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梅开二度

南风窗 2021-01-14 23:13

作者 | 南风窗资深主笔 雷墨


特朗普总能创造史无前例。


他不是美国历史上首位遭弹劾的总统,但他通过另一种方式创造了历史——在总统任期内被弹劾两次。


当地时间1月13日下午,美国众议院以232票赞成、197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案,罪名是煽动叛乱。根据美国的宪法,众议院通过弹劾案,相当于对特朗普提出了起诉。接下来的程序,是参议院的受理和判决。


视频来源:环视频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特朗普的总统任期,以被弹劾的方式而提前结束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一方面,在1月20日拜登就职前,参议院走不完弹劾程序;另一方面,支持弹劾特朗普的参议员们,在人数上几乎不可能迈过三分之二多数(67人)这样的门槛。


但是,特朗普任期的“安全”,对于美国来说却是却是高风险。因为,特朗普的支持者此前已经扬言,一旦特朗普遭遇弹劾,他们将会让1月6日占领国会的一幕重演。而且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情报显示,全美50个州的政府和议会,都面临特朗普支持者武装抗议的威胁。


“总统的行为,已经把我们推向内战边缘。”特朗普前顾问菲欧娜·希尔这话,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危言耸听。



梅开二度

美国众议院1月13日通过的弹劾案,距离上次弹劾特朗普(2019年10月31日),仅一年零两个多月时间。那一次的罪名是“滥用权力”和“妨碍国会调查”,但两项罪名都在参议院被拦下。2020年2月5日,参议院正式宣布两项罪名均不成立。



那次弹劾案,众议院的投票情况是,232票赞成、196票反对。虽然投票结果与这次惊人地相似,但幕后故事却明显不一样。


这次弹劾,最大的不同是部分共和党议员倒戈。2019年的弹劾案,不仅全体众议院共和党人投了反对票,还有两位民主党众议员也投了反对票。但这次的情况是,不仅全体民主党众议员投了赞成票,还有10位共和党众议员投了赞成票。


其中,就包括众议院共和党的三号人物利兹·切尼。她在投票表决前一天发了一份声明,呼吁众议院共和党人支持弹劾特朗普。在表决通过后,她说:“从来没哪位美国总统,对他的职位和忠于宪法的誓言,有过比特朗普更大的背叛。”


利兹·切尼在投票表决前一天发的声明


利兹·切尼是共和党议员中的“愤怒派”,这些共和党人在1月6日的“国会之乱”后,坚定地站在了反对特朗普的一边。


同样对弹劾案投了赞成票的共和党众议员皮特·梅杰,在投票前的辩论中说:“一周前(1月6日)国会遭袭时我在场,那是呼唤领导的时刻。我希望看到总统快速出面缓和局势、谴责和制止暴力,但他放弃了他的职责。”“在我看来,这就是不称职。”


在投票反对弹劾的共和党众议员中,也有一部分人很愤怒,但他们愤怒的指向不是特朗普,而是民主党。此前一直配合特朗普指责选举舞弊的共和党众议员马特·盖茨,在国会辩论中说:“几个月以来,我们的城市被毁坏,警察局被烧毁,经济垮掉,民主党人什么都不说。”“有人说特朗普在煽风点火,实际上点燃火焰的是民主党人。”


马特·盖茨的立场,在共和党里也很有代表性,即从党派之争的角度看待围绕特朗普所发生的一切。比如,共和党众议员吉姆·乔丹就认为,民主党人一直痴迷于推翻特朗普总统,这已经与弹劾没有多大关系,目的只是为了“清除”特朗普。


值得注意的是,196名反对弹劾的共和党众议员中,也有一部分并不是为了特朗普,可以归为“息事宁人派”。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公开表示,特朗普对国会遭袭负有责任,但在他任期仅剩几天的情况下发起弹劾,将是一个错误。


麦卡锡认为,特朗普对国会的暴乱的确负有责任,但在他任期仅剩几天的情况下发起弹劾,将是一个错误


新近当选的共和党众议员丽莎·麦克莱恩,1月13日在《国会山报》上撰文,称1月6日国会大厦发生的事情是“国家污点”,特朗普应该为制止暴力做更多的事情。不过她认为,现在发起弹劾,是出于对特朗普个人的仇恨,而不是为了美国选民的利益。


这部分共和党人反对弹劾,但并不意味着他们觉得特朗普无可指责。此前,凯文·麦卡锡就提出了一个建议,在众议院里通过一项对特朗普的“谴责”(censure),国会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权力交接上。


在美国的政治设计里,国会“谴责”也是一个政治惩罚器,但没有法律意义上的约束力或杀伤力。在民主党人看来,这无异于对特朗普“罚酒三杯”。这个建议遭到了民主党籍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断然拒绝。她的态度非常明确,特朗普必须走人,而且是立刻。“他对于我们深爱的国家,是一个清晰且现实的威胁。”


为了快速推进弹劾案,佩洛西还成立了一个由9名民主党众议员组成的“弹劾事务小组”。从1月11日众议院提出弹劾案,到1月13日通过弹劾决议,这样的速度,在美国历史上也创下了最短纪录(2019年的弹劾案,这个程序经历了一个多月)。


佩洛西签署弹劾条款文本


但佩洛西与民主党人的“加速度”,注定无法让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遭“废除”的总统。目前的参议院处于休会期,即便1月19日复会第一天就审理弹劾案,也不可能在1月20日中午特朗普总统任期终止前做出判决。2019年的弹劾案,参议院的判决历时两个多月。


特朗普的“梅开二度”,注定将导致美国政治中出现一个历史上未曾有过,而且以后可能也很难再现的奇观:对已经卸任的总统,做出是否应该“开除”的判决。



如临大敌

众议院的弹劾之箭已经射出,参议院该走的程序肯定还会走,而且最终还会有个判决。但现在的问题不是如何判决,而是美国政治如何熬过直到1月20日的这几天。因为,美国政治机器,很大程度上处于“无人驾驶”的状态,而暴力抗议示威酝酿,却如喷发前的火山。


有美国分析认识认为,即便以最低的标准来衡量,如今的特朗普也与治国理政没有多大关系。在他即将离开白宫的最后几天,数位高官已经因“国会之乱”而提前走人。


据美国媒体报道, FBI已经发出警告,特朗普的支持者正在策划在华盛顿特区以及全美50个州的首府发起武装抗议。FBI的情报显示,这些武装抗议活动,将从1月16日一直持续到1月20日拜登就职典礼当天。其中,1月17日至1月20日,“战场”将覆盖华盛顿特区,特朗普支持者声称将重演1月6日的占领国会。


1月7日,特朗普支持者冲进国会抗议


武装抗议将演变成何种局面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引发流血事件的概率不会低。美国安全机构之所以如临大敌,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不少策划武装抗议的群体,都是各种拥枪协议。


截至1月13日,临近州的6000多名国民警卫队,已经被调派到华盛顿特区。在1月20日拜登就职典礼前,还会有15000名安保人员进驻。白宫、国会以及最高法等主要目标外围,已经建立起路障和护栏。国会大厦的入口,也加装了金属探测器。


图源:新华社|1月13日,国民警卫队队员在美国国会大厦外警戒


据《国会山报》报道,负责重要政治人物安保工作的特勤局,从1月13日开始启动对就职典礼的特别保护,这比传统安排提前了一周。此外,临近华盛顿特区的弗吉尼亚州与马里兰州政府,呼吁该州民众不要在拜登就职典礼当天前往华盛顿特区现场观摩,而是待在家里看“虚拟就职典礼”。华盛顿特区的居民,被也要求重新考虑近期内把自家房间出租给外地人。


1月11日,特朗普宣布华盛顿特区进入紧急状态。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的这个决定,是在包括美国华盛顿特区市长穆里尔·鲍泽在内的多位官员的强大施压下才做出的。因为,只有宣布了紧急状态,才能拨付升级安保级别所需的额外资金。反过来说,如果特朗普不宣布紧急状态,那么纵容暴力的意图,就会太扎眼。


1月11日,特朗普宣布华盛顿特区进入紧急状态


众议院通过弹劾案后不久,特朗普在白宫网站上发了一份约50个单词的声明:“鉴于媒体报道的更多的示威,我敦促一定不要出现暴力,不要违法,不要有任何形式的破坏。那不是我所主张的,也不是美国所容许的。我呼吁所有的美国人帮助缓和紧张、平复情绪。谢谢你们。”


特朗普在白宫网站上的声明


这份措辞上严厉不足柔和有余的声明,在制止暴力的效果上或许会打不少折扣。从目前的情况来看,1月20日拜登就职典礼当天,重兵把守的华盛顿特区,安全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重点保护对象拜登,也能顺利登基。


美国前FBI官员克林特-沃茨,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更担心的是像州首府这样缺乏保护的目标,而不是国会大厦,“我们不会(在华盛顿特区)看到严重事件,他们会封锁整个区域。”


美国FBI前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担忧的也是华盛顿特区之外的情况。他对媒体表示,自己参与反恐这么多年,从未见过FBI如此担忧——50个州在三四天里出现武装抗议。不论局面是否会像特朗普支持者所声称的那样“烽火遍地”,美国的安保系统接下来几天紧绷神经,肯定是确定无疑。



政治癌症

历史还在进行,历史学家们却已对特朗普下了定论。1月11日,两百多位美国历史学者联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特朗普辞职,敦促议员们弹劾特朗普。这封公开信写道,特朗普在整个总统任期内,都在藐视宪法、破坏法制和规则,他现在以及离开白宫后,都必须为此负责。“未来的总统,不应该受到他那样免于惩罚的诱惑。”


1月11日,两百多位美国历史学者联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特朗普辞职,敦促议员们弹劾特朗普


新泽西州前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共和党人),在2016年大选中,曾是第一个公开表态支持特朗普竞选的州长,后来还加入了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他最近对媒体说:“如果煽动叛乱还不能触发弹劾,那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


民主党众议员华金·卡斯特罗,在1月13日的国会辩论中,几乎说出了同样的话:“如果煽动致命的暴力还不足以弹劾总统,那什么可以?我们所有人今天必须回答这个问题。”


民主党众议员华金·卡斯特罗


这样的质疑,暴露出共和党内“息事宁人派”,反对弹劾特朗普的逻辑问题。既然认为特朗普有煽动叛乱之嫌,那为何还反对弹劾?


而且,在某些美国政治分析人士看来,如果不弹劾特朗普,那么美国宪法里关于弹劾的条款,就形同虚设。美国政治专栏作家比尔·普雷斯认为,每一位总统都必须从中学到:总统的权力是有边界的,像特朗普那样威胁民主,必须付出代价。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反对弹劾的共和党众议员丽莎·麦克莱恩说的似乎也没错,毕竟目前美国面临的更为紧迫的问题,是权力的和平交接和国家大局的稳定,而不是罢黜几天后就要离开白宫的特朗普。


共和党内的“息事宁人派”,担心弹劾特朗普可能进一步撕裂国家,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能不能算是政治操弄。美国政治新闻网公布的民调显示,支持弹劾特朗普的美国人比例是54%,反对的是43%,并没有形成一边倒。


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的普选得票率是46.1%,虽然他在2020年的大选中败给了拜登,但普选得票率还有所提高(46.9%)。所以,无论从大选得票率还是美国人对待弹劾的态度上,都可以清晰地看出一个分裂的美国。


“团结的美国”(United America),是拜登1月20日就职典礼演讲的主题。这是一个希望,也是一个讽刺。拜登对弹劾特朗普,内心无疑是矛盾的。一方面,在选举中击败了特朗普的他,不需要再击败一次;另一方面,弹劾特朗普会直接影响拜登政府的就任。


拜登的就职演讲稿主题为“团结的美国”,此外,他将与奥巴马、布什、克林顿这几位前总统一起参与一些活动(法新社)


拜登在弹劾案通过后发表的声明中说,美国仍处于致命的新冠病毒和摇摇欲坠的经济阴影之下,希望参议院能找到一种方法,处理在弹劾问题上的宪法责任,同时也能处理美国的其他紧迫问题。


对于拜登来说,没有明说但更为紧迫的问题是,1月19日复会的参议院,需要开会任命他的内阁成员提名人。如果那一天参议院忙着审理弹劾案,导致提名程序没有走完,那么1月20日就职大典上,“拜登政府”将只有两人:他和副总统哈里斯。这,也会在美国政治中创造历史。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13日就特朗普被弹劾一事表态


美国政治学者哈伦·厄尔曼最近撰文称,目前的美国政治得了癌症,对美国的威胁远比新冠病毒要大,而特朗普只是政治癌症的表征。他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基于18世纪的绝佳想法建立起来的政治体系,能在21世纪的瑟瑟寒风中存活下来吗?


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是非功过,历史会有评判,但或许不应漏掉这一点:他暴露了美国政治体系的盲点。




2021年南风窗杂志全年订阅

点击图片即可直接订阅



中国崛起的外部环境在经历深刻变化,其中最大、最关键的变量是美国。如何重新认识美国,是中国成长为世界大国进程中绕不开的话题。本书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社会等多个角度阐述“美国之变”,解读其变化背后的动因,预判其未来可能的走向。本书以经典的案例、丰富的文献以及专业的理论分析,绘制出这个超级大国国际角色变迁的轮廓。通过这本书,我们可以看清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美国因素之间的逻辑关系,认识中美关系的变化对中国崛起的影响。




    编辑 | 雷志华

排版 | 徐钰


更多推荐

热文


围观


故事


商城


杂志


滑动查看更多


南风窗新媒体 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 朋友圈


投稿、投简历:newmedia@nfcmag.com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2021年·愈日历』治愈上线

随心所·愈  点击购买


记得星标!点点在看让理性的声音传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