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安娜出道引发“羞辱狂欢”,那些被忽视的重要问题与细节

非非马FM 2021-01-22 06:31


原本并没打算写任正非小女儿姚安娜娱乐圈出道一事,毕竟,那是姚安娜自己的人生选择。文明社会,理应给予人自由选择的包容度,不论她是普通人,亦或是所谓富二代。只要,ta没犯法。


然而,架不住“被刷屏”。对姚安娜的群嘲乃至羞辱,铺天盖地,袭面而来,形成了一种畸态的“羞辱狂欢”。


人们当然有评论和批评的自由,但正常评论是有界限的。比如像某大V这般嘲讽姚安娜为“胖天鹅”、“废物”,就已经超越了正常评论的界限,沦为人身攻击和恶意羞辱。


作为任正非的女儿,作为一个毕业于哈佛的“学霸”,姚安娜进入娱乐圈,难免会引发各种关注乃至批评和质疑,都能理解,也很正常——它的背后是某种民情与民意。但我认为不正常的是,评论中所夹带的汹涌恶意与严重双标、逻辑分裂。然而,某种程度上,这种“不正常(abnormal)”,又其实是我们当下舆论界的某种“正常”(normal)。


当“不正常”被正常化,这才是真正的可怕。


比起姚安娜的个人职业选择,这场“舆情狂欢”更值分析,其中被忽视的重要问题和细节,也更值一说。



评论中的逻辑混乱与双标


先来说说评论中体现出的逻辑混乱与双标。


1 ,将姚安娜与华为强行捆绑


微博上有一个高赞评论是:“姚安娜出道,与华为形象不符。”


可是,姚安娜是姚安娜,华为是华为。


如果说孟晚舟是“华为女儿”或者所谓的“华为长公主”,那是她的确任职于华为。可姚安娜不同,她虽是任正非的女儿,但并未在华为担任任何职务——她个人,与华为无关,亦不能代表华为。


某些公众号,生怕姚安娜还不够知名度,强行将她冠名“华为小公主”以获取流量,这种强行捆绑,实乃强盗逻辑。


图片源自网络


而这个强盗逻辑背后,还隐含着一个“更强盗”的逻辑:是任正非的孩子,自然要效力华为。


可谁规定了企业家的后代,就不再有自主的职业选择权和人生选择权?


又是谁规定了,一个富有企业家的后代,就没有权力选择以唱歌、跳舞、演戏作为职业?


这是二十一世纪了,在不违法的前提下,人有自主选择任何正当职业的权利。这是基本的human rights。不论你是否认可或欣赏。


不要一边高调扛着民主自由的大旗,另一边却又试图以言论“扼杀”他人的选择自由。这很分裂。


2. 嘲讽姚安娜颜值,认为她“不配”做艺人


“只要有钱 长多丑都能出道”,这种明显带有人身攻击的容貌歧视言论,在微博上居然获得了4000多点赞。



在各种相关文章的留言下方,你也会看到各种嘲讽姚安娜颜值的评论,或者“客气”一点的,说她长相“太普通”,“颜值不符合当艺人的基本要求。”


好吧,首先,谁规定了艺人就必须高颜值?


来做一个很简单的推理,如果都是你所认为的“俊男美女”去做艺人,荧幕上的“普通人”甚至是“丑角”,谁来扮演?都像查理兹·赛隆这种,去刻意扮丑演《女魔头》?


《女魔头》剧照


事实上,无论中外,演艺圈里,长相所谓“普通”的艺人,大把。赵本山、冯巩、葛优、陈佩斯、黄渤、刘桦,哪个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哥?


任何人,不论长相,不论高矮胖瘦,都有权力选择从事演艺行业。


至于说,ta能否干得下这行,能否受到认可,这是另外一件事儿。


我很想问的是,是什么让我们某些人自大到——认为自己有权judge他人的长相,并“审判”ta的长相是否“配”进入某个行业?


演员葛优


第二,再往深里追问,什么叫“高颜值”?谁来定义?


难道,美的标准只有一种?难道美,就是“白细幼”?难道美,就只在于皮囊?美,难道不该是多元的吗?


姚安娜不符合东亚社会里“传统美女”的长相,长了一张棱角分明的方脸,这就叫不美了?我倒认为,她的相貌挺有个人风格、很有辨识度,拍的照片也有她的气场。



如果说要“挑毛病”,我倒认为她或者她的经纪公司毫无必要刻意去“修掉”她的方下颚。



这世界上,并不是千篇一律的网红脸,大欧双、尖下巴,才能被称作美。


所以,当我看到某大V在文章中(注:还有另一联合署名作者),竟以“胖天鹅”来嘲讽姚安娜,说她跳了一支“胖天鹅舞”,我的确会觉得太双标,太分裂——


作为一个经常写女权观点的大V,她也曾多次撰文批评“白瘦幼”的单一审美、批评社会对女性的容貌歧视,可为何到了姚安娜这里,“立场”突然就变了,“逻辑”突然就断裂了。


就因为,她是任正非的女儿,是所谓“顶级富二代”,就不再被“划归”为女性一员?


更何况,我是真心不能理解:视频中的姚安娜哪里就“胖”了?



不过是天生骨骼不够纤细而已。


公道一点,无论从东西哪种审美来讲,她都算体型匀称健康,肌肉紧实有力,甚至可以说,她是个没有什么赘肉的年轻姑娘。



嘲讽一个女生为“鸵鸟”和“胖天鹅”,这已经构成了容貌羞辱,哪怕她就真的是胖——而胖,就该遭受这等歧视吗?


这要放在学校里,我们会很容易就能判断,它已经构成了校园霸凌,可转换一个场景,人们就“辨析”不出了,还会被大V引用、附和。


如此双标,如此缺乏辩证的思考,也是很遗憾的。


3. 嘲讽姚安娜是“废物”


姚安娜才艺到底如何,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


我看了她的首支MV后,也会认为她作为唱跳歌手而言,目前的舞蹈动作不够流畅、不够爆发力、也不够感染力,但我自己会选择更加包容一点:这还是一个新人,这是她的第一支MV。



当年的刘德华、郭富城、黎明,哪个年轻时没在台上挨过嘘呢?郭富城、黎明都曾是著名的跑调天王,音准都成问题。


观众当然有给“嘘声”的自由,艺人自己能否在嘘声中撑得住、扛过来,那是ta自己要做的功课与修行。


所以,批评她舞跳得不好、嗓音一般,甚至唱跳都很糟糕,这都属于正常批评范围,艺人也是没有权力要求评论必须对自己包容。但是,如某大V这般直接羞辱其为“废物”,就越过了正常评论的界限,属于人身攻击了。


同样是在某大V的这篇文章里,也援引报道说了姚安娜自小功课很好,成绩向来是年纪前十,在美国申请大学时,ACT考了满分。即便是在姚安娜被群嘲的芭蕾方面,她也是考到了英皇芭蕾RAD最高级别。


姚安娜自幼学习芭蕾


既如此,这样一个有芭蕾特长、申得上哈佛计算机与统计学专业的女生,就因为在首支MV的唱跳上不如你意,就可以被扣上“废物”、哪怕是特指“演艺废物”的大帽子?


我们总说要用发展的眼光看人,要给人成长和自我纠错的机会,那为什么到了姚安娜这里,标准就变了?


如果不喜欢她,大可以批评,更可以选择不看她的任何演出与消息,这是作为观众的权利和自由;但不该混淆的是,观众并没有权力去“剥夺”她的工作机会,“剥夺”她自我提高的机会。


这不是什么难懂的道理,非常简单非常朴素,我们会鼓励那些高考失意者、鼓励差生再来过,甚至是鼓励犯罪分子刑满释放后重新做人,为什么到了姚安娜这里,却又搞起双标?


只因为,她是“会投胎”的姚安娜?



为何批评之声滔天?

背后还有什么?



一方面,我不欣赏对“姚安娜出道”的各种恶意羞辱、逻辑混乱与双标;另一方面,从社会观察分析的角度,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舆情”,本身也值得冷静分析。



1. “破格公主”引发的质疑与愤怒


用上述大V的话讲,“单单是’破格公主’这个出道定位,成功激起千万打工人的愤怒。”


这个观察分析,我是认同的。


“白天给资本家打工,晚上给资本家的女儿打投”,是社交媒体上的一个高赞评论,也频繁被各种文章引用。


你可以在这波声势浩大的批评声浪里,嗅到一股非常明显的“仇富”味道。这种民间存在已久的“仇富”情绪,并非姚安娜而起,却被姚安娜再次点燃、放大。


我曾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中写过:


2010年微博出道的王思聪,靠着炫富和怼富的D丝立场,迅速红成粉丝千万级的“全民老公”。那时的社交媒体江湖上,更加主流的风向还是“得D丝者得天下”;炫富风虽已抬头,但仇富风却刮得更猛烈。


2015年,以国民剧《欢乐颂》的热播为标志,坐在时代剧场里的“观众们”,彻底和富人站在了一起。


再随后,炫富风愈演愈烈,甚至逐渐成为打造人设、吸引流量的一种“捷径”。因为,相比于“仇富”,人们还是更羡慕富人,渴望自己成为富人。时代观念的演变,让人们不再羞于遮掩自己的真实欲望。


但是,近段时间以来,随着各种富二代的“翻车”——从父亲被曝光是“老赖”的周震南,到说“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曹译文,相当一部分人、尤其是无望“富起来”的人,心里的“仇富”情绪再度被撩拨得高涨起来。


而姚安娜,却居然以“破格公主”身份出道,可谓主动迎到了“枪口”上——尽管,“华为二(小)公主”、“公主”,最早是部分媒体和网民先行“捆绑”在她身上的称号,一如现在很多媒体动辄就喜欢叫“水果娜”为“LV太子妃”,称李富真为“三星长公主”。


而在姚安娜出道的纪录片中,我们尽管看到姚安娜自己也对“自诩公主”的“定位策划”提出了质疑,但经纪公司一句“重点不在公主,而在破格”,居然就轻易说服了她。



不得不说,姑娘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了。


果不其然,纪录片推出后,公众聚焦当然不在“破格”,而在“公主”。


微博点赞高达四万多的这条是:



公允地讲一句,热衷于用“公主”、“太子爷”这等“封建称号”的,难道首先不是我们相当一部分的自媒体和民众?


姚安娜这边,她本人对公司定位的判断力当然是有问题的,也理应为自己的错误判断而买单,但在这场出道“演出”中,她经纪公司的问题更大。


2. 不以作品而以纪录片出道,引发“不公”质疑


姚安娜出道不走寻常路,不是作品先行,而是纪录片先行,这导致了很多网民、自媒体大V的另一强烈质疑:凭什么单单是你姚安娜,可以不以作品出道?并且,作品都还没有,就已经有了代言?你,不过是因为自己先天的独特身份,才如此受到关注,这对于其他苦苦谋求机会的人而言,构成了一种事实上的不公平竞争。


刚刚出道的姚安娜,已经代言某品牌新出的车型


这样的质疑,有它的合理性。


虽然现在我们知道,姚安娜的作品其实已经准备好,首支MV《BACK FIRE》在4天之后正式推出了。如此看,出道纪录片,就有点类似过去的“出道新闻发布会”,算是“序曲”,为其新歌所传递的“人生态度”做一个铺垫。


但这个“策划”无疑不高明。


第一,艺人更合适以作品说话,而不是向观众先灌输一份“艺人说明”。试图用“说明书”而不是“作品”去获得观众好感,对一个新人而言,并不合宜。


打个比喻,产品说明书,都是搭配产品使用的,是为产品而服务的。


第二,为姚安娜制作这个出道纪录片,恐怕用意不止在推姚安娜,同时也是她的经纪公司天浩盛世借势而作的捆绑亮相。



看看这张图:



以我曾经在国内的十年媒体经验,这是非常明显的软文宣传。


试问,在姚安娜这部纪录片之前,我们有多少非业内人士会知道天盛浩世这家经济公司的名字,及其背后的股东?


破格公主的下方,标注着“天浩盛世”


其实,这家公司早在2005年就成立了,沙宝亮、杨宗纬、吉克隽逸也是其旗下艺人。现在经过这轮“普及教育”,我们都知道了,欧阳娜娜、陈凯歌之子陈飞宇等都是其旗下艺人。


通常,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大家只会关注明星本身,却并不太会注意他们属于哪家经纪公司。而以往,天浩盛世也并没有如此这般操(炒)作。


此前比如陈飞宇的海报上,就并不会特别标注天浩盛世的字样。而陈飞宇的母亲陈红,还是天浩盛世的股东之一。


在普罗大众这里有高知名度的经纪人(公司)也不是没有,比如王京花、杨天真,而《乘风破浪的姐姐》则推出了杜华。


如今,你上Google去搜索天浩盛世,会发现关于它的绝大部分条目,都“捆绑”着姚安娜。


在姚安娜出道的微博评论区里,你则会发现有大量网民都在齐声吟唱“同一首歌”:能签下姚安娜的天浩盛世太牛了!


正如“新闻通稿”所展示,能够签下姚安娜,大约是被天浩盛世视作为“重大成就”,并借此大加炒作。


无论是姚安娜的出道纪录片、海报,还是MV,你都会发现“天浩盛世”被置于非常显要的位置而突出,想不注意到都很难。


我在youtube上搜索了天浩盛世旗下欧阳娜娜的多支MV, 没有一支会在片尾的正中央独独打上“天浩盛世”四个大字。像吉克隽逸的MV,也如是。


事实上,在姚安娜的MV之前,我还没看到哪个中外歌手的MV,会在片尾如此突出艺人经纪公司的名字,这本不是业内通行做法。


不信?你去搜搜周杰伦、萧亚轩、王一博、易烊千玺的MV。我已经搜了很多double check了。


一家艺人经纪公司为何要这么做?推荐好奇的观众看看秦岚担纲女一号的电视剧《怪你过分美丽》,它讲述的正是经纪人和艺人那些事儿,而秦岚扮演的莫向晚,就是圈中一名咖级经纪人。



顶级流量艺人的加盟,会给经纪人(公司)带来顶级的项目资源和商务资源,也所以,经纪人(公司)都会费尽心力地想要签下能带来资源的艺人。而真正好的经纪人(公司),也的确能够在艺人发展过程中起到非常关键的助推作用。


真正好的经纪人,首先会考虑艺人的利益,而不是自己的私利。这既是职业道德,也是真正有远见、有大局观的商业选择。


《怪你过分美丽》一剧中,是莫向晚一手把旗下艺人徐陵推向了顶流的位置。两人之间有真情、有博弈,在莫向晚反省了自己的职业伦理与工作初心之后,两人最后成为情如姐弟肝胆相照的好友。


可惜,从目前发生在姚安娜身上的这波操作看,天浩盛世至少是缺乏莫向晚这样的商业智慧。


3. 作为任正非之女,姚安娜的选择不符公众期待


姚安娜出道娱乐圈,让任正非的“title”在很多网民口里,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从“有情怀、有格局、有担当、有智慧、有远见的ICON级民营企业家”,沦为了意识形态色彩浓郁的“资本家”。因为这部分网民,首先“需要”把姚安娜定义为“资本家的女儿”——那就只能是委屈原本备受尊敬的任正非,“株连”他一下。


虽然这里面体现的逻辑非常混乱,但它又的确反应了一种真实的公众期待和情绪:实业兴邦的任正非,他的女儿怎么能去“混”娱乐圈?


身陷囹圄却大义凛然的孟晚舟,才符合公众对“任正非之女”的期待,也符合人们对“英雄儿女”的期待。



我能够理解这种“公众期待”的心情,但问题是,就算我们自己再不认可不欣赏姚安娜的选择,但不该忘了一个更大的原则与前提:我们首先要尊重她的合法权利。而她作为独立个体,并无义务和责任去满足公众的期待。


这一回,的确是公众越界了。而究其更深层原因,还是因为“尊重私权利”、“个人主义”的观念,虽然在兴起,但在我国一直都不能算“显文化”——集体主义、家国优先于个人的观念,根基要深厚得多。


可是,尊重他人的合法权利,这是一个现代文明人的基本素养和修养。


4. 自媒体大肆渲染推波助澜,进一步激化负面情绪


姚安娜出道事,被放大至此,微博上相关话题阅读高达9.7亿——不得不说,一些自媒体情绪渲染式的流量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


比如,我先前提到的某大V文章。逻辑上的双标与混乱分裂之外,在行文造句上,也透着强烈的“情绪”。


我不能说这篇文章在刻意挑动“仇富”的情绪,但它的确着大量笔墨来渲染姚安娜的“有钱”。


可问题是,财富本身并不是原罪,用不法不义的手段谋取财富,才是原罪。中国传统文化也并不歧视财富,古语有之: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而姚安娜,生而为任正非之女,生于富有之家,这也不是她的原罪。


就因为她含着金汤匙出生,所以就可以占据“道德高地”,把一个分明是寻常中产家庭的客厅,渲染为“悬浮到可以演偶像剧”?


凭心而论,中国有多少中产家庭的客厅,达不到这样的水准?


那篇文章还特别交代了任正非一家接受媒体(注:《巴黎竞赛画报》)采访的地点“富丽堂皇”:



看了这样的描述,你是不是会从字里行间推断,这是任家私宅,并且惊讶于那“富丽堂皇”?


然而,如果我说这并不是任正非私宅,而是华为深圳总部呢?我们会否认为,华为这样在国际上也首屈一指的大公司,理应有这样的气派,并不必刻意用“富丽堂皇”来强调?


当然,制造出这样的“误会”,并不应全然归责于文章的作者。


文章引用的,的确是2018年《巴黎竞赛画报》对姚安娜出席那场著名的名媛舞会的报道。只是,那篇报道本身是有问题的,而作者的引用也存在问题。


比如说,文章援引的“2平方公里的豪华宫殿”——


根据维基百科,整个华为深圳总部(又称坂田基地)不过占地1.2平方公里。


1平方公里,可是整整100万平方米。


整个卢浮宫,占地面积不过24万平方米;紫禁城故宫占地面积72万平方米,维基百科称其为“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的宫殿型建筑”。


所以,任正非接受外媒采访的“富丽堂皇的宫殿”,比故宫都还要大?


我的常识立刻立刻启动“警报”,这个引用恐怕存在问题。


至于文中所描述的“在占地7公顷的宏伟花园中间,任正非和他妻子再次建造了许多小型的奥斯曼式建筑”——这样的表述难免让读者以为这是任氏夫妇私宅——但我的常识再次“报警”:

即便是任正非这样的人物,恐怕也并不能在中国“占地7公顷”为自己建造如此庞然规模的私宅。


就算曾被拍到排队打车的任正非私下里其实是追逐奢华的本性,就算他再有钱有地位,但试问中国哪级政府敢公然给他批这么多地建私宅?尤其是在窗口城市深圳。谁敢?


这明显不符合常识。


我当时就分析判断:这很可能是华为公司,而非任家私宅。


我特别去查了原文:


首先,“宫殿”不是占地2平方公里,而是2000平方米——这明显make sense多了。而这个信息也并不难查,就算不借助google翻译工具,不少中文媒体对这段都有翻译报道。



“他们一家在面积为2000平方米的豪华宫殿接待了我们。


巴卡拉(Baccarat )水晶制成的超大枝形吊灯在正门迎接着访客。所有楼层均铺有来自不同产地的大理石或匈牙利人字纹木地板;我们看见成排的柱子和雕像、古代东方或当代艺术家定制地毯、大师画作......灵感来自于西方:由国际设计师负责设计,其中还包括法国的设计师。


在占地7公顷的美丽花园,任正非和他的妻子还选择在此建造了许多奥斯曼风格的小型建筑。


在这个专门用于会客、接待VIP客户的地方,Annabel 非常冷静、专心地在其中的一个客厅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这个客厅是她的父母按照巴黎Scribe街大酒店(Grand Hotel)的一个接待室原样装修的。”


其次,原文的确说了是“任正非和他妻子”在7公顷的花园建造了许多奥斯曼风格的建筑——从此描述分析,原文作者可能自己也没搞清楚,这到底是任正非的私宅,还是华为公司。


这位外国作者大约也不知道,他文中所指称的这位“中国电信皇帝”,2018年底在华为的持股比例仅仅是1.14%(据新京报)。(注:据新京报,到2020年7月,任正非在华为持股进一步下降到0.88%。)


这位不熟悉中国国情的外媒记者,成功将读者“误导”,以为这豪华宫殿+7公顷花园乃任家私宅。


在任正非全家福里,因为有钢琴的存在,的确会看上去更像私人住宅,而非公司。


但对于中国读者而言,如果愿意动用常识和逻辑,其实会很容易注意到并且质疑这个报道的准确性;可如果一个读者只想找“论据”来证明自己已有的“观点”,那也的确很容易下意识地就忘了常识。


我们的心态,的确会影响我们的判断。而一个大V的判断,客观上也会直接影响很多公众的判断。


我不是什么大V,影响力着实有限,但再小的个体也应对自己的发声负有责任。因为对报道所述事实存疑,我做了很多搜索求证的工作——没办法,都是当年做调查记者留下的“职业病”。


很多人可能都对2019年5月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接受多家媒体联合采访有深刻印象,那时候的华为,正在最风口浪尖之上,揪着全国人民的心。我也同样。


如果你也看过那个刷屏的采访,对这张照片可能不会陌生。



事实上,这个背景曾多次出现在任正非接受采访的画面里。我因为平时关注华为和任正非的新闻就比较多,因此,对这个环境场景多少有印象。



并且,我也曾从多家外媒报道中看到过华为在东莞松山湖基地的照片,也是欧洲小镇风格,并且,整个基地的绿化率非常高。


向上滑动 查看更多图片


而在仔细查阅、比对之后,我发现任正非拍摄那张“全家福”的场景,并不在我原先以为的东莞松山湖基地,而在华为深圳总部。


具体来看对比图。


  • 窗户比对:



  • 钢琴和钢琴附近的沙发与小桌比对:


下右照片为下左照片细节放大图


  • 植物、花盆器型、方形石柱、栏杆对比


右图为左图细节放大


右图为左图细节放大

左图为任正非接受BBC记者采访


右图为左图细节放大

可以比对这个石柱的形状,侧面的正方形正与任正非全家福中的正方形图案也一致。柱周的栏杆也一致。


  • 还可以比对地毯:


右侧地毯图形均取自左图



右侧地毯图形均取自左图


有图有真相。


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写这许多细节,无他,求真、求实而已。这是我认为的,对一个事情发声时所理应具有的严谨态度。



结语



文章又写了很长,最后再写几点个人感想,与大家共勉:


1,评人评事,不越界,有底线。


首先,评论的依据应当是事实(facts);“事实”的来源、准确性,又应审慎考量。评论的出发点,不该是一己私利和个人情绪好恶。其次,坚持现代社会的基本原则,比如,不干涉他人的合法权利与选择自由。评论时,宜心存善良,不口出恶言,尤其对方既没违法也谈不上违反道德。


我们,只能要求自己道德高尚,却并无权要求别人必须道德高尚。他人行为的底线和边界,自有法律来设定。


2,评人评事,不宜双标。


我能理解,人的天性就是:对他人严苛,对自己宽容。包括我自己在内,恐怕也常常不经意间就这么做了。所以,更需不时自省,不让自己的价值标准沦为双重标准,甚至是没有标准——怎么对我有利怎么来。


3,评人评事,不跟风随众,更不墙倒众人推。凡事多两面看,力求理性、公允、节制。


共勉。


最后再说一句:我对文中所提到的大V个人并无意见,此文只是就事论事。我自己写文章也不可能万无一失,难免会有错误、有偏颇。我是非常欢迎大家对我提出批评和建议的,人身攻击除外。


谢谢阅读。

非非马

媒体人出身,而立之年赴英攻读电影研究硕士,后为著名文化国企英国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现事写作和中英文化交流。

个人微信号:feifeima778。


  • 更多文章


欢迎关注非非马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