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书记掌掴事件后续,举报者独家回应:领导一手遮天,“拼上命也要揭盖子”!

环球人物 2021-01-20 14:40



借市委书记“掌掴事件”的热度,另一举报者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他说:“对于这种一手遮天的人,我觉得不拼上性命,是揭不开盖子的。”


|作者:淘小淘

|编辑:咖喱

   |编审:苏苏



116日一位网名济源市尚娟的微博博主发布了一条帖子实名举报河南省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在网上引起一片哗然


举报的内容,不是经常见诸报端的官员贪腐和私生活问题,而是一记耳光——市委书记在机关餐厅里扇了市政府秘书长一个耳光,不仅导致后者犯了心脏病,也让其在事件发生一个多月后重返岗位仍然被孤立。


“掌掴举报事件”发生两天后,涉事市委书记再次被实名举报。举报者称该领导在当地“一手遮天”,自己已做好“拼上性命也要揭开盖子”的准备。


一个耳光引发两起举报,不论举报内容背后是否存在隐情,敢公开打人这种“粗暴的江湖作风”,已然让人心有余悸。无数网友发出灵魂疑问:他凭什么胆子这么大?这种从一把手变成“一霸手”的干部,到底还有多少?


一个耳光引发的举报


根据举报者的叙述,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20年11月11日早晨,济源市政府秘书长、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翟伟栋像往常一样,于机关餐厅的一个角落里吃早饭,周围还有其他的市领导。


 

7时45分左右,市委书记张战伟在服务员带领下走进餐厅,翟伟栋欠身向其点头致意。而张战伟坐下后突然站起来,指着翟伟栋大声问:“你是谁啊?谁让你来这儿吃饭的?”


翟伟栋大惊,随即上前解释:“书记,大家都在这儿吃饭,我一直在这里吃饭呀。”


张战伟则反问:“你是副市长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市领导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随后命令服务员:“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


现场的人都惊愕不已。翟伟栋赶紧跑到张战伟身旁,试图继续解释,张战伟却突然举起右手,打了翟伟栋一记耳光。


在场干部反应过来后,将翟伟栋拉出了餐厅。


 ·打人者张战伟(左)和被打者翟伟栋。


即使是看举报者的描述,也能感受到当时餐厅里紧张的气氛。那么这些描述是不是真实、客观的呢?


这位举报者自称是翟伟栋的妻子,在帖子末尾还附上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据媒体报道,济源当地多名官方人士证实,翟伟栋的妻子确实叫尚娟,其所留电话也是她本人的号码。

 

但截至发稿前,《环球人物》记者仍未联系到尚娟本人,她的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网友“济源市尚娟”的举报帖。


1月18日,济源市委相关负责人对媒体做出回应,称张战伟与翟伟栋确实发生过冲突,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但冲突原因与举报帖中所述有不符之处。该负责人称,双方产生冲突不仅仅是因为吃饭,“肯定前期都有一些东西(矛盾)”,并认为涉事双方可能都存在过激行为。



据尚娟称,翟伟栋在冲突后的一个多月内,一直住院治疗,直到去年12月20日出院,之后带病上班,却在工作上受到孤立,感觉非常痛苦。

 

 ·尚娟的举报帖截图。


18日上午,翟伟栋向媒体证实,举报帖确实是妻子所发,但未经其同意,已经让她删除,对于文中内容的真实性也表示不便回应。


济源市宣传部门称,相关部门正在调查此事,将第一时间公布调查结果。


另一名举报人再次站出来


一波未一波又起。


18日下午,济源市检察院干警李安林在网上再次实名举报张战伟,称其“违法提拔涉嫌犯罪人,动用公权强行逼罪”。


  ·李安林的举报帖中,直接贴出了自己的电话。


在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李安林称,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将当地一处建筑“泊心山居”上报成违建别墅,于2019年11月30日动用200余人(含国土、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将该处建筑强拆,在此过程中引发李安林叔叔李平贵的强烈抵抗。


“我叔叔拿了一把砍柴刀,站到房顶上,口袋里还有一瓶敌敌畏。现场特警人员上房后,他扔下刀,拿出农药刚喝了一口就被按倒了。七八个特警队员把他抬下房,我们以为没事了。结果等了十来分钟人们才出来,他们非常焦急地叫来医生,弄了个床板把我叔叔往医院送,还没送到人就死了。”李安林对记者说。


   ·李安林工作证。


家属们怀疑死因,要求马上看遗体,被相关部门拒绝,直到十来天后才看到。李安林对《环球人物》记者描述:“我叔叔身上有很多伤痕,根本没法掩盖,头上还有一处致命伤,像花骨朵一样,露出一个拇指那么大的洞。”他认为人是被打死的,但济源市公安局王屋分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则认定,李平贵死亡原因为有机磷中毒。


   ·源市公安局王屋分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图自《新时报》


之后,围绕尸检公正性、程序合法性等问题,李安林与济源市公安部门产生严重分歧,由此开始了一年多的上告、举报。


“我这次之所以举报张战伟,一是他明知道杜中联强拆导致我叔叔死亡的事情,不仅不调查处理,还公开提拔他担任留中镇党委书记,这是滥用职权,严重违反了中国共产党任用选拔条例;二是张战伟三番两次给济源市公安局下命令,原话是‘要严惩幕后黑手’,就是要把我抓进监狱,这些都是公开化的,济源市公安局因此控制、威胁我的亲属、朋友,最终导致妻子和我离了婚。”李安林说。


    ·源市公安局王屋分局出具的《解剖尸体通知书》。图自《新时报》


李安林告诉记者,自己从未和张战伟见过面,这些信息是从各种渠道得知,或听相关人士转述的。“有同情我的人告诉我:‘现在市里面已经传来消息了,就是张战伟准备收拾你。’”至于张战伟这么做的原因,他只能根据自己的判断去推测。


“我一个小职员,根本不可能接触到那么高的领导,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大概他性格就是这样,觉得自己说什么是什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只能这样推测。”


李安林对记者表示,在一年多的上告和举报无果后,自己有了一种绝望感,但尚娟的举报帖让他又产生了一丝希望。


“她已经把帖子删了。咋说呢,我就觉得好不容易引起了一些关注,有些人说几句话,事情又要没影了。但不管别人怎样,我坚持我的,所以我在网上发了帖,内容就是我之前去省里举报时写的信。对于这种一手遮天的人,我觉得不拼上性命,是揭不开盖子的。如果能推进社会的公平正义,哪怕只有一点儿,对我就足够了。”


官场上还有多少“张战伟”


“掌掴事件”作为导火索,一连牵出两份举报事件中打了一个耳光翟伟栋犯了心脏病,那打人者张战伟冲突之后做了些什么呢?


根据当地政府网站的消息,11月12日,即掌掴翟伟栋的次日,张战伟到翟伟栋所在的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进行调研,强调要“做政治上成熟的党员干部”。

 

    ·张战伟掌掴翟伟栋的第二天,在调研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做政治上成熟的党员干部”。


而尚娟在举报帖中叙述,张战伟那天在调研会上对掌掴一事进行了辩解,称下级对上级要有服从意识。


  ·尚娟的举报帖截图。


1月17日,张战伟在主持党建工作会议时强调,要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1月18日,河南省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在郑州召开,张战伟被推选为济源代表团团长。



“掌掴事件”由一封举报信开始,逐渐在网上发酵,引发社会关注,而类似的新闻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诸报端。


2020年9月,一段“乳山某干部扇打辱骂工作人员”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该干部在与工作人员对接工作时,向对方破口大骂,并甩出了一个响亮的巴掌,在场的其他人用手机偷偷录下了这一幕。


后经调查证实,打人者是山东省乳山市党史研究中心主任。乳山市党史办工作人员还向媒体透露,“打人的事发生了不是一次两次”。


该主任随即被停职检查,同时被行政拘留15日,并罚款1000元。乳山市委撤销了其党内职务,降为三级主任科员,并调离了现工作单位。



2021年1月9日,石家庄高邑县一名退休公安局副局长韩某某,在疫情防控形势严峻之时,强行要出入小区,防控执勤人员进行阻止时被其抢夺手机,并遭到其辱骂:“你算个什么东西!”


韩某某因此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要求向防疫人员道歉。


  ·韩某某现场辱骂工作人员。


类似事件一次次被曝光,让社会为之震惊,也让媒体发出疑问:在每一场“骂人”“打人”事件中,为什么这些下级工作人员在遭受侮辱时只能忍受?


在官场上,有多少“张战伟”,又有多少“翟伟栋”?


打人骂人是“等级思想”作祟


1月18日晚,新华社官方微博“新华视点”发布评论《刷屏的“一记耳光”折射了什么?》,文中写道:“人们高度关注这‘一记耳光’,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对干部耍官威、搞特权现象的深恶痛绝。在一些地方,个别领导干部官气十足、以权压人,‘一把手’俨然成了‘一霸手’,扭曲了一方政治生态。有权不可任性,妄为不得善果,为政者当警之!”

 

 

《环球人物》记者针对相关话题采访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


“这些事件的影响非常恶劣。作为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其道德修养、法律修养、人格修养都非常低下,离共产党的政治宗旨、思想道德要求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竹立家说,“我们一直说要以人民为中心,一直说要反对官僚主义,这些打人、骂人的现象就是典型的官僚主义,是等级思想、特权思想的直接体现。”


竹立家认为,这些现象的背后根源,主要是官本位思想在作怪,部分官员的潜意识里还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封建思想残留。


此外,一些领导干部的个人修养、党性修养不到位,不愿意接受批评,报复心很强。换句话说,他们所在的地方,党内、党外监督不到位,甚至党内政治生活不能正常开展。



竹立家表示,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继续推进党内民主生活正常化,让领导干部能接受监督、接受批评,绝不能一听反对意见就暴跳如雷,给提意见的人“穿小鞋”,打击报复。要从严治党,必须出台能真正监督领导干部作风和行为的措施,出现问题要严肃问责。


“过去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媒体也曝光过,但是都不了了之。”竹立家对记者说。他认为目前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还远远不够,导致领导干部可以逃避追责,一些地方、一些部门的权力运行过程不够公开透明,老百姓、媒体,甚至人大、纪委的监督都很难到位。


“要清除官本的思想、清除官僚主义,必须要让本单位的群众敢于监督,让社会舆论能够发现问题、能够监督得到。”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