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电影杂志 MOVIE 2021-01-21 12:25

  


欢迎星标电影杂志MOVIE



采访、文/程橙

摄影/达生

视频/池帅

  

采访当天,吴刚从剧组请假回来给新片《没有过不去的年》跑路演,电影发布会刚刚结束,吴刚疾步如风地来到采访区,坐得笔挺,情绪饱满,用他充满磁性的嗓音说了句,“来吧!”他甚至没喝一口水,我们的采访就开始了。

也许,这是北京人艺的传统:敬业,谦逊。






听曹禺解读《雷雨》

 

三十五年前,进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表演学员班的吴刚,和如今已是他妻子的岳秀清、好友丁志诚、冯远征,一起成为了最后一批人艺学员班的学生,人称“八五班”。


毕业后,冯远征和丁志诚逐渐在影视上崭露头角,吴刚却一头扎在了人艺的话剧舞台上。那时候也有影视剧找上门来,但他总说,话剧的档期不允许。因为人艺的老先生们告诉吴刚,戏剧是清贫的,要守得住寂寞


然而,正是错过了那些“宝贵”的影视机会,才真正成为了他表演事业上最宝贵的财富。

 

因为,他踩在了中国戏剧界巨人的肩膀上。

 

当年轻的吴刚踏入这座剧院时,谭宗尧、朱旭、任宝贤、林连昆、黄宗洛等一大批中国泰斗级演员还活跃在舞台上。一部部经典话剧的背后,更是聚集了夏淳、欧阳山尊、曹禺、英若诚等彼时仍然在世的话剧大家。

 

1988年,何冀平编剧的话剧《天下第一楼》首演,吴刚演了“瑞福祥掌柜”这样一个小角色,可和他对戏、饰演伙计常贵的演员,是他表演班的班主任、表演艺术家林连昆。


《天下第一楼》首演剧照,前排左为林连昆、右为吴刚 


吴刚第一部主演的话剧,就是曹禺的《雷雨》中的男一号周萍。

 

“周萍应该是我的第一个主角,我跟濮存昕老师互为AB角。有一场,曹禺先生去看了我们的演出。我很忐忑,你想啊,你要在舞台上诠释大师的作品,非常紧张。

 

“但先生对我们这些年轻的小孩儿们、小崽们,是一种非常非常宽容的态度,他说‘你们就放手去演,放手诠释每个人物’。中场休息的时候,我们一起来到后台休息室,听先生给我们解读《雷雨》,后来我们一起拍了张照片,这张照片已经定格在了我们北京人艺的画廊中。”

 

当初吴刚是被北京人艺“四大导演”之一,执导过《茶馆》(老舍)、《北京人》(曹禺)、《名优之死》(田汉)的夏淳导演看中,加入了当时青年版《雷雨》的团队之中。


当时剧院为了培养年轻人,找了一批年轻演员来诠释剧院的看家戏《雷雨》。夏淳导演也许是在执导《天下第一楼》时,发现了吴刚身上的潜质。


吴刚出演《雷雨》剧照 


“夏淳老师以前就是大家(出身),那时候,我们一聊就是半天,他和我们讲那个年代的’大家’是什么样子、家里面的规矩,非常非常有收获。

 

“我们以前看影像资料、看电影,比如《南征北战》,觉得那么真实,为什么呢?因为(电影主创)他们见过电影中这样的人,他们知道那个年代是什么样的,所以他能够诠释出非常感人至深的人物形象。我们现在离着(《雷雨》发生的年代)稍微远了一些,怎么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接近那个年代的人物?幸亏有夏淳老师这样的桥梁,让我们有一条捷径,能够尽快地接近人物,这是不得了的。”

 




英若诚:“你还有点儿稚嫩”



 

话剧是北京人艺的根。1988年,翻译家英若诚引进并翻译了美国著名话剧《哗变》。

 

当时,儿子英达不太看好这部只有男性角色的话剧,但英若诚认为,这部话剧如果改编中文版,必将火爆。


英若诚谈《哗变》


剧本翻译好后,人艺特意请来了凭借《宾虚》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演员查尔顿·赫斯顿来导演此剧,演员阵容几乎是那个时代人艺的巅峰:任宝贤、朱旭、修宗迪等表演艺术家悉数上阵。在看彩排的时候,台下的吴刚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够上台,成为这出话剧里的一份子。


导演赫斯顿在给北京人艺的演员排戏 


给他印象深刻的是,赫斯顿一字一句地帮助演员调整台词和节奏,精确到用秒来计算每一个情节的时间。后来,吴刚还在采访中谈到,“准确”是一个演员的基础,但“精准”才是最重要的。他用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打蛇打七寸,行家上手才知道七寸在哪里。

 

“美国很多大牌的演员都演过《哗变》这个戏,很多经典的走位和调度,都是他们曾经在舞台上千锤百炼,保留下来的。赫斯顿把这些移植到了北京人艺的舞台,你要拥有机会参演这样一个戏,那对一个演员来说,是莫大的荣幸跟学习的好机会。”

 

正在这个时候,饰演第一男主角、律师格林沃的任宝贤忽然失声了。剧院问吴刚愿不愿意饰演格林沃。


“还用问吗!”


吴刚用一个星期就把格林沃所有的台词全部背了下来,其中包括大量的辩护台词,难度极大。

 

但是,任宝贤很快就恢复了声音。


任宝贤与朱旭《哗变》剧照 


本来以为和自己做梦都想参演的话剧失之交臂,就在这个时候,饰演被告马瑞克的演员忽然告假,吴刚再次用了一周的时间,背下了马瑞克所有的台词。

 

终于,他和任宝贤、朱旭、修宗迪等人艺的老先生们,共同站在了《哗变》的舞台上。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第一次上舞台的时候,任宝贤老师在后面拍了我一下,说,‘小子,放松!’我都没回头,我知道,先生的这种鼓励,记在心里就ok了,他们这些艺术家,能够托衬着我们这些小崽们一起在舞台上滚,我觉得是一种莫大的快乐。我自己非常有幸,能在北京人艺接触到我们前辈大师,见过真正的艺术家是什么样。”


吴刚《哗变》首轮演出剧照 


作为本剧的译者,英若诚更是多次来到彩排现场,并曾经亲自鼓励吴刚——


“英先生那时候大病初愈,跟我说了两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你放松了演,还有点儿稚嫩,有点儿青涩,没有关系。’我觉得这都是对一个演员极大的鼓励。”

 

仿佛命运的安排,2006年,吴刚终于拿到了“格林沃律师”这个角色。

 

“我一直在脑子里想,一旦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诠释格林沃这个人物。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任鸣导演跟我说,想复排《哗变》,《哗变》的剧本真的太棒了,所以我一口气就答应了,我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我非格林沃不演。我一定要演他,因为我觉得这个人物,是整个戏节奏的调节,他是整个戏节奏的灵魂。”


吴刚饰演格林沃版《哗变》


【更多关于《哗变》的资料请阅读看完话剧《哗变》,你才看完这个故事的三分之

 

舞台上的表演是不可再生的瞬间,剧作家的剧本是流传百年的经典,永恒和转瞬的碰撞,才制造了舞台上的奇迹。

 

“我每年演出的时候,跟上一场都是不一样的,我永远在摸索着往前走,让角色更好、更精准。随着你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你对人物的理解跟诠释是不一样的,每天对手(演员)的感受也是不一样的。每天都有新的感受,是做一个演员的一种快乐。”

 

2019年,我看了吴刚主演的话剧《哗变》。那时他早已凭借着多部电视剧跃上一线男演员的行列,被网友和粉丝冠上了各种昵称,表情包和小视频火遍全网。话剧上演的两个半小时,我仿佛看了一场百老汇上演的原版话剧,整个过程酣畅淋漓。走出剧场,吴刚在我心里就只留下了一个标签:演员。

 

凭借《哗变》,吴刚获得了中国话剧最高奖项“金狮奖”。

 

舞台是吴刚的滋养,《茶馆》里他一人分饰两角,饰演了大烟枪唐铁嘴,和油滑奸诈的小唐铁嘴;《日出》里他饰演了被生活逼到死角、却同样把别人逼到死角的李石清;《风月》里他饰演了满口孔孟之道、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老贪官许恩师;《北京人》里他又饰演了毫无主见的封建大少爷曾文清……


吴刚演出剧照(滑动查看)

 

作为北京人艺的一员,我非常有幸,能在北京人艺把《雷雨》《日出》《北京人》都演了,因为可以说,(曹禺的这三部剧)这是我们剧院的传家之宝。能够参演这几部经典剧目,对一个演员的成长、舞台经验的积累、诠释角色的理解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忘记自己

 

吴刚“出圈”的作品自然是《人民的名义》里的李达康,这个梳着小寸头、永远一身西服,被网友称为“汉东禁欲系男神”的男人一夜蹿红,有人评论:达康书记一个眼神便告诉了我们什么叫做演技。

为了演好“达康书记”,吴刚理了一个寸头,被妻子岳秀清吐槽了很久,但他坚持认为那个寸头适合人物。果不其然,“达康书记”凭借着一副朴素的人民公仆形象,一举出圈。



吴刚接触影视剧是在1996年,他参演了大型历史剧《东周列国·春秋篇》,在其中饰演过韶关一夜白头的伍子胥。他把一个执着到癫狂、最后毁灭的悲情英雄,演得有血有肉。


吴刚在《东周列国·春秋篇》中饰演伍子胥 


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吴刚又回到了话剧舞台。直到十年以后,在曹保平导演第二部长片《光荣的愤怒》中,吴刚饰演了富有正义感的村支书叶光荣,与他对戏的,是“黄金反派”王砚辉。


《光荣的愤怒》剧照 


2008年,吴刚出演的电视剧《潜伏》播出,剧中他饰演的“陆桥山处长”蝇营狗苟、四处攀附,最终被地下党翠萍一枪爆头。这个角色本来在剧本中只是一个简单的反派,但吴刚通过二度创作,将这个角色丰满了起来,让他有喜感、有欲望、有心机,甚至有可怜之处。


《潜伏》剧照


“前几年我在横店拍戏,我们在一个小咖啡厅的门上看到一张说明——《潜伏》陆桥山爆头之地,这说明大家对人物的一种认知,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拍摄电影《白鹿原》的时候,导演王全安请他出演第一反派鹿子霖,早就看过小说的吴刚对这个角色十分期待,因为他看到了贪婪的鹿子霖身上追求进步、对家族有担当的侧面。那个时候拍戏,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除了睡觉都在想自己台词里的语音语调。为了能说出一口熟练的陕西“原上话”,吴刚特意请了一位当地小伙子做自己的“小老师”。


吴刚在电影《白鹿原》中饰演鹿子霖 


吴京有一次采访谈到拍摄《战狼2》的时候,被吴刚的认真震惊到。饰演退伍老兵的吴刚一进组,就主动提出自己要进行体能训练,夏天几十度的高温里,他不仅端着枪练习瞄准,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还穿着戏服,并且每天临走还把戏服穿走。吴京一看吴刚这个认真的架势,就提供给他大量子弹练习,让他感受每打一发子弹枪的后坐力。

 

那天吴刚练吐了。


 

等到拍摄《破冰行动》时,拍摄前吴刚做了大量的采访工作,和自己饰演的李为民局长的原型人物待在一起,观察他、了解他,并和造型团队多次讨论后,这才一点点揣摩出这位深谋远虑的公安局长,是怎样的形象。


 

拍摄《夺冠》的时候,为了更好地了解女排队员的训练和生活,吴刚咬着牙训练,甚至连每一个发球姿势都去反复琢磨,大量阅读访谈和史料,体会袁伟民当时的困境和心态,“忘掉演员本身,记住人物,是对演员最大的褒奖。”


 

去年拍摄完成的又一部“伟光正”题材剧集《刑警之海外行动》中,吴刚饰演了在海外执法的公安刑警高笑天。

 

“很多男孩都有两个(梦想)选择,第一当兵,第二当警察,当兵和当警察我全试过了,但是海外执法我没有做过。我做了很多功课,拍戏之前的一个星期,我跟投资方说,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要把所有的演员集中在一起,请专家给我们讲,海外执法是什么样的。海外执法真的很难,你没有执法权,你要动心思,这是我从来没有涉足过的。这样的角色很难演,观众喜欢看热闹,但是这部剧没有动作戏,必须凭智慧(执法)。”


   

今年,吴刚在《没有过不去的年》里的表演,让我想到了吴刚曾经出演过的一部话剧《北街南院》。

 

一样是一个一地鸡毛、无处躲藏的中年男人,一样夹在两个女人之间遭受着内心自我谴责的矛盾。有趣的是,《北街南院》演的是SARS期间的故事,全球疫情肆虐的如今,回想起当年那部话剧,里面的台词和情节,竟然一点也不过时。


 

“多谢你提醒我,十多年前演的这部剧,可能(跟当今)有一些契合点。《北街南院》我演的是众生相里的一个,《没有过不去的年》则是从一个人物的视角去展开。 ”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采访结束以后,吴刚立刻赶回剧组《新名利场》,导演刘家成是人艺合作的“老伙伴”了。上次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就说,有机会想和吴刚合作一把。果不其然,这次,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还让吴刚演了一个话剧团的团长。


【延伸阅读:如果您是老北京,可千万别在夜里刷他的剧……

 

喜欢《电影》的宝宝们,

别忘了“星标”电影杂志MOVIE公号,

我们的每日最新电影推送就会被置顶,

还有各种赠票赠礼物活动,

不要错过哦!

爱你们的,电影君!


往期精彩

▼▼▼


《流浪地球》为什么口碑爆棚?因为导演做了这三件事!

阅读量:4.6W+


奥斯卡为什么不喜欢寡姐?

阅读量:1.7W+


专访曹保平:剧本不行,再天才的演员也没用

阅读量:1.6W+


《沉默的真相》制作手册

阅读量:1.4W+


专访香港监制许月珍30年行业经验:戏不好,做什么都难!

阅读量:1.2W+


在一家寿司店,她偶遇了《泰坦尼克号》作曲大师

阅读量:1.3W+

《寻龙诀》为什么好看?因为导演花了一年时间研究冒险类型,并写了一篇长论文

阅读量:1.1W+


在好莱坞为美剧配乐的中国女孩

阅读量:1.1W+


扫描二维码关注《电影》

微信号 : dianying2001

新浪微博:电影杂志MOVIE

“在看”给电影君一朵小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