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正好,你若在场

阅读公社 2021-02-23 21:00

  小时候读过一篇郁达夫的小说,就叫《春风沉醉的晚上》,故事情节极淡,早已模糊,这名字却一直记着。

  因春风而沉醉的夜晚,应是淡淡的乍暖还寒,月色寂寥,却又有着许多的希冀。

  要画夜晚,底子上,该铺上淡淡的灰蓝。

  然而一来是懒,二是记得小时走夜路,如有满月,野地里光亮也如白昼,只是色温清冷,如一场寂静的梦境。

  春风正好,你若在场。

  喜欢养多肉植物的人都知道,若是阳光猛烈,水分也适宜,生出的新枝,叶子是一种透明到几乎无色的质感,是一种非常可爱的色调。

  慢慢叶子长大了,嫩红一点点消退,翠绿便肥厚起来。

  清明前后,新茶上市的季节。

  新采下来的茶青,堆在扁扁的箩筐里,嫩绿得要滴下水来。

  泡上一杯新茶,嫩叶根根在玻璃杯中竖起,唇齿间都是春天的气息。

  一直在苦思良久,画一筐新茶,应该配点什么,才能不落俗套,又让人觉得小清新。

  小时候的春天,如果家里有竹子做的家具,就会有几只竹峰在竹子的小洞里爬出爬进,一副忙碌的样子,这蜂子腰肢纤细,也不爱蛰人,飞起来轻灵优雅,实在是昆虫界的文艺气质担当。

  松毛松翼,是粤语里的一句俗语。

  意思是蠢蠢欲动,有点洋洋自得不可一世的意思,但很难直译其中的意味,这个词不太带贬义,通常是一种长辈微笑着后辈说的。

  这个词的来源,大概是春暖花开时,家禽都振奋精神,开始做觅食的热身运动,大概是这样吧,这是我编的。

  “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这是旧时文人喜欢挂在书斋里的一句话。

  当然,如今这句话,很容易被觉得是穷酸措大之语。

  物质丰足富裕之后,如何在这世界自处,很多人是茫然失措的。

  其实,这句话,特别适合今天的大多数人。

那时候

老煤炉里永远烧着开水

蒸汽总是突突往外冒

那时的时光

好像永远太漫长

春天总太短

夏天总是有点热

那时的我们

相信有些事永远不会变

那时阳光有脚步

谁又知道

有些逝去不复返

——写题跋不爱打草稿的小林


  春天来了,路边很平凡地开着的小花。

  摘下一朵,细看思索良久,画了这张。

  红莲相倚浑如醉,白鸟无言定自愁。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觉新来懒上楼。这是辛弃疾病出来的诗意。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古人送别爱折柳,告别时,顺手在柳树上折下一支,给远行之人带走,并且叮嘱对方,到了地方,随便找个地方插下,就能长出一棵柳树。

  从此,中国大江南北,塞外江南,到处都是柳树。

  空谷生幽兰,无人亦自芳。

  反复试验了好多年,发现画兰花,还是这个配色最舒服。

  多说都是泪,画国画看起来很痛快,三两笔就完成了,但你不知道这十年我经历了什么。


  唯见江心秋月白。

  白居易琵琶行里,最精妙的一句。

  第一次画了个大白月亮,看起来还不错。


  如此大好春色,不如我们去扑蝶吧。

  说人话!

  约不约?

  春风正好,你若在场。

关于作者:

小林(林帝浣)

立志做摄影界书法最美的段子手,漫画界文笔最好的美食家,然而小林毕业于临床医学系。

著作:《等一朵花开》《时光映画》《诗经绘》《我想给你拍张照》《遇见新疆》《中国最值得拍摄的50个绝美小镇》《广州经典游》等

微信:inkcn020

微博:@林帝浣

喜欢这组小画,可长按二维码,认识小林



来源 / 小林

总监制 / 王玮

执行主编 / 张燕

副主编 / 跃升

责编 / 张燕


光明日报 · 阅读公社工作室 

微信:yuedugongshe01   QQ:2223488253

把时间交给阅读


版权声明:【阅读公社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