卫生体系长期以来承担的公卫职责就是很有限的。村卫生所大部分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专业能力也相对有限,只能完成一些很简单的任务,所以村里没办法做到像城市社区的医院那样。而感染者发现一旦晚了,病毒就可能扩散开来。”

徐顺清还告诉本刊,现在很多农村不是人们想象的那种绝对偏远的地方,比如这次暴发疫情的这些村庄,大部分都是在城郊一带,都是离城市比较近的,它的人员密度和流动性也不低,加上它跟城市的交往非常密切,这就给病毒的扩散提供了有利的人际条件。两重因素叠加之下,这些村庄就更容易受到病毒的攻击。

2021年1月10日,石家庄,许多小区紧抓疫情防控工作,打出公告牌禁止外来车辆和人员进入小区。(图|视觉中国)

“任何疾病的传播,特别是人传人的疾病,都会受到人口的密度,人口的结构,还有人际混合和人际交流的方式的影响。凡是有人群聚集,不管是什么样类型的人群聚集,它都会增加疾病传播的机会。”冯子健告诉本刊,“武汉发生疫情的时候,是因为我们采取措施很早,到1月23号以后,全部就封锁了,整个交通也都停摆,人和人之间的接触也已经显着地减少,病毒还没有完全出城,所以农村地区才没有成为重灾区。”冯子健说,虽然农村地区相对城市的人口密度更低,居住更为分散,但还是不可掉以轻心,在疫情发生地区,婚丧嫁娶等人群密集型的活动应该大大减少。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封面图,一键下单
「如何找到好工作
▼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2021全年三联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