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中生对电子班牌的吐槽:高中生就不配拥有隐私吗

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 2021-02-22 10:20

摘要:这是一个高中生的来信,批评“电子班牌”对隐私的侵犯及其他问题。谢谢这个高中生对我的信任,投信本公号,希望发出这个声音。不一定完全认同评论的观点,但我很欣赏这种清晰、直率、用论据支撑论点的表达。应试教育之下,议论文常被当成套路去模仿,编、憋、挤、套、仿、抄,无病呻吟,缺乏真实和真诚。我喜欢这种从自己身边事写起、不平则鸣、直抒胸臆的评论,以个体经历去勾连公共话题。实际上,这也是议论文和新闻评论最原始的功能。批判性思维,不是去“批评”和“否定”,而是一种拒绝轻易接受某种答案、让结论经受论据审视的思维。



   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有关部门一纸禁令让全国中小学生无法将手机带入校园,包括大部分家长和老师都赞成使用的“功能手机”。对于用什么去取代由此带来的沟通问题,我们学校的解释是,可以用电子班牌与家长联系。这样一个解释,便将“家校联系”这一问题糊弄过去,忽略了实践中的种种问题。


首先是小小的一块电子班牌能否满足学生和家长联系的需求?学生给家长发信息时,家长很可能不能及时回复。即使是完成最简单的一问一答,也需要在两个课间使用电子班牌。每个班级约有50人,而课间休息只有短短的十分钟,如何能满足所有同学的使用需求?更何况,当学生需要向父母倾诉或是报告学习情况时,这哪是一块沟通效率极低的电子班牌能完成的?几分钟电话能说完的事情,就算用微信(不发语音)也很难说明白,更何况是用电子班牌?这何异于在人们习惯高速交通后,突然不由分说地停运所有航班和高铁,只扔下一句“还可以搭乘普速列车和长途客车嘛”。学生与家长的联系绝对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好不好”的问题。

其次就是这种方式是否对学生的隐私缺乏起码的尊重?学生不得不在同学的围观之下,打字与父母沟通,请问校长本人是否愿意将自己的微信聊天记录投屏到所有班级的电脑上?在禁令之前也有同学使用电子班牌与父母联系,但大多是父母让学生去取快递,或是学生让父母送棉被等简单沟通,谁又愿意将涉及隐私的东西打到电子班牌上?在一些老师眼里,学生起的网名“不合适”就要批评教育,学生的电脑文件夹也可以展示给全班的,高中生就不配拥有隐私吗?


再者,家校联系是否符合电子班牌这一产品本身的定位?在实践中,电子班牌主要用于学生上课打卡、班级风采展示和重要通知下达。学生在短短的课间挤在电子班牌前与家长沟通,这势必影响电子班牌原有功能的正常使用。


最后是这样一种转变是否有必要?使用功能手机是几乎不耗费眼力的,而电子班牌对眼睛的伤害却不亚于一般的智能手机,对于“保护学生视力”是否南辕北辙?打电话与家长沟通,只需利用饭堂排队就餐等碎片时间就可完成,可“争夺”电子班牌与父母沟通却有不小的时间成本,这是否与“让学生在学校专心学习”背道而驰?

有关部门的禁令已经下达,相信教育部门作出这个决定是慎之又慎的。然而对于关系千百学生正常生活和身心健康的家校联系,岂能不考虑妥善的替代安排?事实上,有关部门也建议学校设置公共电话、甚至探索具备通话功能的东西来解决这一问题。然而前者的缺点和电子班牌类似,而后者更是仅仅复制了手机的基础功能,是否有开发的必要?我们鼓励创新,但用简单的功能手机能解决的问题,难道就一定要把学生折腾一番吗?


我特别理解禁带手机的善意和必要,但也请理解学生家校沟通的现实需求。不能以“都是为你好”的名义去一刀切地禁止,忽略学生应有的、正常的需求。



曹林点评:谢谢这个高中生对我的信任,投信本公号,希望发出这个声音。不一定完全认同评论的观点,但我很欣赏这种清晰、直率、用论据支撑论点的表达。应试教育之下,议论文常被当成套路去模仿,编、憋、挤、套、仿、抄,无病呻吟,缺乏真实和真诚。我喜欢这种从自己身边事写起、不平则鸣、直抒胸臆的评论,把自己作为方法,以个体经历去勾连公共话题。实际上,这也是议论文和新闻评论最原始的功能,言为心声,真问题驱动,在关系到切身利益的公共话题上运用理性。批判性思维,不是去“批评”和“否定”,而是一种拒绝轻易接受某种答案、让结论经受论据审视的思维。


这个高中生写的这些文字,对电子班牌的吐槽,老师和学校应该感到高兴,为学生这种清晰的意见表达高兴,为说出来的勇气而高兴,多可贵的表达啊。同时也希望提出的这个问题能得到重视,高中教育不只是单向度地“生产”高分考生,应该重视高中生的隐私,重视他们的沟通诉求。怎么解决“禁带手机”带来的沟通问题,言传身教,这本身也是教育的一部分。


注:此文本在昨晚发出,但发出30秒后,我迅速注意到标题在仓促中错了一个字,应该是“高中生就不配拥有隐私吗”,字儿错位了,错成了“高中生不就配拥有隐私吗”,一字错位,意思全拧。这种错不可忍,必须删除。没想到,这种乌龙也带来了一个好处,就是提前看到了读者的反馈。虽然文章只存在了不到一分钟,但因为网络缓存,很多读者都能打开文章,并留言评论,摘录了部分有代表性的评论,供参考,欢迎不同声音。


1:现实的情形是:高中生紧急的事情可以通过班主任来和父母沟通,不紧急的事情晚上回到家或者周末回到家来和父母沟通。

高中生们,确实时间很紧张。

手机的使用确实弊大于利。


2:这篇看了让我一头雾水,走读生天天回家,不存在你说的什么沟通上的问题。寄宿生宿舍有电话,学校里有公共电话,再不济,还可以通过班主任的电话联系!以前90年代我们上高中时啥都没有,寄宿生一个月回家一次,都没有问题的。手机必须禁止,你是没看到有多少学生沉迷于手机而不学习不上进,也就不用谈未来了!


3:学生不允许带手机入校,是为了让他们好好学习,这是大家的共性思维。然而我们知道很多共性思维不过是来源于对一些口号不假思索的接受。是真的让他们好好学习,还是让他们成为考高分的工具人?


4:说得非常有道理。以前我读高中的时候,校园里还有公用电话,还可以插磁卡、201卡之类的电话卡打电话。现在通讯更发达了,但不能把大家的信息传递搞得更复杂了。不准高中生带手机进校园,那也应该在校园安装公用电话等,保证学生的基本通讯需求。





曹林评论写作直播课系列


在近20年的评论写作中,我积累了一些写作经验,在几大名校10年来的评论教学中,我把这些经验梳理和萃取出来,形成一些方法论层面的技巧,适合高考议论文、考研评论、申论写作、新闻评论的写作提升和批判性思维的训练。欢迎进入千聊“评论员曹林的直播间”选择自己需要的课程。


《时评写作十六讲》是我评论从业近20年、评论教学近十年的一次全面和深入的梳理,每一讲都涉及评论写作的理论讲解与思维训练,对实践进行了萃取和提炼,总结出学习者可以把握的“抓手论”“身材论”“钩子论”“包袱呼应论”“网状案例论”“逻辑单链论”等实操技巧。本书得到了诸多北大学生、高中生家长、评论课教师、高中语文老师、新闻学院院长和资深评论员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