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代孕弃养门”背后,还藏着多少血与泪、罪与罚?

环球人物 2021-01-19 22:15



代孕、弃养、伦理、法律,一点点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和敏感点,舆论风向也从围观吃瓜明星八卦,转向对代孕等相关问题的严肃讨论。


|作者:东月 江生

|编辑:阿晔

   |编审:劳灵格



“这是我非常伤心和私密的事情……本不想占用公共资源的我不得不有所回应。”


“我一点也不逃避我说过的话……我没想过他出轨了我该怎么办。”


“感恩,尊重,支持,对于隐私的未公开表示道歉。”


经历了一天的围攻,郑爽今天连发3条回应,但没有任何一条提及人们关注的代孕弃养两个孩子的问题。



·郑爽今晚7点半发布的第三条回应


这场代孕风波,从昨天下午1点郑爽前男友张恒发布微博开始冲击全网。在那条微博中,张恒澄清近期遭遇诈骗、借高利贷等热搜传闻,并表示自己滞留美国“实属无奈”,是因为“需要照顾并保护两个年幼无辜的小生命”,配图是他站在一幢别墅前,一手抱一小孩,一手牵一小孩。




一石激起前层浪。随后,两个孩子的出生证明被公布,再加上一份录音材料的曝光,郑爽被推上风口浪尖。


代孕、弃养、伦理、法律,一点点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和敏感点,舆论风向也从围观吃瓜明星八卦,转向对代孕等相关问题的严肃讨论。



“震惊中带着无语”


张恒刚发布微博时,围观网友没有预料到后续消息会一个比一个有爆炸性。


先是张恒一朋友向网易娱乐提供了张恒与孩子的合照,以及两个孩子信息量巨大的出生证明——


一份《内华达州人口记录出生证明》显示,女童出生时间为2020年1月4日;母亲现用法定姓名“Shuang ZHENG”,年龄28,出生日期是1991年8月22日;父亲现用法定姓名“Heng ZHANG”,年龄29,生日为1990年2月16日。


另一份《科罗拉多州人口记录出生证明》显示,男童出生时间为2019年12月19日;母亲在第一次结婚前的姓名为“SHUANG ZHENG”;父亲姓名为“HENG ZHANG”,出生地中国,年龄29。


这让网友推理出两个重要信息:孩子母亲的姓名和年龄与郑爽公开信息一致;两个孩子出生地不同,出生日期相差半个月,只有找了两个代孕妈妈才能实现。

 

随后,有网友花费35美元(1美元约合6.5元人民币)从美国法院文书系统中搜索到,张恒和郑爽在科罗拉多州的离婚官司进入最后阶段听证,将于3月22日开庭。


事件继续发酵。等到傍晚时分,网易娱乐爆出疑似张恒郑爽双方父母的对话录音。录音中,在讨论代孕孩子的去向问题时,双方意见不一:女方原本想要怀孕7个月的代孕妈妈打胎,但美国法律不允许,于是想把孩子送人;男方则表示“不行”,希望保留孩子。




据张恒的朋友说,“因为郑爽不配合很多法律程序,张恒没有办法让孩子合法回国,所以自己也回不来。”有分析认为:假如张恒朋友指称的郑爽不配合手续是真,孩子证件办不下来,张恒签证到期只好回国,孩子将失去监护人,最终会被送福利院,由此到达弃养的目的。


在郑爽今日的回应中,未提及代孕及两个孩子。此前,录音中一句“孩子打都打不掉,烦死了”本就让网友怒极,郑爽不痛不痒的回应一出,便引来无数谴责。



“在美国很多州,代孕是合法的。郑爽的代孕发生在境外的话,原则上不涉及中国法的问题,也就是说不受中国法律的管辖。”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婚姻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汉在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说,他也职于北京市汉坤律师事务所,从事法律实务。


记者查询相关资料显示,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代孕既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也没有案件先例,因此,假如郑爽确实进行了代孕,那也并未被该州法律所禁止。


陈汉律师还指出,在美国,很多州是允许根据代孕合同在出生证明上将提供卵子的人作为母亲,代孕妈妈是被排除在“母亲”身份之外的。也就是说,如果被曝的出生证明属实,且是郑爽同意的代孕,那么她和孩子的母子关系是受美国法律保护的,也是受美国法律约束的。


比起代孕而引发的伦理和法律问题讨论,人们更愤怒于她“生下孩子不抚养”——弃养行为过于不近人情,这是无视生命、没有责任心的表现。


那么,如果在代孕妈妈怀孕过程中,父母就有弃养和送养的想法,这一行为是否构成遗弃罪?


有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仅是“想法”尚不构成犯罪。“如果是父母没有尽到抚养义务,则要看后果。没有严重后果的,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要求履行抚养义务。从目前情况来看,孩子尚无因父母未履行抚养义务而导致生命受到威胁的严重后果。目前的问题是张郑两人是否存在法定抚养义务。



别以身试法!


事实上,近一个月来,相关代孕话题已多次登上微博热搜。


12月初,在综艺节目《演员请就位》中,陈凯歌导演的短片《宝贝儿》就曾引发巨大争议。这部32分钟的短片讲述了一个虚构的代孕故事:中年女人贾姐原本有个完整的家庭,儿子12岁那年骑自行车上学发生车祸意外身亡。她经受不住打击,每天和丈夫吵架,最后离婚。孑然一身的她,很想再要一个孩子,可自己无法生育,便找到代孕中介机构,委托一个年轻未婚女孩代孕。年轻女孩后来对肚中的孩子产生感情,企图“违约”留下孩子。中介不答应,最终贾姐抱走孩子,女孩也接受男友的求婚,皆大欢喜。


“代孕”原本是一个沉重、严肃的社会议题,却被处理得如此轻松,甚至被美化。短片刚一播完,便引发巨大争议。


“遮盖了其(代孕)行为本身的不合法本质,同时也遮盖了代孕的真实境况。”有网友评论说。还有人跑到陈凯歌微博下骂他:“代孕是什么鬼?你的心思真是无耻又肮脏。”人民法院报也点名批评:“别以身试法!实施代孕技术或可构成犯罪。”




代孕从不是《宝贝儿》中所显露出的“双赢的交易”,现实往往十分残酷。


绝大多数代孕妈妈都是被迫走上这条路的。美国一份调查显示,90%的代孕者承认,假如她们能支付自己日常生活费的话就不会替他人怀孕。在国际市场上,从事商业代孕的主力军是印度的贫穷妇女。


中国的代孕黑产中情况也是如此,“很多从事代孕的人之所以选择这条路,大多是生活所迫”,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生命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长秋说,就代孕动机来说,金钱是女性作代理孕母的最大动力。


这些女性一旦走上代孕之路,不但承受着身体上的艰辛和情感上的折磨,还承担着被迫堕胎与违约的风险。


就在一周前,一则“首个遭代孕客户退单,女童无法上户”的新闻登上了热搜。




5年前,43岁的吴川川为还14万元的债务,加入到一个网贷群,不久看到一条“高薪招聘”信息:10天赚1万到10万,一年赚20万。后来,她加了发消息的人,才知道赚钱的门路是“代孕”。


她接下这份“工作”,顺利通过体检,在非正规场所接受胚胎移植,以客户的身份建档备孕。不幸的是,她因感染梅毒,遭到客户“退单”。但她对胎儿有了感情,不愿流产,于是跑回老家生下女儿,后因生活拮据,卖掉孩子出生证,如今谋求为3岁女儿上户口,困难重重。


为给女儿上户口,吴川川尝试买假出生证,找伪造亲子鉴定的公司,写过市长信箱,还联系过当年的客户,最终均以失败告终。最终,她找到新闻媒体,讲出这些年的经历和困境,“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事,代孕是错的,卖出生证明是错的,已经做好了被‘千夫所指’的准备”。


时至今日,女儿的户口问题仍未解决。





被“物化”的代孕者


目前,各国对于代孕的态度各不相同。法国、瑞士、德国等国家禁止代孕;在英国,非商业性质的代孕属于合法行为;美国则有26个州对代孕有不同程度的法律认可在中国,代孕是不合法的。


国内和代孕相关的法律法规有两个:一个是原卫生部2001年《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一个是2003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但从规定可以看出,禁止的主体是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并不是代孕技术本身。此外,对于违规者,只要未构成犯罪,仅处以警告及三万元以下罚款。


“对于有代孕需求的人群,没有明确的法律禁止条文。”法律人士李军(化名)在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说。


此外,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正式颁布,将草案中原本注明的“禁止以任何形式进行代孕”的条款删除了。“可见立法者对界定代孕本身是否违法依然存在争议,所以采取了较为谨慎的观望态度。”李军说。




在医疗机构禁止实施代孕的情况下,为满足不孕不育家庭的需求,国内代孕黑色产业链“蓬勃”发展起来。


今年9月,有媒体暗访代孕市场。这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由雇主、中介、供卵者、代孕妈妈、实施代孕操作的医生和开具出生证明的医院组成,他们或为了利益,或为了家庭需求,把孩子当做可以制造的“商品”,有中介明码标价称“90万包生儿子”。


在这条产业链上,代孕的女性沦为生育工具,被明码标价,甚至有了“鄙视链”。据中介介绍,有一种代孕者被称为“卵妹”—— 提供卵子的捐卵者,捐卵部分在代孕套餐价以外另行收费,主要依据捐卵者身高、长相、学历三个维度进行报价:中等要求的,身高1米65左右、长相中等偏上、大专学历的,价格约为五六万;要求更高的,标价则在7万以上;如果遇到研究生,像清华的可以拿到40万,厦门大学的大概是15万。


代孕中介还透露,国内代孕项目收费,大概在50万-100万不等,有标价58万的单周期基础套餐、70万的包成功套餐等。代孕费如此昂贵,那么选取代孕的是哪些人呢?


一部分是存在生育障碍的人,如习惯性流产的职业女性和失独家庭。但据著名生殖专家钱云介绍,现在来医院或黑市寻求代孕的大部分都不是因为子宫问题,而是为了保持形体不愿意生产,或者找年轻漂亮女性的卵子的有钱人。“在这些有钱人的游戏里,代孕妈妈是处于最底端的一枚棋子,用完即弃,毫不留情。” 


有人猜测,郑爽身处娱乐圈不差钱,“之所以选择代孕,显而易见是为了保持体形,从而不影响自己的事业发展——在娱乐圈捞金”。




女性在代孕过程中被“物化”,伴随而来的必然是女性的身体和安全无法得到保障。


比如实施胚胎移植手术需要“无菌无尘”,但大多数所谓的“实验室”都无法满足此条件;再如,为了提高命中率,某些中介会一次性为代孕者植入多个胚胎,等到胚胎发育到可以检测性别的时候,再把女胎减掉。频繁的移植、减胎、流产等操作,会对代孕者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山东卫视《调查》节目组曾探访过湖北省潜江市浩口镇的一些村庄,因为没钱,该村妇女纷纷做代孕,甚至四五十岁的高龄妇女也参与。一个村民说,有个三十几岁的姑娘,生完第一个孩子又去怀的时候,刀口开了,人死了,最终获得一笔赔偿了事。


正如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曾在一次讲座中谈到的那样,倘若代孕合法,必然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代孕问题的复杂程度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它既符合人类对于生育权利保障的美好愿望,又暗藏一套剥削女性身体价值的行为逻辑;它可能帮助深陷贫困的绝望人家走出阴影,也可能导致正值青春的少女堕入无边深渊……所谓法规制度,就是用来制衡、约束我们向善而行的一套准则。


要真正有效解决这一“世纪难题”,“或许只有根据前人经验总结出一套完美的制度规定,或者医疗科技再进一步突破”,李军说。 但无论如何,代孕目前在我国是违法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至于郑爽的代孕风波,一时也不会平息。今天下午6点半,奢侈品品牌Prada宣布终止与郑爽的所有合作关系,而这很可能只是对郑爽的第一记“暴击”。不知在舆论的推动下,她能否明白众人皆知的道理:人不是商品,对待生命的态度,绝不该如此轻佻。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