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不喜欢川普,但不可以污名化他

奴隶社会 2021-01-18 08:03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2293 篇文章

Photo by roya ann miller on Unsplash.

作者:林世钰,资深媒体人,旅美作家。曾出版《美国岁月:华裔移民口述实录》和《烟雨任平生:高耀洁晚年口述》等书籍。目前旅居美国新泽西州。作者公众号:一苇杭之渡彼岸(ID:linshiyu2005)。

前几天,一个视频在中文简体自媒体圈广为流传:川普及家人、幕僚在白宫观看示威者冲击国会大厦的电视直播,小特朗普的女友甚至跳起了舞,有开派对的欢乐气氛。


反川者咬牙切齿,觉得川普一家坏透顶。


我看了有点怀疑 — 川普再蠢再坏,也不至于如此吧。果然,事后经负责任的媒体核查,这是假新闻。他们在看电视直播时,暴乱尚未发生。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 — 以正义者和胜利者自居的一方是否有权对另一方进行污名化和标签化?


答案是,no!


天赋人权,每个人的自然权利都应该被尊重和被保障,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理由侵害他人的自然权利。哪怕对方是你极其不喜欢的人,是十恶不赦的罪犯。


人类都有一种靠个人喜好驱动行为的本能,一旦立场坐定,所有符合自己立场的都是正确和正义的,反之则不然。所以,当自己喜欢的一方遭受伤害时,都会义愤填膺、极力维护;自己不喜欢的一方处在同样境地时,往往幸灾乐祸,口诛笔伐。甚至墙倒众人推,推倒了还不解恨,还得上前踩之唾之。


1 月 6 日,川普的煽动导致其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此事当然很恶劣,有基本良知的人都会予以谴责。但如果超出事实本身,对川普的行为进行夸大、扭曲和抹黑,也同样不光明。


我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有人传言川普调回在中东执行任务的航空母舰“尼米兹号”,准备发动政变,所幸中途被识破,政变流产。这种骇人听闻的“剧本”也只有长期浸淫在阴谋文化中、对“陈桥兵变”等权术乐此不疲的人才编得出来。不过,居然真的有人相信。


暴力事件发生后,一向反川的纽约时报情绪尤为激烈。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甚至称川普为“法西斯主义者” — 一个愿意使用暴力来实现其种族民主主义目标的威权主义者。


 Photo by Charles Deluvio on Unsplash.


他认为,“如果历史给我们如何应对法西斯主义的教训,那就是绥靖政策纯属徒劳无益。向法西斯主义让步并不能安抚他们,只会鼓励他们得寸进尺”,所以,他疾呼,“是时候停止姑息我们当中的法西斯分子了。”


大选以来,我一直在关注纽约时报,发现他们对川普几乎没有一句好话,要么揭露川普偷税漏税,要么尖酸刻薄地说纽约人并不欢迎川普一家归来。我向来不喜欢川普,一开始看了确实解气解恨。但是冷静一想,作为一家诞生之初以坚持中立为报道原则的媒体,如此明显的一边倒是否有失公允?


在纽约时报(当时叫《纽约每日时报》)问世的 1851 年,创始人之一亨利·贾维斯·雷蒙德(Henry Jarvis Raymond)在第一份报纸的前言中写道,“我们不相信社会中的一切不是绝对正确就是绝对错误。好的东西我们要保留并改善;邪恶的部分我们要消灭或改革。”


但是我发现,在川普这件事情上,纽约时报偏离了中立立场,逢川必反。因此,为了让自己获得客观的媒体资源,我同时会看 BBC、路透社等他国媒体的报道。


我认为,不管是媒体还是个人,我们必须努力削弱这种“非友即敌”的立场,克制“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冲动。在一个民主国家,大家有不同政见很正常(极端分子除外),挺川者和反川者只是硬币的两面,彼此不是敌人。他们互相补充和成就,形成这个国家的整体样貌。


哪怕你多么不喜欢对方,也要克制自己本能的血气引发的原始冲动,跳出自己所站立场和所属党派带来的狭隘,尊重对方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在事实的基础上评判对方,按照法律规则行事,而不是把对方逼到墙角,置于死地。


即便你是胜利的一方,也要尊重和保障失败一方的正当权利。这是一个现代文明国家和民主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


如果不克制内心的冲动,不吝用极端的语言污名化和标签化对方,恐怕有一天也会活成自己当初憎恶的样子,社会陷入可怕的循环当中。那么,当初所做的努力又有何用?不过是用一剂毒药代替另一剂毒药罢了。


在一个专制社会,如果圣上不喜欢哪个臣子,可以立即给他贴上反贼的标签,趁文武百官上朝时当场将其拿下,立刻推出去斩了。根本不需要任何法律程序,也不给对方任何救济手段。比如三胖就是这么对待他亲姑丈张成泽的,朝中社给张成泽贴的标签是“连狗都不如的人间渣滓、千古逆贼”,后来张迅速被处决,据说是被狗咬死的。


 图片来自网络。


但如果我们自诩是现代文明国家,就要按照法律程序,允许失败的一方甚至罪犯享有法定权利,拥有法律救济手段。要尊重他们剥离了所有的福利之后、还原为自然人的自然权利。


我想起“二战”的纽伦堡审判。“二战”临近结束时,如何处理罪孽深重的纳粹分子在同盟国内部引起激烈争论,有人主张活埋,有人主张不经审判就处决。按照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作法,这些人就应该缚于闹市,千刀万剐,让围观群众啖其肉,饮其血。


但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罗伯特·杰克逊坚持必须举行一次公开、公平、公正的审判。他指出:“如果你们认为在战胜者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可以任意处死一个人的话,那么,法庭和审判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人们将对法律丧失信仰和尊重,因为法庭建立的目的原本就是要让人服罪。”这位雄辩的法官最终胜利了,历史上第一个国际法庭也随之诞生。


经过 218 天的审判,最终有 18 个纳粹分子被判以“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其中 11 人被判处死刑。对德国来说,纽伦堡审判是黑暗历史的结束,也是同纳粹的过去划清界线的开始。德意志民族从此开始了对历史的反省。


每当想到这个历史片段,我总是特别感动。人类步入文明社会的标志之一就是,把自己当人看,也把对手当人看。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从肉体上消灭对手,那是丛林社会的法则。


污名化和标签化自己的对手,从声誉上抹黑他们,那是人性的原始冲动,是恶的彰显,应该予以警觉和克制。一个文明的社会,应该保障每个人的合法权益,不管他在高位还是底层,不管他是英雄还是罪犯。


这次大选中的两个极端 — 神化川普和污名化川普,让我看到人类的整体困境 — 无法爬出自己固有思维的深井,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也看到了人性的幽暗角落 — 自以为义,傲慢偏见。


今晨读到一首策兰(法国籍犹太诗人)的诗 —《这世界的》,心里动了一下。它似乎是此时此刻人类普遍困境的写照:


这世界的不可读性

全部倍增


强大的钟表

沙哑地支持

裂缝时刻。


你,被楔入你的最深部分,

爬出你自己,
永远。


我们每个人(包括我)都自以为义,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和论断他人。但是在神的眼中,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沾满了污秽,在他面前根本站立不住。只要给点“土壤”,人性之恶立刻开出“恶之花”。


 Photo byRoonZ-nlon Unsplash.


1 月 6 日那些冲击国会大厦的示威者,不能说他们都是天然的坏人,但是川普的煽动确实激发了他们内心的恶,所以导致后来不可遏止的恶行。而那些污名化川普的反川派,内心也一样有黑暗的角落,那就是偏见。


我们每个人都当对自己有省察之心,不管是挺川还是反川。


你可以挺川,但不要神化他;同样,你可以反川,但不可污名化他。否则,无论站在绳索的哪个极端,都将掉进灵魂的深渊。


我们都是不同的人,必须互为镜子,照见彼此看不到的角落;互为拼图,弥补彼此的缺失。如策兰的诗,“你睁开了你的眼 / 我看到我的黑暗存在 / 透过它我注视河底 / 我与生活的黑暗也在那里”。

-  END  -

推荐阅读

四月,想起了一个人


一名中国外交官的自述:那些人性的光辉与黑暗


各位读者们,一起在文末留言你的想法/故事吧!也欢迎点分享,给需要的朋友们呀。

因为公众号平台改变了推送规则,如果你还想如常看到我们的文章,记得点一下在看星标哦,期待每个清晨和“不端不装,有趣有梦”的你相遇 :)
点“阅读原文”,加入“奴隶社会”朋友圈,诺言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