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驯服野生喷水兽,到底有多难?

BB姬 2021-01-14 20:23


GK | 文


3万多年前,亚洲灰狼终究抵挡不住瘦肉的诱惑,向人类垂下了它高贵的头颅;

 

1万多年前,非洲野猫让埃及人民过上了酒足饭饱的生活,最终成了法老掌中的玩物。


 

而如今的我们,每天在钢筋丛林的格子间,坐享老祖宗们的驯化成果。一猫一狗,足以填充两脚兽的毛绒幻想,温暖暴露在外的光秃皮肤。

 

动物园里的飞禽走兽寝食无忧,坐等饲养员和游客们的娇宠。马戏团里的雄狮猛虎也打着哈欠,一遍又一遍重复驯兽师的单调指令。


 

在这个不再那么需要野性的现代社会,眼下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值得驯服的了。

 

除了少数的战斗民族,正在试图把狗熊纳入胯下;一般人的《地球online》生活过得缺少刺激,枯燥又劳乏。

 

 

因此当赛博时代来临,人们人手一块发光玻璃,对世间万物了如指掌、颐指气使的时候,一颗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的灵魂,就显得弥足可贵珍稀。

 

虽然我接下来想说的东西不一定拥有灵魂,但它们的桀骜不驯或许能动摇唯物论者的初心。

 

水龙头,无疑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长此以往不断为大家提供生命的延续。


 

然而你并不知道,此刻世界各地的水龙头们,正通过错综复杂的地下管道互相传递信息,企图亵渎人类的无上权力,掀起一场自我觉醒的思想洗礼。

 

只要稍加留心,你就能在生活中的各个角落发现野生水龙头的阴谋诡计。

 

每一所学校的开水房里,永远都有那么一两个不太好使的水龙头。从那里流出来的并不是水龙头的滚烫心意,而是一支飘忽不定的滚烫细流。

 

哪怕你动用12分的耐心,拿出玩“接力弹球”那样的预判能力,也不能保证它老老实实进入你的开水瓶里。


 

你不知道到底是落花的有意,还是流水的无情,仿佛总有只看不见的手拨弄细流的方向,拉扯着洞口与它的距离。

 

如果某天你看到旁边的学妹在那里驻足良久,请放弃搭把手的念头,直接拱手:“小姐姐接这个,这个好扭!”

 

可能有人会觉得,也不能全怪水龙头傲娇,毕竟学校里包括水龙头在内的很多设施都是年久失修,相对古老陈旧。

 

有的水龙头甚至连加入水循环系统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换作装修华丽的娱乐会所,谁能想到镀上一层银辉的水龙头依然不屈。

 

表面岁月静好,实则暗藏危机,随时等待发动“shooting star”,把愚蠢的人类射出银河系。


 

整个过程太过措手不及,以至于难以分辨这是对你突然社保,还是早早酝酿了满满一管子的恶意。



怕不是为了应对这种突发情况,人们终于发明了红外线感应式的水龙头,从此喷射前有了一小段前戏,你大可以哼着小曲儿惬意地等待一场甘霖,轻轻流过你的掌心。

 

但科技能赋予人类力量,也能赋予水龙头叛逆的基因:想走正常程序没那么容易,除非——你比个心。


 

害,洗个手咋就这么难呢?

 

这些野生水龙头姑且还在履行它们最基本的喷水职能,只是有的喷得婉约,有的喷得豪放,性格上有些许差异罢了,尚在我的理解范围之内。

 

但接下来的这位直接丧失了作为水龙头的资格,不仅不喷水,喝水就像老炮儿干一碗老白干一样熟练,吨吨吨的声音证明着这绝壁不是倒放。


 

与野生水龙头一脉相承的,还有无数的野生花洒。

 

驻扎在B站的人类驯服观察员这样形容它们,“生活在蓝星的花洒是脊索动物门,爬行纲下的一类动物。体细长,分为头、躯干和尾三部分,无四肢。”


图源B站@人类早期驯服

 

“古籍《山河经》如此写道:‘花洒,市居,常饥。每出游,得食稍饱;吐水,便入居而眠’。”

 

不像水龙头被固定得死死的,野生花洒一旦逃脱唯一的枷锁来到人类手中,就会化为一只刚被吵醒美梦的凶残蛇兽。


图源同上

 

束手无策的居民只能将其困于玻璃牢笼之中,等待专业驯兽师前来搭救。


 

不过,在老驯兽师眼中,野生的水龙头、花洒什么的都弱爆了,真正生猛的野生喷水兽来自长达数米、直径碗口粗的野生水管。

 

只有高大威猛的消防战士,才能让它们臣服于人类的淫威之下。


不过这是失败案例 

 

成功捕获这些野生喷水兽之后进行生物学解剖,你往往就会发现水流过的痕迹,某种意义上那正是灵魂存在过的证明。

 

水的本质是液体,刚柔并济,拥有不稳定性。正如猫的本质是液体时常阴晴不定一样,野生喷水兽在液体的驱使下,变得让人类捉摸不透,意义不明。


 

事实是,但凡跟液体扯上关系的事物,总会留下几分幻想主义色彩。


 

前阵子有人发现,位于印度邦占西市公园里的健身器材,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运动,堪称大型《走近科学》案发现场。


 

大家都以为是什么灵异现象,差点儿就要将其纳入“世界N大未解之谜”的候选项。

 

后经当地警方查证,原来是因为被人涂上了过量的润滑油,借助风力和惯性才引发了这样的效果,直叫人啧啧感叹:不愧是印度神油。

 

所以到头来,哪儿有什么野生水龙头,野生喷水兽,不过都是人类自导自演的都市传说。


 

但我不忍心去狠狠戳破。

 

驯服了阿猫,驯服了阿狗……人类成为自然界的最大赢家,并最终开始驯服自己——而鞭子的那头叫做生活。

 

只是被生活压到喘不过气的时候,偶尔也别忘了这些微不足道的小浪漫,别忘了快乐其实就这么简单。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