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的夏树

芦苇娘的胖次 2021-01-14 19:54


吃饭 | 睡觉 | 刷岛


·「 前言 」·


    阿卡林的豆知识   

No.470


大家应该都切过蛋糕吧。
一般的蛋糕切法,没吃完部分中暴露在冰箱里面的部分会开始发硬,继续吃的话口感会下降。
于是,在20世纪初,有英国数学家专门在Nature上发了篇关于这个的文章,就是怎样切蛋糕能最大限度避免留下的部分口感变差。
结果是这样的:

首先,从蛋糕圆心左右一段距离下两刀
这样剩下的部分就可以拼合起来
要继续切的时候,就将拼合起来的部分转90度再按照这种方法切两刀,以此类推。

当然,这样切下来的每一块大小肯定是不同的,不过你需要切相同大小的蛋糕的时候,也不太可能会让蛋糕剩下来。


如果无法理解这种切法,那我这里有个视频……

——AC大逃杀阿卡林
https://dts.momobako.com

·「 正文 」·





主推

2021-01-01(五)21:51:45 

ID:RM4BV5O No.33487170

女朋友在风俗店打工。


第一次知道这事是因为有一天偷偷进行了跟踪。

她在风俗店打工,而且,颇有人气。

从离开店里的猥琐大叔那里了解到,她是会温柔的抱住,并且在耳边倾诉爱意,接着像新婚妻子一样温顺的做的类型。

“嘛,基本上这家店的常客都试过她了。我每次都想试试别的女孩,但最后总是不自觉的又选了她。小哥你也很懂嘛,已经去指名过了?嘿嘿嘿。”

晚上,来到我租的公寓的女朋友,用新婚燕尔的笑容面对我时,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2021-01-02(六)00:44:23 ID:RM4BV5O (PO主) 

今天晚上女朋友也来了。


她喜欢安静的坐在我身边,看我写点有的没的。

我是有人在背后就不自在的那种人,更不要说被人偷看自己写什么。

但如果是她,我可以接受——直到今天我发现她的工作之前。

我盯着电脑上的空白文档,她盯着我。

“没有灵感吗?”

洗发水的味道飘来。她的双臂从背后环抱住我。

我开始不由得猜疑,这洗发水是风俗店里的洗发水吗?

我不敢问。

“啊……嗯。抱歉。”

“没有关系的,就算看不到你新的文章——像现在这样和你在一起,我就很满足了。”

我想立刻回答,我也一样。但我张不开嘴。因为她在风俗店工作,并且没有告诉我。

并且至今我们的关系还停留在接吻、绅士的肢体接触上。

我没有上过她。她没有被我上过。

但是风俗店猥琐的大叔上过她——把我最爱的,温柔的女朋友,吃干抹净过。风俗店的常客们——有多少人?二十个?三十个?一百个?

他们都品尝过我的女朋友。

所以,我该说什么?

我不知道。


2021-01-02(六)01:15:35 ID:RM4BV5O (PO主) 

说实话,我很害怕。


她很漂亮。

显然她不是那种完美的女性。但我想任何人都会觉得,她就是那种邻家女孩,温柔而动人。

她会在你失落的时候安静的抱住你,在你犯糊涂的时候和你耍小脾气,但很快便不情不愿的找你要亲亲,原谅你,转头为你准备今天的午餐。

以前我也想过是否有人觊觎她,但总被她安抚过去。

现在我不得不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真实的吗?性与爱是可以分离的吗?

她爱我吗?她会风俗店的客人抢走吗?

我真的值得她托付感情吗?

我该怎么面对以下流行当为生的她?

她的嘴唇被多少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享受过?舌头呢?

……

我的女人被不知道多少人上了。我甚至不敢暴露我知道这件事。

太搞笑了。

这是我收到的最棒的新年礼物。

他妈的。

--

她没有留下来过夜。

我也没有挽留她。

我想我无法容忍和她的同床异梦。

接着我的背上开始冒冷汗:她会不会去别的男人家里过夜?

客人……应该只是顾客关系……不会发展成亲密关系吧……

我只能这么去相信。我知道人的猜疑一旦发生就没完没了。

但我没法做出成熟理智的决定——要是我有这个能力,一开始也不会去跟踪她。

要是没有发现她的工作,我可能以后还被蒙在鼓里。

所以我换上卫衣,戴好帽子,跟着她走出公寓。


2021-01-07(四)02:38:02 ID:RM4BV5O (PO主)

我真傻,真的。


我单知道要跟踪她,却没想过我受不受得了真相。

我看到了什么?原来我的女朋友,每天晚上都会回到另一个男人的家里。

那个男人与我年纪相仿——不,比我还要年轻个几岁。长相没法说英俊,染了一头黄毛。打了耳洞,手臂上还有不成样子的纹身。

地点是一栋出租公寓——比起我住的地方,条件只能说“能住”。

我藏在公寓楼下的电线杆后面,看见我的女朋友——非常温柔的对着那个混混一样的男人笑着。

笑容和面对我时如出一辙。

他们迫不及待的在门口拥吻,而且那个混蛋还把手伸进了我女朋友的衣服里。

我像条狗一样,耸拉着尾巴离开了公寓楼。

我真是个笨蛋。哈哈哈。

原来对她来说,这一切都是只是一种游戏而已吗?

我窝在被子里流眼泪,连哭嚎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混蛋。混蛋。混蛋。

……混蛋。我那么爱你。连婚礼的计划都想好了啊……

我打开手机,屏蔽了她的号码,拉黑了她的社交账号。

然后呢?我从被窝里钻出来,从杂物间里翻出积满灰尘的旅行箱——那是我决定独自出门闯荡时,父母送我的最后一件礼物。

是时候让这件礼物派上用场了。我把衣服和证件什么的一股脑塞进旅行箱,到楼下敲响了房东家的门。

“来了来了……大晚上的,什么神经病啊……”

“您好,我是住在楼上的……不好意思,我现在很急,要退租。”

“哈?你小子说什么呢?租金按季度交,剩下两个月的钱我可不会退给你——”

“那也无所谓。我有急事,就先走了。”

在房东看神经病的眼神下,我拉着旅行箱,离开住了几年的公寓。

--

我找了一间旅馆,像是报复一样开了间豪华套房。寄放好行李,明天就离开这座该死的城市。

现在我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混蛋,既然你在外面乱搞,那我也要乱搞!

你不让我上是吧,那我就上别的女人让你看看!


2021-01-07(四)20:30:37 ID:RM4BV5O (PO主)

“真是气派的房间。客人你难道说很有钱?看你的衣服不像是名牌货啊。


坐在房间里的大床上,营业用的假名叫“茗梦”的深夜应召女郎一边刷手机一边说。

“……对花大价钱指名你的客人说这种话真的好吗?”

我坐在电脑桌前。

“你不是没有生气嘛。那不就没问题了。”

“万一我生气了呢?”

“偶尔也会遇上那种客人。没什么,顶多被揍两拳。”

茗梦笑着,从兜里掏出一粒糖果放进嘴里。

“你们这些买春的人真好笑。明明愿意像购买商品一样叫我上门,但施加暴力的时候却不敢下重手。我遇到过最糟糕的客人,怎么也打不下第三拳。”

“哈……”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不是觉得我很不会说话?要是我懂得怎么和人交谈,也就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做应召女郎了。”

“这个时间段怎么了吗?”

“看看你的手机——”

现在是2021年1月1号。

“新年——且不说。现在可是将近三点钟。我们这一行的黄金时间段是下午六点到凌晨一点。过了这个时间剩下的都是不受欢迎的货。”

茗梦毫不在意的用货物来形容自己。

“不受欢迎?但你不是挺可爱的……”

“可爱?漂亮的女人只要愿意花钱总能找到。只有会说话,能够给那些每天上班到累死的臭大叔缓解压力的女人才能在黄金时间排班。”

她耸耸肩。

“嘛,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要是懂得该怎么和他人假模假式的交流,也不会来干这一行了。”

我看着她。

好年轻……让人怀疑她干这一行究竟合不合法。

但……姑且是在正规店——实际上也就是女朋友工作的店——叫的,应该没问题吧。

茗梦留了很长的头发,鬓角似乎有意修成姬发式。衬衣外面套着羊毛衫,下面是短裙和过膝袜。鞋是方头皮鞋。

要是不张嘴说话,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私立学校读书的大小姐。

也许察觉到我的心思,茗梦撩开鬓发,吐出舌头——

“咧——”

是我想太多了。大小姐可不会打耳钉和舌钉。更不要提会把舌尖切成两半。

看到我悻悻的样子,她似乎有点高兴。



2020-11-14(六)06:17:35

ID:vHHRxWL No.32081475

“A芸芸”——这是她的微信名。


我问张启芸,名字前面为什么要加个字母A?

“微信通讯录名单是按首字母排序的,这样你就能第一时间在通讯录翻到我了。”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这不是微商的惯用手法吗?你不会这种年纪就开始在微信朋友圈卖东西了吧?”

张启芸撇过头,用手撑起下巴,失焦的目光转向马路的车流,惨白路灯映衬着她那张稚气未脱但却有些忧郁的侧脸。


“我也在卖东西喔——”

“只不过,我卖的是我自己。”


2020-11-14(六)06:50:42 ID:vHHRxWL (PO主)

卖自己?难道是……


开……开玩笑的吧?

这话从一个穿着校服,手上还拿着数学模拟考错题集的女高中生口中说出来,谁会信?不会是和谁玩真心话大冒险玩输了的惩罚吧?

“不要和比你年长的男性开这种玩笑好不好?容易引起误会的!”

“随便你啰。”

张启芸摊了摊手,随即拿起奶茶喝起来。

“咕——咕——咕”

“咕——不过——谢谢你帮我把那几个人撵走。”

嘴里还含着东西就跟人说话,明明是很失礼的行为,张启芸做出来却添了几份可爱……

“那几个流里流气男生好像是认识你的吧?”

“我们都是一个学校的,九中。”

她提九中大概就有些头绪了,我们市出了名的放牛学校,九中的学生一副混混样见怪不怪,反倒是像张启芸这样散发着一股好学生气息的人是异类。


2020-11-14(六)07:25:25 ID:vHHRxWL (PO主) 

我开车从乡下老家回城里,到市区已经过了零点,由于舟车劳顿,眼皮开始打架,安全起见我把车停在了路过的地王财富广场附近,自己下车吹吹风提神。


这是我撞见张启芸的契机。

当时她被五个混混样男生围着,那几个人言语轻薄动作带有侵略性,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我深吸一口气,从车里拿出方向盘锁,单手握住举过头顶,大吼一句——

“你们敢动我老妹一下试试儿!!”

气势汹汹的朝他们冲过去。

那群人哪见过这仗势,跟见了鬼一样吓得把腿就跑——

……

同样被吓懵了的受害者张启芸也再跑。


2020-11-14(六)07:38:24 ID:vHHRxWL (PO主) 

“我送你回去吧!我车就停在那儿。


我指了指前面的那辆奥迪A3L sportback 山风灰。

“我自己打车回去——”

张启芸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车标。

“你是不是蛮有钱的?可以的话照顾一下我的生意?”

“少开这种玩笑!”


2020-11-14(六)08:15:29 ID:vHHRxWL (PO主) 

那天晚上凌晨三点,张启芸在她微信朋友圈更新了一条动态。


“芸酱(ゝ∀・) 你的私人定制女仆64p+6分40秒视频预售5天后发货 民那~犹豫就会败北喔(ゝ∀・)”


2020-11-16(一)01:39:00 ID:vHHRxWL (PO主)

福利姬?


看到那条动态的我脑海中浮现出这三个字。动态除了文字以外还附了一张粉色调的擦边球照片,看样子是她本人。

这段二刺猿味儿很浓的语句配上那张容易令人浮想翩翩的照片和那天晚上张启芸给我的印象有着极大的反差。

“要恰饭的嘛!”

想起之前流行的一句话。

不过,看她那副带点稚气好学生模样,也不像网上那种装腔作势卖弄风骚的福利姬。

我决定买她一套“作品”


2020-11-16(一)01:53:19 ID:vHHRxWL (PO主) 

在吗?


:怎么?买视频+套图的话,一套150rmb。

…………

张启芸的回复直白得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你咋知道我就是来跟你买套图的?(附带小黄鹦鹉良心会痛吗?表情)

:难道还有别的事?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套……

:你是老魏?(那天晚上我的自我介绍)

:对啊。

:忘加备注了,不好意思,老魏买套图的有特殊奖品喔~

——微信转账150——


2020-11-16(一)02:26:11 ID:vHHRxWL (PO主) 

特殊奖品不会是比那条动态更刺激的照片或者视频吧。


虽然平时对福利姬之流嗤之以鼻

但这种事情到自己头上果然还是……

让我更始料未及的是周三张启芸突然给我发的消息。

:周末下午放学能来九中接我吗?顺便把特殊奖品给老魏。


2020-11-16(一)16:22:49 ID:vHHRxWL (PO主) 

张启芸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想不透,想进一步了解这个奇怪的女高中生。

周末我特地骑了一辆破旧的电瓶车在九中门口候着,如果她真是那种爱慕虚荣装腔作势的福利姬,应该会质疑我为什么不开四个圈圈的车过来接她,亦或者看到我这寒酸样直接走掉。

下课铃响不到五分钟,九中的学生已经开始陆续从校门涌出来,他们把扒下的校服系在腰上,骑上自己改得花里胡哨的鬼火时还不忘朝我的老台羚抛来鄙夷的目光。

搞不好真的已经走掉了吧,这种气氛下换别的女高中生肯定也不愿上我这破车的。

在我嘀咕的时候有人叫住了我。

“老魏!这边!”

是张启芸。

她心情似乎不错,正在朝我招手。我顺势拧电门把车溜了过去。

“想不到你挺聪明的。”

“哈?”

“你要开四个轮的车过来,这条路能堵到你出不去。”

“这是常识好吧?上下班上下学高峰哪里都是堵的,你不介意我这破电瓶车就行。”

“倒是你,不摆阔没关系吗?”

“你个小丫头片子说话怎么这么臭屁啊!”

“男的不都好面子嘛。”

“傻子才做那种吃力不太好的事。”

“我看你那天晚上举着把锁大吼大叫的时候就挺傻的”

说完张启芸捂住嘴“咯咯咯咯”的笑起来。

24岁的我竟然被一个高中生调戏了。

真是耻辱。


2020-11-16(一)17:36:13 ID:vHHRxWL (PO主)

张启芸搭住我的肩跨上了车,跟我说了个地址。


是一个小区。不会是她家吧?

路上我偶尔从后视镜偷偷观察张启芸。

她惬意的眯着眼,午后的阳光落在她脸上,能看到睫毛下那道浅浅的卧蚕。

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在学校应该很多人追吧?出校门的是好像也就她一个人没看到有同伴。


2020-11-16(一)21:55:30 ID:vHHRxWL (PO主)

“对了,之后那些男生还有找你麻烦吗?


“我之后有去找过他们,跟他们说那天晚上撵他们的是我表哥,我表哥脑子有点问题,而且精神不正常,杀人可是不会被判刑的,再惹我就叫表哥鲨了他们。”

“你就这么说我?”

“难道要等他们报复我?”

真不知道该骂她狡猾还是夸她聪明,不过这样问题倒是迎刃而解了。


2020-11-16(一)22:03:57 ID:vHHRxWL (PO主)

到了那个小区,张启芸说她家就在这边。


还真的是她家。

“我家没人,不介意的进我家坐坐东西整理好给你就可以走了。”

张启芸察觉了我的顾虑,虽然说话方式还是那样一点儿都不客气。

“喏,就停那儿吧,我家就在一楼。”

她指着旁边一栋有点年头的居民楼。没猜错的话这一带的住户大多是我们市一个国有化工厂的工人。


2020-11-16(一)22:09:39 ID:vHHRxWL (PO主)

张启芸打开了客厅门。


一股中药味儿扑面而来,我环视一下四周,家具都挺旧的,桌子上摆着一口砂锅和大大小小的白色药瓶。

“你父母平时几点下班?”

我随口问道。

“我妈住院,平时都是我一个人住这儿。”

我不敢问下去。


2020-11-16(一)22:19:11 ID:vHHRxWL (PO主)

“老魏你要原味的内裤和袜子吗?可以作为谢礼送几条给老魏喔。


在房间里倒腾着的张启芸突然问了一句。

“什——么原味啊!你——你怎么还卖这种东西!我——我才不要,我又不是变态!”

“啊?事到如今老魏你还啥正派人士?再说原味可比套图卖得好多了,评价都是清一色的便宜实惠量大。不卖怎么挣钱?”

“总之我不要!”

我的脸大概涨红了吧,啊——处男心态暴露无余了……好羞耻。


2020-11-16(一)22:29:17 ID:vHHRxWL (PO主)

等我稍稍冷静下来,张启芸拿着一盒东西走了出来。


“套图我会给你发网盘连接的,还有——这个是特殊奖品,也就是给老魏的谢礼喔。”

接过那盒子,掂量着不重,似乎是一张张叠起来的东西。

“你不会把你拍的套图拿到照相馆晒了出来吧?要是老板居心不良备份一份出来威胁怎么办?”

“瞎操心!”

说着张启芸推着我的背往门的方向走。

“快点走啦等!”

“诶!等——等,有你这么送客的吗?”

“啪!”

门被一脸懵逼的我被关在了门外。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

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呢?







杂选

两食

No.33720086

2021-01-09(六)16:09:01 ID:jfugz7z


两喵

No.33837010

2021-01-13(三)10:15:18 ID:IJwf46T 


一比村

No.6986696

2015-11-02(一)12:16:14 ID:PJb5sIU 


一美

No.33424711 

2020-12-30(三)21:49:07 ID:vUZI6hv 


一丝

No.31319662 

2020-10-18(日)16:08:17 ID:YhyKWW5 


一痛

No.33854058

2021-01-13(三)20:14:47 ID:cKkrJQ5



·「 广告 」·


微信扫码或在表情商店中搜索“芦苇娘”即可使用精选的24张常用芦苇娘表情(`・ω・)
芦苇娘人物形象原作:ddzx1323
表情包作者:Anime801
对本微信表情包的打赏将用于A岛的建设,感谢各位岛民的支持!
完整版芦苇娘表情包106张下载:http://cover.acfunwiki.org/adnmb-reed.zip


你还可以看

魅魔就不配拥有爱情吗?





年底事情一多,就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了。昨晚梦中隐约听到小孩哭声,想了想又觉得像猫在叫春。叫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我再次睡熟过去。然而今早跟同事交流了一下,发现他们也听到了,才觉得好像有点恐怖......话说深夜里你们听到过的最恐怖的声音是什么?(虽然很害怕但也还是很好奇的女绅士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