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GDP超越广州的奥秘,广州的“牺牲”你想象不到

智谷趋势 2021-01-19 22:11
最近微信改版打乱发布时间
常有读者朋友错过文章更新
将“智谷趋势”设为星标🌟
保持联系,一起前行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黄汉城


继天津跌出中国前十大城市,南京重返前十之后,又一个几十年一遇的大变局发生了。


很多人没有注意到,重庆的GDP正在悄悄超越广州。


最近重庆出台的十四五规划建议中透露,预计2020年重庆地区生产总值迈过2.5万亿元大关。同期广州出台的十四五规划建议则称,预计2020年广州地区生产总值2.4万亿元以上。


无声之处听惊雷。


重庆(大概率)已经将广州挤出全国前四了。不仅如此,更危险的征兆还在后头。


去年底,成渝经济圈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今年极有可能会发布《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进入建设元年。


重庆势必会迎来新的政策红利,进一步坐实国家中心城市的名号。这是否意味着,重庆的赶超会就此一骑绝尘?


我想大家一定很好奇两个问题:


第1.为什么偏居大西南的山城,能够打败大湾区的龙头老大哥?


第2.作为千年商都的广州是否会继续“坠落”,彻底跌出一线城市的阵营?


今天我们就好好聊聊。


在我看来,广州是全中国最“忍辱负重”的省会城市。

绝大多数唱衰广州的人,都是因为不了解广州真正的实力。

全国前十二名的大城市中,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属于直辖市,深圳、宁波属于计划单列市,这两类城市的财政直接对口中央。交够中央后,剩下的都是自己的。


而苏州、武汉、南京、杭州这一类强二线城市,虽然不是计划单列市,但财政分成上却跟计划单列市差不多。

它们的收入很少上缴给省财政,即便上缴了,金额也可以忽略不计。

唯独广州和成都,需要掏心掏肺,把大量的财政收入上缴给省一级。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2019年各市税务部门组织收上来的国内税收中:广州4639亿元 >苏州3645亿元>杭州3459亿元>成都2902.5亿元>重庆2799亿元>南京2665亿元。

但是在全市一般公共预算中,各市的税收收入却是:成都1090亿元<广州1325 亿元<南京1373亿元<重庆1541亿元<杭州 1791 亿<苏州1991亿元。

也就是说,广州所有的企业和个人一年创造了4639亿元的税收(不含海关代征进口关税,以及剔除了出口退税),是杭州的1.3倍,重庆的1.6倍。

几个城市当中,广州的造血能力是最高的。但是广州留给自己支配的税收收入却是倒数垫底的。

分别比南京少了48亿元,比重庆少 216亿元,比杭州少466亿元,比苏州少666亿元。

从留存的比例来看,广州的税收留存低到不忍直视——占比仅为28.5%,远低于成都的37.5%,南京51.5%,杭州51.7%,苏州54.6%,重庆55%。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中国最富的地方在广东,最穷的地方也在广东。粤东西北的穷,连苏北、浙南的人来看了也要落泪。


广东很多城市的人均收入仅为三四万,远远不及苏北、浙南的六七万水平。

为此广东省实行“集权”的财政体制,把大量的地方税收抓上来,再通过转移支付输血粤东西北(即中央—省级—市县三级财政)。

深圳计划单列收不到,广州作为省会老大哥,只好承担起最大的责任。除了上缴中央之外,广州还拿出真金白银扶持了省内的小兄弟们。

而江浙地区的发展相对来说均衡一些,为了刺激地方经济发展的主动性,江苏、浙江实行了分权的财政体制(即中央—市县两级财政)。省政府不“截胡”,杭州、苏州、南京自然就有了极大的财政自主权。

最后导致的局面便是,全国前十二大城市,绝大多数地方可以把一半的税收留给自己,而广州只能留下四分之一左右。

继94年分税制改革之后,广州默默承受这种“不公平”的竞赛机制二十多年了。

长年累月下来,广州的发展速度焉能不受到限制?

所以,重庆一时超越了一直带着“镣铐”前进的广州,也是正常的。

广州委屈啊。

但是很有意思的一点是,这么多年来,广州面对铺天盖地的唱衰,基本没有组织过力量为自己辩解过。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广州想动用政治力量卸下这个财政包袱。(当然,也不排除曾经发生过而我孤陋寡闻)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广州并不是大家所理解的最弱一线城市,而是中国最伟大的特大城市。

如果未来有朝一日,粤东西北能发展起来,不再像今天这般落后,说不定广东省就有空间改革三级财政体制,解除广州的上缴压力。

到那个时候,广州便能与其他一二线城市站在同一个跑线上,迸发出超强的发展后劲。


重庆是大城市与大农村的集合体。

渝中等主城区繁荣发达,超高建筑鳞次栉比,妥妥的“小香港”。但是到大重庆跑一圈,外围很多地方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由于重庆自己提供不了那么多的就业岗位,每年都有几百万重庆人背井离乡,外出务工。导致重庆成为唯一一个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倒挂的直辖市。

这就是今天的重庆,一个非常复杂的地方。

直辖之初,重庆的困难更是显而易见。当时的重庆虽然是全国六大老工业基地之一,但是近一半的国有企业亏损,资产负债率高达80%。2440多万农村人口当中,绝对贫困人口366万。

在重庆的几番诉苦和争取下,中央同意重庆免予上缴中央财政,开始确定免上缴5年。后来财政体制改革,又继续延缓了。

2009年时任重庆市长蒲海清撰文回忆直辖历程时透露,重庆到那个时候为止,还没有上缴过中央财政。

不仅如此,中央每年还给了重庆天量的财力补助(税收返还、转移支付)。我们来看下边这组数据:


仅仅算13年-19年这七年间,重庆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拿到的中央补助收入为10751亿元,广州拿到的上级补助(中央+广东省)为2863亿元。

重庆,足足多出了7889亿元。

这笔钱,相当于广州六年的卖地收入。也就是说,广州要把整整六年的土地财政全部吐出来,才凑得齐这个数字。

而且,这还只是统计一般公共预算,如果加上国有基金收入当中的补助金额,广州的差距会更大。

这些钱,被用于重庆的革命老区、公共安全、社会保障、教育、科学技术、节能环保等民生支出领域,使得重庆在中央的鼎力“赞助”下,有巨大的财力空间腾出手来搞经济发展,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


2009至2019这十年间,重庆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砸下了4.23万亿元,相当于2.7个广州,其底气就来源于此。

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作为基建狂魔的重庆大手笔,大气魄,GDP焉能不蹭蹭上涨?

所以,追溯起来这里头就非常魔幻了。

自1997年直辖以来,重庆二十多年里一直没有对中央财政做出过贡献,是一个接受净补助的城市。而广州是一个净上缴财力的城市,跟北上深圳等地一起,撑起了全国财政的半边天。

(中央财力补助占重庆总财力比重维持在10%-40%之间 来源:中国社科院)

每年广州都把约一半的税收上缴中央,其中就有一部分通过转移支付,变成了重庆的路,重庆的桥,重庆的轻轨和机场。

因此,重庆GDP超越广州,本身就有广州的助攻在里头。广州资助了自己的竞争对手。

可以说,没有中央特殊的扶持和倾斜,单靠重庆自力更生,是很难取得今天这个成绩的。重庆能打败广州,跟中央在背后大力推了一把有很大关系。


偏居一偶的重庆,其GDP能够超过珠江出海口的广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重庆的房地产依存度特别高。

作为一个实质性的“省”,重庆有三千万人口,将近广州两倍,本身对于房产的需求会比较大。

加之黄奇帆主政期间,重庆率先在全国推出地票制度实验,搞了中国第一家农村土地交易所。在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制度下,农民的土地入市更方便了,价格更高了。

此举有力推动了农民进城的积极性,重庆的城镇化飞速发展。直辖至今,重庆减少了700万农业人口。

大量农民进城之后,重庆应该如何应对?

当然是拼命种房子。

过去十年,重庆在房地产开发业上的投资总共3.4万亿元,同期广州仅为2.1万亿元。


从“房地产开发投资占GDP比重”这个指标来看,重庆为18.8%,远比广州的13.1%要高,说明重庆的经济增长有较重的房地产投资依存度。

中国的地区国民经济门类大致可以分为

第一产业:包含农、林、牧、渔

第二产业:包含采矿业、制造业、建筑业、电热气水生产供应业四个门类

第三产业:服务业


2019年重庆建筑业增加值为2840亿元,广州为774亿元。也就是说,重庆在建筑业上比广州多出了两千亿元的GDP。

2020年的数据还没有出来,但按照以往的趋势预测,应该差不多这个数字。

而恰恰正是有了这个两千亿元,重庆才能够最终以2.5万亿元的总量,反超广州(2.4万亿)一千亿元。

没有如此大的房地产开发投资,重庆的GDP不可能超出广州半个身位。

你说,它很值得骄傲吗?

当今的城市竞争力,应该是以金融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或者是科技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拿毫无技术含量的建筑业来击败另一个城市,似乎并不值得大书特书。


当然了,我没有要否定重庆的意思。

作为一个内陆城市,重庆竟然能够成功发展起两大支柱产业,汽车产业和电子信息制造业。本身是非常了不起的。

在产业链招商的攻势下,重庆硬生生从地理区位优势得天独厚的昆山那里,“抢走”了笔记本之都的宝座。

其“中欧班列”的开通,可算是中国史无前例的创新。以此为开端,重庆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对沿海港口城市的影子附属地位,并为“一带一路”开拓出了新的通道。

如今,全球每3台笔记本电脑和每10部手机中,就分别有1个“重庆造”。从玻璃基板、液晶面板、显示模组到终端产品,重庆在运输成本较贵的西部地区成功形成了世界级的电子产业基地。

而汽车制造业,过去好几年的产量更是全国第一。要知道,汽车产业是工业中的工业,全面考验一个地区的制造业体系,需要上下游的产业配套做得好,才能弄起来。

重庆能够成为中国的汽车之都之一和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制造基地,说明重庆并不是单纯靠固定资产拉动的城市,它也是有产业基础,有实体经济作为支撑的。

在带领西南崛起、城乡共同繁荣的道路上,重庆取得了巨大的成绩。

你看,这些年来,不是有越来越多的重庆人,在家门口找到了工作了吗?


2019年,重庆常住人口与户籍人口的倒挂为280万人,相比十年前少了137万人。重庆发展得好不好,我们看重庆人民用脚投票的结果就知道了。


对于重庆来说,从科技创新、人均收入,再到国际影响力,重庆未来的路还很长。经济体量进入全国前四,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对于广州来说,被重庆超越也不要妄自菲薄,感到气馁。

双方的真正对手都不是彼此,而是自己。

找到短板,超越自身,才是广渝在新的历史进程中的重点。

中国要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的经济体系,抵抗未来的惊涛骇浪,广州重庆都是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

参考资料:
《增长与均等的权衡:省以下财权划分策略的行动逻辑》高琳、高伟华、周瞾
《我所知道的重庆成立直辖市经过》 百年潮2009年01期
《广州财力落后杭州的真相》 搜狐城市


激情按压,柔情扫码

一个极有料的公号


大家好,我是本文作者黄汉城,就是你们熟悉的旺角黄局长,十万级畅销书《中国城市大洗牌》作者。最近我开了个人公号,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欢迎扫码关注,据小道消息,这是省长书记,部级官员最爱看的公号。

关注我,不漏掉每一篇精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