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开了“男德班”,依然两头不落好?

萝严肃 2021-02-23 20:09

转载或者合作请联系

mszhangziyan@foxmail.com


大概没有一部电视剧像《赘婿》一样曲折离奇了。


开播前,原小说作者不当言论引发女性观众抵制;开播后,改编剧情又惹恼了一些本应是基本盘受众的赘婿文男读者。


点开豆瓣《赘婿》评论区,好评的理由一般就是下饭好玩这类,差评的理由则千姿百态。


开播前的差评:骂作者立场有问题,坚决不看。


开播后,原著党问:不是说不会讨好女权吗,现在呢,拌饭吃了?


被“改成女性视角”的噱头吸引来的女观众,继续打低分:营销所谓的剧版改编很女权,就是彻头彻尾的诈骗!!


怎么还是两头不落好!



播出前:

“女拳垃圾”“不考虑女观众”


先给大家简单回顾一下,《赘婿》这部电视剧如何引发抵制风波。


源头是今年一月份的“七英俊事件”。


1月3日,网文女作家“七英俊”在微博上讲述自己参加网文作者大会,被一群男性作家开黄腔的经历。她称自己聚会后很普通地与一位男性作家拼了车,却受到众多围观男作者的起哄,就连第二天开会时都有男作者对她挤眉弄眼地调侃,“听说你和某某(另一位女作者)上了×大的车?”


“七英俊”没有提到具体是哪些人对自己开黄腔,但在博文的最后,她说这其中有很多大家都认识熟悉的名字,“你们都是垃圾”。



这种画面太过典型,女性都对这种叙述产生了共鸣。因为“七英俊”没有点出是谁进行了言语性骚扰,很多男性网文作者都自证没有见过她没有一起参加过活动。


而部分男性网文作者则开始攻击发声者,说她没有点出性骚扰者的名字,就是“这个锅扣到全体男作者头上”“屎往所有男作者脸上糊”。


“七英俊”直接回复,提供了会议的正式名称,也解释了自己发文的意思是“起哄的都是垃圾”。


一个女性说自己被性骚扰的经历,因为未点出性骚扰者姓名而被咒骂“屎往所有男作者脸上糊”“有病”。


那么,如果她明确点出了是谁在骚扰,就会有人声援她支持她吗?


另一位“天涯历知幸”曾经就在有证据的情况下指认男性作者性骚扰,然而这之后却遭到对方及其友人纠缠攻击。而这些污蔑一直到今天都在持续。



双方激辩了好几天,最终结果是发声的“七英俊”被合作方取消合作并发文道歉,捐款3万自证清白。


而在这个风波中,《赘婿》原作者“愤怒的香蕉”也冲在攻击“me too”最前列,喊出“女拳垃圾”口号。



他对“me too”的理解就是:“女拳的游戏方式”“苦主说语境模糊的话”“一万个女拳肆意扩大”。张口闭口都是“女拳”营销这类词汇,无知又粗鄙。


而后,“愤怒的香蕉”过往言论被翻出来:“我写《赘婿》的时候根本没考虑女读者。”


彼时电视剧《赘婿》即将播出,抵制开年重磅剧集《赘婿》的网络议题就开始了。


“愤怒的香蕉”本人澄清,网传的是添油加醋的P图。但是他又说:“11年前写《赘婿》我并未特别考虑女读者,这是正确的。”——那说来说去就是写作初心不考虑女性读者和受众呗,既然不考虑,女观众从个人选择角度出发,说一句不想看也情有可原吧。


不谈me too这些,这位作者对情感的理解也很典型:“就我见过的成功男性群体来说,一旦有钱,你可以变换着各种不同的姿态玩女人,想怎么玩都可以。”


而“赘婿文”这种故事类型本身就有很多争议。在这样的故事模板里,男性认为“入赘”是一种羞辱,忍辱负重求逆袭,大部分男主角都是软饭硬吃,入赘依然不妨碍他们三妻四妾到处风流。所以女性观众怎么想怎么不对,在《赘婿》播出前,部分激动的女网友已经开始打一星。



播出后:

男频文变男德班??


但谁也没想到,《赘婿》一播,看赘婿文的男读者也有不满意的,因为魔改出古代男女平权,还有“男德班”。


小说《赘婿》里的男主宁毅软饭硬吃,入赘不妨碍纳妾。看了一下百科资料,男主除了正妻之外,还有五个小妾一个丫鬟。


而改编成剧版之后,最瞩目的情节就是“男德班”。


男主宁毅在逛青楼后,被苏家惩罚送进了男德学院修男德,学习“相妻教子”。


男德学院里有一大批和宁毅一样不守夫道、伺候不好自己妻家的赘婿,他们在男德学院规规矩矩地学家务事,诵念男德守则,一旦越界就会被老师体罚。


看起来,这种“魔改”是为了反讽现实中的“娘道”、“女德班”等性别歧视的热点新闻,也借着宁毅之口高喊了夫妻双方平等的口号。


“男频文”(男生频道的网文)许多都是“种马文”,男主能逆袭能大开金手指人见人爱,冲着原故事来的男读者一星又打上了,痛批剧方讨好女性观众。


剧方倒是很明白。做剧,就不能不考虑女观众的想法。


此情此景让我想到了杨笠的段子:“有些人可能内心很直男癌,回到公司写文案也必须得说,女性也要勇敢发声!”


这个故事首先告诉我们,现在买了版权的都是魔改,而且完全不通知原作者;剧都改出男德班了,开播前半个多月原作者还在网络上喷女人。


男观众开始打一星的同时,一些网稿宣布:为独立女性代言,《赘婿》爆了!


真的吗?搞出男德班和平等口号,《赘婿》就能把作者所有意图都掰过来改出一个发人深省的性转反讽作品吗?


不能。


因为原作的基底始终存在,所谓的男女平等放在一个“赘婿文”里更显拧巴。


单看“平权甜宠文”这个缝合怪表述,你就知道局面有多奇怪了。


“性转”设置的确能带来反讽效果。但《赘婿》并非如此,剧情自己就逻辑顺拐,拐得晕头转向,性别歧视和男女平等口号交错进行。


男主转世前是张若昀演的商界精英,转世穿越后就变成了郭麒麟演的落魄赘婿。


剧中放大宁毅作为赘婿屈辱经历,他一脸不情愿地坐了花轿、被撒了红枣桂圆、跨了火盆才“嫁入妻家”。


这里是原作的设置:入赘,是对一个男人的侮辱,男人竟然像女性一样“嫁入”别人家,他是在最被人瞧不起的情况下逆袭的。


所以才有这样的台词:“哪怕是个赘婿,我也能东山再起。”


如果真的用“性转”来讽刺千百年来的男权社会,那“入赘”在剧中就不应该是贬损,而应该是这个世界的通行规则。


最受关注的男德班剧情看起来也怪怪的,没有多少对于夫妻分工不平等的嘲讽,倒是在攻击找上门女婿的家庭全是无理取闹。


夫妻平等口号,是在给赘婿鸣不平。


剧情里有悍妇妻在大庭广众之下教训丈夫的情节,丈夫一旦半点没做好,就会被妻子送到“男德学院”整改,场面一度让人以为误入女尊文。


可是到主线情节,还是男人开挂女人傻白甜的老一套。


剧中最强大的女性角色苏檀儿,分明是深受男权文化的压制,遭遇着“女性不能抛头露面”等等偏见,在家族事业经营上被百般刁难。——哪个有男德学院的女尊社会,还会有这种女德规定?


女主苏檀儿什么都好,什么都有,却必须要招一个又穷又蠢的废柴赘婿做摆设,才有机会与兄弟们竞争家族事业的掌管。


她竞争家族事业掌管权,靠的是丈夫的帮助、父亲的支持、爷爷的最终拍板——她的权力都来自于男权和父权的赋予,剧情从不着墨于这个女主角本人的努力和才干。


剧中虽然借着男主的口讲出很多女权口号,像女的可以拼事业不必限制在闺中这类。


但实际上呢?妻子一看到丈夫在和当朝宰相说话时,就很识相地跑回了厨房切水果。


如果真要在价值观上掰回男女平等,还不如重写一个故事。现在就是魔改了皮毛,又留住了男频文糟粕精髓。


为了不得罪男女任何一方,剧方还提出了“男女双强,举案齐眉”的口号。(感觉到了改编的小心翼翼。)


所谓“双强”剧情的实质,是凸显男主的作用,降低了女主的智商与能动性。


女主明明勤恳细心,在布行开业之前不断检查;


但是还是架不住剧情天降灾难;


几次遇险都是男主出面帮她脱险。


女主人设在能干和傻白甜之间来回摇摆,以至于观众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女主要是没有男主帮忙得死几次”。


原文里的梗都经过了一些“不得罪女观众”的改造,给人观感就是——干脆别保留了,删了重写吧!


最典型的就是男主妻妾成群的部分被拿掉了,剧版男主一心一意向着自己妻子。


但是,其他女性角色也在,变成了男主的商业伙伴红颜知己,还可以作为激发男女主甜宠戏份的工具人。女主都已经是衬托男主的工具人了,还有这么一大串工具人究竟是图什么?


后宫文直接改成纯洁小清新,纳入甜宠常见梗。赘婿和妻子套进“契约结婚出感情”的偶像剧套路,男主从睡在耳房到睡到床边打地铺,就是坐怀不乱。直到女主采取主动烧了耳房才极为君子风度地圆房了。


就连男主被灌了春药这种情节,都走向了“他用残存的理性凿墙洞躲开女主”。这段才是真的男德班吧。仿佛听到剧方在呐喊:女观众不要骂男主猥琐,看看我们吧!我们是清水纯爱甜宠!


剧情为了可看性也增加了喜剧部分,得益于郭麒麟无公害妇女之友的形象和喜剧化改编,使得这部剧在开播时一度有“轻松下饭”的好评。


但是《赘婿》已经是十年前的网文,就算魔改,依然有很多过时的穿越爽文套路。


男主能逆袭,大部分成功因素是现代人穿越古代利用信息差优势碾压其他人。


也许有观众看到男主将拼多多等现代商业模式放到古代实践还觉得好笑。


可是看多了这种套路真的很重复。不是现代拳击打人就是古装剧里学到的白矾滴血认亲。



男主科普吊威亚、肌肉、高尔夫、规划停车场的玩法,这些东西,我们在20年前的《穿越时空的爱恋》《寻秦记》里全看都过了。


时而女尊、时而平等、时而甜宠、时而大男主,越演缝合的越多。看来看去都想问一句:既然这么在意女观众,为什么要买赘婿文?


赘婿文

和性别意识有关吗?


不看赘婿文的网友也在各种“歪嘴龙王”小视频广告里大致知道了这种故事的套路。


一个入赘的女婿,被妻子和岳父母瞧不起,动不动就啪啪被扇耳光,妻子还不许入赘的丈夫对自己直呼其名。


但他不是天赋异禀就是血统惊人,只是作为杰克苏大男主必须有的磨炼才被迫入赘,在被所有人都瞧不起扇耳光谩骂之后,会从天而降一群人给他列队下跪/送一亿美元/奉上改变世界的合同/带兵打仗,以此恭迎少主/将军/龙王/神医/祖师回家。


而男主在秀了自己的超强财富/医术/特异功能之后,曾经瞧不起赘婿的妻子及岳父母会当场追悔莫及/吐血重病/家财散尽/五雷轰顶。


“赘婿”意味着被轻蔑、被侮辱、被随意呵斥,岳父母发现赘婿超强杰克苏身份之后直接下跪谢罪。


尽管这些只是最夸张的为赘婿文引流付费阅读的小广告,但背后透出的创作意识和导向仍然值得玩味。


根据媒体报道,赘婿套路可以概括为,男主角被先虐后爽,最后逆袭,其主要受众是中年男性读者。(《“赘婿”文学热:当沉默的中年男人读起网络小说》)


“赘婿文”悄然走红,影视化计划也很快跟进。


但在此之前,“男频文”始终都是“网文IP”里最容易滑铁卢的存在,《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等升级打怪文被拍得乏善可陈,男频穿越文《回到明朝当王爷》播得无声无息,唯一例外的是《庆余年》,王倦执笔功不可没。但王倦也不是男频文百战百胜的拯救之王,新出的《斗罗大陆》又是同样的无趣。


传统的“男频文”,升级打怪、有诸多红颜知己,但作为故事重复单调薄弱,从商业角度来说,更适合跟游戏融合发展。“男频文”加“流量小生”更是错上加错。如果“甜宠文”加上帅哥,女观众对烂剧的容忍度还能再高一些,无趣情节加男性受众没感觉的男爱豆,除了忠诚粉丝刷量实在想不到还有谁去看。


《赘婿》的改编操作不可谓不努力,在网络抵制风波之前,片方已经敏锐感觉到性别议题一旦处理不当就会引发女观众反感,积极引入“平等”概念大搞“男德班”,与此同时也极力强调“端水要端平”,声称自己是“男女双强”。实际效果是故事调性和价值观都在反复横跳。


“赘婿文”原本的背景和受众究竟是谁?根据媒体报道,看赘婿文的主要是三四线城市的中年男子。他们被视作“网文市场的新用户”和“下沉用户”,赘婿文令他们代入人生不得意常常被家人嫌没用的自己,通过逆袭高光时刻来找到“爽点”。


真要从性别角度观察“赘婿文”,不妨把“性转”贯彻深入一点来看。


在“赘婿文”的模板里,“赘婿”是跌入谷底的逆袭起点,这本身就足够“男权”了。


只有男权社会里,“入赘”才能让男性如此刺痛。可“入赘”对应的是“嫁人”,是封建社会里从上到下从贵族到平民所有女性进入婚姻的标准姿势:离开自己的父母,随伴侣及其父母一起居住,凡事都要考虑夫家感受。


而且,请注意,《赘婿》原小说里,这位入赘的丈夫可没有失去冠姓权。


“赘婿文”有个套路是“倒洗脚水”,男人给妻子、妻子闺蜜、岳父母倒洗脚水,就已经是作为男人的奇耻大辱。不过尽管遭受如此欺凌,“赘婿”还是没忘记瞟清楚沙发上自己的妻子及她两个闺蜜一共是三个美女,“性感有致”、“各有千秋”。


性转一下,妻子给丈夫公婆倒洗脚水可能有些人还觉得挺正常。


“赘婿文”里大部分让男人觉得自己抬不起头的设置换成妻子和儿媳都是很日常的事情。而在赘婿文里的“逆袭”通常都是用钱权亮出自己隐藏的身份或技能点,令妻子岳父母刮目相看追悔莫及。


对于真实生活里受累的妻子来说,最大的逆袭可能就是逃出这个家,能像个人一样喘口气,做自己的事。而且她们逃离的可能是长期家暴和虐待。


去年大热的推理剧《隐秘的角落》也是一位赘婿男主。他在妻子要离婚时的选择是:谋杀。


试着从赘婿文男读者的角度代入一下,倒是想劝劝他们赶紧支持男女平权。大家都平等,男性也就不用完成“必须争名逐利”这种你们做不到的任务了。

(△因为嘲讽女权台词而饱受争议的《余欢水》,开头也是全家人瞧不起的女婿)


也许又有人觉得我们这么细究“赘婿文”大可不必了,“看电视嘛,就图个轻松热闹”。


是啊,看电视就图个轻松热闹,如此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贵行业总喜欢买一个自己也没想明白的网文一通魔改呢?


魔改成了缝合怪,可能还不如原创一个“郭麒麟戆夫成龙”的故事顺当可爱。


我的最后一句感叹是:把高点击率的网文捧成大IP做影视化,90%以上,大可不必。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给你严肃的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