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给额看!《山海情》实在是太好看咧!

谈资 2021-01-14 20:10


山,是坚毅的,生机勃勃的,海,是容纳,是一种无声的馈赠。而山海连在一起,就形成了一股力量。这是一种齐头并进的浪漫,也是一种难舍难分的情谊,从大山上眺望,也在海里激流勇进。


我说的是,由黄轩领衔主演,张嘉益、闫妮、黄觉、姚晨、陶红、王凯特别出演,热依扎、黄尧、白宇帆、尤勇智、胡明、姜冠南、王莎莎主演,郭京飞、祖峰、白宇、郎月婷友情出演的电视剧《山海情》。



《山海情》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大,但用四个字描述就是,阔爱滴很。


这是一部扶贫剧,讲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宁夏西海固的移民在福建的对口帮扶下,不断克服困难,创造出金沙滩的故事。命题是有点宏大,但一点都不枯燥乏味,反而是细枝末节的烟火气。


第一集,第一幕就是重头戏,扶贫对象跑了。



故事的起点发生在涌泉村,山荒坡陡,资源匮乏,是一个不适合生存的地方。怎么办,吊庄移民,从现在的村子搬到平原玉泉营。塞上江南听起来很是美丽,但一切需要重头开始,这又是一个难题。


村民去了一看,心跟地一样凉,拔腿就跑回来。


主任去追问原因,一个比一个有理。“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东,大风三六九,小风天天有”,双押;甩锅给蚊子,“把咱这伙人调过去,就是给蚊子改善伙食去了”;“饿啊,饿的回来直吐酸水”。



结果被一句话怼回去,“你吃了屎了吐成这样”。


这里的怼,不是真的骂人,而是一种农村人的暴脾气,主要是用方言说出来就比较活泼生动,“你次咧四咧吐成贼样”,“额就问你晦气不晦气”,粗鲁,不客气,但又是很亲切,有内味儿了。



《山海情》的一个大亮点就在于全员说方言。


佟湘玉当年一句,“额滴神呀”,多么的洗脑。而现在《山海情》,直接在这里用方言对话。方言带感,扑面而来就有一种乡土感,而且又很有趣,不会听不懂,越听越上头。


方言是有魔力的,衬得角色都阔爱滴很。朴实的村民,加上原汁原味的方言,简直是土生土长的人儿。正是这种接地气,把农村的原生态给表达了出来,有质感,浑然天成,骨子里带着劲儿。




《山海情》就是今年开年一部很带劲儿的硬菜。


剧情很扎实,不拖沓,完全一环扣一环。第一集,就很鸡飞狗跳。扶贫对象往回跑,村里的娃往外跑,大张旗鼓地迎亲,结果媳妇也跑了。为啥跑,穷。在这个氛围里,每个人心里都是不安的。



县主任开会发话,跑什么跑,现在就有一个致富的机会,吊庄移民,重建家园。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结果没人响应。这一点很真实,你给村民构建未来,但他们要的是实在,你把塞上江南描绘的多美,他们眼里只有一亩三分地。他们也不是说破罐子破摔,就是没底。


吃苦可以,但这个苦要吃多久,辛苦五年,还是要搭一辈子进去,一个问号开篇。



虽然在老支书的恩威并施下去了,但村民心里依然是摇摆的。第二集的高潮是在吊庄移民的过程中遇上了沙尘暴,没有任何预警,就是在你漫不经心的时候当头一棒。漫漫黄沙,滚滚沙尘,真的是把人给吹回去了。


本来金滩村满六十户就能通电,因为沙尘暴赶走了几户,刚好卡在了五十九户。



这又是一个难题,如果一直不通电,有可能已经落户的村民也会陆续逃走。电的问题正是焦头烂额,另一边水的问题,邻村也是坐地起价,别说栽树固沙,就连到嘴里的那一口,都太难了。


就像在补窟窿,才补了一点,另一边又被撕开一个口子。


但最好笑、最让人想不到的困难,还是第四集,马得福跟陈金山的鸡同鸭讲。


陈金山福建脱贫干,到金滩村支援扶贫,操着一口闽南话。“教授过来治沙”,警察说,“谁自杀”,警察听半天听不懂,想着说让读过书的马得福来翻译,结果他们一个手舞足蹈,一个连猜带蒙——


“我叫陈金山”,“丁双同志”;“菌草”,“金草”;“小偷就是要去偷这个教授的科研”,“我听明白了,就是这个小偷要做科研”,哈哈哈哈,说他们俩是相声演员我也信了。



不仅是语言上吃力,身体也是水土不服,福建脱贫干部才睡了一夜,就流了一脸鼻血,早上起来头发被压得很塌,真实到第一句话就说,“我做梦都在找水喝”。


好笑,又充满无奈。但好在福建脱贫干部的到来,也算是给处在迷雾中的金滩村点亮了一支火把。在东西协作政策的引导下,村民们看到了新的可能性,年轻的娃外出打工,村里的人革新技术。


他们交融互助,取长补短,攻坚克难,勤劳致富,慢慢的一点一滴逐渐让让干沙滩,真的变成了金沙滩。



我曾经以为的扶贫剧,就是点对点的关系,你需要,我帮你,但《山海情》完全不是这么简单。剧情一波三折,人物的走向没法判断,难题一个接一个,就像在打怪,走一步才能看见下一步。


但带劲儿的背后折射的是温度。


《山海情》整个剧的表达方式很朴素,朴素不是说平淡,而是不刻意。放开很容易,但是收敛很难。这个剧有很多动人的细节。



如果说友情,可能就是把你从自行车后座上踢下去。我们一起罢工,一起逃上火车去打工,哪怕你没钱,拎着一口袋土豆,我们也要带你走。而在你消失不见的时候,我又比任何人都着急自责。


如果说爱情,可能就是从前慢,邮件很慢,自行车很慢,给你揣的油饼,胜过千言万语。



如果说亲情,可能就是抱着孩子步行几十公里。沙尘暴来了,先要给孩子盖好。爹为了一头驴,把女儿“卖”给她不喜欢的人。她原本有机会逃跑,但想到爹可能会被兴师问罪,又含着泪回来。


真正有力量的东西都是无声的。



穷,但是不叫穷,而是三个人穿一条裤子,攒了十块钱被偷了五块钱。难,也不挂在脸上,而是苦中作乐,耍赖皮,抖机灵,你说屁不是脏话,他让你当面放一个,你说你要吃肉,“脚后跟有块肉”。



贫穷的地方不是我们想象的奄奄一息,相反他们是鲜活的,是有情的。


这是一部主旋律的戏,但是没有说教气,通篇都很有人情味在探讨。没有说我们应该怎么样,而是在说我们能够怎么样。这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是配角,后者是,我们才是时代变迁的主角。


这是扶贫剧难得的尊严。



扶贫剧这个题材其实不好拍,很容易掉入一个自我感动的圈套,别人没鼓掌,自己先哭了。而且分寸感很重要,少了会让立意模糊,根没稳,多了又会觉得油腻,假大空,是没有血肉灵魂的。


但《山海情》把握的刚好,像完成了一个高难度跳水,而且水花压得刚刚好。


《山海情》没有把扶贫标榜成一个伟光正义的动作,而是有来回,在这个来回里,有村民的误解,也有干部的反思。这不是呈现一个结果,而是树立一个开始,不是一帆风顺,而是在迷雾中探索。



而且这个剧的妙笔在没有刻意要去塑造一个英雄。


这是一个群像的时代表达,扶贫不是一个侠义的动作,而是一次广义的征程。在这个征程里,每一个人都是笔墨。


有怀揣理想的干部马得福,百折不挠一心带着乡亲们向走向康庄大道,有为之奋斗的李水花,拖着残疾的丈夫跟年幼的孩子,一砖一瓦盖起房子,也有牺牲小我的科学家凌一农,奔赴到西北农村教村民种双孢菇。




他们是不起眼的小人物,也是了不起的小人物,正是他们的汇聚,才能形成山海,才能跨越山海。


《山海情》是制片人侯鸿亮在2019年底才接到的创作任务,高满堂任剧本策划,王三毛、未夕、小倔、磊子、邱玉洁、列那编剧,一边梳理资料一边积极创作,孔笙、孙墨龙两位导演也是加班加点,一直守在机房。


时间紧,难度大,但他们却依然交出了精品。人物不扁平,立体生动,故事不套路,丰富精彩,他们用平民化的视角,做出了国际化的表达,是可敬又可佩的。



很多人说,现在都流行看爽剧,猎奇,抓马才吸引人,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像样的主旋律剧。


《山海情》的内核不是爽,而是一种内心涌动的力量。我很喜欢这种细小的流动感,不是大张旗鼓,而是静悄悄的生长。就像一年又一年的金滩村,绵长,醇厚,地道,从守望相助,到万家灯火。


强烈安利大家观看原声版:浙江卫视、北京卫视、东方卫视将播放配音版;东南卫视、宁夏卫视及跟播的深圳卫视将播放原声版;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将同时上线原声版和配音版两个版本。


都给额追气来!




编辑 | 想吃土豆的吹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