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孵化人才到贡献IP,喜剧电影“榨干”喜剧综艺

影艺独舌 2021-01-21 22:15


在影视行业,生旦净末丑,各有各的分工。

但如今,流量小生层出不穷,追星女孩墙头四起;年轻花旦也成功接棒,00后演技派已能独扛大梁。

唯独那一个“丑”——喜剧,人才难求。

尽管喜剧综艺仍是这个市场不容忽视的品类,短视频段子手也屡见不鲜,但国产电影市场的确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能让人惊喜的喜剧演员了。

近期,《欢乐喜剧人7》重新回归。作为曾经捧红了沈腾、岳云鹏、贾玲等国民喜剧演员的综艺,它不仅仅为德云社、开心麻花、大碗娱乐、辽宁民间艺术团等喜剧厂牌提供了施展的舞台,也为喜剧电影挖掘了诸多实力强劲的演员。

但如今,随着节目的转型,过去的辉煌已不可追,新的机遇似乎也未到来。而这映照的,不仅仅是喜剧节目的生存难题,同样还有大银幕喜剧演员的断层。

从“喜剧人”到“欢乐人”

培训、一对一帮扶、排练、表演……如果只看节目内容不看名字,大概没有人会知道这档综艺节目,会是《欢乐喜剧人》。
自《欢乐喜剧人》第一季起,参与比赛的选手或团队便由小品演员和相声演员组成。但《欢乐喜剧人7》的阵容及模式较以往都有了颠覆性的改变,一上来就充满了十足的“跨界喜剧人”意味。
不仅有脱口秀演员李雪琴、德云社出身的秦霄贤、《奇葩说》中凭借搞笑风格脱颖而出的范湉湉,以及短视频红人纯情阿伟等喜剧人,还包括此前鲜有接触喜剧的主持人张大大、歌手李艺彤以及演员熊梓淇。
而他们的任务,也不再是每周排演一个小品,而是在刘老根大舞台跟着宋小宝等人学二人转,去相声舞台跟着岳云鹏等人学相声等等。相比于各家选手竞演以争夺冠军的模式, 已经跳脱出传统喜剧综艺模式的《欢乐喜剧人7》打出的是欢乐人的标签。
但大概喜剧真就是一种天赋,能不能演喜剧似乎也是一门“玄学”,并不由演技高低决定。
此前,赵薇在《演员请就位》中说,“不是所有的演员,都可以演喜剧,很多人正剧悲剧都演得很好,但你一让他演喜剧,别人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尽管肩负培养新喜剧演员的重任,但《欢乐喜剧人7》的成效并不如人意。
在播出的两期节目中,高潮鲜有但槽点不断:秦霄贤放弃擅长的相声,改成了从垒起的椅子上翻跟头;张大大唱歌忘词,在台上翻看手卡;李艺彤表演时没有接住宋晓峰的梗,在台上鼓起掌来……一众小品、二人转表演都并不尽如人意。
有网友一针见血:“节目定位精准戳中我们的情绪,让我们看到台上牛鬼蛇神们在台上载歌载舞的同时,不禁为喜剧事业的末路留下真挚的悲伤泪水。”
七年前,刚播出就以2.8%的收视率和豆瓣8.2分的成绩,收获了“现象级喜剧综艺”的称号的《欢乐喜剧人》,或许不会预料到,当节目来到第七季时却会遭遇如此尴尬的境况。

喜剧综艺式微,喜剧人求变

在一定程度上,《欢乐喜剧人》的转型,也透露出了如今喜剧市场的难题——喜剧演员,正面临断代危机。
随着信息更新的加速,输出更多内容赚取流量,一度成为喜剧综艺的目标。但高密集的创作,也逐渐榨干了喜剧人的创作灵感。
贾玲团队的编剧孙集斌曾在采访中表示,“一周一个小品,就是有悖于一个好作品的创作规律的。”
这也让大多数从喜剧节目走出的喜剧人们开始另谋生路。不久前,在《我就是演员3》的舞台上,小沈阳明确表示不会再参演小品,“因为研究不出来好的包袱,没有特别好的事,不新鲜了。小品现在都是喜头悲尾,而我希望可以从头到尾的把观众逗笑。”
如果往前追溯,或许不难发现,如今诸多喜剧电影的中坚力量,其实是从喜剧综艺孵化而来。
2015年,沈腾在《欢乐喜剧人》上的亮眼表现,为国庆档的《夏洛特烦恼》完成预热。该片在收获14.41亿票房的同时,也让主演沈腾、马丽、艾伦等人成为从舞台跨界电影最成功的一批喜剧演员。
2016年,在拿到《欢乐喜剧人2》的总冠军后,岳云鹏开始大力进军大银幕。2017年,包括客串和参演在内,他共推出了七部电影。
随后几季尽管节目声量逐渐减弱,但依旧有不少喜剧人才脱颖而出。比如第三季的常远,第四季的贾冰。
前者于今年元旦档导演兼主演的《温暖的抱抱》成为出乎意料的黑马选手,截至目前为止票房已累积至7.66亿;后者曾在去年春节档的《囧妈》中崭露头角,他与包贝尔合作的喜剧片《大红包》将在明天上映。
越来越多的舞台喜剧人选择了进军喜剧电影市场掘金。但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之中大多数人的成绩却并不可喜。
纵观岳云鹏参演的一系列电影口碑和票房:《大闹天竺》(3.8分、7.56亿),《妖铃铃》(4.2分、3.63亿),《欢乐喜剧人》(2.5分、6600万),《疯岳撬佳人》(3.3分,6370万)。
而岳云鹏的成绩,也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出喜剧人走向大银幕的种种难题。随着剧情的套路化、笑点的庸俗化,喜剧电影正在这样一次次的失利中透支了观众的信任,而喜剧人们也逐渐成为“烂片之王”的代名词。
因此,不难看到,越来越多的喜剧演员,开始走上了“求变”之路。
今年元旦,在《送你一朵小红花》中,岳云鹏饰演了一位癌症病人家属。截至发稿前,该片票房累积至12.31亿,豆瓣评分达到7.4分,是近年来岳云鹏所参演的电影中成绩最好的一部。
除了开心麻花的作品,沈腾的囤货还有动作犯罪题材电影《光天化日》;大鹏更是凭借着《受益人》《大赢家》等作品,褪去了喜剧演员的标签,下一部作品也是与喜剧毫不沾边的犯罪片《第八个嫌疑人》……

品IP会是新的机遇吗?

随着喜剧人的转型,喜剧综艺的式微,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曾经为大银幕输送了诸多人才的喜剧节目,是否已经不再是喜剧电影的培养皿?
事实似乎也不见得。
据猫眼专业版统计,位列今年春节档想看第二名的是《你好,李焕英》。
2016年,在《喜剧总动员》第一季第一期节目的舞台上,贾玲曾创作了同名小品。当下与过去交叉,身份情感交错的新颖内容,让它直到今日,仍被许多网友奉为贾玲最好的作品。
时隔五年,贾玲再次将它搬上大银幕,并在电影中担任导演及主演。同时,她还邀请了包括沈腾、陈赫、张小斐等一众喜剧演员共同参演。对于电影而言,贾玲与沈腾搭档,也是它最具有竞争力的地方。
与此同时,这也是首部由小品IP改编而来的电影。此前,由赵本山带领的赵家班,虽被统称为小品派喜剧演员,但其大银幕作品并没有尝试过小品改编的形式,而多以赵家班成员参演为主。
2012年至2016年,年度票房前三甲中都可见喜剧电影的身影。比如2012年的年度票房冠军《人在囧途之泰囧》,2013年的年度票房冠军《西游降魔篇》,2014年的华语票房冠军《心花路放》,2015年的华语票房前三甲《捉妖记》《港囧》《夏洛特烦恼》,以及2016年的年度票房冠军《美人鱼》。
可以看到,华语电影最高票房排行榜上,一半都是喜剧电影。之后,喜剧电影的票房推动力就有些后劲不足了。
如今,《你好,李焕英》的出现,或许能为稍显沉寂的喜剧电影提供新的思路。
当然,理性来讲,在小品和电影两种形式的转换上存在差异和互通,也考验着编剧导演的功力。后续成绩如何,还要看今年春节档的具体表现。
不过,对于喜剧电影而言,虽然挑战不小,可前方的可能性也更大,我们期待着。
【文/石榴】
The End
往期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历史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