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女王这次配不上全网追捧

柳飘飘了吗 2021-01-14 23:59


最近,要说长在微博热点上的热播剧,《流金岁月》排第二,大概没人敢认第一。

从一开始靠美征服众人的“为妮读诗”双美;

到中期的各类CP乱配;

而两位女主在剧中的穿搭,更是赢得时尚KOL们一片夸#流金岁月穿搭#。


真有那么出色?

在飘看来,《流金岁月》众口铄金的美。

恰恰,用错了方向,抓错了重点。


原著里,《流金岁月》的故事背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

两个原籍上海的独生女蒋南孙与朱锁锁,自十二岁中学同窗起,结成了坚不可摧的情谊。

剧版《流金岁月》,把地点从香港搬到了现在的上海。

虽然地点变了,但是展现这座不夜城里,横流的物欲与暗涌的人性,还是剧的基调。

倪妮饰演的奇女子朱锁锁,不再是靠美色悦人为生的拜金女郎。

但仍是蜘蛛精般“女人中的女人”。

第一集奠定她个性的重头戏,是她假扮表哥女朋友,陪他在部门同事面前撑场。

一袭红色连衣裙,质感高级,艳色逼人。


这条红色裙子,在剧里出现过两次。

还有一次,是她为找工作,应精言集团马先生之约,前去面试。

这次,红裙依然是应对重大场合的“战袍”。

为了突出朱锁锁的张扬与风情,红裙确实抓眼。

但一个细节,却凸显出这种穿搭上的不严谨。

这条裙子出自Givenchy2019早秋系列。

配套饰品,亦来自同一品牌。单是黑金链条包,官网售价就破万元。

张扬,夺目。

却不是弄堂里的平民女孩锁锁,能负担得起的。

毕竟,没有工作、只靠父亲邮寄生活费的她,日常开销除购买昂贵的护肤品外,所剩无几。


不仅经济上不合理,人设也不符。

急于赚钱,想尽快搬出舅父家,是朱锁锁这一角色早期的最主要目的。

按理说,锁锁的基本行为逻辑,大到每一集要完成的细化目标,小到衣食住行,都应该为了实现这个主要目的而服务。

可衣服,却成为完善她这一角色设定的最短板。

如果说,昂贵的红裙,尚可以解释成,她为了打造人前光鲜体面的重金“投资”;

那,她日常的家居服,就更说不过去了。

居然是高级潮牌We11done,一件粉嫩的卫衣,就要5000多元。


她向闺蜜蒋南孙,抱怨自己因为没钱,不得不寄人篱下,看人颜色。

随后帮南孙去送文件,向精言集团“老板”讨要实习机会,迫切的语气透露着焦灼与无奈。

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我什么都可以学的


可上一秒,她还在精言集团的走廊里,漫不经心地晃悠着价值上万的Valextra手包。

穷到卑微的人设,突然显得可笑。


若真靠实习的那点钱,甭说租房了,连日常买个包也负担不起啊。

这些相悖的穿搭,一方面让平民女孩朱锁锁的人设变得不可信。

另一方面,更削弱了锁锁前后期的巨大转变,给人带来的直观视觉震撼。

小说里,锁锁毕业后第一次面试,时髦的衣服鞋袜是新买的,皮包是借的,并且专门去修过头发化了淡妆。

陪她面试的南孙,被她“宝石般的外表”震撼。

讶异地发现,“一夜之间,锁锁成为大人了。”

此后,锁锁随着身价攀升,行头道具一路华贵别致上去。

直至结尾败走异乡,仍“不可救药地穿着高跟鞋,窄裙子,一枝花似的,此志不渝。”

反观电影版《流金岁月》,虽然剧情改编也狗血,但却还原了锁锁(钟楚红 饰)惊心动魄的美之嬗变。

白衣飘飘的学生时代,薄施粉黛,清丽动人。


毕业后,做过几次短暂的小职员,锁锁去当了舞女,住进“杂志示范单位”一样漂亮的新居。


粗尝富贵滋味的她,炫耀般回到旧宅,想要向舅父一家报恩。

却不料人去楼空,留下她僵立原地,似无主孤魂。


夜色里,徐徐缭绕的烟雾蒙住了她精致的眉眼。


鲜明考究的时装,成为拜金女朱锁锁,踏入无常世界的号角。

之后她便要为这贪欲,以艳光美色侍人,默默吞下苦泪。

反观剧版,为追求“全程美美美”的表面效果。

给锁锁打造出的穿搭,完全看不出她的地位攀升与变化,只留下经不起考究的悬浮。

很难相信,在剧中,自小最懂察言观色的她,初入职场,居然变成全公司最跳脱的存在。

怎么凸显身材怎么来,毫不顾忌他人眼光。


还得要大老板亲自点拨,才明白销售部不是秀场的道理。


好的角色,生活应该是连续的。

职场搏杀,居家休闲,从穷到富生活品质的提升,其实从服饰上就可以完全体现出来。

剧本的编排、演员的演绎是锦;服化道具等外在因素,如花。

假如这花夺了锦的本色,那,还不如一段素锦来得天然。


原著里,朱锁锁前后对比强烈。

从学生妹到令人心跳的艳色,姿色拔群。

而出身名门的蒋南孙,却刚好相反。

一贯不把心思放在穿着打扮上。

小说里,两届男友爱上南孙,都是因为她独特的气质——

不修边幅,自然舒阔,美而不自知,是“尚未被大都会空气污染的少女”。

在校的时候,“随随便便穿一件麻包呢大衣加条粗布裤,鞋子老似坦克车般笨重”,一双平跟鞋潇洒来去。

家里破产后,南孙一人拖着孤僻古怪的老祖母过活。

精力整日铺在赚钱上,衣着打扮便显寒酸。

她与王永正第一次约会,来不及打扮。

匆匆披着湿漉漉的长发,套上没有线条的绒线裙,身上还带着清醒活泼的药水肥皂味。

反而引得王永正决心死追:

“他见过太多才三分姿色便到处申诉同性都妒嫉她的女子,他有点倦了,难得见到一个不搔首弄姿又真正漂亮的蒋南孙,他不笨,决心抓紧她。”
来源|亦舒《流金岁月》

小说是文字的艺术,自然可以让读者在想象空间里,脑补建立出平凡却脱俗的亦舒女郎蒋南孙。

影视作品,却不行。

电影版《流金岁月》,从服饰上,就抓住了人物的三重转变。

学生时代的蒋南孙(张曼玉 饰),永远扎着一条简约的白发带。

衣服款式虽然简单,细节处的荷叶边、镂空小花却不含糊。

一眼望过去,就知道是被保护得不错、不用为生计发愁的富家学生妹。


工作后,南孙的职业装和小说里一样,经历了从“打工人”到高级女白领的升级。

早期,惯用衬衫(白色系居多)搭配长裤,脚踩小高跟鞋。


后期,往往是以高级职业套装示人。

大垫肩的西装外套,夸张的墨镜遮住眼色,妩媚中带些英气。


彻底“把那种永恒性大学三年生的气质清除”。

再翻回头看,它们在变之外,又有什么不变的共通点?

衣服颜色,永远围着白、灰、深蓝等中性色系打转。

且,配饰不多,却又懂得利用皮带,或通过剪裁,显出女性的腰线。

看似自然,实则用心,且见气度。

这样的装扮,才配得上蒋南孙的“腹有诗书气自华”。

而剧版的蒋南孙(刘诗诗 饰)呢?

这一角色的家世背景、重大经历等,基本与小说无差。

只是,专业改成建筑系,弱化了如金鹰般豪迈爽朗的性格,增强了蒋南孙“文艺女神”的属性。

因此,造型师表示,有意避免让其造型太丰富,否则会“显得闹腾”。

老实说,如果能打造好低调奢华、人淡如菊的形象,飘飘也是服气的。

然而,所谓的气质千金,就这品味?


好闺蜜朱锁锁,走既紧且露的性感风。

而蒋南孙呢,全程裹得严严实实,有时甚至厚重得连曲线都看不见。


这一身,拿给怀孕5个月的中年孕妇(没有说大龄孕妇不好的意思),也毫不违和。

一边,压根不带犹豫和心疼地,用一壶热茶烫坏了20万的小提琴。

一边,身上背着200出头的平价时尚包Niko And...


附加上“一周早餐不带重样”的大小姐设定,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呢?

飘都有些混乱了。

反正,这混乱的配色,累赘的剪裁,飘移不定的价格……

飘是没看出来有多“蒋公主”。

跟锁锁站一起,蒋南孙更像是她的拎包老妹。


亦舒作品影视化,看重时装穿搭,本来没错。

毕竟师太是出了名的时装精。

另一只时装精——填词人黄伟文也曾写专栏研究她笔下的服饰描写。

但,瞎穿乱穿,什么值钱穿什么,绝非亦舒风格。

如今的国产都市剧,不缺钱,也不缺所谓的“时尚度”。

甚至,很多国产剧的一大卖点,就是炫耀请来了XX时尚总监,主演引流来了哪些名牌代言,剧组的置装费又有多么昂贵。


2014年,《离婚律师》的执行制片人罗刚,就曾预言,国产剧会越来越时尚:

“大家现在都有了市场意识,观众希望你时尚,你就知道应该把制作弄得更精良。”

于是,“制作精良”的《离婚律师》,让女主姚晨换了近百套造型,其中大多都是Burberry、Ralph Lauren等名牌。

剧里,姚晨常拎两个不起眼的包包。一黑一白,都来自Celine,单个价值25000元。


是不是很有精英女王的霸气范儿?

但,她在剧里一开始,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律师呀。

莎士比亚有句名言:“衣品常常显示人品。”

从衣品上,怎样表现职业身份对一个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与改变?

不靠大牌堆砌,看的是,合适与否。

飘在九十年代风靡一时的职业剧《外来妹》里,反而看到正面例子。

陈小艺饰演的赵小云,从穷山沟赵家坳来到广东打工。

一开始,大绿外套内搭大红底衫,带着质朴的土味。


外套里翻出来花衬衫领,便是她觉得最靓丽的造型。


凭借心细手快的好技术,她很快从打工妹中脱颖而出,从拉长助理做到了拉长。

打扮也越发洋气起来。


剧末,她成为乡政府自办工厂厂长,在机场与昔日的香港老板汤镇宗相遇。

此时的她,已是标准女老板派头。

淡淡一抹轻笑,搭配干练的黑色套装,自信气度不输后者。


如今,国产剧的制作与投资倒是上去了。

但论起穿搭的贴合度,怎么还不如三十年前、模糊到脸都看不太清的古早剧?

究其原因,缺的不是钱。

是用心。

是把工夫花在研读剧本上,根据角色身份、性格来选取适合他们的穿搭。

而不是,不求逻辑,只要漂亮。

让所有的职业剧都变成时装戏,大家画着千篇一律的妆,穿着抢镜吸睛的衣,输出大同小异的金句。

然后,在热搜挂上“XXX好美”的关键词,赚取一波流量。

似乎这部剧就拥有了足够的热度与口碑。

而这,也是当下国剧市场百病一症——

服化道不为人物服务,有牌子就行。

演员不用为角色服务,有名就行。

台词不为情节服务,能出金句就行。

情节也不为立意服务。

而立意只为热点服务,越密越好。

时效性一过,不值得咂摸。

可以说是一场场荒唐的自嗨


别只盯着她的那点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