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表弟表妹,同时向我坦白性取向。

我要WhatYouNeed 2021-02-22 23:59


前言
 
过年一直是我最讨厌的日子。
 
新年的凌晨时分,我会偷偷摸摸跑到阳台,用语音祝另一半新年快乐;吃饭时,我会小心地把手机反面朝下,以免被发现情侣壁纸。这一切,只因我的 LGBT 身份。
 
今天,我想写文章记录这次假期里一件特别的事情。
 
它让我明白,我在家族里并不孤单。
 
 
凌晨 1 点,我与表妹表弟相约在一间烧烤店里。
 
情人节刚刚降临,我们三位都对着手机认真打字,一时无言。
 
忙碌的异地情人节,当然不能闲下来。发祝福,表忠心,秀恩爱,哪样不比眼前 7 成熟的串烧牛肉重要?
 
一切都完成后,我忽然有冲动,想要在这一温馨的夜晚坦白了。
 
斟酌半刻后,我决定转过手机,把刚刚发出的加密朋友圈,分享给这两位多年的玩伴。
 
「快看,其实我谈恋爱一年半了。」
 
那是一张我与男友在电梯里的合照。暖黄色的灯光下,记录了我俩回家前的最后一刻。因为电梯门快要开了,姿势匆忙,但的确能识别出我们闪烁着同性爱恋的火花。
 
莞尔过后,表妹如释重负地说:「表哥,原来你是和我一样的人。」
 
而表弟,也迟疑了起来。

 
我忽然想起,某一年清明节,奶奶发出的严肃叮嘱。
 
「有一位祖上的墓,从今年开始,你就不要去扫了。」
 
个中原因,是她算卦,说发现我不能扫没有结婚的祖墓,因为这会导致我也不能结婚。
 
刚得知这个消息时,我心想,巧了,本来我就不打算结婚啊。结果清明出发,我还是被迫扫了该墓,因其他亲戚劝我不要迷信,不扫就是有点不孝了。
 
我家扫墓结束都要点燃鞭炮,最后,山中的鞭炮声响起时,我的内心还是忍不住感叹世事过于巧妙。
 
奶奶的预言可能要成真了。
 
 
表妹的忽然坦白,并不在我的计划之中。
 
她说完之后,眼神开始兴奋,并追问我男友是哪里人。一五一十地回答后,为了证明这是真的,我还分享了自己的情侣相册。
 
片刻之后,表弟收起了迟疑的目光,也开始追问我一些现实的问题:
 
「那你...是一是零?」
「谈第几次了?」
「用过什么同性软件?」......
 
我招呼他尽快吃下 7 成熟的串烧牛肉,表示要想知道细节,请和我交换秘密。
 
结果,他终于顺应那时的迟疑,吞吞吐吐地说:
 
「我可能......是双性恋。」
 
我和表妹相视一笑,这一「可能」,确实值得琢磨许久了。

 
我并不是没有怀疑过。
 
其实,我还记得,表妹小时候曾经经历过一轮强烈的「穿裙强迫」。
 
我读中学时,每次登陆表妹家,总能不时听见全家人的责难:你为何就是不留长发,不穿裙子,一直都穿着男生的衣服?
 
而我的表弟,也一直有着与我类似的性格。比如,也会被家人批评「不够爱运动」等等。
 
没有料想到的是,以前隐约的猜想,在这一个夜晚终于得到了证实。
 
原来,我早早便生在一个 LGBT 家族里。
 
这一剧情,我从来没有在别的地方看到过。如今发生在自己身上,过年聚会的无趣,此时终究是消散了。
 
 
实际上,作为深柜,我直到大学都没有在现实生活中找到,能让我感到完全包容的友谊。
 
以至于,我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刻,还在考虑形婚的可能性。
 
但工作后的生活改变了我。记得在某次生日会,公司有一位男同事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
 
「因为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我决定,在生日的此刻公开自己的性取向。」
 
然后,整个办公室响起了掌声。
 
这群美好的同事,便是我后来打开心扉的契机。
 
但在现实中,我知道自己是幸运的。许多在国企、在公务员系统、或者在一些更传统的私企里工作的人,又面临怎样的处境?
 
所以多年后的此刻,当我真正识别表弟与表妹的身份时,心情是复杂的。
 
一方面,我为他们以后人生的难,感到一些难过。另一方面,我感觉到一种释怀,明白自己在家中不再孤单一人。
 
更或许,这一「家族同盟」,可以帮助对方去勇敢面对这个世界。
 
 
后来,在享受剩下的烧烤时,我还登陆了学术网站,想要确认我们身上到底携带的是何种基因。
 
而我很快发现,学术界对「同性恋基因」仍有争议。比如,Xq28 基因和 FucM 基因便有可能是影响的因素,但又不提供绝对的因果关系。
 
事实在此,这的确不太重要了。
 
后来,我们一起分享,自己曾喜欢过怎样的男子、女子、那些专一的暗恋、以及未曾探索的领域。
 
我还分享了 WhatYouNeed 前段时间写的那篇情色影单,告诉他们,一定要好好对待「性」这件事,不要陷入快感的螺旋里。
 
更开心的是,他们也感到很兴奋,很快说要相约良夜,一起去私人影院浏览这些电影。
 
最后宵夜结束的时候,表弟叹了一口气说:「回家之后,又不能继续做自己了。」
 

我猜想,会认真读到这里的人,大概不会是读者中的「大部分」,而是某种程度上的同类。
 
如果你是,不知你是否会觉得我很幸运?
 
我有幸运,也有不幸的地方。
 
不幸的其中一个地方是,我仍无法实名发表这篇文章,因此也无法公开地与你成为交心的朋友。
 
但我想,我一定会为能完全公开自己的身份而努力的。
 
其实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把它分享给了我的两位表弟、表妹。本以为他们会拒绝我分享出来,但没想到,他们很开心地答应了。因为,这也是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时刻。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如果下次你在吃 7 成熟串烧牛肉时,能轻轻地想起,在南方的远处,有几位可爱的年轻人,还在努力为他们的自由人生争取机会,就已足够。
 
或许有缘,
 
我们会在烧烤档相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