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7》:可以跨界,但别群魔乱舞

网娱观察 2021-01-17 23:00


作者 / 手机码字工

 

把秦霄贤、张大大、李艺彤、熊梓淇、范湉湉、纯情阿伟聚在一个节目里演二人转,这档节目叫什么?
 
不是去年新推出的新式喜剧综艺《笑起来真好看》——虽然属性上似乎差不多;
 
难道叫《跨界喜剧王》?也不是,这节目早就不在了。
 

这档各类艺人扎堆强行跨界演喜剧的节目,它是《欢乐喜剧人7》。
 
没错,就是那个曾经孵化出沈腾、岳云鹏、贾玲等国民喜剧演员的综艺,曾经有“神仙打架”,现在开始“群魔乱舞”了。
 
曾以各个厂牌的喜剧演员竞演为主的《欢乐喜剧人》,在第七季找来一群相声演员、歌手、主持人去刘老根大舞台跟着宋小宝等人学二人转,去相声舞台跟着岳云鹏等人学相声,还找脱口秀演员李雪琴来主持。
 
已经跳脱出传统喜剧综艺的《欢乐喜剧人7》,什么“喜剧人争霸”都已经是过去式,如今节目上打造的是“在逃欢乐喜剧人”,简称“欢乐人”。
 
真正的搞笑,怕是都在这样奇怪的操作里?
 


“在逃欢乐喜剧人”的站桩表演
 
《欢乐喜剧人7》今晚播出了第二期,“欢乐人”开始各自与助演一同表演小品。镜头记录台前幕后候场、上场的紧张气氛和表演状态,还是原来《欢乐喜剧人》内味儿。
 

一个个节目接连上演,网娱君感受到了喜剧小白的不自信,也感受到了二人转这个喜剧品类的难度。
 
这种扎根于东北黑土地的特色喜剧,除了要接地气地讲笑话和演段子,还要在舞台上表演高空翻跟斗、吹唢呐……
 
不但要吹拉弹唱,时不时还要来点杂技功夫——这有点太难为那些跨界过来的欢乐人了吧?
 

但看了节目之后,网娱君就把心放在了肚子里。这些难度较大的实操动作都是刘老根大舞台的演员们例如宋晓峰、杨树林、刘传龙进行的,他们唱着跳着,从高空翻着……
 
「All 欢乐人 can do it.」—— 在台上充当二人转表演工具搭档,站桩式配合那些专业演员卖力表演,然后照常表演小品罢了。
 
认真看了两期,除了那些身上有点绝活儿的二人转演员,几乎没有节目上的主力军“欢乐人”成功逗乐网娱君,不是不想笑,实在是……这都是sá呀!!!(请自行脑补东北口音)
 

说是“在逃欢乐喜剧人”,实际在节目上也如普通的小品演员一样,普普通通地跟着二人转演员学小品,运用东北式老梗在节目上笨拙地做效果。
 
算了算了,不要为难这些跨界来的喜剧小白,说不定后面多加练习,也能悟出其中的喜剧方法论,在小品表演中搞笑一把呢?
 
此番二人转学习完毕,节目上还有相声课程安排妥当,这对欢乐人们来说或许也有一些优势:这里有真正的相声演员秦霄贤、《奇葩说》前辩论手范湉湉、主持人张大大……
 
可能这是《欢乐喜剧人7》的底牌:学不会搞笑,嘴皮子功夫总能到位吧?
 

说是新玩法,其实是老套路

 

虽然《欢乐喜剧人7》的赛制和内容一言难尽,但这或许是它努力后的结果了。
 

前6季《欢乐喜剧人》,均是遵循各家选手竞演以争夺冠军的模式。第七季由跨界艺人学习二人转小品、相声,看似新颖,实际上都是《欢乐喜剧人》整个IP拿手的老套路。
 
自《欢乐喜剧人》第一季起,参与比赛的选手或团队便由小品演员和相声演员组成。喜剧界的新团队、老演员都曾在这档节目上打过卡,节目也一度成为开心麻花、大碗娱乐、辽宁民间艺术团、德云社等知名喜剧厂牌输送人才的平台。


跨界演员的加入也并不稀奇,在《欢乐喜剧人》最火的那几年,不少知名艺人也曾来上面露脸,黄晓明、李晨、陈赫、郑恺、秦岚、蒋欣等都有为小品进行助演。
 
作为一档在喜剧综艺届屹立不倒的王牌节目,行至第七年,《欢乐喜剧人》仅仅能帮助喜剧演员在节目上打卡露脸,关注度越来越低。
 
为了延长生命力,《欢乐喜剧人7》不得不开始改变玩法。今年的赛制设定,显然是结合综艺节目的流行趋势,扬长避短的表现。
 

用喜剧小白作为跨界选手,不仅能给节目带来新鲜血液,更冲散了《欢乐喜剧人》东北演员比例过重的问题。
 
在前六季节目播出时,《欢乐喜剧人》多次被观众诟病节目上被东北口音所霸占,可以改名为“东北喜剧人”。
 
第七季节目上,镜头聚焦在那些跨界的“欢乐人”身上,节目在竞演的基础上增添了养成的元素。
 
当然,节目已有的资源也要充分利用。
 

首先一如既往在节目上捧出“流量”明星,其中德云社每年选出一对演员参赛,汇聚人气和流量。
 
往年有张云雷和杨九郎、孟鹤堂和周九良等,今年秦霄贤单独作战,为此德云社在去年将秦霄贤跟搭档拆散重组,以便其在综艺节目大展宏图,《欢乐喜剧人7》无疑是必备打卡路线。
 
老合作伙伴也不能错过,节目上虽没有德云社之外的各大喜剧厂牌输送演员,但刘老根大舞台的演员纷纷以助演身份出现。
 
无论主角还是配角,宋小宝、杨树林、宋晓峰等演员就在那里,毫不挑剔。
 

综N代的颓势,跨个界就能冲散吗?

 

还没等欢乐人们在一整季节目中展现出喜剧小白的成长和收获,豆瓣网友已经在评论区留下了叫苦声:
 

有人引用了李诚儒的“如学”三连——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
有人加了个四字成语表示“无可救药”;
还有人拿出了互联网的流行梗——如果我有罪法律会制裁我,而不是让我看这种垃圾。
 
不愧是“在逃欢乐喜剧人”,他们“在逃”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打劫了喜剧、绑架了观众吧。
 
为什么形式上做完创新,《欢乐喜剧人7》却仍然遭到观众的抗拒?
 
当然是因为,即便是用新人来表演喜剧,作品质量还是没有大幅起色。
 

实际上,《欢乐喜剧人》中的喜剧作品,内容形式几乎被充斥着东北口音的小品以及相声承包,作品结构更是一度陷入“在搞笑中煽情”的不惹哭观众不罢休套路。
 
人才难以出头,或许是由于作品不够优秀。
 
曾经《欢乐喜剧人》是一个喜剧人才和优秀作品储备充足的舞台,沈腾、岳云鹏、宋小宝、小沈阳在激烈竞争下拿出不少优质的创作。沈腾结合卓别林喜剧演小品、岳云鹏发掘出不少代表作。
 

在过去的六年里,《欢乐喜剧人》已经把各家喜剧演员的灵感掏空了。
 
演小品的已经演尽了家长里短和人间悲欢,古装、现代、奇幻、现实题材发挥到极致。
 
说相声的也开始拥抱流量,第六季冠军是相声演员金霏和陈曦,但知名度远不如来自德云社的孟鹤堂和周九良,相声功底扎实,却也难靠内容出圈。
 
如今传统喜剧综艺中,《欢乐喜剧人》是仅存的独苗。曾经逗乐观众的《跨界喜剧王》《笑傲江湖》《喜剧总动员》早就悄然离场,为新式喜剧综艺《笑起来真好看》《认真的嘎嘎们》留出舞台。
 

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中发展,喜剧类综艺能否重振旗鼓,推出好的作品和人才是有必要的。而《欢乐喜剧人》系列在这个环境下能够走多远,若单靠张大大等艺人蹭话题跨界,成功的门槛好像又高了一些些。




近期热文


易烊千玺专访 | 2021偶像经纪公司潜力榜

时尚杂志这一年 | 2020女性剧综

网络电影跨界演员TOP100



约稿 请联系:

Doris021(微信ID)

转载/加入社群 请联系:

WANGCHUNXIAO14(微信ID)

商务合作 请联系:

18510712046/17710781131(微信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