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搬家

市井望远镜 2021-02-23 19:39





▍盐财经 

作者 | 何子维

编辑 | 谭保罗


2月6日晚9点,23岁的长沙女孩在搬家途中,从货拉拉车辆上跳窗,身亡。


距离这个蹊跷的举动,距离这场意外的惨剧,已经过去整整18天。


是自杀,还是另有原因?因证据不足,涉事司机被警方释放。


真相到底是什么,目前警方调查仍在持续。


在监控密集、信息密布的今天,一场事故迟迟未能得到调查结果,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图|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司机曾三次偏航(来源:人民日报)


舆论质疑,密闭空间里,女孩如何从货拉拉车上“自己跳窗”?司机为何在深夜多次偏航,驶向偏僻路线?货拉拉有没有音频、视频监控?


大家在意的无非是——网约车一而再再而三地出事后,一家互联网出行服务平台,为公众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已经是一种共识,而货拉拉做的实在差劲。


我们不应该浪费这样一次教训,应当进行更深入也更本质的探讨。


病态的平台,孱弱的用户,缺位的制衡与监管——货拉拉这场致命的搬家,埋着中国“现代”互联网平台的诅咒。



▋▍

还有“醉醺醺”的司机


如果用电商平台搜索“车载录音设备”或“车载视频设备”,结果显示,购买一个便宜的设备,价格不足50元。


虽然增设这样一个设备,无法百分之百避免伤害事件的发生。


但毫无疑问,这是出行平台可以承担的成本最小的保障司乘安全措施之一。


一旦司乘双方有不愉快的事发生,调出记录,便可进一步了解真相。


去年年底,一滴滴司机为救婴儿闯红灯,婴儿父母拒绝作证一事,就是例证。尽管事件有反转,但车载视频的曝光,减小了司乘中任何一方受委屈、被冤枉的可能。


图|司机为救婴儿连闯红灯,家属拒绝作证


事实上,与滴滴相比,货拉拉更需要录音、录像以及更严格的监管。


这是因为涉及搬家,住家地址,甚至是否独居等信息,都在司机面前展露无疑。


一位在去年曾尝试使用货拉拉搬家的用户就向盐财经记者表示,当时货拉拉的司机来了,感觉醉醺醺的,且张口就要300元路费,于是她取消了订单。


她本来打算向货拉拉的客服投诉,但她考虑到,如果被打击报复怎么办?


这样的担心与愤怒不是孤例。


去年年中,一名拥有百万粉丝的美妆博主在微博爆料自己遭遇了“天价搬家”——不到两公里的距离,货拉拉司机开出了5400元的价格。


图|货拉拉在微博发布《关于“天价搬运费”事件声明》


司机不规范、价格不透明,诸如此类的投诉有增无减。


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盐财经记者查看到,截至今年2月23日,货拉拉已有超过3200条投诉,主要集中在额外收费、损坏物品、发票报销等问题。


同城货运是块大蛋糕,市场规模达到1.3万亿元。但这个万亿蓝海市场的B面,隐藏着大量的摩擦性成本,它们每天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上演。


比如,上门搬家的时间、货车与货物尺寸的匹配、打包或搬运的服务以及“小费”等。


这些陌生但原始的元素,并没有因为接入了互联网,得到有效改进。


当摩擦性成本极其高的时候,微弱乃至空白的监管机制,便成了扩大事故发生的帮凶。


那么,作为平台,货拉拉为什么不作为?


是因为缺钱吗?


盐财经记者从天眼查获悉,就在刚刚过去的1月伤,货拉拉完成了第8轮融资,金额达15亿美元。它是继货拉拉在去年底,刚刚完成5.5亿美金的E轮融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融到的。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图|货拉拉融资历程(来源:天眼查)


货拉拉因此还创造出纪录——一个月内累计融资超20亿美元。


所以要说货拉拉缺钱?纯属瞎扯。


只不过是,在这场大公司和用户的拔河比赛里,后者的意见并不重要罢了。


只不过是,这家公司认为,只要不断扩张,掌握了行业的话语权,便可享受来自投资者挥洒金币的青睐。


至于在研发、服务以及安全保障上的投入,就可以滞后,甚至视而不见。



▋▍

如何成为一个司机?


这是一种病态的平台思维。


但不知从何时期,这种平台思维已经存在于整个中国公司界。


有多病态?


相比在技术上深耕、在技术层面上创新,对于强者的崇拜,对于模式的追逐,才是当下中国互联网平台的截面。


“古典”的互联网思维特点是,先有好产品,后有市场占有率。当初乔布斯创造出的经典手机iPhone,就是这样。


“现代”的互联网思维则完全反转了过来——瞄准规模,占有市场,等到垄断行业,拥有话语权,再以改变游戏规则的方式,实现盈利。


要说将“现代”互联网思维发挥到极致的,是滴滴。


这家公司不外乎把在路边随手可招的出租车,搬到了线上,圈进了系统,然后开始疯狂地补贴。


图|关于滴滴补贴迟迟不到账的的投诉(点击图片可查看相关文章《杀人案后的滴滴)


等到掌控住行业话语权,再修改规则,推出专车、拼车、顺风车,对司机抽取佣金。


货拉拉目前的变现方式和滴滴不太一样。


它暂时不靠佣金,而主要依靠司机的会员费——如果司机不充值会员,或者更高等级会员,要么接不到单,要么只能接些不赚钱的“垃圾单”。


但货拉拉和网约车的本质上是一样。


它们其实都不是互联网,只是用互联网的手段入侵老生意,试图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新型“收租者”。


它们都为了快速做大市场份额,用融资得来的钱,去提升补贴力度,利用人性的弱点,试图在供需两端同时获得大量信徒,实现平台生态的繁荣。


最终产生的后果就是——忽视与用户利益息息相关的价值构建和制度建设,而过度以规模和增长作为核心考核指标。


这一点,仅从“成为一名货拉拉司机并不复杂”的现实境况,就可以看出。


货拉拉官网显示,你只需下载其App,并完成个人信息与车辆信息的注册,在等待培训通过后,即可进行接单。


图|如何成为一名货拉拉司机(来源:货拉拉官网)


“培训什么内容?”盐财经记者向一位就职于货拉拉半年的司机问道。


这位司机显得有些支支吾吾。


他最后回答:“我们做搬家货运的,你有车,能跑,交了会费,就能干嘛。”


根据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货拉拉司机的描述,事实上,货拉拉的货车和司机资源大都是从社会上找的。


管理好一点的,可能是一个小型车队。有车的老板作为中间方,还可以对司机的管理把关。


次一些的,就是个体户。有车,便可以挂靠平台,开展业务。而这正是货拉拉司机中大多数的情况。


说穿了,货拉拉的司机队伍,基本上是散兵,由良莠不齐的资源整合而来。


对一群散兵参与深度的质量管控,有防患于未然的态度,显然是不存在的。


不过换来了“繁荣”,倒是是真的。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货拉拉已覆盖中国大陆352座城市,平台司机月活48万,用户月活则为720万。


图|来源:货拉拉官网


但任谁也明白,这是假象繁荣。


如果要对司机设置准入门槛,对平台来说,就等于增加了成本。


在这种机制下,一旦发生了事故,平台只能把那些成本转嫁给用户。



▋▍

从“赌”开始的创业者


像货拉拉的这种机制,和它创始人过往的“创业经历”有关。


尤其是那些赚得盆满钵满的日子,会决定创业者对于事业的认知,进而在一些关键的十字路口,决定公司的选择和走向。


货拉拉的创始人兼CEO,名叫周胜馥,是位学霸,香港十优会考状元,斯坦福大学经济系毕业。


图|货拉拉的创始人兼CEO,周胜馥(来源:货拉拉官网)


作为一名高材生,他过去赚得盆满钵满的方式十分另类——在创立货拉拉之前,是玩德州扑克


周胜馥曾在网上无意间点开了一个德州扑克游戏平台的链接,迷上了。


愈发痴迷的他,干脆辞掉了贝恩咨询的工作,前往澳门,成为一名职业赌徒。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胜馥开始摸到一些规律,甚至能算出自己每手牌的胜率。他说:“我可能是那段时间里,全世界最专注于打德州扑克的人。”


玩到第7年,职业赌徒周胜馥已在牌桌上赢了3000万港币。


可在他看来,赢钱只是财富的转移而已,周胜馥想要做些更有意思的事。


2013年,他创办了货拉拉,并曾公开表示,“货拉拉平台上活跃的司机每个月超过40万,一家传统物流公司要做到这样的体量大概要用二十年,货拉拉六年就做到了”。


图|货拉拉业务范围(来源:市界整理自货拉拉官网)


周胜馥话语间满是自信。


这样的自信为他赢得了资本市场的目光和赞许。


但靠运气,讲故事,做PPT,总是简单,资本对于人类未来的畅想也总是美好。


只可惜,罗曼蒂克的剧本,往往伴随坍塌的结尾。


它们写进了今天致命的搬家,写进了过去生锈的小黄车,还有变味的瑞幸咖啡。


尽管大多数公司的故事里没有沾染血色,但我们总归是不喜欢资本带着“赌博式”的孤注一掷——在管理上放任自流,在经营数额中野蛮生长。


一定就能赌成功吗?风险太大了,赌赢的公司也太少。


哪怕是赚得的快感越多、越快,很可能失去的也就越多、越快。


比如,在这次致命的搬家事件之后,许多业内人士都表示,不排除货拉拉的估值会被重新计算。


图|货拉拉发布《关于长沙用户跳车事件的说明》


哪怕是这些公司赌赢了,最终掌握了行业的话语权,甚至垄断权,我们也不得不畏惧它们对于便利、价格、隐私、个人和公共安全等问题的延伸触角。


如果一定要赌,就系统地靠运气赚钱。


依靠“大数定律”,把正确的事,反复执行。 


而那些口口声声“向善”的“现代”互联网公司,早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道德性危机。


“道歉场”里,来自它们的声音还少吗?回过头看,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曾向公众发表过道歉。


就像滴滴顺风车事件之后,这家出行公司痛悔地写道:“归根结底是我们的好胜心盖过了初心。”


不要放过每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货拉拉,不要放过每一个“现代”互联网平台思维的公司,就算有一天,女孩跳窗事件有了某种结果。


因为我们希望的结果是——不再有某一个不幸的女孩。



作者 | 何子维

编辑 | 谭保罗

排版 | 翁   杰



 END

『盐财经』原创出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在看把盐撒给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