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之死,特朗普之殇

远方青木 2021-01-14 23:50

点击上方“远方青木”,关注后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今天的特朗普,被美国人称之为凯撒大帝。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最近的特朗普和凯撒实在是太像了。

尤其是凯撒被刺杀的那段历史。

但其实,特朗普更像格拉古。 

在共和制尸体上崛起的凯撒 

公元前509年,罗马共和国建立,国家由元老院、执政官和部族会议进行三权分立,执政官由民主选举推选。

所有的男性公民,都拥有选举权,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

作为拥有选举权所对应的义务,一旦罗马共和国有战事,所有公民需无条件响应国家的征召,为国家服兵役。

在共和国的初中期,这套制度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经历约500年的发展后,罗马共和国的土地兼并情况非常严重,贵族们拥有大量的土地,并在战争中获取了大量的奴隶。

而罗马的平民,可能只有十几亩的糊口田。

一旦响应国家征召服兵役,贵族家的田可以依靠奴隶继续耕种,但平民家的田就只能荒废。

于是富者越富,穷者越穷,最后大量的罗马平民破产,沦为乞丐。

而且,对国家越忠诚,越积极响应兵役的平民,破产速度反而快。

这种不公平的现象和贫富差距,引发了极大的民怨。

公元前200年左右,格拉古兄弟试图安抚平民的怨气,他们提出一种均分田地的方案,规定罗马公民每个人的田产不得超过一定的份额,多余的上交国库,统一分配给赤贫的公民。

这就是鼎鼎大名的《格拉古农地法》。 

格拉古的执政理念得到了罗马平民的强烈支持,获得了碾压式胜利的选票,平民们合力把贵族们讨厌的格拉古推举上了最高执政官的宝座。

靠煽动民粹和情绪来获取权利,特朗普不是第一人,格拉古2200年前就干过这事了。

但很快,格拉古就被贵族们干掉了。

手段非常粗暴直接,雇佣一个不知道是谁的死士,直接冲进议会,当场捅死格拉古。

事后审查,这个死士是个“疯子”,刺杀是个人行为,和所有贵族都无关,直接处死刺客,这件事就算完了。

格拉古死后,他的弟弟接过了哥哥的政治大旗,继续推行田地均分政策,并再次被罗马公民推举上了执政宝座。

但很快,格拉古的弟弟也被一个“疯子”给冲进议会杀死了,手段一模一样。

依然是个人行为,和所有贵族都无关。

格拉古兄弟死后,再也没人敢动摇贵族们的利益了。

经历170余年的运转后,罗马共和国的土地兼并情况已经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个时候,罗马平民等来了凯撒。

凯撒出身贵族,却代表了罗马平民的利益,他打算通过分配土地来获取平民的支持。

因为格拉古的前车之鉴,凯撒不敢触碰贵族阶层的利益,他选了另外一条路,那就是对外征服。

凯撒是一个战争奇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那种战神。

在9年的时间里,凯撒带着罗马大军攻占了整个高卢地区,也就是今天的法国。

如此庞大的领土,凯撒全部分给了手下的士兵,同时还把战争劫掠来的财富分给他们,从而获取了一支对其个人近乎狂热崇拜的军队。

此举引发了罗马元老院的警惕,他们要求凯撒回到罗马述职。

元老院想做什么,凯撒知道。

公元前49年,凯撒带领军团来到了卢比孔河。

按元老院的规矩,军团不得过河,凯撒应只身前往罗马。

思虑再三后,凯撒下令大军越过了这条河。

凯撒军队过河的消息传回罗马后,整个元老院的议员都震动了,实权派庞培逃离罗马,凯撒兵不血刃的进入了罗马城,并要求元老院的议员们选举他为独裁官。

占领罗马后,凯撒调集大军,远征庞培的领地,并在西班牙这里歼灭了庞培的7个军团,彻底消灭了其主力,当场击杀庞培,余者纷纷投降。

公元前45年,庞培的两个儿子潜回西班牙,再度发动叛乱,并被凯撒再度击败,当场击杀其长子劳斯,次子小庞培逃跑,流亡西西里

公元前44年,彻底消灭了反抗力量的凯撒,宣布自己成为终身独裁官。

公元前44年,为拯救卡莱会战中被俘虏的9000名罗马士兵,凯撒宣布将远征帕提亚。

但占卜师说"只有王者才能征服帕提亚"。

于是执政官安东尼进献花环给凯撒,请求凯撒称王,并被凯撒当场三次拒绝。

整个元老院的议员们恐惧了,他们认为凯撒打算称帝,永久的破坏共和制。

公元前44年3月15日,一群元老请凯撒到元老院去读一份陈情书。

在凯撒读陈情书时,在场的60多名元老全部拿出匕首,合力刺死了凯撒。 

不好意思放错图了,应该是下面这个。 
谋杀凯撒的人里,甚至包括凯撒一手养大,如己出的布鲁图斯
在凯撒死前,布鲁图斯说:“我爱凯撒,但更爱罗马”。
很显然,这些元老视罗马共和制为世上最完美的制度,任何破坏共和的行为都是在破坏罗马的未来。
为了从“暴君”的手中拯救罗马,布鲁图斯大义灭亲。
刺死凯撒后,元老院的贵族们本以为此事就此平定,只需要公开凯撒的死讯,罗马就会重回过去。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公布凯撒的死讯后,整个罗马城都愤怒了。
暴怒的平民们点燃了元老们的房子,将其一一揪出并处死。
凯撒手下的执政官安东尼和其继承人屋大维,轻易获得了军队的支持,并率兵攻占了元老院。
因为这些军队由平民组成,而这么多年,只有凯撒分给了他们土地。
那些贵族,只会巧取豪夺,把平民手中的土地慢慢拿走。
要是还回到元老院贵族统治的日子,那简直太可怕了。
罗马的平民,不认同共和制,他们怀念凯撒在的日子。
参与谋杀凯撒的60多名元老,很多被直接杀死在了罗马城,其余的人仓皇出逃,回到领地组织军队抵抗。
公元前42年10月,安东尼率领的军团和元老院贵族组成的联军进行决战,双方一共投入了30多个军团和5万骑兵,这就是著名的“腓力比之战”。
最终,安东尼和屋大维大获全胜,当初参与谋杀凯撒的人,在绝望中一一自杀。
罗马共和国至此灭亡,罗马帝国建立,并开启了长达约1500年的统治。
凯撒确实是靠民粹主义,依靠煽动平民的情绪上台的,但罗马共和国的灭亡是一个必然。
500年的贫富分化,已经让罗马共和国的统治基础濒临崩溃,凯撒只是应运而生。
所谓制度,不过就是利益分配规则而已,当平民们被剥削到极致时,反抗必然诞生。
就算杀了格拉古并强力压制了一百多年,罗马也终将迎来凯撒。 
特朗普之殇 
长期以来,美国吸纳大量移民,为资本家提供了充沛的劳动力,并通过全球化把大量劳动岗位转移到了其他国家。
美国的资产阶级赚的盆满钵满,但美国的公民生活水平却一日不如一日。
在这种民怨中,擅长民粹主义和煽动情绪的特朗普上台了。
这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在边境修墙阻挡非法移民,威逼各大资本巨头,要求其将工厂迁回美国,这些政策都饱受美国平民的欢迎。
富豪出身的特朗普,和资产阶级为敌,一心想着增加本国平民的利益。
最终,元老院决定剥夺特朗普的权利。
在国会山前,特朗普犹豫再三,最终下令大军越过了那条红线。
整个元老院震动了,议员们仓皇逃出罗马,佩洛西连电脑都没关就跑了,特朗普军团兵不血刃的占领了国会山。
但很可惜的是,特朗普不是凯撒,他没有凯撒的战争能力。
面临贵族们的反扑,特朗普怂了,连会战都没打就投降了。
最终,元老院们决定放逐特朗普。
2021年1月12日,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了对特朗普的弹劾,试图永久消灭特朗普的政治影响力,在政治领域处决特朗普。
2021112日,特朗普视察美墨边境墙再看“最后一眼”,这是他留下的最主要政治遗产。
在政治上,特朗普即将被美国的元老院给永久放逐。
但相比美国以前的总统,特朗普已经算幸运的了。
特朗普是美国的第45任总统,但是前44任总统中,有9任遭遇了刺杀,其中4人当场死亡。
所有凶手,最后都被认定为是“个人行为”,刺杀原因是精神有问题。
特朗普最后关头认怂的举动,给他的肉体留下了一条小命。
试图动摇贵族利益的人注定不得好死,别说特朗普不如凯撒,就算和凯撒一样强,还是得死。
但实际上,特朗普的才能远远比不上凯撒,因为凯撒战无不胜,而特朗普连选举之战都败了。
特朗普这个人,最多相当于是格拉古。
而试图将贵族土地分给平民的格拉古,他的下场是被“疯子”持刀冲进议会给当场捅死,简直就是明杀。
格拉古死后约170年,凯撒出现,代表罗马平民灭亡了罗马共和国。
现代社会的进化速度远远快于古代,所以这个时间会大幅缩短。
只要美国平民的怨气没有被消除,放逐一个特朗普是没有用的。
格拉古倒下了,凯撒出现了。
凯撒倒下了,屋大维出现了。
如果不能阻挡财富向贵族集中的趋势,那元老院将和共和国一起灭亡。
但谁试图将财富从贵族手中转移给平民,谁就会被元老院给毫不留情的杀死。
这是一个死结。
私有制和土地兼并制度,最终灭亡了罗马共和国,但谁都不敢阻拦这一过程。
利用全球化赚取高额财富,将工作岗位源源不断转移出美国的政策,这就是新时代的土地兼并。
第一个跳出来阻拦这一过程的特朗普,自然会被元老院给毫不留情的碾碎。
特朗普的边境墙和逆全球化政策,和2200年前的《格拉古农地法》如出一辙,都是在损害贵族们的利益。
如果无人敢于代表平民去挑战贵族的利益,那平民的怨气将积累的越来越多,并最终爆发。
格拉古虽死,但凯撒终将降临。
欲看更多精华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远方青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