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梦归属B站:一个结束,一个开始

东西文娱 2021-01-14 19:01

撰文EW 媒体| 夏清逸 

审阅岳鸿

联系ewmedia@yingzaotimes.com


导读


不久前,根据工商变更信息,B站完成对绘梦动画的全资并购,这一去年就在持续推进的收购案至此尘埃落定。

 

B站对绘梦的全资收购,是动画产业链闭环构建的必要举措。随着B站对国产动画的all in,以及市场开始对动画价值重新认识和参与,动画业务的发展与动画的长线价值开发,不仅建立在对产能的争夺,更在于产业链的整合与生态构建。

 

一方面,未来动画产业的发展将继续由平台引领。除了B站和腾讯,2020年底,爱奇艺、优酷等平台先后发布动画片单,从此前的淡出到重回动画赛道。

 

经历2016年前后的高举高打,到2019年前后的调整,市场能够更正确地看待动画作为年轻人喜欢的内容品类,在平台用户拉新、内容付费、IP生态建设等方面的价值。

 

另一方面,平台将更加注重产能与项目整合,以及内部的IP体系化开发。这将有助于动画的类型化开发和付费探索。

 

腾讯从2017年,B站从2018年开始,分别加大了对动画公司的投资,激烈地争夺产能和项目。而如今,无论对B站和腾讯,能够被投资的增量产能已经不多,平台更需要考虑的是投资之后的资源整合、团队磨合与产能优化。

 

B站逐步完成全资收购绘梦,实际上正是这种趋势的延续。



 

    

B站收购绘梦始末:整合与闭环完善

 

全资收购绘梦动画,意味着B站拥有了更成熟的动画内容制作中心。

 

收购绘梦动画,是即将赴港二次上市的B站,对其内容产业链闭环的进一步完善。

 

过去一年,B站股价增长快速,市值已突破400亿美元。充足的现金流和新的市值预期,让B站2020年的投资动作更为频繁与大胆。

 

截至目前,B站通过全资收购猫耳、ACTOYS等二次元各领域的头部公司,建立了在广播剧、衍生品、虚拟偶像、自研游戏等环节的产业链闭环。

 

实际上,动画是B站作为内容公司最需要补齐的环节之一。从正式宣布进军国产动画,参与出品动画项目,孵化自有原创动画IP已过去三年。国创作为B站内容的重要基本盘,已成为当前B站OGV中最稳定的拉新和付费部分,也是其长视频竞争中最有差异化优势的领域。

 

除此之外,动画对B站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其长期产生的IP价值和文化价值。

 

去年底的国创发布会上,B站披露了加码原创动画开发、推动头部动画破圈、深入动画电影出品等一系列规划,谋求的正是其长期价值,而这些无疑更需要稳定的产能、流程与完善商业化体系支撑。

 

据了解,此前B站一直在市场上寻找合适人选来统筹负责自制动画、电影等项目,为此也与市场上一些动画导演、制片人接洽过。李豪凌对B站来说,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绘梦动画过去几年建立了和目前本土市场很多动画公司都不同的模式,形成了特色开发流程体系。

 

即投资收购海内外多家二维与三维动画制作和导演团队,包括铅元素、澜映画、逗卜止、韩国CMC、摔跤社、肆鳞动画、纸飞机动画、初色动画等,将制作业务交给被投与合作公司,自身主要负责负责项目规划、流程体系建立与管理等。同时,也在寻找创意团队孵化IP,如B站此前发布的动画电影《龙心少女》,即绘梦投资的动画公司摔跤社的大学毕设作品。

 

这种模式,是B站需要的。收购绘梦带来的正向影响,正是在于绘梦模式较轻,流转更快,避免过于依赖导演,同时绘梦此前注重体系投资并购各类制作团队、挖掘潜力项目,与B站思路一致。

 

但同时,绘梦模式的缺点是较为松散,制作流程中容易出现难以预知的问题。

 

例如近期《天官赐福》动画的问题,很大原因也是绘梦没有及时发现制作公司的纰漏。遇上流程管理和监修经验仍有短板需补足的B站,问题出现多少有些必然,而双方整合后,便于内部统筹,有助于流程体系的完善。


 

    

B站VS腾讯VS光线

国产动画的三种典型打法

 

B站对绘梦的收购,也是伴随着绘梦内部团队的分割,以及绘梦与腾讯的交割而逐渐成型。

这一过程,实际上映射了B站与腾讯在动画领域的不同打法。

 

绘梦动画早年接受腾讯投资,承接了《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等多个腾讯系头部项目。但随着公司发展,联合创始人李豪凌和王昕的风格不同,想法也逐渐分道扬镳。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王昕更像典型的资深动画导演,在日韩动画产业也有较深的资源。而李豪凌相较之下更像制片人角色,擅长融资与资本运营,并从不避讳更想打造原创作品的梦想。

 

最终市场看到的结果是,2018年绘梦动画就与B站联合成立的哆啦哔梦动画公司,李豪凌出席了当年的国创发布会,分享和B站共同加码原创动画的想法。

 

而王昕则在当年主导创立了绘梦动画的子公司“洛水花原”,并于去年完成股权变更,剥离出绘梦并由腾讯持股45%,成为腾讯二次元产业链上的深度合作伙伴,包括继续承制《狐妖小红娘》等头部IP,以及《龙族》等长期项目。

 

如果加上电影领域的光线传媒,目前国产动画赛道,实际上基本形成B站、腾讯视频和光线传媒的三分天下,经历此前在产能和项目上的跑马圈地后,逐渐显示出不同的模式。

 

1、光线传媒:动画电影的项目管理公司

 

模式特色:成立彩条屋影业投资项目,下属动画公司偏向工作室模式,由此盘活了一批动画电影项目,通过票房收益能在C端市场直接变现。

 

模式风险:项目核心是导演,导演一旦离场,工作室价值大打折扣。同时存在电影行业导演个人的能力能否复用,新项目能否复制成功等普遍问题。

 

2、腾讯视频:泛娱乐生态下,动画的多维度、长线开发

 

模式特色:依托较为完善的IP开发产业链闭环和泛娱乐用户生态,采取“打造头部经典动画+建立垂类标杆动画”的策略。因而对于动画领域,除了类影视的项目投资,补齐IP生态,也偏重产能布局,来为自有IP开发寻找合作伙伴。

 

同时,因为企鹅影视介入等因素,有更为成熟的动画番剧项目管理体系。在IP改编为主的动画番剧系列化长线开发上,积累了经验和成功案例。如《魔道祖师》正片之外打造Q版等系列作品,《斗罗大陆》动画以年番的形式持续更新。

 

模式风险:腾讯视频对项目主控权较为强势,动画公司不满足于自做承制和代工,希望在产业链上争取更大的议价权和发展空间。将对腾讯视频动画的产能稳定性和进一步扩张构成风险。


 

3、B站:从动画出发构建IP,构建与主站年轻用户生态融合的国创生态

 

模式特色:依托社区生态和平台资源对外开放合作,在行业水位相对不高的情况下,探索在内部跑通动画IP的生产和变现路径。从而对整个动画产业产生更大的吸附力,构建B站国创生态,并探索国创品类的破圈和出海。

 

同时注重通过小宇宙新星计划等,挖掘和孵化创意团队,打造原创动画番剧和电影项目,如《请吃红小豆吧》、《咸鱼哥》、《龙心少女》等。根据B站披露数据,其原创动画IP已占到三分之二以上的市场,原创动画作品对B站业务拉动效果显著,2020年来自于国创内容的付费内容订单同比增长450%。

 

模式风险:从动画出发构建IP周期较长,风险更高。B站作为内容公司的项目管理经验较少,监修流程较易出问题,与业界合作在磨合过程中。随着对IP开发和电影项目的参与度加深,需要不断完善统筹和主控团队。

 

    

国产动画产业的新阶段与老问题

 

事实上,从绘梦的拆分到与腾讯、B站的拉锯,背后是中国动画产业发展阶段和竞争的必然。

 

《哪吒之魔童降世》抬高了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天花板,而在国产番剧领域,《魔道祖师》等现象级的作品证明了动画自身的破圈和变现能力,并与IP产业链实现了较好的联动开发。而在B站,2020年共上线 106 部国创作品,用户的整体观看时长同比去年增长了98%,国创MAU在2020年已大幅领先日本番剧。

 

标杆案例的出现和内容与用户生态的成长的下一步,必然是如何持续复制成功案例,并提升内容与用户货币化的效率。

 

但动画产业长期存在的生产力问题,和当前阶段对商业化的新要求所形成的矛盾,仍在制约着行业的发展。

 

如果类比影视行业,国产动画行业也步入了此前影视行业经历过的视频平台主导、内容付费、类型化探索等阶段。但动画产业和影视产业的不同在于:

 

1、供求关系:动画的产能问题远比影视行业严重,动画公司对平台的依赖更高。

 

从市场供求来看,优质动画产能依然稀缺。因而IP改编动画趋势下,并非所有IP都能找到最好的团队和有足够的工期。并且不少动画公司仍希望能将自己放在创作者的位置,开发自己的IP,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

 

但另一方面,虽然产能稀缺,绝大部分动画制作公司的议价权却并不高。因为动画本身的变现能力较弱,且远没有影视项目的资本运作市场成熟,更依赖视频平台。而平台愿意支付的代价有限,且有破圈潜力的头部项目也非常稀少。

 

2、内容生产和变现的长周期性:一方面,影视产业由长变短,探索短剧模式的当下,动画项目的生产时长、开发周期仍以长期为主,越是头部项目,项目整体持续时间越长。

 

另一方面,在商业价值上,动画比影视更看中IP的长尾价值,包括IP衍生开发和因为IP带来的有忠诚度的用户,这导致各平台愈加注重动画IP的独播权益和独占收益。

 

和影视剧不同,头部网文、漫画改编动画,或希望打造原创宇宙的动画都是长期项目,这意味着前期就需要大量规划与磨合。随着腾讯、B站的IP规划纵深和年番作品增加,注定平台与动画公司必须建立更稳定和双赢的合作关系。

 

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是腾讯视频与视美动画的合作。在《魔道祖师》这一项目上,腾讯视频给出了超出行业平均水平的价格和一些衍生权益,最终完成质量较高,实现双赢。《魔道祖师》后,腾讯视频的《民调局异闻录》、《一念永恒》等头部项目都交给了视美。但这种建立在成功案例和头部资源上的平衡在业界其实比较稀有。


 

    

结语

 

这些问题和矛盾,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还将持续下去。不过随着国产动画不可逆的用户扩容,市场开始重新看待动画价值。并从更加注重内容变现和生态建设的角度,探索解决方法。

 

未来一段时间,平台与动画公司的合作主要还是建立在项目上。平台是否收购动画公司,将取决于IP价值和项目绑定程度。去年,腾讯视频收购百漫文化多数股权,很大程度也是因为与《西行纪》等腾讯参与开发程度较深,表现较好的项目,百漫文化的其他IP也有助于补强腾讯IP生态。而大部分情况下,全资收购动画公司对平台来说性价比不高。

 

这也意味着,平台首先需要继续做大市场蛋糕,并在权益分配、项目管理、创作者生态等方面不断构建新的规则,以便在供求关系的拉锯战中实现动态平衡。



       

联系我们


媒体相关联系:ewmedia@yingzaotimes.com

研究相关联系:ewresearch@yingzaotimes.com

简历投递联系:yzhr@yingzaotimes.com


建议/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