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顶尖价值投资机构:去年末用百度替换阿里,钟情航空股,与华尔街唱频唱反调

资事堂 2021-01-19 21:31


作者 | 孙建楠

编辑 | 袁畅


本文首发于“见闻VIP”APP ,欢迎下载“见闻VIP”,即时见证历史。


指数基金之父约翰·博格曾被誉为对公募基金本质最了解的人,而他曾说,PRIMECAP是“先锋集团王冠上最亮的珠宝之一”。


这家“低调”的资管机构(PRIMECAP)成立于1983年,创始团队来自美国最知名的价值投资公司资本集团。成立近50年来,他们成功避开了许多泡沫,也成为历史上许多大牛股的早期持有人。


但如今,PRIMECAP最重要的持仓有美股的半导体股、特斯拉和百度,这次他们投资的逻辑又是啥?



01

机构渊源何来?


PRIMECAP会被先锋领航集团看上,背后据说有个故事。


先锋是全球低成本、指数化投资的先驱。据该机构创始人约翰·博格的回忆录,1984年先锋领航需要为旗下主动型基金物色管理人。


这个管理人会担任投资顾问,为旗下资产提供股票主动型组合管理。


当时,大名鼎鼎的美国资本集团(Capital Group)首次出现基金经理主动提出离职的事件,而且涉及三位基金经理,据称曾在资本集团受到不公正待遇。


三人合伙成立了PRIMECAP公司,很快吸引到养老金机构的关注。


博格造访PRIMECAP之后,提出由这三位专业投资人进行组合管理,先锋领航负责更擅长的基金运营等业务并承担基金所有开支和费用。


1984年11月,双方就正式签订投顾协议,PRIMECAP开始参与管理先锋领航的资产。


博格回忆录还透露,低费率是PRIMECAP基金成功核心,2017年,基金的费率只有0.33%,而市场中大盘成长类基金的平均费率高达1.33%,投资者可以享受低成本和复利的威力。


1992年,双方合作的基金规模超过5亿元,2001年扩张到220亿美元,到了2014年——双方合作的三十年之际,管理规模增至650亿美元。


除了先锋领航,PRIMECAP以投顾身份,受托管理其他大型共同基金、机构投资者的资产。



02

逆向投资成长股,拒绝集体决策


PRIMECAP对投资哲学解释非常有特点:


我们的研究初始目标是提供独立于华尔街机构的观点,并以行业分析师视角理解公司基本面。本机构致力于寻找受到低估的公司,长期基本面变化远高于华尔街机构的“共识”和估值水平。研究过程中,团队与潜在投资标的直接沟通,并调研其竞争对手、供应商和用户。


PRIMECAP还强调逆向投资,“寻求在三到五年跑赢市场的股票,我们尽早寻找价值机会并耐心等待市场得出类似结论,通常从目前不受投资者青睐的公司和行业搜寻,早期介入······我们有毅力在(投资标的)短期基本面受到挑战时坚守选择,前提是长期成长逻辑完整性。”


值得注意的是,PRIMECAP拒绝“集体思考”和投资决策委员,强调在投资流程中依靠基金经理个人决策:“我们相信个人能产生最好的投资想法,而不是靠决策委员会。”


目前,PRIMECAP以资产管理人身份,旗下管理三只共同基金,即奥德赛股票基金(Odyssey Stock Fund)、奥德赛成长基金(Odyssey Growth Fund)、奥德赛高速成长基金(Odyssey Aggressive Growth Fund)。从上述基金名称可以看出,投资者需要承担的风险依次提升。



03

高速成长基金重仓百度


PRIMECAP奥德赛高速成长基金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管理规模为111亿美元,持仓内总计208只股票,换手率为15倍。


2004年11月1日成立以来,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述基金年化收益为14.36%,同期标普500指数年化收益为9.96%,产生了4.4%的超额年化回报。


报告期末,重仓行业依次为生物技术(17.84%)、半导体制造(12.35%)、软件(10.93%)、医疗设备与服务(7.77%)、航空(5.29%),交互媒体与服务(5.26%)、家庭耐用品(4.71%)、医药(4.64%)、汽车及零部件(3.77%)、资本市场服务(3.77%)。


 

如上图所示,这只高速成长基金的十大重仓股集中并不高,持仓占比为27.4%。


基金操作中,去年10月30日披露的持仓中,中概股阿里巴巴位列第九大重仓股。两个月后的12月31日,阿里巴巴“消失”,百度成为了其高速成长的新跟踪标的。


实际上,阿里巴巴一直是PRIMECAP的心水股,一度位列另一只成长基金的头号重仓股(截至10月30日)。截至目前,两只成长基金十大重仓股均无阿里巴巴。


据悉,去年12月,百度考虑生产电动汽车并与车企巨头谈判的消息流出。


PRIMECAP非常重视前沿科学的研发。比如:ABIOMED是一家医疗设备公司,开发和制造外部和植入式循环支持设备。再如:SEAGEN是一家致力于癌症治疗方法的开发和商业化的生物技术公司;SPLUNK主要关注机器生成大数据的搜索、监控和分析等。


另据PRIMECAP披露的年报:截至去年10月30日,持仓中另有百济神州、小鹏汽车两只中概股。



04

避开四大巨头,钟情航空股


2020年10月末PRIMECAP披露的年报指出,2018年10月-2020年10月,两个报告年度分别错过周期股行情和四大巨头的行情,后者指苹果、微软、亚马逊和谷歌在新冠疫情后的快速反弹。


PRIMECAP强调,从基金收益来源看,管理人对成长的理解与市场不同,市场更看重高市盈率、高市净率的股票,但该机构更看长期定价错误的成长机会,因此会谨慎对待高估值股票。


该机构进一步指出,美股市场出现极度不寻常的特征:不平等!


上文提及的四大科技股在标普500指数权重高达20%,推升整个指数至历史新高,但历史证明这种狂热需要谨慎对待。1970年代的“漂亮50”主导了当时的牛市,1990年末的纳斯达克指数暴涨上演非理性繁荣,两次行情熄灭后,一度飞速上涨的股票表现不佳。然而,疫情之后科技股估值拉升,并认为竞争壁垒更高了,但奥德赛高速成长基金对四家科技巨头的敞口只有2-5%。


PRIMECAP捍卫了对超大型航空股的坚守,并称航空公司是“雅俗共赏的成长股”,目前市场估值已经减半。该机构表示仍会持有,并在环球旅行恢复前,航空股保持较低的暴露度。总体上,选股持续集中于有市场偏离度、定价错位的公司。


本期责任编辑 倪静


***



资事堂保留本文的所有权利,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编辑、重新发布,否则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请在后台回复关键字「转载」获取转载格式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