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华语乐坛第一位05后少女唱作人的成长路径

音乐财经 2021-01-14 22:39



一位少女唱作歌手在探索世界的人生成长道路上,展现出了怎样的创作才华?她如何读懂自己的现实处境与未来命运的走向?


“人和人的分别未必都是爱情,分别可能会是人类的本体和TA生命的告别。” 前不久,在太合音乐集团位于三里屯的办公室,15岁的王赛罕娜出现在我们面前,分享了她对音乐创作与人生成长的思考。


很难想象她还只是一个高一的学生,对人生的理解却不亚于一位成年人。在音乐上,王赛罕娜已在华语乐坛崭露头角。她自少年红星计划中脱颖而出,发行了自己的原创作品,歌曲多次登上网易云新歌飙升榜。


上个月,这位出生于2005年的新锐音乐人刚刚在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的少年红星厂牌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原创EP《SAI》。封面上,王赛罕娜的眼神有种有些神秘、有些深邃,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厌世、藐视一切的一种感觉。



虽然从小爱好唱歌,但在被“少年红星计划”选中之前,王赛罕娜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歌手。她说,自己小时候的梦想是当警察,“原本就只想踏踏实实地好好学习,把唱歌当作一个爱好,自己随便唱唱歌什么的。”


初三那年,通过爸爸一位朋友的介绍,王赛罕娜偶然来到太合录音。对于从6岁就开始在合唱团排练的王赛罕娜来说,唱歌是再轻松不过的事,因此,仅用了两个小时,她就录完了全部的五首歌。声乐上的天赋让在场的录音师注意到了声线成熟、对音乐悟性也高的王赛罕娜,征求过她的意愿后,录音师把她推到了当时正在招募原创少年音乐人的少年红星厂牌。


△王赛罕娜在太合音乐录音棚


新闻资料显示,“少年红星音乐计划”致力于从创作到录制,全环节培养少年音乐创作人才,通过全球征集,挖掘出优秀的创作苗子,为他们提供全方位的专业培训和作品录制。


起初,少年红星对于签约王赛罕娜有些犹豫。毕竟,对于一家原创音乐厂牌来说,虽然王赛罕娜的声音和外形条件都很优秀,但在此之前,她没有任何原创作品,也从未尝试过创作,没人知道这个很会唱歌的小姑娘究竟能否写出一首像样的歌来。


但是,仅半个月后,王赛罕娜就交出了自己在原创音乐道路上的第一份答卷——《野》,这首歌不管是孤冷、富含戏剧色彩的旋律,还是“你若是人间淳良,破碎残缺是心房”这样极易引发共鸣的歌词都让厂牌惊叹于她在创作上的天赋异禀。


结果当然是她成功进入了“少年红星计划”,这首处女作《野》后来也被收录于厂牌的《少年红星1号》专辑中,由曾获台湾金曲奖的制作人秦四风亲自操刀制作。



如今,用半个月写出自己第一首歌的女孩已经成长为三、五天就能写出一首歌的高产唱作人。上个月中旬,她发布了自己的第一张EP《SAI》,为她进行制作的有合作过蔡依林、萧亚轩的Johan Moraeus以及合作过张信哲、F(x)等艺人的 Erik Lewander。EP中的三首单曲或温柔浪漫,或灵动洒脱,当然也会有失意落寞,王赛罕娜用青涩但真诚的口吻,诉说着15岁女孩的少女心事。


2021年,这张EP将与王赛罕娜即将发出的《HANNA》共同组合成为她的第一张个人专辑《SAIHANNA 》。这个曾经差点被公司“拒之门外”的05后女孩将是太合少年红星厂牌下第一位发表个人全长专辑的艺人,同时她也将成为华语乐坛第一位在15岁就发表个人全长创作专辑的音乐人。


据中国传媒大学去年年末发布的《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2019年,18岁及以下的音乐人占比超35%,达所有年龄段最高比率。也就是说,国内00后音乐人的数量已经达到全部音乐人的三分之一。



近五年来,流媒体的发展将原创音乐人送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以往,经纪公司孵化、包装再到推出一个成功的音乐人可能需要三到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在流媒体时代,一个优秀的原创音乐人拥有了更短的时间和更精准的路径积累的粉丝群。


放眼全世界,近两年全球范围内顶级音乐偶像,当属00后创作型歌手Billie Eilish。出生于2001年,Billie Eilish首张专辑一经发布就登顶了60多个国家的iTunes冠军,单曲《Bad Guy》成为2019年度传唱度最高的歌曲。Billie Eilish本人以新人的身份横扫格莱美5座奖杯,并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股“酷丧风”。


如今,像王赛罕娜这样年纪小、资历浅但有着出色音乐才华的原创音乐人拥有更多的机会被粉丝看见。随着越来越多00后一代具有创作实力年轻歌手被挖掘,华语乐坛才拥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现在,王赛罕娜在网易云的歌曲评论区里已经有很多同校慕名而来的小粉丝来为她“打call”,平时走在学校里也偶尔会被同学讨论。当被问及是否会对此感到压力时?她表示自己更喜欢以朋友的身份和他们认识、交往,并且会想和大部分喜欢她的人成为朋友。


对于15岁的王赛罕娜来说,音乐、创作、人生,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王赛罕娜生活照


在日常生活中,王赛罕娜相当“old school”。当同龄人都在刷抖音、看动漫,粉王一博、蔡徐坤、TFboys的年纪,她会思考人生,爱好练字和写作,听的音乐风格是彝族音乐,热爱《乐夏》,追星五条人。


如何平衡越来越繁重的课业与音乐创作,如何在新人辈出的音乐圈里树立自己独特的音乐风格,如何在纷繁浮躁的演艺圈中获得自洽?这些也是年少的王赛罕娜会面对的课题。


对于“成名”这件事,王赛罕娜会有自己的期待,但更期待的是别人能够听到她的作品。她笑着说,希望别人是因为她写的歌曲而知道她,而不是因为她这个人才知道她的歌。



对话

Questions

&

王赛罕娜

Answers

“走自己喜欢的路,去尝试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音乐财经:分享一下这张EP里三首歌的创作动机吧。


王赛罕娜:《怎么做朋友》可能写出了现在的一些年轻人的常态吧,大部分人都会和自己喜欢的人成为朋友,这首歌相当于写给所有拥有这种经历的人。


《别出现了》写的不光是爱情,可能是一些让你不开心的人,又或者是一些自己想忘记的回忆。这个时候你就会希望它别再出现了,但它又很难忘掉。


《有关你的记忆》在外界看来很像一首爱情歌曲,它也确实有爱情的元素。但这首歌更多是用一个甜蜜的调写一个悲伤的事。因为我做的告别还挺多的,一些挚友都在从我身边慢慢离开。我很感谢他们在我的生命里出现,把很快乐、很甜蜜的一段记忆留给我。所以有关你的记忆都是甜蜜的,即便失去了,也是很甜蜜的一段回忆。


小鹿角音乐财经:父母也从事艺术相关的工作,他们对你走上音乐这条道路有什么影响?


王赛罕娜:对,他们是电影工作者。他们特别支持我做音乐,我对于自己所有的自信和坚定地选择音乐都是父母给我的勇气。可能很多家长会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从事艺术方面的工作,但我爸妈很希望我走自己喜欢的路,并且很支持我、能对我做出一些帮助。


小鹿角音乐财经:你平时爱听哪种类型的音乐?


王赛罕娜:我的歌单很杂。我挺喜欢彝族音乐的,因为我自己是蒙古族,所以我也会听蒙古族的音乐。流行也听得比较多,像薛之谦、周杰伦和郭顶等。


小鹿角音乐财经:你在创作的过程中受哪一位音乐人的影响最深?


王赛罕娜:有两位,一开始是郭顶,7月份《乐队的夏天2》播出以后,对我影响最大的是福禄寿,还有野孩子。我非常感谢太合红星厂牌给我这个机会来到乐夏第二季的舞台,为节目中的乐队担任和声,从而有机会认识到这些优秀的音乐人。


因为乐夏其实给我的影响特别大,参加完这个节目,我觉得自己更多理解的是音乐本身,而不是形式。做音乐最重要的不是想怎么去合别人的胃口,而是去考虑音乐本质上的东西,这是乐夏带给我最大的影响。


△王赛罕娜参加《乐队的夏天2》录制


小鹿角音乐财经:在民族音乐方面有自己的一些尝试吗?


王赛罕娜:之前也很喜欢,但可能会不知道从哪下手。以前在中小学生艺术展演活动上,我唱过一首蒙古族的歌曲叫《梦中的妈妈》,后来唱过一首藏族歌曲《太阳和月亮》,练习的过程中我对民族音乐开始有一些了解,这算是一个启蒙。之后慢慢听一些我爸爱唱的民族歌曲,像《父亲草原母亲的河》、《鸿雁》,才开始喜欢民族音乐。


小鹿角音乐财经:在创作上,你认为自己和前辈相比有什么区别吗?


王赛罕娜:他们更有一种不羁的感觉,而且会专注于打磨自己的风格,05后在目前这个阶段可能会更多地尝试不一样的东西。另外,前辈们写歌都比较有故事性,05后写歌可能会更细腻、更细节化,毕竟经历的事情不一样。


小鹿角音乐财经:年初去瑞典创作营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吗?


王赛罕娜:制作人老师们可以拿着乐器直接就写出一首歌来,让我觉得很厉害。我们在休息的时候一起玩音乐,他们就拿着吉他即兴,非常嗨。他们让我明白音乐其实在全世界都是相通的,无论语言是不是一样,只要热爱音乐就能玩到一起去。


小鹿角音乐财经:在专辑制作的过程中,公司担当了怎样的角色?


王赛罕娜:公司给了我一个平台,帮我做了整体的规划和定位,让我更明确自己的风格跟方向。


比如在来到红星之前,可能我写歌的风格还是比较局限,但是现在公司给了我更多尝试的可能性。包括之前拍照也没有找到自己的风格,表现方式可以说比较普通,但是现在我也能找到自己的那种拍照风格。


另外,公司帮我做的这两张EP在风格上其实有比较大的转变,我很开心公司给我塑造的是一个比较多变的形象,让大家知道我是一个愿意去尝试的音乐人。


本文图片由“少年红星”及王赛罕娜本人提供
部分来自摄影师李伟浩




城市画像 | 五百里样本:一个城市音乐节走过的十年

2020年音乐财经热文回顾。

城市画像 | 成都式派对文化及未来发展猜想 

蓉城电子音乐派对文化正迸发着更大生命力。



小鹿角APP——有价值的音乐知识兴趣社区

资讯、报告、教育、招聘、社区


左右滑动 了解小鹿角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