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火炬手”黄光裕:归来知天命,复出仍少年

懒熊体育 2021-02-23 21:00


时间回到2008年的8月6日。


8:50,在天安门广场020号与021号灯杆之间,作为企业家代表的85号火炬手黄光裕小跑上前,从坐着轮椅的84号火炬手、也是自己的母亲曾婵贞手中接过奥运圣火。而在不远处,黄光裕的妹妹黄秀虹担任着第69号火炬手。


奥运圣火在北京传递的首日,一家竟有三人担任火炬传递手,在长安街奔走护送,备享殊荣。


在跑过一段距离之后,黄光裕将奥运圣火传递到85号火炬手、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张艺谋手中。


但此后这一家人起伏跌荡的命运,即使如张艺谋这样的国际知名大导演也难以执导演绎——


2008年10月7日,黄光裕以430亿身家荣登“2008 胡润中国富豪榜”榜首,第三次成为中国首富;同年11月17日,黄光裕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2010年,黄光裕以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在此前后,他还在监狱中与陈晓等人展开了对国美的控制权争夺大战……



黄光裕的“天命”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黄光裕用自己人生的极致体验诠释了孔子的话——30多岁就成为中国大陆首富,被视为一代人创业奋斗的偶像;40岁出头时被捕入狱,人生陷入迷途;出狱时已年届50,到了“知天命”的年龄。


“知天命”首先体现在有所敬畏、做好本业。2021年2月18日,黄光裕在假释期满、牛年第一天开工时,发表了12年中的第一次公开对外讲话。他说:“经营企业的时间越久,就更深刻地领悟到爱国爱党、守法经营、创业创新、回馈社会对企业长远发展的意义,我们要与时俱进、聚焦实业、做精主业……”


“知天命”其次体现在知道自己错失了什么,该认命的要认命。就在黄光裕2008年那次跑完奥运圣火传递后,曾对媒体说:“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让我更深刻地认识到中华儿女的空前团结和血脉相连的深厚情感,更真切地体会到祖国的强大。”


确实,黄光裕错失了中国经济发展最黄金的12年。2008年,中国经济总量达到4.438万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达到5.879万亿美元,正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20年中国经济总量高达14.34万亿美元,仅次于21.43万亿美元的美国,遥遥领先于5.08万亿美元的日本。


从企业微观层面来看,在黄光裕入狱后,国美从飞速发展陷入一蹶不振。


经过那几年的迅猛扩张和一系列并购大战,国美登上顶峰,从2006到2008连续三年蝉联中国连锁百强企业第一名。2007年,国美电器集团销售额高达1023.5亿元人民币,排名第二的苏宁电器集团销售额为871.4亿。


而在那一年,阿里巴巴总营收才22.5亿元人民币,京东营收只有区区的3.6亿元人民币。当时在黄光裕的眼里,自己的竞争对手只剩下张近东,马云、刘强东等还根本没有对他构成威胁,至于2015年才创办拼多多的黄峥,当时刚刚从Google离职开始第一次创业。


更痛心的是,黄光裕错失了从2010年开始兴起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在短短的10年时间里,迅速成长起来一批创新型的巨头公司,如小米、美团、滴滴、今日头条、快手等。


12年中,国美被这些公司迅速超越并远远拉开距离。今天,无论是市值还是营收,国美仅仅是上述大多数公司的零头。


国美想过搞体育


其间,黄光裕家族也曾不断努力想改变这种局面,屡屡调整其零售战略,并先后瞄准了一些新的机会。


也许因为有奥运圣火传递手的荣耀,并切身感受到因受2008年北京奥运会利好而蓬勃发展的体育用品产业的热浪,深受黄光裕器重的妹妹黄秀虹决定将国美电器的成功经验复制到体育用品这个新兴的产业。


2009年11月,注册成立国美锐动;2010年3月,国美锐动与国内70余家体育用品主要厂商、经销商进行了密集沟通会谈;2010年5月和10月,北京的万泉河店和财满街店分别开业,面积分别是4600平方米和4000平方米;2011年1月18日,黄秀虹高调亮相国美体育战略发布会,宣布国美锐动改名为国美体育,并宣称要在未来5年在全国建立百家大型门店……


▲当年的国美体育。


但仅仅在一年之后,2家店先后宣布关闭。究其原因:一个是这种大卖场的模式,在电器行业国美占尽先机,而在体育用品行业已经有了滔搏等先行者耕耘颇深,国美体育难以超越;二个是整个团队的执行存在一定问题,甚至传出高管内部不和的传言;三个是时运不佳,在国美体育宣布大举进军体育用品行业的2011年,整个行业因为之前几年的盲目乐观,已经悄然踏入巨大的库存危机之中;四个是没有察觉到整个时代的变化——随着2010年iPhone手机在中国开始普及,移动互联网大潮已经来临,整个体育用品产业面临着模式的重构。


其后的2017年4月,国美集团又高调发布了“2017版汽车战略招商方案”,新业务覆盖了整车零售、汽车金融、二手车与汽车后市场等4个万亿级潜力市场。但这些新产业的尝试,最终雷声大雨点小,不了了之。


业讲究事在人为,黄光裕虽然敏锐地看到了这些产业机会,但因身在囚境鞭长莫及,唯余嗟叹。


最新的消息是,在等待黄光裕复出的最近这段时间里,国美方面已经看过了不少体育项目,甚至对一些明星项目提出了控股提议,就看接下来会有什么真正的落地。


当然,“知天命”还体现为对自己和对“仇人”的宽容。不久前,黄光裕一张出狱后访友的合影流传出来,从照片上看,黄光裕肚腩起来了,但神色祥和了,早已没有当年的杀伐之气;另据消息透露,2010年曾与黄光裕反目的陈晓,也表示在其假释后有过沟通。


这一切,正如麦家在小说《人生海海》中所写的一样:“这是我的胜利,我饶过了他,也饶过了我自己。”


▲去年12月29日,北京鹏润大厦,与黄光裕并坐的是北京瞻望世纪航空公司董事长张文元。


黄光裕的“快乐大战”


在中国古代智慧中,与“知天命”同存的还有“尽人事”。黄光裕在正式复出后,果断将国美“归零”,APP改名为“真快乐”,并宣称要在18个月内恢复应有的江湖地位。



对于黄光裕的复出和采取的举措,舆论普遍持怀疑甚至嘲讽态度——在电商格局已定、赛道站满强大对手的情况之下,黄光裕“尚能饭否”?


这种论调当然有其道理,但却忽略了一个问题:企业家的本质是什么?毫无疑问,企业家就是“创新”的代名词,他们的工作就是变“不可能”为“可能”。试问:假设让黄光裕、马云、刘强东、张一鸣、黄铮这些人都返回到创业的起点,有人会认为他们有可能吗?我相信大多数人会给出否定的答案。但是,他们先后创造了奇迹。


黄光裕复出后能否再创辉煌?笔者对此持乐观态度,主要基于他所拥有的下述三种能力——


第一是“聚人”。


如果以2000年为起始点,到2020年的20年间,对中国社会和民众产生最广泛和深入影响力的创业偶像,前十年是黄光裕,后十年是马云。两者相比较而言,黄光裕成名更早,更具草根属性,一度被视为“穷小子逆袭”的榜样。


我于2009年初出版《首富真相:黄光裕家族的财富路径》一书之后,我碰到很多企业家朋友,在提到这个名字时,无一不由衷地赞佩其奋斗精神和商业禀赋。


大多人是善意的,都希望这位曾误入歧途的创业偶像,能在跌入低谷后重新站起来,二度逆袭,再登高峰。而很多老乡故交、企业界朋友,也在国美困难时或黄光裕复出后纷纷伸出援手,或者直接加入其“快乐联盟”。


这是黄光裕再次创业最宝贵的财富。


第二是“聚财”。


在黄光裕假释出狱后不久,便以40亿元的价格出售了其旗下的一个地产项目。另外,在2020年,先后有拼多多和京东等投资机构购入国美相当数量的债券。尤其是拼多多悉数行使可换股债券,将持有国美逾5%的股份,成为公司重要股东且为第三大股东。


据悉,黄光裕为了“快乐大战”已经筹集了超60亿的资金。当然,这仅是他能集结的资金的一部分而已。


另外,股市的股价更显示了市场的信心——从2021年1月起,国美零售的股价便出现大幅上涨,在2月16日当天更是大涨33.93%,此后几天一直保持10位数以上的增长。


第三是“聚势”。


外界对“真快乐”最大的质疑,一个是认为其主打的直播电商已经过了风口,二个是觉得其名字太土。


众所周知,2016-2017年是直播电商的萌芽期,但于2019年开始进入爆发期,GMV从2018年的1400亿人民币猛增到2019年的4338亿人民币,2020年更是因为疫情的原因爆增至10500亿人民币。


“真快乐”于此时全力进入直播电商领域,算是“赶了个晚集”,黄光裕清楚留给自己的机会窗口不多了,所以提出了18个月的决战期。


但“真快乐”并不算错失风口——据业界估计,2021年直播电商将继续保持增长势头,GMV将突破2万亿人民币。直播电商也将从粗放式增长进入多元化、精细化和创新性的发展阶段。


另外,“真快乐”脱胎国美商城,拥有数年积累的“家底”:据2020年年中公布的数据,国美已在全国各地建立超过20万个社群,可触达用户超6600万。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真快乐”瞄准的是年轻人群体,在紧紧追赶的同时又抢先一步进行了创新和布局。“真快乐”模式创新体现在其主张的娱乐化电商,技术创新体现在其将推广的视频导购。


细心的人会察觉,“真快乐”之名和“拼多多”有如孪生。当年,“一穷二白”的黄铮就是凭借“拼多多+社交电商”,硬是从铁板一块的电商市场切出一块大蛋糕,并用5年时间成长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而现在在“双黄组合”之下,“真快乐+娱乐电商”有可能再次复制拼多多的“奇兵突袭”的成功经验,在未来3-5年再次重构中国电商的版图。


而视频导购的背后,则显现了新近加盟国美的向海龙所携带的百度技术的基因,这也为“真快乐”增加了更多的想像空间。


而更多的想像空间需要留给黄光裕对商业资源的整合能力。如果在未来的某天,他突然抛出一则爆炸性的商业新闻,我们不必感到过分惊讶——这是他最擅长的,正如10多年前,他接二连三发起的那些在业界惊天动地的并购案。


▲线上“真快乐”,线下“”。


黄光裕的“冲刺跑”


在2020年中假释出狱后,黄光裕一边拜亲访友,一边玩起了当下时髦的抖音。


在名为“秦某人@(俊烈)”的抖音号上,曾发布了一张1987年刚到北京时在北京站拍的一张照片。那时他还叫黄俊烈,正青年年少——上扬的嘴角含着一丝羞涩和倔强,伸出的双手捧着一对鸽子,就像捧着充满希翼和不确定性的明天。


罗曼•罗兰断言:“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了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一晃34年,黄俊烈改名为黄光裕,并在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是否还记得17岁的那份初心?


如果热血未泯、执念尚在,面对日后可能更为激越而忙碌的人生,已经发福的黄光裕目前最需要的是一场身体与精神上的跑步训练。


随着日复一日的奔跑,随着体重一斤一斤的减少,随着脸颊一分一分的削瘦,他会发现活力和信心在一吨一吨地回归。


等待他的首先是仅有18个月的“冲刺跑”,以及之后旷日持久的耐力赛。


在2021年1月26日“秦某人@(俊烈)”的抖音号上,有一句短短的视频配文:“究竟怎样的终点,才配的上这一路的颠沛流离?”


观众尚在,拭目以待。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了解懒熊体育更多产品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