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2020年出口的五大特征

中金点睛 2021-01-15 07:56


摘要


12月出口同比(美元计价)增长18.1%,保持强劲。进口同比(美元计价)增长6.5%,较上月小幅抬升。由于出口表现强于进口,12月货物贸易顺差扩大至782亿美元。分地区看,对美国和欧盟出口增速略有放缓,对亚洲国家和地区出口加快扩张,显示区域间贸易持续回暖。分行业看,防疫物资和部分居家用品出口增速放缓,音视频设备、集成电路、以及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出口增速上升。


全年来看,2020年我国出口总额(美元计价)增长3.6%,高于2019年的0.5%。进一步看,2020年我国出口呈现出五大特征:


其一,经常项目顺差显著扩大,其中,商品顺差创历史新高,服务逆差大幅收窄。海外消费需求大增,加上中国生产恢复快,是商品顺差扩大的主要原因,而服务逆差收窄主要因为出境旅行活动大幅萎缩。


其二,对美国出口大爆发,集装箱“一箱难求”。疫情期间美国耐用品消费表现强劲,加上前期基数低,使得对美出口同比大幅反弹。粗略估计,2020年我国出口中约有三分之一来自对美出口的贡献。


其三,消费品出口复苏快于工业品。疫情影响下,防疫物资和居家用品出口大增,使得2020年消费品出口领先于工业品复苏,这与2017年工业品领先消费品的格局明显不一样。


其四,一般贸易增长好于加工贸易。前期中美贸易摩擦导致部分加工贸易企业已转移至海外,加上疫情期间海外供应链不畅,抑制了加工贸易出口的复苏。


其五,主要省市出口表现明显分化。在传统出口大省中,山东、浙江表现抢眼,广东、江苏相对较弱,这一差异为近几年来最高。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山东、浙江的出口产业与疫情期间的海外需求更匹配,比如山东的家电、浙江的纺织产业都比较发达。另外浙江跨境电商发展较快,在支持出口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广东出口表现较弱可能与其加工贸易出口比重高有关,因此受的影响也更大。这些区域差异也反映了当前经济复苏的不平衡与不牢固。


正文


12月出口同比(美元计价)增长18.1%,保持强劲。尽管12月出口增速较11月有所放缓,但整体来看仍然非常强劲。2020年全年,我国出口总额增长3.6%,高于2019年的0.5%,中国也很可能是2020年唯一实现出口正增长的国家。


区域间贸易呈现回暖态势。从出口目的地看,12月对美国、欧元区出口增速略有下降,但对东南亚、香港特别行政区、日本、韩国的出口增速进一步上升。分产品看,防疫物资和部分居家用品(比如家电、家具、玩具)增速放缓,音视频设备、集成电路、以及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出口加速扩张。


12月进口同比(美元计价)增长6.5%,较上月小幅抬升。2020年全年,我国进口总额下降1.6%,连续第二年萎缩。这说明,在没有采取强刺激的情况下,我国内需的复苏仍然是较为温和的。由于出口表现强于进口,12月货物贸易顺差扩大至782亿美元。总体来看,尽管12月国内经济扩张的步伐可能因为疫情反复而放缓,但强劲的外需仍将给GDP增长提供动力。


图表: 12月出口增长保持强劲态势,进口增速反弹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对欧美出口增速下降,对亚洲国家和地区上升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2020年出口的五大特征


其一,经常项目顺差显著扩大,其中商品顺差创新高,服务逆差大幅收窄。根据海关总署数据,2020年四季度,我国商品贸易顺差扩大至2120亿美元,为历史最高水平。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2020年二季度,我国服务贸易逆差收窄至295亿美元,为2013年以来最低,三季度虽有所扩大,但仍处于历史低位。


商品顺差扩大主要因为出口强、进口弱。一方面,由于中国较早控制住疫情,生产恢复快,加上产业链齐全,使得许多海外消费需求转移至中国,拉动了出口。另一方面,因为中国并未采取强刺激措施,对进口商品的需求没有那么强,另外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油价)走弱降低了进口原材料的价值,拖累了进口。


服务逆差收窄主要因为出境旅行大幅萎缩。2019年,旅行项目逆差占我国服务逆差的比例高达85%。疫情期间,由于居民跨国出行意愿下降,旅行项目逆差由2019年底的510亿美元缩窄至2020年二季度的203亿美元,降幅约为50%,三季度虽反弹至286亿美元,但仍处于近几年来的低位。运输项目逆差也有所收窄,除旅行和运输以外项目的顺差则小幅下降。总体来看,服务逆差收窄主要还是旅行减少所致。


图表:商品顺差创新高,服务逆差显著收窄

资料来源:Wind,海关总署,国家外汇管理局,中金公司研究部。注:货物贸易数据来自海关总署,服务贸易数据来自国家外汇管理局

   

图表: 出境旅行活动下降导致服务逆差收窄   

资料来源:Wind,国家外汇管理局,中金公司研究部


其二,对美国出口反弹,集装箱“一箱难求”。2019年,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我国对美出口一度出现20%的负增长。2020年,在美国货币财政刺激影响下,美国居民购买力受到支撑,对进口商品的需求大增,加上去年的低基数效应,使得对美出口同比大幅反弹。粗略估算,2020年下半年我国总出口中有大约三分之一的贡献来自于对美出口。出口火爆也导致美东、美西线海运费用高涨,出口用的集装箱更是供不应求。


另一个有趣现象是,2020年中国统计的对美出口明显高于美国统计的自中国进口,这与以往的情况完全相反,以往都是中国对美的出口低于美国自中国的进口。除了一些技术性原因外,我们猜测这可能还与美国企业为了规避关税而低报了来自中国的进口有关(详细分析请参考报告《解码对美出口的数据困惑》)。


图表:对美出口对中国总出口的拉动作用最大

资料来源: 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其三,消费品出口好于工业品。2020年二季度,尽管欧美总需求因为社交隔离大幅下滑,但对防疫物资的需求逆势上升,由此导致中国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出口大增,对冲了整体出口的下行压力。到了三季度,随着美国居家办公普及,房地产需求转暖,与之相关的家用消费品出口开始爆发,其中主要包括电子、家电、家具、游戏和运动器材。四季度,随着欧美复工复产推进,包括机械、化工在内的其他产品出口开始改善,使得我国出口转向全面回暖。整体来看,由于疫情的特殊性,本轮出口复苏的过程中消费品先于工业品反弹,这与2017年工业品领先消费品复苏的格局明显不一样。


图表:海外疫情期间,防疫物资和居家用品出口对总出口的贡献较大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其四,一般贸易增长快于加工贸易。加工贸易是我国出口的主要方式之一,2019年来料与进料加工出口合计占总出口的比例为30%,仅次于一般贸易约60%的比例。自2019年起,我国加工贸易增速就已呈现出低于一般贸易的趋势,疫情期间,这一趋势仍在继续。我们认为其背后有两个原因,一是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一些传统的、附加值较低的加工贸易企业开始向东南亚地区转移。二是疫情期间,海外供应链受阻导致进口更加困难,进而也抑制了加工贸易的复苏。考虑到低端产业向外转移可能是中期趋势,我们预计未来加工贸易很再难回到过去的“辉煌时代”。


图表:加工贸易增长呈现低于一般贸易的趋势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其五,主要省市出口表现明显分化。我国出口主要集中在广东、江苏、浙江、上海、山东五个省市,2019年,这五个省市合计出口占全国总出口的比例接近70%,其中,广东占比约25%,为全国最高。2020年,尽管我国出口表现整体好于预期,但地域分化也非常明显。截止11月,山东、浙江出口(美元计价)累计同比增速分别为14.9%和8.4%,表现抢眼,而广东、江苏、上海出口同比增速分别只有-1.1%、-2%和-0.4%,仍处于负增长。


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山东、浙江的出口产业与疫情期间海外的需求更匹配,比如山东的家电、浙江的纺织产业都比较发达。另外浙江跨境电商发展较快,在支持出口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广东出口表现较弱可能与其加工贸易出口占比高有关。如前所述,近两年许多加工贸易企业转移至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导致广东出口的压力增大,而疫情期间越南的出口反而取得了较快的增长。这也说明,当前我国出口复苏是不平衡的,经济复苏的基础可能也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牢固。


图表:主要出口省市的出口累计同比增速

资料来源:Wind,海关总署,中金公司研究部。注:统计口径为发货人所在地的出口金额,数据截止2020年11月


文章来源

本文摘自:2021年1月14日已经发布的《2020年出口的五大特征》

分析员 刘政宁 SAC 执业证书编号:S0080520080007

分析员 张文朗 SAC 执业证书编号:S0080520080009 SFC CE Ref:BFE988

分析员 彭文生 SAC 执业证书编号:S0080520060001 SFC CE Ref:ARI892

法律声明

向上滑动参见完整法律声明及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