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真正的猛男,内裤也加绒!

跳海大院 2021-01-14 22:03

 

1890年,探索北极的珍妮特号军舰在冰面上沉没。德隆船长带着船员们被迫弃船,徒步继续着探险之程。


一夜暴风雪过后,已经噤若寒蝉的探险队雪上加霜。德隆船长深吸了一口气,用刀颤颤巍巍地在冰面上刻下一行字,随后带着队伍消失在了冰雪中。


“愿上帝赐予我一条加绒内裤。”


2021年,在经历了几场寒潮席卷之后,这一口号如燎原的烈火,响彻在遥远的中国大陆上。尤其是在南方。


但和一百多年前不同,加绒内裤的愿望在今天的淘宝上得到了实现。



160万条加绒内裤,在160万个猛汉的裆部燃起了一把冬天里的火。普罗米修斯为人类大兄弟带来了驱散黑暗的火种,加绒内裤则为人类的小兄弟扫清了寒风中鸡断蛋裂的阴霾。

 


“竟还有这等好东西?”


“是我孤陋寡闻了……”



“安排!”


“给我老公买一样。”

 

 

当海尔兄弟在寒冬中尽情享受局部汗蒸,大洋彼岸的超人和蝙蝠侠纷纷哭出了声。


 

这下子,当北方人在暖气房里炫耀自己如沐春风时,南方人终于有资本微微一笑,还以局部享受到的提前入夏。


毕竟,据说一条加绒内裤=一个热得快=5片暖宝宝=泡澡半小时。




而如果加绒内裤也要投放广告,那么最好的广告词莫过于:


“鸟巢,我还是选加绒的。”

 


当一些人们拜倒在加绒内裤的脚下,忙着为其编写《加绒内裤福音书》的同时。另一些人回忆起了局部升温道路上的先行者。

比如曾在综艺中获赠毛线红裤衩的白敬亭,

 
以及身着貂皮内裤撒尿40多度的北京摇滚协会副会长。
 
 
更有吃多了闲得蛋疼的人士,打造出一条裤衩子鄙视链,妄图挑起裆别对立。
 
然而,即使是如此伟大之发明,仍逃不了质疑的声音。

家住广州的贫穷社畜小李哭诉道:“完了,内裤这下更难干了。以前前一晚洗完内裤,第二天要穿上,光晾还不行,得靠人体烘干。换成了加绒内裤,要想烘干恐怕只能先发个高烧。”
 

 

To 加绒,or not to 加绒,或将挑起第二次世界裆部战争,以至于淘宝官微专门发起了一项民调查。结果以加绒派的惨败而告终。
 

丁香医生曾科普,最适合孵蛋的温度是35摄氏度。可见加绒虽好,但莫贪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