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纸吸管喝奶茶之后,我裂开了

硬核看板 2021-01-20 19:39

奶茶,早已成为无数人焦不离孟的快乐之源。无论冬天夏天,工作休息,手捧一杯奶茶你就拥有了整个世界的甜蜜。

 

可谁又能想象,这乘兴而来的奶茶之乐竟然会被一根小小的吸管毁掉。 


“纸吸管的到来,让我和我身边的奶茶教徒决定集体戒掉奶茶。”


2021开年的第一天,被称为“史上最严禁塑令“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文件正式在全国生效。

 

其实这项规定早在2020年初就已经颁布,经历了一年的缓冲,终于在今年1月1号起,彻底在全国范围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

 

 

这看起来似乎是人类向环保迈出的一大步,但只要你亲身用上一回纸吸管,就会发现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扎不开,是大多数人对纸吸管吐槽的第一步。

 

什么“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放到纸吸管面前分分钟教你做人。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再是什么风花雪月你情我爱,而是奶茶就在我面前,我却扎不开这薄薄一层塑料膜。

 

 

如果你幸运的把奶茶扎开,会发现,纸吸管带给你的惊喜才刚刚开始。

 

就像老鼠遇到猫,苍蝇遇到苍蝇拍,纸吸管也似乎和奶茶存在着某些相生相克的关系。

 

比如,遇水即烂。

 


在一点上,纸吸管展示出了它的脆弱。不管是热饮还是冷饮,只要在液体中泡久了,吸管的各个部分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软烂。

 

 

换而言之,自从用上纸吸管,连喝奶茶的时间自由都不是自己能把控的了。

 

你只能在纸吸管寿命迎来终结之前,一顿猛嘬,让原本可以随心拉长的快乐变成一种负担。

 

 

这还不算完,因为液体并非纸吸管唯一的克星。

 

奶茶中的珍珠、芋圆、椰子果……每一颗被额外加进去的小料,都十分容易卡在吸管腹中。

 

这种时候,你能做的无非就是两个选择,要么抛弃小料,只取奶茶这一瓢,要么抱有侥幸心理,期待吸管不会堵住。


 

不能愉快的咬吸管,也是众多反吸管群体的重要理由之一。

 

“估计我妈是全世界唯一一个特别感谢纸吸管的,她纠正了我十几年都没能让我改掉咬吸管的习惯,而纸吸管只需要用一次就做到了 。”

 

的确,如此解压放松的动作,如今一不留神就会在吃上一嘴纸的同时,堵住奶茶本就岌岌可危的出口。

 

图源:微博@关于钰钰子

 

然而,要说纸吸管最令人恼火的,其实是它为原本酸甜可口的奶茶额外赋予的纸味。

 

至于何为纸味?尝试过的人对其有着五花八门的形容。

 

“木头味”,“指甲油味”,“螺蛳粉味”,“洗洁精味”,“改正液味”……反正就是喝不出原本的奶茶味。

 

 

谁能想到,一杯小小的奶茶,借由一根吸管就能让我们体会到生活的五味杂陈。

 


| 解决塑料吸管的环境危害

 

既然纸吸管如此反人类,我们到底为什么还要用它来替代塑料吸管呢?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环保”。

 

环保主义者热情拥抱纸质品,强调的就是它的可降解性。

 


难以降解,一直是塑料最大的原罪。

 

人们每天都会接触的塑料袋,就是用最难降解的一类塑料聚乙烯(PE)制作的,其降解时长尚无定论,但通常都认为要花百年以上。

 

 

这不仅对环境和海洋有害,对野生动物也同样存在威胁。

 

据海洋保护组织称,超过60%的海鸟和100%的海龟体内都发现了塑料。

 

被塑料垃圾伤害的小动物的图片和视频让塑料吸管成为众矢之的,人们争先恐后地希望找到替代方案。

 

海龟鼻孔中的塑料吸管

 

纸吸管,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致力于减少塑料垃圾的国际性非盈利组织5 Gyres曾做过一项研究,正常情况下,纸吸管可以在6个月内自然分解。

 

这也意味着,它确实比塑料吸管对野生生物以及整个环境来说更加友好。

 

 

商家的不得已而为之

 

而从商家角度,大力推进纸吸管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目前市面上塑料吸管的替代品主要有三类:纸吸管,聚乳酸吸管(PLA吸管),以及比较小众的非一次性吸管。

 

聚乳酸吸管(PLA吸管),是一种可生物降解的吸管。主要是从玉米、木薯等植物中提出淀粉原料,再经由一系列合成加工制成的。不论是外表还是使用感受,其实都和塑料吸管相差不多。

 

非一次性吸管就相对比较广泛,比如玻璃、不锈钢、秸秆吸管等等都属于这个范畴。

 

这两种吸管,相比纸吸管确实更加好用,也更加接近塑料吸管的效果。然而,成本却是商家不能忽视的问题。

 

 

跟传统的塑料吸管相比,纸吸管的生产成本已经高出了两倍以上。

 

一般来说,一根塑料吸管的成本可以控制在3分钱左右,最基本的纸吸管的成本也要达到1毛钱一根,是塑料吸管的3倍甚至更高。

 

图源:央视财经

 

PLA吸管和非一次性吸管的成本,却是比纸质吸管还要贵的多。

 

与此同时,PLA和非一次性吸管只有少数制造商能生产,且产能受制于原材料供应。

 

据悉,聚乳酸PLA的订单已经排至2022年,造成市场售价被炒至最高5万元/吨。在过去几个月里面,市场价格几乎每天都在上涨。

 

图源:中国塑协降解塑料专委会

 

于是,纸吸管才能以相对可以被接受的价格,成为了商家们不得已的不二选择。

 


吸管是个圈

 

纸吸管的确能在某些方面减少塑料吸管带来的环境危害,但它真的是我们最好的选择吗?

 

其实从吸管的历史中我们不难发现,纸吸管在塑料吸管之前就已经被发明。

 

1888年,美国发明家马文·切斯特·斯通(Marvin Chester Stone)就使用天然材料造出了纸吸管。 

 

不出意外,在当时纸吸管很快就普及了,但因为它们使饮料产生了奇怪的味道,没多久就被塑料吸管所替代。

 

 

听起来是不是很有趣,都说时尚是个圈,没想到吸管也是个圈。

 

讽刺的是,我们并没有解决纸吸管的遗留问题,反而发现了更多问题。

 

就像大家真实体验的那样,纸质材料的耐水性不够,纸吸管本身就有着明显的缺陷。所以,为了补上强度的短板,就必须把吸管做得更厚。

 

然而好笑的是,过厚的纸质吸管,其实并不能满足降解的条件。

 

同时,由于使用过程中一定会不可避免地沾上污染物(饮料),所以纸吸管的纸张品质基本不具备二次利用的价值。

 

 

另一方面,纸吸管甚至可能在生产过程中产生对人体有害的成分。

 

据报道,瑞士圣加仑州消费者保护协会曾从多家超市,仓库,餐厅供应商,在线商店和餐馆等地购买了十二款纸吸管。

 

将每根吸管分别放置在柠檬水和牛奶中,持续两小时。

 

最后,经过检测发现每款吸管都在不同程度改变了饮料的口味,还在7款吸管中发现了有致癌性的氯丙醇。

 

 

可见,纸吸管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安全。

 

谁来找到最优解

 

的确,解决塑料问题是全球面临的一大难题,限塑令的执行也是无可厚非,但纸吸管远远不是最优解。

 

表面上来看,我们可以选择的替代方案,恐怕只剩下自己准备非一次性吸管,或者指望商家使用造价更高昂的PLA吸管。

 

但如果换一种思考方式,实际上我们当中有多少人是真的需要吸管?

 

某些残障人士,老年人或儿童由于特殊原因可能需要吸管。但除此之外,我们是可以跳过吸管,直接饮用美味的。

 

 

曾经被淘汰的纸吸管,如今以被人群嘲的姿态回到了大众视野,或许它正在提醒着大家,我们可以一起找到这道题的最优解。

 


那说回来,纸吸管到底有什么用?可能,只是一场自我安慰的环保幻觉罢了。

 

珍珠吸不上来了,奶茶也变味了。小时候老师说要把书吃进去,长大了终于吃上了纸吸管。

 

就如同再也旋不起来的麦旋风,喝汤喝了个寂寞的肯德基木勺,全都化作一道道环保主义绿光照进每个消费者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