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死于历史进程

新潮沉思录 2021-01-14 22:14

文 | 新华门的卡夫卡



不久前,一条《P2P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全国P2P数量已完全清零》的新闻引起了笔者的注意,这则新闻如同一颗石头扔向深沉的平湖,荡起几丝涟漪后,便完全平静了下来。数年前,P2P还是我国互联网治理和金融治理中一个需要“专项攻坚”的障碍,时间背后的力量却是能改变一切,将原本规模庞大的P2P,变成了无碍历史车轮滚滚滚向前的涓涓小流。




背景:P2P的产生


说到P2P,不得不提到P2P诞生的特殊背景。资本稀缺时期形成的民间借贷习惯叠加了资本过剩时代的经济和金融条件,就构成了P2P这个金融奇景。


所谓的P2P,是一种英文和数字的混用,他是peer to peer lending的简写,即点对点的互联网金融借贷。在互联网没有出现之前,借贷是基于信用关系的一种经济行为。即互相之间存在信用关系、信赖关系的经济活动。而从社会的视角来看,信任、信用的存在,是借贷这个行为得以成立的前提条件。当历史的长河进入信息时代后,原本没有联系或联系很弱的人,也因科技进步和生产工具的更新,能够产生较强的联系,这就是P2P产生的土壤。借助于信息媒介,将资金的需求方和资金的供给方进行撮合,产生借贷。



最原始定义下的P2P,应该是由交易平台提供借贷双方信息,提供信息真实有效的担保,撮合借贷的成立,而后从中赚取中介费。但我国的P2P,往往实际上搞成了非法集资。一个不仔细区分借款、还款和利润的资金池子,混杂一堆,暴雷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笔者在先前的几篇关于美元体系的文章里,曾多次提及这样一个事实: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由于事实上由新增外汇储备提供了基础货币,美联储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中国金融体系的流动性提供者,我国进出口贸易规模和盈余的变化,变成了季节性和周期性金融体系波动的原因。这就是自2003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波动率最重要的形成原因。



在国际变化形成的资本循环和金融浪涌中,这种周期性的变化是P2P得以生成的时代背景。


长期以来,我国由于资本积存较少,以及计划经济时代对金融业的过度压制,导致我国存在广泛的金融抑制。这种金融抑制,导致了不能更有效的将各方面要素投入到生产之中。因此,在当代的市场经济体系中,谁将金融的作用发挥到最大,负面因素抑制到最小,谁就能取得最大的要素资源利用效率。


这里笔者可以举出两个实例,一是浙江为代表的东南地区的民间资本发展,可以说是“鸡毛换糖”这样一路筚路蓝缕走来,但仅仅靠“鸡毛换糖”是不足以在短短二十年间积累足够的投资资本的,这其中以宗族/家族和乡党为纽带,依靠如同民间文化传统一般的民间拆借,这样的民间借贷作为产业投资是改开以来我国民间资本发展的重要模式。



另一个例子,则要举向中欧班列,我国中欧班列已经由多地各自开行的无序竞争模式,转变为各地向西安编组站集中,西安编组站重新编组发往欧洲。铁路货运相较于空运,时间仍要长的多,相较于海运,则成本数倍不止,为什么却能长足发展呢?这其中的奥秘是结算周期的缩短。传统的海运,到岸需要数月之久,加之账款结算,往往一年只能周转两三次,而铁路货运则能数周即周转一次,这样下来通过结算周期的缩短,取得了对海运的不对称优势。



从资本的循环这一模型来看,我国传统的民间借贷,之所以利率高企,是因为即便是存在乡党和邻里等现实社会关系的强约束,由于循环的高度不确定性,导致经济收益或项目收益是极不稳定的。


因此在东南地区的民间借贷广泛存在着“加会”模式,即由会头平摊多个项目的风险,通过提高利率,保证投资者的收益。在这个模式中,由于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即投资人往往是不了解具体借款人的情况的,也不了解所使用的目的或项目,完全依赖“会头”的介绍。这样的结构就导致了层出不穷的民间借贷纠纷,以及借助于不对称信息结构进行非法集资和诈骗的骗子们。



具体到网络借贷市场 ,由于网络借贷市场中交易双方互不相识,投资者的投资决策主要取决于借款人在网络上披露的信息内容及数量多少,因此其信息不对称情况更加严重。借款人通常具有更强的信息优势,更多的违约信息掌握在借款人一方。


某些学术研究指出,信息是可以根据其可传递性分为:硬信息和软信息(硬信息是指能够被客观证实的内容,而软信息是指不能被直接证实的内容)。在网络信贷市场中的这种划分方式体现的更为具体如借贷过程中借款人提供的住房抵押证明、结婚证等就可以归结为硬信息范畴,而在借贷过程中如借款人在其个人陈述中提到他是一个努力、勤奋、诚实的人等就可以被认为是软信息范畴。而借款人所披露的硬信息是有助于降低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一般的硬信息包括信用等级、信用评分、种族、性别、婚姻状况、子女个数等因素。



P2P的暴雷


P2P的集中暴雷,开始于2013年,实际上是国际国内金融周期的体现。当时,许多人认为P2P并不只是简单的民间个人借贷的网络化,而是一种新的金融理念和金融形式。认为“基于互联网思想的金融”和其他的金融是不一样的,并额外赋予了诸如民主金融、普惠金融和金融脱媒等外部意义。我们可以看到,这些说法实际上在去年针对蚂蚁金服的争议之中,就曾多次被人提起。


莫顿曾指出,金融功能比金融机构更加稳定。因此一度认为互联网的金融对传统金融行业是迭代和升级的关系。从本质上看,P2P只是一种创新的金融组织形式,并没有改变金融的功能和本质。但这种创新的互联网金融形式带来的是远超预期的新的风险,并因此给监管当局带来了许多监管挑战,给社会带来了无穷的争议。



上文我们提到了民间借贷问题,并认为所谓的P2P等“互联网金融”其实是新时代的民间借贷,那么追根溯源,笔者捋一捋民间借贷的形成根源。


我们开头提到了另一个概念,“金融抑制”,这一概念是美国经济学家爱德华·肖(Shaw)所提出来的。他是说,由于金融体系的不发达,导致和阻碍了经济的发展。这里面的表征包括缺乏投资、融资困难、利率体系和风险不匹配不对称、资金周转慢等等。


事实上这是由于改开前和改开初期,我国经济体系资本缺乏以及金融体系的严重不发达,导致大量的资金和投资机会不匹配。我们在日常生活的闲谈中,时常觉得,以前民众普遍较穷,但其实致富机会很多,只要能借到钱并且奋斗,大多数都富起来了。给P2P或者其他网贷站台的人,往往就有这么一个论调,“许多人的想法、手艺或其他能力很强,只是需要一笔初始投资,网贷可以作为投资的初始启动资金”。



那么这里,我们就不得不再提到一个人,穆罕默德·尤努斯,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对是炸药奖)获得者。他得奖的理由,则是创办了乡村银行模式。尤努斯所创办的银行,专司借钱给身无分文但却有想法的穷人。这是当代世界尝试较为成功的小微扶贫开发贷款模式,国内的P2P行业,凡是自称普惠金融实践者,譬如宜信和拍拍贷的创始人,都称自己是受到尤努斯的启发而创业。


但尤努斯的穷人银行,其成功有其特定的社会背景。首先,孟加拉国长期是一个资本稀缺的国家,而P2P在我国真正变成产业,是在2010年前后,我国已经是一个资本过剩的国家了;另一方面,所有的P2P企业,其经营目的都是盈利,而尤努斯的穷人银行,盈利并不是目的,只是希望盈利能让银行持续生存下去,这也就是尤努斯并没有获得经济学奖而是获得了和平奖的原因。


随着我国经济总量的一路走高,资本积累也愈加庞大,而产业扩张的速度远没有跟上资本积累的增长速度,盈利的内在需求之下,部分资本开始挖空心思涉足“灰色行业”。对于资本而言,如果正常的经营本身可以获得足够的回报,而后将利润用于改善生活和扩大再生产,就不需要进行“灰色经营”;而相反,如果宏观经济增速所决定的平均社会投资回报率下来了,那么必然会有资本进入到一些原本不是正常经营的行业里去。



从2012年、2013年逐步出现的P2P行业暴雷现象,其实是服从于国际金融周期性变化的波动浪涌。


笔者曾在之前的内容中提到过,国际货币/金融/信贷等存在以美元的涨落为核心的金融周期,这一周期的本质是用波浪来获取国际优质资产的一种金融掠夺行为。在美元的降息和美联储扩表阶段,通过便宜而廉价的美元供给,让许多国家借贷美元,发展本国经济,在美元加息和美联储缩表阶段,由于美元供给大幅度减少,许多国家本币大幅度贬值,甚至出现汇率动荡和货币危机,之前借下的美元债务,以本币计算价格飞到了天上,因此不得不通过变卖本国资产来偿还美元债务。


而我国自2008年以来,国内资本较为充裕,流动性实际上是过剩的。这是因为上次金融海啸所造成的经济危机,最终实际上是以“美国出货币政策中国出财政政策”走出危机的。而过剩的流动性,是需要寻求盈利的,因此为求盈利的目的,资本涌入了一切能挣钱的领域。


当资本过剩而监管还没有跟上的时候,P2P这个行业被创立出来;当前几年我国外储在短时间内减少一万亿美元,导致基础货币大幅度减少进而导致流动性紧缩,就出现了大规模违约,而当违约达到平台无法承受的程度时,暴雷就在所难免了。




中国金融业的未来


当2009年中国率先从金融海啸中浮出水面之时,当拯救经济活动所印制的钞票向中国经济体系汹涌而来,我们的监管层如同刚刚初生的幼儿,不知所措的看着这此起彼伏的浪涌。说实话,P2P乱象所涉及的底层问题,都是老生常谈的问题,都是刑法已有准确界定的问题,非法集资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然而一旦通过眼花缭乱的现代包装,未经真正考验的监管层,便陷入了不知所措。


缺乏监管,行业监管不力,是过去很长时间金融乱象的主因之一。在没有大数据监管的时代,我国股市庄股横行,A股一度被认为是中国当代社会的两大合法赌场之一(另一个是彩票)。前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虽然自己自首了,但留下的对我国金融资本的诊断词笔者却觉得无比精当:“害人精”。



国内大多数P2P网贷平台实际在做信用生意,会找网贷平台借款的人,基本上肯定是在银行借不到钱的人,是银行瞧不上的客群。因此,从本金安全的角度来说,风控尤为重要。许多信用评价评分体系由此诞生。当然这也就是为什么蚂蚁金服能够无往而不利的根本原因。它按照互联网模式掌握了数据信息,实际经营成本远低于传统银行业,然后按照银行业的利率将钱借贷出去,并且还将借条以ABS的方式打包卖出去,成功实现了对传统银行业的降维打击。


当重新整顿、清理、建构中国经济面向未来的发展秩序时,我国所选择的价值观是,金融业不可以独立存在,必须服务于、依附于实体经济。那么,对金融业的重构就是不可避免的。货币资金漫天飞舞的2016年,那是金融乱象的尾声和夕阳,是“害人精”们的黄昏。当固定收益行业不再景气,当信托业也没有刚性兑付,当保底收益超过6%的产品已经变得存在诈骗风险,这自然就迎来了P2P的黄昏。



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内外的双循环,必然导致和世界的有限连接。大体模式仍是基于现状的经常项目开放而资本项目存在一定管制。在新冠疫情的冲击和后新冠疫情的世界经济重启重建中,如2008年般的海量货币资金,依然会如故的涌向世界各地。当然,我们所面临的和2008年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已经不再相信上一个版本的金融故事了。


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国内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行业都是货币资金的蓄水池,特别是沿海进出口贸易繁荣、产业经济发达的城市。直到2012年后,国内的房地产行业事实上变成了征收城市建设税的场域,而房地产商变成了包税人。那么,在房住不炒的时代,蓄水池在哪里?


在一切需要资金、需要投资的行业那里。这就是科创板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