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被无数次带进小黑屋,这部电影,远比恐怖片惊悚!

乌鸦电影 2021-02-22 12:03

这部片,被称为华语版《熔炉》。


有看完影片的网友说,这一个多小时,像是在憋气一样难受...


它不是恐怖片,却处处透露着刺目惊心的痕迹:《无声》



中国,台湾。


张诚,是一个失聪少年。


前不久,他从公立学校转到了红林启聪学校。这里的孩子和他处境相似,不用担心被人取笑。


学校的王大军老师,耐心又负责,对初来乍到的他很是照顾。



在校庆晚会上,张诚还遇到了心仪的女孩,姚贝贝。


贝贝的性格平易近人,张诚很快和她成为了好朋友。



就在张诚对新校园的生活充满期待时,却遭遇了长大以来最可怕的经历 ...


这天,张诚坐着校车前往学校。


像往常一样,他忍不住回头朝贝贝的座位望去,奇怪的是,她座位上的书包还在,人却不见了。


张诚起身望了望,周围都没有贝贝的身影...



他转身走向校车的最后一排座位,扒下了悬挂在座位上方,遮挡住视线的几件校服后,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两个男生分别钳制住挣扎的贝贝,还有一个光着屁股的男生,双手正在贝贝的胸前摸来摸去...


在一旁唆使的学长小光看到张诚后,似笑非笑地对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然而,让张诚意想不到的是,贝贝不但不愿意去告老师,而且平时还和欺负她的人一起玩耍,踢球...



张诚气不过,贝贝无奈地告诉他:找老师也不管用,老师说他们只是在玩。


为了贝贝在学校的安全,张诚当起了护花使者。



但这样一来,他就成了学长小光的眼中钉。


某天下午,张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两个男生拖到了学校废弃的体育室。


在里面,一个小男孩被两个高年级的男生架住,他的下半身只穿着一条内裤。


眼见张诚要逃,小光走到他面前,打着手语威胁道:只要你吃那个小子的小鸡鸡,我保证以后不再欺负贝贝...




电影《无声》于2020年10月15日在台湾上映,豆瓣得分7.6。


该片是新锐导演柯贞年执导的首部长片,被不少人称为年度后座力最强的台湾影片。


导演:柯贞年


导演花了两年时间进行田野调查,用惊悚片的拍摄手法完成了这部特殊题材的电影。


片中出现了多个被拉斜的镜头,利用不正常的构图来表现人物失衡的心理状态,整部影片的气氛比较阴闷沉抑。



为了让观众贴近聋哑人的世界,影片在配乐和声音设计上也花了不少功夫。


比如,急促的呼吸声、惊恐的叫喊声、童稚的哭声、衣物的摩擦声、每次性侵发生时令人惊悚的嘘声...即使在大量对白用手语表达的情况下,观众的注意力也会在听觉上被牢牢抓住。


片名“无声”一语双关,表面上是启聪学校里,孩子所处的无声世界,但实际上,也暗藏着孩子们遭遇不公平对待发声的艰难。



该片和2011年上映的韩国电影《熔炉》很相似,都是取材自真实事件,同样发生在聋哑学校。


不同于《熔炉》中全校教职工串通一气对小孩进行性侵害,《无声》中的性侵和性骚扰更多是发生在学生与学生之间。


《熔炉》


《无声》


这部电影的故事原型,源于“台南启聪学校性侵案”。


该校在两年内,发生了高达164件性骚扰和性侵事件,超过6成发生在宿舍和校车上,且施害者和受害者约占全校学生人数的四分之一。



更让人气愤的是,校方一直以来刻意隐瞒实情,甚至还恬不知耻地让受侵害的学生的家长高抬贵手,毫无底线地建议:既然事情都发生了,干脆让孩子结婚算了。


无声世界里的孩子,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本来就困难重重,但装聋作哑的大人,却把他们往黑暗的深渊里重重地推了一把...



片中,贝贝第一次在校车上遭遇性侵的时候,有学姐跑去找跟车的生辅员,结果他只是回头一瞥,不想多管闲事...



当贝贝在学校向老师求助的时候,老师却反问道:你们不是在玩吗?


见老师匆匆离开,贝贝着急地追上去:老师不帮我吗?


结果,老师却说:我要怎么帮你?他们又没有欺负你...



整件事情持续了整整一年多,贝贝都在周记上记录了下来,但老师,仅仅在上面用红笔留下一个“阅”字...



直到王大军发现贝贝受侵犯后,开始在校内着手调查时,才发现受害的,原来不止贝贝一个孩子...


而面对这件事情,校长的第一反应是保护学校的声誉,赶紧平息风波...


特殊学校变成一个犯罪的隐蔽场所,因为弱小的受害者无法反抗,导致恶一直在持续、演变...



影片中有这样一个关键人物:小光。


他是学校里高年级的学长,唆使学弟们对贝贝进行性侵,可以说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但随着剧情的推进,他背后更可怕的遭遇才逐渐浮出水面。



原来,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曾被学校的美术老师性侵过...


通过学生偷录在手机里的视频,王大军才知道,从2006年到2010年,长达四年的时间里,小光一次次被拖进那间隐蔽的房子,在一个道貌岸然的淫魔手中,无法逃离...


而学校的校长,老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却因为性侵小光的老师背后有靠山,眼睁睁看着小光坠入黑暗的深渊,无所作为...



后来,提前退休的美术老师还去了医院看望长大的小光。


但是病房的门关上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再后来,就出现小光割腕自杀的画面...



而了解了来龙去脉的王大军,也赶来医院看望小光。


当他得知性侵小光的老师来过之后,心急地问:那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小光用割腕受伤的手用力扯着病服,近乎绝望地打起了手语:我摸了老师...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变态?像我这种人,值得活在这个世上吗?



小光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一个精神世界畸形的加害者。


在这个过程中,家庭,学校,性教育,都是缺位的...


大部分的聋哑学生,只知道“被人玩小鸟很痛苦”、“他们弄得我很疼,我很不喜欢”,但事实的严重性,远远超出他们的认知范围...



据中国女童保护基金2015-2019年发布的《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近五年媒体公开报道的儿童性侵案件共1769起,受害者人数超3281人。


数据显示,儿童性侵案的受害者以小学至初中年龄段居多,而且女童的占比接近九成。


而这,仅仅是被媒体曝光的冰山一角。针对中小学生的性侵害,其隐案比例是1:7。也就是说,一件被报道出来的儿童性侵案背后,可能存在7个相似却没有被曝光的案件。


在中国这片谈性色变的文化土壤上,从小缺失的性教育,尚不完善的法律体系,即使事件被曝光,但因为取证难等问题,导致案件最后总是不了了之。



2020年大火的网剧《沉默的真相》,几代翻案人,一腔热血匡扶正义,历经十年为真相苦苦奔走...


被性侵强暴的三个女孩,一个自杀,一个成了精神病,一个改名换姓,不愿再揭开往事的伤疤...


《沉默的真相》海报


其中的悲剧性人物江阳,前途断送,生命安全被威胁,后离婚入狱,最终不惜以性命为代价揭露真相,没能活着见证迟到的正义...


在维护性侵儿童权益这件事上,有太多的争议,太多的滞后,太多的不容易。



《熔炉》、《素媛》、《嘉年华》、《以女儿之名》、《一个母亲的复仇》...等等,这些跨越国界的现实题材电影,并非虚构,而是太多真实事件堆积起的血泪。


在这些真实事件的背后,受害的孩子几乎没有发声的机会,如果不是有勇敢者的挺身而出,只怕会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现。


海报:《熔炉》《素媛》


海报:《嘉年华》 《以女儿之名》《一个母亲的复仇》


根据亲身经历写下《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林奕含,曾在受访时说过: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在她的采访视频里,有无数次的哽咽和愤怒地说不出话的时刻。



她袒露,写小说的时候会看不起自己,那些从集中营幸存的人,他们在书写的时候,常常有愿望,希望人类历史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但她在书写时确定的是,不要说世界,单单只是台湾,这样的事情仍然会继续发生,现在、此刻,也正在发生。



而《无声》的结局,也是如此。


影片最后,没有制裁犯罪者的镜头,没有任何大快人心的场面,有的只是一个受害者仇视的眼神。


我们不知道这个男孩,最后是把衣服披在打盹的同学身上,还是蒙住了他的头,变成“第二个小光”...



有演员在拍摄前,就这个结局给导演提过意见,觉得太压抑,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但导演表示,之所以要拍这样一个开放式结局,是因为真实世界里发生的性侵案,即使被曝光之后,类似的事件依旧在校园内上演,那些发不出声音的哭喊,仍然在隐秘的角落被忽视...



像《嘉年华》、《无声》的出现,也是在提醒我们,它们不止是一部电影,背后跟着坠落的,更是一个个活生生的花季少年宝贵的一生。


那些残留在他们生命里的伤痛,就像梦魇一样,紧紧跟随一辈子,而他们对自己的无能为力和绝望,非常人所能想象...



未来,我们的社会能够接住多少像这样受过伤的孩子,抑或是像“小光”这样的孩子,还是个未知数...


一百多年前,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里心痛地疾呼道:救救孩子...


这四个字在今天看来,仍旧具有现实意义。


因为这不单单是一个文人的良心,是跨越时代的伤痕,更是在叩问整个社会,应当为此背负起的责任...





“在看”,愿天使都能远离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