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制片人解读《阳光之下》:封潇声和柯滢不是爱情,是权力关系

娱理 2021-01-14 23:55


只在网络平台播出的《阳光之下》,在众多大牌云集、多渠道播出的电视剧中也搏出了一片天地。


这部经历了等待,也承载着深深期待的剧,不出意外地成为了一次有意义的尝试,且由于该剧原著故事的特殊性,其在剧本创作和人设方面的尝试也更加值得探讨。


日前,娱理工作室与《阳光之下》制片人唐海岩、导演闫宇彤进行独家对话,从人物设定到剧本创作,从封潇声的性格到他与柯滢之间的情感话题,再到封潇声与小武之间的微妙对比,两位幕后创作人都进行了一一揭秘。


《阳光之下》,蔡文静饰演柯滢,彭冠英饰演封潇声

封潇声:自卑感是他的底色


娱理:你们如何理解封潇声的性格成因?他为什么这么坏?

闫宇彤:封潇声是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感的。从法律层面来说,《阳光之下》就是一个简单的由案件引发的一系列报复与反报复、掌控与反掌控的故事,就好像《今日说法》中的一个典型案例,但是如果往更深层次挖掘的话,就需要给人物建立一个更深层次的心理世界体系。


封潇声的自卑感、被抛弃感就是他心理世界体系的底色。这种深深的自卑感促使他在社会底层打拼,想要出人头地被认同,靠拳头和狠劲儿去博得一个江湖地位,这就是他寻找认同感的过程,但是他仅有的一点认同感在成为封潇声之后,都被剥夺了。


封老爷子随便编了一个瞎话,说封潇声是自己的私生子,其实只是找到了一个孤儿而已,是把封潇声当做替身在使用。整容之后,申世杰消失了,在法律层面,这个人已经死亡了,留下来的就是封潇声。


《阳光之下》,封潇声柯滢对手戏


娱理:你们怎么理解他不停折磨柯滢的行为?

闫宇彤:因为只有柯滢还能证明封潇声就是申世杰。在医院的一场戏中,柯滢也抓住了这一点,对封潇声说,“杀了我,就没人知道你是申世杰了,申世杰就会在这个世界上彻彻底底消失掉了。你不甘心顶着别人的一张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活得再春风得意,那也不是你自己。”


封潇声对柯滢的折磨,更多是为了寻找存在感。封潇声的坏,其实是为了证明他自己作为申世杰的存在。彭冠英对这个人物的把握非常清晰,他来面谈的时候,就告诉我,“我觉得封潇声是带着面具的,躲在堡垒后面窥视世界。”


《阳光之下》,封潇声+柯滢对话


封潇声和柯滢是权力关系


娱理:你们觉得他对柯滢的感情究竟是怎样的?他接受柯滢是因为爱吗?

闫宇彤:封潇声接受柯滢,浅层来分析是因为柯滢的价值,因为她聪明,可以帮助封潇声完成一些事情。但是从更深层面来看,或许也是封潇声的某种自我证明——封潇声以为自己爱柯滢,因为只有有这样的能力,才能表明他是一个身心健康的正常人。


心理学家阿德勒有一个著名的观点——童年影响一生。申世杰的童年注定了他长大之后的性格,他的残忍、暴力、性格扭曲,这一系列都指向了另一层含义——他已经没有爱的能力了。


《阳光之下》,封潇声


娱理:既然封潇声没有爱的能力,那他与柯滢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闫宇彤:权力关系。


权力的本质是支配、控制。柯滢与封潇声之间的博弈就在于支配与反支配、控制与反控制,甚至是洗脑与反洗脑。柯滢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反抗,而封潇声自以为的喜欢和爱,不过是对柯滢意志上的掌控,完全只是占有欲,这两个人之间,根本就不是平等的相爱关系。


柯滢的拒绝在剧中表现很明确。柯滢查账那场戏中,封潇声坐在她的身边,两人说话越说越投机,封潇声离柯滢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当柯滢意识到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的反应是——立刻拿着咖啡站起来,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这是有人在入侵她的个人空间,而这个人是她不能接受的,所以会本能远离。



《阳光之下》,封潇声柯滢对手戏


小武和封潇声在对称轴的两端


娱理:小武是如何被发现并成为主角的?

唐海岩:《十月围城》中的阿四其实和小武很像。《十月围城》是博纳的第一部商业大片,后来电视剧版的《十月围城》,我当时也是制片人之一。当年《十月围城》改编成电视剧时,也是提了阿四作为男主角。同样的小人物,黄包车夫和外卖小哥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我们看到小武这个角色的时候,一下子就想起了阿四。


娱理:为什么会给小武设置孤儿的身份?合理吗?

闫宇彤:从编剧理论上说,男一和反一往往是坐标对称轴上的两个对称点,封潇声是孤儿、草根,在底层挣扎,但他是属于负面的,而小武也有一点类似,孤儿、草根、底层挣扎,但他是积极向上的、正面的。这样的方法在戏剧功能上有一个好处就是,封潇声与小武之间会有看到另一个自己的感受。


封潇声对于小武的信任也来自于这层设定,因为他们经历相似,所以才有可能相处融洽。而小武也并非没有在“恶”的道路上试探过,他原本已经在违法犯罪的边缘被裹挟,但是由于人生导师“陈警官”的出现,这才拯救了他,并改变了他的命运,而陈警官的牺牲也彻底激发了他的成长。


《阳光之下》,小武和陈警官在警察公墓对话


《阳光之下》的8件小事

之所以想到彭冠英出演封潇声,是因为导演闫宇彤看到了彭冠英在《兰陵王妃》中的一个眼神,他总觉得彭冠英是有封潇声的意识存在的,而且他也看到了封潇声这个角色的内在,不像是一些演员,很担心接这样负面的角色。


面试当天,他就是带着封潇声的样子来的,穿着笔挺的西装,坐在闫宇彤和唐海岩的对面,彭冠英特意说到了眼睛的问题,就那一刻,闫宇彤的心里就认定他是封潇声了。


《阳光之下》,封潇声柯滢对手戏

选角确定后,导演闫宇彤、制片人唐海岩再加上主演彭冠英、蔡文静、刘凯、王从懿,还有美术、摄影等工作人员,一起在麦子店的一家日料店聚餐,大家也就熟络起来了。那天座位的排序也很有意思,正义和反派各坐一边,聊着聊着,大家就叫起了对方的角色名,那场饭局之后,唐海岩第一次觉得,这个项目成了。


《阳光之下》主演阵容海报

所有演职人员们都是开机前一个月进组的。开拍前,剧本围读做了两次,一次是导演带着所有职员,另一次则是带着所有演员。和职员们的剧本围读就是确认每一场戏的准备,需要什么样的服装、化妆、美术,甚至细致到群演人数和群演的性别、年龄段。


和演员们则是过每一场戏——这场戏的意思是什么,潜台词是什么,都会一一说透。这之后,主演们和导演闫宇彤的沟通就更多了,反反复复,一些难度比较大的戏,甚至说着说着就演起来了。


《阳光之下》,封潇声柯滢对手戏

日常拍戏的间歇时间,主演彭冠英、蔡文静、刘凯都会坐在导演旁边,要么相互聊天,要么和导演聊后面的戏,没有人回保姆车里。导演闫宇彤说,“拍摄的时候,大家谁也不装、谁也不端着,感觉就很好。”

《阳光之下》剧组有一个规定,不聊当天和明天的戏,聊后天的,如果有什么意见或者更好的想法,落实在飞页上,台词都固定下来,拍摄就会特别顺畅。导演闫宇彤特别忌讳拍摄现场改词,他觉得其实演员背台词也挺辛苦的,而且还有很多自己的设计在里面,不能随意改动的。


《阳光之下》,封潇声柯滢对手戏

第4集的“鸿门宴”其实设计很多,是全剧起承转合中承上启下的重要段落。但这个重场戏仅仅只拍摄了3个小时。


美术找到了一个红得很变态的房间,高耸的椅背就像是给柯滢的绞刑架,她坐在上面就已经有了任人宰割的既视感。


道具的菜也全部都是红色的,而桌子则是白色,对比明显。摄影的角度也找得特别准确,用了一个正扣的拍摄方式,去展示这白桌子上的一桌子红菜,这也是唯一一个角度来展示这些信息。


灯光则全部以顶光为主,它能产生一种恐怖感,人也会有轻微变形。人物的调度是两个人从面对面的疏离感再到居高临下的俯视感。还有一些辅助,比如柯滢背后放着一个铜制豹子,这个角度正好是豹子的前景,它张着嘴,嘴正对着柯滢。



《阳光之下》


拍摄到后期,角色和演员本身似乎融为了一体,导演闫宇彤经常因为彭冠英一个眼神的投射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蔡文静在剧组依旧是“哈哈哈哈”大笑的样子,但是预备开始,打板之后,她进入角色只需要几秒。



《阳光之下》,蔡文静哭戏


120天的拍摄结束后,导演闫宇彤开始进机房剪片子,主演彭冠英、蔡文静、刘凯还是会经常来:彭冠英连着来了5天,跟着导演一起盯后期;刘凯也经常拎着咖啡出现;蔡文静只要不拍戏就会出现,经常来公司坐坐,气氛很好,博纳热爱的大会议室里,还有一张蔡文静的自拍。



推荐阅读

关联阅读

开分8.0的《阳光之下》,为什么降分了?

主笔专栏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点击标题可阅读更多娱理精彩内容

台剧文艺复兴  我们都是湖北人  90后三十而立

疫情下的综艺   疫情下的剧组  疫情下的电影人 

疫情下的临时工  疫情下的电视人  疫情下的影视行业 

疫情下的新人演员  训练生节目版权费调查 2020年中观察

偶像公司CEO谈新人标准  音乐综艺修改歌词之谜 

影视剧综艺配音  粉丝运营请就位  青春有你四色解码

国产剧滤镜调查  韩国N号房事件  清平乐背诵天团

庆余年  囧妈  寄生虫  想见你  安家 隐秘的角落 

花木兰  三千鸦杀  王国  青春有你2  三十而已  

八佰 金刚川 风平浪静 我和我的家乡 姜子牙 鹿鼎记 

一点就到家 隐秘而伟大 燕云台 令人心动的offer2

张国荣  巩俐  汤唯  梅小青  孙俪  贾樟柯 孟美岐

黄晓明  佘诗曼  李宇春  许光汉  邱泽 蒙淇淇

李诚儒 黄轩  孔雪儿 楼姐楼炅择  刘维  黄觉

李易峰 王智 蓝盈莹 白冰 沈梦辰 张萌  金莎





微信公众号最近更改了推送机制

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

也就是说,需要大家

将[娱理]设置星标

多点在看

这样算法就能

提升我们和你们之间的联系啦

亲爱的你

就能更及时地收到我们的信息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