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三级片的色魔杀手,刚被枪毙就“当上”了三级片主角

SME科技故事 2021-01-14 23:59
 
香港的奇案多,少不了媒体和影视剧的“功劳”,一方面让这些残忍可怕的案件人尽皆知,一方面也让个别心有邪恶之人找到了模仿的对象。
 
1982年,香港出租车司机林过云先后杀害4名女子,每次作案后均对尸体进行了肢解,并将部分器官做防腐处理制成标本。
 

与此同时,他还将肢解尸体的过程完整记录,拍成录像带,命名为《严肃的秘密》、《雨夜行动》、《第四次行动》,最终也正是因为冲洗照片过程中出现了意外,林过云的残忍罪行才被揭发。
 
偏爱雨夜作案,专杀女性,这便是震惊香港的“雨夜屠夫”林过云,他所犯下的罪行被媒体广泛报道,也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搬上荧幕。
 

1991年,香港亚洲电视台播出了由黄霑主持的节目《香港奇案之雾夜屠夫》,节目以一种纪录片的调查视角讲述了林过云的案件,若不是演员熟悉的面孔,恐怕会令人难分真假。
 
次年,《羔羊医生》上映,同为任达华主演,全片充斥着暴力、血腥、色情的镜头,达到了令人惊诧的程度,但它作为限制级影片却拿下了1275万港币的惊人票房。


当时,“三进宫”刑满释放的广州人罗树标正沉迷于林过云的故事,他把电影《羔羊医生》的录像带视作珍宝,看了一遍又一遍。
 
罗树标或许不曾料到,短短几年后,他自己将会成为广州的“雨夜屠夫”。
 
1954年,罗树标出生在广州的一个工人家庭,从小父母管得宽松,再加上他小学毕业后便赶上疯狂的特殊年代,受到读书无用观念和社会上狐朋狗友的影响,他高中毕业后就走上了歪路。
 
按理说,70年代拥有高中学历的罗树标要找一份正经工作养活自己是非常容易的,然而他却开始搞起小偷小摸,1974年因偷窃被公安机关抓获送去劳动改造2年。
 
此后,罗树标破罐破摔,在家里过起了好逸恶劳、贪财好色的生活,不久后又重新开始偷窃,而且犯下了杀人的罪行。
 

1977年夏天,罗树标潜入广州某研究所的宿舍区偷窃,路过女工宿舍时看见一熟睡的年轻女性,见色起意企图施暴。受害者惊醒后奋力反抗,张口大声呼救,罗树标慌乱中捡起一块砖头猛击她头部,又拿螺丝刀乱扎了数下后匆忙逃离。
 
受害者因重伤失血过多,送院后不治身亡。罗树标犯下了第一起命案,但由于当时社会动荡,警力不足,并没有破案,罗树标得以逍遥法外。
 
命案之后,罗树标依旧搞些小偷小摸的营生,1979年第二次“进宫”,劳教结束后,他与广州市新滘镇的曹某结婚,婚后生下一女一子。
 
妻子曹某年纪比罗树标大5岁,或许担心被抛弃,对他的违法犯罪行为一味忍让,即便罗树标嫖娼,甚至带妓女回家过夜,她也不敢言。
 
婚后,在罗树标第三次“进宫”后,他的心态出现了变化。罗树标是个有点小聪明的人,他会木工,能鼓捣电器和机械,但他为人自负,总认为自己要是人群中不一样的烟火。
 
“三进宫”后,他备受打击,认为社会处处与他作对,自己的才智无人赏识,内心也就产生了报复社会的念头。
 
1987年刑满释放后,罗树标无所事事,变沉迷观看一些淫秽、变态的录像。由于广州的地理位置,可以接触到很多从香港流入的录像带,当然就包括很多限制级的香港电影(三级片)。
 

1988年末,香港颁布了新的电影分级制度,影视公司吃透规则后便迎来了三级片的风潮,色情、暴力、犯罪等题材的电影备受欢迎,整个电影市场的票房也连年创下新高。
 
这股风潮刮到了广州,站在当中的罗树标“如沐春风”。他不满足于影像带来的感官刺激,扭曲的心理和对社会的仇视让他走向极端。
 
罗树标一边疯狂嫖娼以满足自己的淫欲,一边研究录像带里的变态情节,渐渐代入其中,每每蠢蠢欲动,总想着干一票。
 
1990年春节过后,罗树标找到了目标。深夜,罗树标刚刚看完淫秽录像,兽欲大发,本想开着自己的小货车去嫖娼,刚出发便看见路上落单的钟某。
 
他便开车上前搭讪,钟某见他满脸笑容也没有多疑,告诉他说自己要回番禺市桥,但错过了末班车,正打算去赤岗另找班车。
 
罗树标顺着钟某的话,说自己恰好要去市桥拉货,可以顺路载她一程。就这样,钟某被骗上车,罗树标把车开到偏僻处停车袭击,钟某奋力反抗,最终被活活掐死。
 
随后,罗树标将车开到更偏僻的蕉林内疯狂奸尸,最后把尸体丢弃在离家一段距离的某工厂围墙边上。
 

这是罗树标第一次杀人抛尸,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作案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出门,而被害女子又是外地人,又是随机作案,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整整躲藏了一年的罗树标在第二年变得更加疯狂,他故技重施,开着自己的小货车在汽车站附近物色外地来的乘客,又以顺路搭客的名号骗她们上车。
 
但现在他已经不满足于杀人奸尸,事后还拿出小刀割下受害者的身体器官,用衣物包起带回家中,就像香港的“雨夜屠夫”林过云那样欣赏玩弄这些来自死者的身体部分。
 
1991年这一年,是罗树标杀人最多的一年。受害者除了那些在被骗上车的外地人,还有妓女,他的手段也越来越猖狂,一次因下手时周围有人声,因害怕被发现,他把昏迷的受害者直接带回了家里。
 
在家里那件只属于罗树标的血腥阁楼里,他弄死了受害者,和尸体同床共枕过了一夜,期间当然少不了发泄兽欲的行为,第二天才支开妻子女儿,把尸体拉走抛尸。
 
到1994年,罗树标一共杀害了12名女子,对全部的死者都实施了奸尸。他还把从死者身上扒下来的物品送给妻子女儿,除了现金、首饰、手表这些,竟然还有衣物和内衣裤。
 
1994年9月19日,罗树标像往常一样物色到了作案对象,用同样的套路骗来了一位已婚妇女贾某,或许是贾某年级稍大有自我保护的意识,在发现罗树标驾驶方向不对时就打算找借口逃走。
 
随后两人追逐躲藏,周旋了两个多小时,贾某趁有车辆经过,挣脱逃走,并及时向公干机关报案,干警在第二天逮捕罗树标的时候发现他与凶案模拟画像十分相似,终于抓住了这个疯狂的色魔杀人狂。
 

案件告破,最高兴的或许不是苦苦追凶4年多的公安干警们,也不是终日心慌慌的广州市民,而是香港的媒体。
 
香港无线电视台和亚洲电视台都派出了最强的记者阵容来广州寻找关于凶案的爆料,很快就有报刊对案件大做文章。
 
“杀人取走人皮到处张挂,破案后搜出多张人皮”,“杀手将奸淫过程拍成录像,经常放来欣赏”,“杀手写下杀人日记,详细记录死者特征和杀人过程”,“凶手将被害者的器官浸制成标本”……
 
这些都是当年媒体给“雨夜屠夫”林过云的“待遇”,如今他们也并不关心事实如何,他们只关心自己的报道够不够抢眼。
 
1995年1月20日,罗树标被押往广州市上元岗刑场,正义的枪声结束了他的生命。
 

短短几个月后,罗树标的罪行却被更多的人知晓,以他为原型改编的电影《广州杀人王之人皮日记》火速开拍,3月初开机拍摄6月份就登上了大荧幕,他也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广州雨夜屠夫”。
 
这仿佛是一种循环,但没人说得清变态影片是否真的助长的罪恶。我们可以知道的是,色情、暴力、低俗的影片即便被严格分级,仍然给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人们对于长久以来被限制的内容带有猎奇的心态,影视公司投其所好拍摄了各种挑战尺度极限的作品,那个年代诸如《纸盒藏尸》、《淫窟烹夫》、《血水箱》、《香港奇案之强奸》、《溶尸奇案》,以及最为出名的《人肉叉烧包》,这些变态三级片充斥市场,挤压了传统影片的空间。
 

以罗树标为原型改编的《广州杀人王之人皮日记》赶上了这股风潮的末班车。
 
单1993年7月份,香港就发生了4起重大命案,有烹尸、焚尸,有虐杀父亲、有奸杀女学生,很多人认为泛滥的变态三级片要为此负责。
 
罗树标的案例或许是个特例,或许没有这些影视作品的影响,他大概率还是会走向罪恶深渊,毕竟此前就已犯下命案,但至少这些影片并没有消解他内心扭曲的欲望。
 

李帅. 香港电影分级制度及借鉴意义研究[D].西南大学,2018.
曾云翔,张建荣.暴力影视对青少年冲动性暴力犯罪的影响及预防[J].常州工学院学报(社科版),2017,35(05):109-111+120.
杨树丽.不良影视作品与青少年犯罪[J].电影文学,2008(11):121.
李子.香港变态三级片面面观[J].电影评介,1995(02):32-33.
理清.“变态色魔”落网纪实[J].南风窗,1995(04):5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