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背景下,金融科技如何助力经济“双循环”?

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1-14 22:06

本文字数:3226|预计5分钟读完

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撰文丨李兴

编辑丨史川轩



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1961年出生于印度孟买,因为研究贫困问题获得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发现,向中小微企业、困难人群提供小额信贷支援,常常是失败的。

 

他在《贫穷的本质》一书中举了一个例子,自1977年起,印度政府要求,银行每在一个城市设立一家分行,必须在没有银行的农村地区额外设立4家分行,40%的贷款要给小公司、农业合作社等弱势群体。结果,因政策额外开设分行的地区,违约率出奇得高,那里的人越来越穷。

 

有人研究发现,设立银行分行为小微群体增加1块钱的收入,要花掉1块钱以上的费用。小额信贷,在很多国家被视为畏途,班纳吉将其称作“不那么简单的经济学”,即便利息高,少有人做。

 

理由很简单,服务的对象没有抵押之类的附加担保,收集其信息的成本又高昂;自由派经济学论证说,政府插手贷款补贴,得不偿失。结果,银行只会借钱给富人。

 

这个全球性的难题正在中国慢慢得到破解。

 

1月9日晚,央视二套《对话》栏目推出以“新经济的变与不变”为主题的特别节目,邀请度小满、蒙牛、猿辅导、摩根大通等头部企业高管畅谈“新经济的新和快”、“新业态新使命”等议题。

 

度小满金融CEO朱光说,金融业“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他的观点获得现场一片掌声。借势新经济时代的红利,度小满金融已在小微信贷上尝试开辟一条新路。在新经济浪潮下,支持小微企业在中国社会新发展格局里不掉队,乃至实现高质量发展,这是金融科技助力经济发展的全新使命。


 

 

1


新经济时代,

金融科技也要应势创三新

 

 

度小满“开路”的勇气和底气,来自“三新”,即基于技术赋能的新方案、新模式,践行金融更有温度的新使命。


1)新方案:融合先进技术,塑造金融新业态

 

度小满源自百度,得益于母公司生态的基础技术实力,针对专注的客群,提供兼顾风控成本与安全性的、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比如,微型企业、个体工商户为主的“泛小微”群体可抵押资产少、信用等级一般,基于独有AI算法,度小满有能力自动从相关信息中挖掘出风险指标,并利用自然语言处理和图计算技术,大幅提升风控模型排序能力,即便风险水平不变,也能将小微企业主授信通过率提升20%。

 

同时,以各种技术打造服务新方案。

 

疫情期间,度小满运作完全“零接触”,合规要求的流程,均以人脸识别、电子签章、电子合同、远程面签、远程开户等非接触方式解决;风险评估流程均通过数字化流程进行,减少了人工介入,大幅提升运作效率,降低了整体上的信贷成本。

 

2)新模式:更灵活、成本更低的计息方式


朱光总结说,新经济时代,企业发展的速度数倍于过去,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快”。金融只有科技赋能,又快又准,才能赶得上客户的需求。

 

过去,银行判断客户贷款时,分析央行征信报告的模型可能半年迭代一次,解读出来的变量只有几维或几十维;度小满运用大数据技术,同样一份央行征信报告,可解读成30多万维的变量。

 

在光学字符识别(OCR)技术帮助下,快速识别申请人的工商信息、交易信息、税务信息、用水用电、司法信息,持续丰富小微企业数据维度,每天都能上线迭代新的分析模型。

 


这种能力的再造,具备更高的服务颗粒度,最终也体现在产品的形态上。度小满准备将计息的最小计算单位,从天细化到小时,响应客户资金周转需求的变化。

 

“从度小满金融的数据来看,有6%的用户,在放款第二天就还款了,今年将会有按小时计息的小微贷款产品出现。”朱光这样说。

 

3)新使命:提供有温度的金融服务

 

传统约束下,金融服务走不出班纳吉所述的困境,只能做锦上添花的事,且也无法应对突发的意外。

 

朱光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小微企业将货物卖给下游企业,敲定结账时间,下游没有结,贷款可能就还不上,“逾期便上报征信,再没有金融机构给他借钱,这就是没有温度”。

 

技术赋能下的金融,不光能“雪中送炭”,还能灵活进行动态调整。

 

2020年的疫情下,基于数据,度小满主动为很多小微企业延期还款,8月,专门推出“新发地中小商户扶助计划”,面向北京新发地商户提供总额1亿元的低息贷款,日利率0.01%(年化3.65%),帮助他们尽快恢复经营。在各地经济恢复时,企业还款意愿和能力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有温度是一体两面,不只是“放”,还有“收”。

 

2019年年初,度小满发现,部分客群存在明显的超前消费、“以贷养贷”、“多头借贷”等问题,且通过“多头预警”指标快速侦测到这一异常风险点,以大数据迅速描绘出人群画像特征,随即调整相关客群的准入规则与额度策略,且调整以循环产品为主,逐渐减少长分期这类长周期的产品。

 

这一步,避免自身为共债风险所波及,也帮助客群克制过度借贷的欲望。

 

“三新”的回报就是双赢。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2月至3月,小微客群入催率出现明显上升,到6月基本恢复正常。据朱光透露,在回款率上,小微客群的回款率高于个人消费客群,疫情后申请延期还款的小微企业主,其回款率也明显高于个人消费客户。

 

在他看来,小微企业主是重信用的优质客群,关键在供给侧,真正用好金融科技,能更好为他们提供服务。

 

度小满金融CEO朱光参与《对话》节目讨论

 

 

2


信贷新模式:

从高风险高成本到安全与效率兼得

 

 

管理学大师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提过,竞争力无非来自三条路径:总成本领先、差异化,或者专一化(即在一个细分市场里做得更好),三种通用战略是互斥的,例如,推动个性差异化,成本就没法下降。


在朱光看来,运用AI、大数据分析等技术,至少在金融服务领域,将三者结合起来,改写一些传统的经济准则。


比如,度小满金融联合银行,为五六线城镇的零售店主提供信贷,不只解决班纳吉主要讨论的“可及性”问题,且成本更便宜、利率个性化、服务也更周到。

 

过去几年,度小满运用智能风控技术,一直为小微提额降价。2020年以来,人均放款额增加35%,平均利率下降10%,已为小微企业主提供累计3000亿元无抵押信用贷款,信贷用户中超7成是小微企业主,超4成经营的企业在5人以下。

 

2020年最后一天,其启动“小微加油站”计划,为全国小微企业主提供总额为10亿元的低息贷款,日利率0.01%,不需任何抵押物。

 

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格局下,这种扶助中小微的能力,重要性日益凸显出来。

 

来源:度小满官网


官方数据显示,小微企业占全国企业总数80%,小微企业雇佣的劳动力占全国劳动总数的70%。小微企业不仅配套大产业集群套,更能解决大量就业和民生问题。流传这样一种说法,“大企业强国,小企业富民”,只有小微企业好,才能国富民强。

 

然而,小微企业的信贷“堵点”非常多。

 

2018年,世界银行、中小企业金融论坛、国际金融公司联合发布了《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报告,中国中小企业潜在融资需求达到29万亿元,其中41%的中小微企业存在信贷困难,迫切需要金融机构为其订制金融解决方案、提供资金支持。最新的官方数据,小微企业金融渗透率不到30%。

 


疫情下,许多小微面临“断粮”危机,面临生死存亡,金融机构在保证自身风险稳定性的同时,扩大信贷服务可及性尤为重要。这样的背景下,度小满为代表的金融科技企业,利用技术以及数据资源,为中小微企业精准输血,对于“六稳”“六保”,助力经济“双循环”更显重要。


展望未来,真正硬科技的金融科技,有着宽广的应用场景。

 

朱光在《对话》栏目中,有一个精辟的总结:过去消费,他称之为“无记名消费”,谁买了东西,他们喜欢什么,卖家是不知道的;数字驱动的新经济时代,谁买了东西,谁喜欢什么商品,都有可能被记录下来,变成“有记名消费”。

 

“记名”将源源不断创造数据,滋养金融科技应用的土壤,金融科技企业能深挖中小微的信贷需求,创造更大客户价值,助力实体经济发展,推动“双循环”,特别内需为主的内循环,提升整体的营商环境和竞争力。

 

班纳吉研究多以南亚为主,他观察到,印度大量小额信贷机构的商业模式,贷款给穷人的年利率约为25%,当地放债人收取的利息,则是这一利率的2-4倍,全球有的地区利润更高,且告贷无门。

 

在中国,政策利好迭代金融科技助力,小微信贷利率低得多,且2020年利率再降0.82个百分点,真正转向“雪中送炭”,在很大程度上破解了班纳吉所探讨的难题。正如度小满所追求的,金融渐渐有了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