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35岁了,再也不想打工了

网易上流 2021-02-23 11:50


“35岁一事无成,感觉这辈子没希望了怎么办?”

“35岁失业后更适合做哪种工作?”

“35岁了还通过招聘平台投简历找工作丢人吗?”

……


不到5年,曾经的“佛系青年”就集体陷入了“35岁焦虑”。


一边是“靠死工资永远无法实现财富自由”的野心,一边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淘汰的担心,生而为社畜,真的很难。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继“逃离北上广”之后,这届打工人又开始了新的逃离。


 part.1

 永远给自己留第二条路 


  • 李想 26岁 互联网运营/自媒体博主


“自己连30岁都不到,所以最开始看网上那些裁员的消息,其实挺无感的,甚至有点鲁迅说的:‘我只觉得他们吵闹’,直到隔壁组的一个同事真的被‘优化’了。”


很多人一提到“体制内”,就觉得生活被定型了,失去了其他的可能,但在李想看来,进入互联网,其实跟考公没什么区别。公务员的路至少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但互联网,尽头完全未知。


她所在的部门不算特别忙,项目上线最晚加班到过凌晨2点,但其他时间,8点下班、9点到家,在北京互联网的氛围下,李想觉得还可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抱着“就这样先干着”的想法。


同事的被迫离职让她突然有种“吃瓜吃到自己头上”的感觉,危机感油然而生。


某职场APP上互联网员工之间的交流


私下里偷着面了几个其他公司的经历,更像一盆冷水兜头泼下。


李想说,以前看着每天无限量供应的零食是幸福,现在只觉得像养殖场的鸡,有人专门投喂,代价是需要你不停下蛋。


“互联网的确越来越给我一种吃青春饭的感觉”,李想开始谋求“第二条路”。


本就在做短视频账号运营的她,某天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为什么我不能给自己做一个账号呢?”


美食探店、生活日常、日常穿搭……工作外的时间不再用来看剧看动漫,报了各种新媒体运营的线上课。虽然粉丝和数据都还很一般,但生活好像有了盼头。


“以前是莫得感情的打工人,用时间换工资,给老板创造价值。现在是在给自己的未来努力。”


 part.2

 不想让孩子成为“互联网孤儿” 


  • 唐西 30岁 离开互联网大厂 做食品电商


在疫情不时反复的2020年,身处top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唐西,毅然选择了离职。


原因很简单:在这一年,他有了自己的孩子。


有了孩子之后,唐西产生了一种无力感。


在公司加班,会想着在家的孩子,就算是坐着最早的班车回家,孩子往往也早早睡着,他变成了一个没那么努力的员工,同时还是一个不够称职的爸爸。


作为双互联网职工家庭,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互联网孤儿”。在跟妻子协商之后,唐西选择给自己一个职业间隔年,当一名全职奶爸。



他开始学着安排孩子的一日三餐、早期教育和户外活动,向医生请教育儿知识,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慢慢摸索出方法论。


原本就有自己公众号的他,又专门建了育儿群,开了微店,上架了各种探店时发现的美食、生活器具、育儿好物,做电商分销,把自己的兴趣变现。


尽管经济压力仍旧不小,但唐西说离职当奶爸,于他而言,并不是“悲情的放弃”,更多的是“欣喜的获得”。


 part.3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找机会 


  • 许鹏 40岁 离开体制创业


当“进入体制内”重新成为热门选择时,已经在天津电视台工作了18年的许鹏,却走上了跟大家相反的方向。


提离职的时候,周围的领导和同事都觉得他疯了,那是2020年的3月,疫情的余波之下,一切都是未知,安安稳稳的似乎比什么都重要。


可在许鹏看来,这不是困难,反而是机遇。疫情影响了线下,线上才有了流量红利。他拿出多年的积蓄开了MCN公司,帮百货公司做带货直播、帮已经退役的篮球运动员张楠做账号运营、给郎朗做直播……


看似一时冲动的举动背后,其实是多年的思考。


许鹏在天津电视台时,就是做融媒体方面的工作,一直非常关注、也很看好新媒体的发展——政府部门、商场企业有越来越多线上线下相结合、探索新玩法的需求,但真正又懂传统媒体又懂新媒体的人并不多,这是他的机会。


“传统媒体确实成熟,可船大很难掉头,不如自己跳出来直接进入这个行业。”


对于自己的转变,他认为不算是辞职或者跳槽,只是根据自己的职业发展和资源积累,一个顺其自然的决定。


就算做好了充分准备,万事开头难。


没有项目、没有现金流,许鹏曾经动过把房子抵押的念头。一个月出一次差,一次一个礼拜,是常有的事。



“但是真的很有成就感!以前在电视台做制片,整个流程都很熟悉,破圈之后很多事情不了解,财务法务、人员管理、角色定位……这些都要倒逼自己重新学习,收获很大。”


至于创业之后的收入,许鹏说其实不到之前的三分之一,公司才步入正轨没多久,从项目里赚的钱基本都重新投进去继续做新的项目。


虽然收入锐减,但他却并不想停下。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他一遍遍思考公司之后的发展方向,今年,他希望能拉到新的投资,把规模扩大到50—100人。


 part.4

 20岁的梦想,37岁实现了 


  • 徐燕 38岁 回到十八线小城开服装店


2020年,徐燕选择离开工作了7年的公司,从广州回老家110天,她由一名职业经理人变成了服装店老板。


被问到“为什么选择回家”,徐燕的原因有两个:


一是一个人在外面这么多年,太累了;二是因为女儿,女儿从出生6个月后就一直是姥姥在带,她想陪在孩子身边,补上前些年缺失的爱。


为了省钱,她自己设计装修方案,跟师傅沟通装修效果,墙上的旧柜子自己拆,装修垃圾自己倒,学会了骑三轮车,学会了拧螺丝,坐凌晨2点的航班去拿货,在机场候机厅坐了整整四个小时等天亮,第二天接着跟装修。



20岁时开服装店的梦想,在37岁实现。


每天早上9点开门、晚上10点收工,守店58天,没休息过一天。徐燕说,现在女儿上学,自己卖衣服,虽然都很忙,但每天晚上能说几句话,偶尔她到店里一起吃顿外卖,都是幸福的。


不过,现实从来不是童话故事。


徐燕没有太多开服装店的经验,原本进了一堆货准备过年卖,结果年底疫情又反复,很多人都不回来过年,压了一屋子的货。


没办法,为了卖掉衣服,在38岁这一年,她又开始学习直播。





《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2020》显示,全国19家互联网头部公司,员工平均年龄是29.6岁。不仅仅是互联网,各大用人单位都把“拒绝35岁”,明里暗里作为招聘的条件之一。



然而迈出新的一步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人过35岁,试错的空间越来越小、试错的成本越来越大:去哪里找资金、怎么管理员工、如何规划未来发展……桩桩件件都需要深思熟虑,稍不注意可能就赔个底儿掉。


天眼查数据显示,全国小微企业数量达到8千万家,大约占到全国企业总数的70%左右,而在这个数字背后所关系到的普通打工人,更是不可计数。


为了切实服务实体经济,支持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发展,解决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平安银行积极开发小微金融产品,推出了税金贷、新一贷快贷等业务,为更多的小微企业提供更快捷、简单、灵活的金融服务;同时,推出平安薪这一服务平台,在代发工资的基础上,同步配套考勤管理、职业培训、差旅管理、福利集采、企业远程医务室等一站式服务,提升民营企业及小微企业整体经营能力。


创业到底有多难?这是来自中小企业主们的声音,点击视频,和平安银行一起,听一听老板的心声:


创业再难,关键时刻,有平安银行,一起撑Boss


逃离大厂,或许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焦虑,但至少让人看到更多的可能性,想要的生活也许没有那么遥不可及。35岁,转换赛道,有何不可?


如果想要改变,最好的时间就是现在。创业,可以没那么难,戳文末“阅读原文”,和平安银行一起,从现在开始改变。


戳“阅读原文”,查看创业不难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