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锋的老板二次出山,任白宫科学顾问,他是美国基础科学的救火队长吗?

赛先生 2021-01-17 20:02
与特朗普不一样的是,尚未到任的拜登就开始组建自己的科学顾问团队,此前不喜欢科学的特朗普是在当选18个月后才任命美国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此次任命意味深长,一是要解决美国当下面临的公共健康危机,另一个是来直面来自中国的科技竞争,究竟新主任有何来头,他能否胜任?
兰德将出任美国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拜登对兰德的任命充满殷切期望,犹如二战后罗斯福对万尼瓦尔·布什的任命,希望他能够对美国基础科学进行重塑。

撰文 | 叶水送


2020年10月7日,当诺贝尔化学奖揭晓后,美国顶尖生物学家、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创始所长埃瑞克·兰德(Eric Lander)在第一时间为詹妮弗·杜德纳(Jennifer Doudna)和埃玛纽埃尔·卡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送上祝福,认为她们不断地在科学领域开疆拓土令人鼓舞。

 

然而4年前,他在编写CRISPR基因编辑英雄谱时,就没这么公允了:刻意拔高了华人知名学者张锋等在基因编辑领域的贡献(因为张锋是他领导的研究所的科研之星),贬低了杜德纳和卡彭蒂耶在这一领域的开创性贡献。

 

这篇文章一出来,气得杜德纳和卡彭蒂耶想要跟他吵一架,双方为此召集各自阵营的朋友想打一场、如同那场旷日持久的基因编辑专利战一样,此后杜德纳和她的朋友也发表了一篇基因编辑回顾性的综述,厘清各自在这个领域的贡献,数回合下来,兰德偃旗息鼓了,此事就此作罢。

 

兰德在科学领域的形象一下子就跌落下来。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有时“有失公允”、琢磨不透的科学家1月15日又有新的履职了。美国即将上任的总统拜登任命他为美国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和美国总统科学顾问。

 

业内人士表示,这个职位相当于我国的科技部部长,位高权重。兰德得知这一消息后,也喜不自禁,当天就在社交平台修改了自己的头衔:美国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和美国总统科学顾问(OSTP Director-nominee and Presidential Science Advisor)



为何美国白宫再请兰德出山,他到底是谁?国内可能知道他的人寥寥无几,即使生物圈里有几个知道他名字的,可能也是源于数年前,他写的那篇极具争议的综述。对于《细胞》杂志来说,兰德的这篇偏颇的文章发表出来,可能是一个不小的“事故”。即使是这样,这篇论文仍有近400次的引用次数,到底兰德有何魅力,拥有这么多的追随者?


01

总统给即将到任的科学顾问下达任务:直面来自中国的竞争


事实上,兰德是白宫的老熟人了,此前他也是奥巴马执政时期的总统科学顾问,当了8年,任奥巴马政府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PCAST)的联合主席。对那段历史有点了解的读者知道,奥巴马任内对基础科学的关注和投入是可圈可点的,兰德当年的工作主要聚焦在大流行病、疫苗接种、能源和气候变化等方面

 

此次任命,兰德有可能会成为拜登的内阁成员,这也是美国总统首次将科学顾问的地位提高到如此高的高度,一是要和上一任不爱科学的特朗普划清界限,并乘机追赶以前失去的机会,二是直面来自中国的科技竞争。


在拜登看来,新上任的白宫科学顾问需要采取措施应对来自中国的竞争


在此次委任状中,拜登给新上任的白宫科学顾问列出了5个基本任务:1)让美国从疫情的苦海中脱离出来,重新规划公共卫生政策;2)让美国在前沿的科学和技术领域保持领先,以应对诸如气候变化之类的风险;3)让科研成果惠及每一位美国人;4)让美国科学和技术保持健康、可持续发展;5)最后一点,拜登特别强调了如何在与中国的竞争中确保工业以及国家安全领域的技术和科技领先。

 

在拜登看来,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持续投入,已经让美国在基础科学和技术的领先地位黯然失色了。新上任的白宫科学顾问要采取措施在竞争中保持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指出的这种针对中国的竞争,或许是桌面上的,不是当下特朗普那种打压式的,跑不赢就使小动作的那种。

 

在美国历来的总统名单中,特朗普不喜欢科学也是“出了名”的,其任期过了一年半,才任命美国知名气象学家Kelvin Droegemeier为美国总统科学顾问,Droegemeier在这个位置上只待了两年半就要匆匆下台。


02

兰德是救火队长吗?早在人类基因组计划时他就救过一次火


现年64岁的兰德,来自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犹太家庭,父母都是律师,11岁那年他的父亲去世,所以他基本上靠着母亲带大。


兰德从小就表现出过人的天赋,小的时候对数学感兴趣,还代表美国队获得了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银奖,金牌则被来自苏联的代表队摘走。

 

1978年,21岁的兰德就以最优学生的身份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此后他还以罗德学者去牛津大学深造,他的博士论文是代数编码理论与对称分组设计。可以说他早期的研究兴趣主要在数学方面,后来他觉得数学很无聊,认为这是“修道士般的生活”,他不想余生继续这样的生活,于是就寻找新的研究方向,期间他甚至去哈佛商学院去教管理经济学,但最终在他弟弟阿瑟·兰德的启发下,学起了生物。

 

当时小兰德是一名发育生物学家,兰德开始接触神经生物学,他认为“人脑里有着非常丰富的信息”。随着他对神经生物学的逐渐深入,他发现细胞生物学、微生物以及遗传学的重要性,于是他开始涉猎这些领域,最终他对遗传学产生了兴趣。

 

1986年, 兰德加入了Whitehead研究所,并创立了一个基因研究中心。当年正值人类基因组计划刚开始兴起。以美国NIH为代表的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在花费10多余年、耗费数十亿美元之后,进展仍旧缓慢。生物狂人克里格·文特尔一开始也为NIH工作,但他认为这样进行下去速度太慢,于是他就离开NIH,自己单干了,他宣称要比人类基因组计划小组提前完成人类基因组测序,并且他一心想把测序好的人类基因申请专利,这下NIH的人就着急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org


万般焦急之下,兰德加入了人类基因组计划小组,使用了他的测序方法,最终NIH与文特尔几乎同时测完人类基因组,文特尔申请专利的愿望泡汤,兰德也由此一战成名,他以及他所代表的单位成为发表在Nature上这篇划时代论文的第一作者和单位。

 

此后,兰德创立了博德研究所,该研究所的目标是为科研群体发明新的基因治疗工具,以及利用这些工具更好地理解和治疗疾病。博德研究所是全球生命科学基础研究首屈一指的研究所,华人知名学者张锋就是在这个研究所工作,他凭借在基因编辑等领域的突出贡献,很早就成为该研究所为数不多的资深研究员。

 

对于拜登的此次任命,兰德很兴奋,他表示,“同这么多聪明的人一起为总统提供建议令人无比激动,我们将继续在科学领域探索新的疆界”。

 

然而,业内学者并非都看好他的表现,此前他写了那篇有失公允的综述,令科学界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而且当年沃森正处于种族歧视言论的漩涡中时,他公开地为沃森庆祝生日,也遭到很多舆论的讨伐。


兰德的同事、Elife主编Michael Eisen表示,对于兰德的履职,“我心情复杂,兰德在科学领域声誉不佳,但他的确能够做大事,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这个职位对他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正如上文表述的、拜登对兰德的任命要求,是否会进一步加剧中美在基础科学和前沿技术领域的竞争,我们不得而知。兰德的任命让“美国对科学的重视有所增加,对华关系尚不明朗。”北京大学讲席教授、《知识分子》总编辑饶毅表示。 


参考资料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Eric_Lander
2.https://mp.weixin.qq.com/s/tClq9bOd4ZNRK-SKUpzsdA
3.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1/01/biden-appoints-geneticist-eric-lander-science-advisor

制版编辑 | Morgan


赛先生

启蒙·探索·创造

如果你拥有一颗好奇心

如果你渴求知识

如果你相信世界是可以理解的

欢迎关注我们投稿、授权等请联系

saixiansheng@zhishifenzi.com

  “赛先生”所有文章已开放转载

欢迎加小编微信:shuisongye进入转载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