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t Punk成功背后的三个行业趋势

新音乐产业观察 2021-02-23 21:25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亿谦


在盛产二人组的电音圈,Daft Punk无疑是21世纪以来名气最大、商业上最成功的一组。藏在机械面具背后的两位法国人,横扫2014年的格莱美奖,可口可乐为他们推出限量款,他们在F1赛道现身,他们的歌曲《Get Lucky》下载量超过500万。

 

欧洲新闻电视台将Daft Punk称为史上最成功的电音二人组,《卫报》称赞Daft Punk是“21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流行音乐人”,作为史上至今为止唯一一组获得格莱美年度专辑的电音组合,赞誉一点都不为过。


Daft Punk在格莱美颁奖礼上(2014)


所以,Daft Punk宣布解散,全球乐迷为之惋惜,中国乐迷也不例外。在微博上,Daft Punk解散的相关话题,有超过1.2亿的阅读,尽管很可能看热闹的多,但音乐号都在发Daft Punk的消息,部分证明了他们的名气。

 

两位来法国巴黎小伙戴上头盔的那一刹那,肯定不会想到自己日后能获得如此佳绩,他们就像万圣节那天穿着奇装异服捣蛋要糖的小屁孩,而这糖一发就是28年。

 

过去28年来,流行音乐潮起潮落,我们从Daft Punk的成功背后,也可以看到以下三个行业趋势。


关于Daft Punk的解散请看从此,世间再无蠢朋克




A

电音崛起


时间回到1993年,在一个Rave派对上,Daft Punk两位成员认识了英国来的Stuart McMillan,由此开启了自己的传奇之旅。

 

在Rave圈,Stuart McMillan是教父级的人物。他和他的电音组合Slam,在1980年代末,在苏格兰Rave场景中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实际上,Rave是一种从英国的曼彻斯特等地发轫,并逐渐蔓延到全欧的跳舞文化。年轻人们找一个场地跳舞,在欧洲蔚然成风,电音文化也由此开始发展壮大起来。

 

法国本来就是电音的沃土,巩俐的现任丈夫、法国人让·米歇尔·雅尔(Jean Michel Jarre)便是电音历史上最早的明星之一,甚至有人称之为“电音之父”,甭管是否言过其实,但让·米歇尔·雅尔和法国在电音历史上的重要地位毋庸置疑。


年轻时的让·米歇尔·雅尔(Jean Michel Jarre)

 

在Daft Punk发行首张专辑《Homework》(1997)的第二年,法国电音二人组Air声名鹊起,与此同时,扎根法国电音场景的瑞士人Mirwais为麦当娜制作的神专《Ray Of Light》好评如潮,让娜姐扬眉吐气。

 

音乐的发展高度依赖“场景”,尤其是跳舞场景。1940-50年代的跳舞场景孕育了摇滚乐,1970年代的跳舞场景催生了Hip-Hop,1990年代的跳舞场景则让电音开枝散叶,各种新潮流、新曲风层出不穷,并不断冲击主流音乐市场。

 

发展到1990年代末,从Pop到Latin,从欧美到亚洲,舞曲已无处不在,舞曲和主流文化的融合,为下一个世纪的EDM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1世纪之后,全球舞曲文化场景方兴未艾。


Love Parade


德国柏林的Love Parade发展成了超过50万人参加的超级露天舞会,先后创立的Electric Daisy Carnival、Ultra、Tomorrowland等电音节,也成了电音圈的伍德斯托克。

 

越来越多年轻人投身于电音场景中,并最终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掀起了一股EDM浪潮。在这个过程中,Daft Punk或许功不可没,至少Pharrell Williams是这么认为的,记者问他,“是谁带动了EDM的潮流?”菲董说,“是Daft Punk!”

 


B

融合时代


对于Daft Punk,乐评中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叫“折中主义”。他们从法国起步,却并不拘泥于欧陆电音传统。

 

从他们的音乐中,我们可以听出1970年代的Funk音乐和摇滚乐对于他们的影响,也可以到各种不同曲风的影子,House、Techno、Funk、Rock,不一而足。

 

以至于,国外一篇乐评说:“Daft Punk的音乐就是Pop,只是做了精巧的融合。”


戴上面具之前的Daft Punk,1995 (左边是Guy-Manuel,右边是Thomas)


Daft Punk的名字,来自外界对他们初期音乐的吐槽,他们最早玩的摇滚乐,被挤兑是愚蠢的朋克。但也因为如此,乐队音乐深深扎根于Daft Punk的音乐基底,为他们的音乐创作了多一些融合的可能性,也为他们争取到了更大的受众群体。

 

过去十年来,Daft Punk先后跟Pharrell Williams和The Weeknd等合作,均大获成功,这跟他们音乐本身较强的融合性不无关系。

 

如果你知道,最早让Daft Punk获得关注的歌曲叫《Da Funk》,就不会为他们跟Pharrell Williams合作的Funk歌曲《Get Lucky》配合得那么行云流水而吃惊了。


Daft Punk、Pharrell Williams和Nile Rodgers


观察21世纪以来流行音乐的发展,我们会看到,“融合”可谓成功的法宝。中式流行乐与Hip-Hop的融合成就了周杰伦、Hip-Hop和摇滚的融合捧红了Linkin Park、电音和Rap的融合制造了Grime等新潮流。


“融合”的背后,是新曲风和新技术发展的结果。从1980年代起,合成器广泛使用,推动了流行音乐创作的迭代,Hip-Hop和电音的兴起又把主流音乐拖入了新的漩涡——喜欢尝鲜、勇于尝试的年轻人,被新的浪潮影响,又最终用自己的行动改变潮水的方向。



C

复古浪潮


2013年发行的《Random Access Memories》是Daft Punk最成功的的专辑,这张专辑帮他们在2014年的格莱美颁奖礼上,一口气拿回了五个奖杯,其中包括年度专辑。

 

在这张专辑中,Daft Punk把“反潮流”做到了极致:致敬摇滚乐队、强调专辑的整体性、真实乐器演奏、模拟录音,等等。细节上的精雕细刻,让这张孕育了8年的专辑,实现了口碑和销量的双丰收。


《Random Access Memories》实体套装


话说回来,Daft Punk“反潮流”的做法,也从某种程度上暗合了2010年代流行文化的一大潮流,复古。

 

过去十年,复古服饰、复古色系、复古音乐大行其道,在高科技浪潮的逼迫下,人们开始选择从“过去”寻求归属感,黑胶复兴的根源大概可以归因于此。

 

但这跟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的发展不无关系,正因为社交网络的发达,才能让基于同类趣味的社群得以发展壮大,社会化传播,既让EDM、Trap和雷击顿四处开花,也让黑胶、Funk和City Pop受益匪浅。

 

从2010年Katy Perry的《California Gurls》大热开始,我们便可以听出,欧美流行乐坛对于“Good Old Days”(美好旧时光)的怀念,而这种怀念,后来定格在了《Get Lucky》封面上——你可以视之为落日余晖,也可以视之为旭日东升,总之,美是肯定的。


 

《Get Lucky》之后,Bruno Mars和Mark Ronson合作的《Uptown Funk》把Funk的回归推向了巅峰,无一例外,上述歌曲在互联网上都创造了惊人的流量,并促成了复古潮流的一帆风顺,回响至今不绝于耳。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