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案中的迷药是不是“一捂就倒”?这不是重点

新闻哥 2021-02-23 20:13


哥怎么也想不到,一场关于迷奸药的大讨论,非但没有破除心魔,反而加重了大家的恐惧。


一切起源于年前那条阴间新闻。



根据警方的尸检报告,女孩是因为七氟烷中毒,导致急性呼吸功能障碍而死亡。


哥以前介绍过七氟烷,一种全身麻醉剂,但现在,它在网上有了另外一个名号——“迷魂药”。



迷魂药,老都市传说了,在各种古早杂志和厕所墙壁上都能见到它的身影。



功效也越传越离谱。


朝你喷一下,拍下你的肩,让你抽支烟,就能任意摆布你。


甚至看你一眼,你就能受到控制,乖乖去银行取钱。


X教授都要戴上头盔才能发功,他们瞪一眼就能完成,如此能耐却执着于骗女孩和骗钱,这是怎样一种敬业精神?



这种迷魂药自然只是传说,警方早有辟谣,那些声称被迷药控制取钱的人,多半是赌博欠债后为掩饰自导自演。



既然玄学操作的迷魂药不存在,那电视剧里经常演的那种,“一捂就倒”的迷药呢?


2月10日,医学大V@妇产科的陈大夫发博,“一捂就倒”的迷药在古代是不可能的,但随着科技进步,它已经被造了出来。


就是这次案件的罪魁祸首——七氟烷。



哥相信陈大夫只是想做次医学科普。


但现今微博上的话题,最后都逃不过划向性别对立的宿命。


一些人在转发时阴阳怪气。


“某男大V说不存在此类药物”“指出事实的女博主因此被网暴”,直指警界大V@江宁婆婆



江宁婆婆很快回应,自己以前说的是一拍就倒的迷魂药不存在,七氟烷也达不到让人“一捂就倒”的地步。



哥有位医生朋友,你可以说他收入不行甚至身体不行。


但我如果质疑他专业能力,就地翻脸。


陈大夫可能也受不了这个气,马上发了一个回应视频,拿自己当实验品。


她把倒满七氟烷的毛巾往自己脸上一蒙。


一分钟后,她被迷晕了。


(做完试验后,陈大夫去派出所自首了)


争吵反而愈演愈烈。


支持江宁婆婆一方认为陈大夫花了一分钟才晕过去,正好证明了七氟烷不能让人“一捂就倒”。


支持陈大夫一方认为10秒左右陈大夫就出现了濒临晕厥的反应,“一捂就倒”实锤。


还有些人的言论蠢得恰到好处,哥都搞不清楚他们究竟是反串还是真的那啥。



这都哪跟哪啊?


哥很好奇,对线的双方,究竟有多少人真的关心七氟烷的效果和危害?



让科学的回归科学。


其实在陈大夫发布视频后,华西医院麻醉手术中心主任刘进就提出过质疑。


“陈大夫视频中的操作,00:27-00:28她用毛巾捂脸,01:20开始倒下,中间共计53秒。这么短的时间麻醉药若要起效,则她必须使用高浓度快诱导法,但视频中她没有戴面罩,只是简单用毛巾捂脸。且据陈大夫自述,她用的麻醉药已过期两年,是否还有药效更有待商榷,视频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另一名麻醉医师凌楚眠也科普了七氟烷在临床上的用法。


要先准备全封闭的呼吸道—螺纹管—呼吸机环路,再加上专门的麻醉气体挥发罐。


经过半分钟的诱导,由医生紧紧把面罩扣在患者脸上。


患者大口呼吸后才会被麻醉。



如果一个人用沾满七氟烷的毛巾去捂人。


捂脸上的这几秒钟,对方撑死呼吸两三次,想迷晕别人几乎不可能。


但这不代表它不危险。


真正要小心的,是在饮品中下药。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使用迷药性侵案件共有117起,受害人有187人,年龄最小的才11岁,有11名是男性。


犯案的流程出奇的一致,嫌疑人先是用口服麻醉剂迷晕受害者。



为了让受害人睡得更沉,嫌疑人会用七氟烷盖住受害者的口鼻,这种丧心病狂的人渣,通常是控制不好剂量的。


开头的那位女孩,很可能就是在这过程中不幸死亡。



可这么危险的七氟烷,却并没有列入严格管制的名单中,医院里尚且能管控,但也只能管到医院内,总有人能钻各种空子。


至于获得七氟烷的手段……哥该就此打住了。



最后,哥还是想说,面对这样一个悲剧案件,要干的事太多,找出原因,找出漏洞,认真补上。


哪一件不比掀起性别骂战重要?


新闻来源

《让网红医生“一捂就晕”的麻醉药存在吗?麻醉医生来科普》澎湃新闻

《「一闻即倒」的迷药不存在,真正要小心的是另一种》丁香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