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我妈很痛苦:是我错了,还是我妈错了?

非非马FM 2021-02-23 21:27


之所以会想写这个题目,是因为上篇写了《你好,李焕英》之后,朋友妮妮给我发来这样一段文字(有删节):


“……这个对我诸多不满、诸多要求、诸多抱怨的世俗的母亲,仍然是我最爱、最不舍离开的人。好在我不像贾玲,觉得自己是那个让她不快乐的源头。其实每个人快乐与否,都无关他人,只源自自身。所以每每母亲要甩锅给我,我都不背……”


所以,如果“我让我妈很痛苦”,到底是我错了,还是我妈错了?我有没有必要对我妈的痛苦负责?又或者,我妈有没有必要对我的痛苦负责?


在中国式家庭关系中,这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也很值得探讨的问题。



我可以预料到这会是一个惹起争议的话题,因为中国文化中,“个人边界”的概念素来都不是太清晰,在家庭中就尤其如此。


早前在《我的前半生》热播时,我曾经写过一篇《中国式个人边界》,分析了剧中一系列边界不清的人际关系,包括父母子女、夫妇闺蜜之间。



正是因为我们的社会主流文化如此,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观众选择将贾小玲和李焕英的选择解读为“为彼此牺牲和奉献”,并且,他们又因为这种“牺牲奉献式亲情”而深深感动。


《李焕英》,我就不再具体分析讨论了,我今天更想generally地探讨:我,有没有必要对我妈的痛苦负责?


这个问题于我,首先会是一个人生哲学与基础价值观的问题——不论是谁,不论处在怎样的关系中,人的快乐,当然应该自给自足。


人,首先是独立生命个体,有独立生命价值。其次,ta才是各种家庭角色、社会角色。


任何人,都是自己人生的唯一负责人。既不能要求别人对自己的痛苦与快乐负责,也无需把让他人高兴的“重任”揽到自己身上。


而即便是亲子关系中,父母与子女也是既相爱又独立的关系,各人活得快乐还是痛苦,自己才应是那个“唯一责任人”。



有人可能会说,这么想,是不是太冷酷、太缺乏亲情?


看上去似乎是,但其实并不然。


即便是我们为母亲着想,也只有当她不依赖于从他人(比如子女、丈夫)处获得快乐,才能真正获得自由与解放。权力在谁手中,谁话事。人生的遥控器,当然要握在自己手里。


一个女性的人生,不是被出轨的丈夫、不长脸的儿子定义的,能定义她人生的,只能也只该是她自己。


而这样的母亲,不论何样年纪,不论遭遇了什么,都会积极地去建设自己的人生与快乐,而不是等待被他人赐予快乐,也不会因为比如一场出轨彻底毁掉人生。一个母亲对孩子最好的爱,我认为是自己先做一个快乐的母亲。



这里,我想说说赵薇策划的系列剧《听见她说》第2期,杨紫主演的《许愿》,英文名《Wish for Love》。



杨紫扮演的小雨,长期生活在控制狂母亲的阴影之下。小雨母亲在怀她其间,遭遇丈夫出轨,从此,她把“仇恨”设置成了自己生活的主旋律,不止循环播放给自己听,还强制要求小雨一起听。


为了复仇,她通过大闹的方式让小雨的父亲“声败名裂、生不如死、遗臭万年”,不止丢了工作,还就此远走他乡。因为复仇,她自己也不能好好工作,一度无法安顿自己与小雨的生活。


母亲总是对小雨说:“这都是爸爸造成的,他毁了我们的生活,再也没有办法弥补。”


在小雨26年的人生中,极度没有安全感、失去爱人能力的母亲,不断告诉小雨“我的世界只有你”。


母亲喜欢偷看女儿的日记,甚至把女儿的同学变成“间谍”,监视她在学校的一举一动;女儿去远方上了大学、工作,她就无时无刻不给女儿打电话“监控”,而且不允许她有任何理由不接电话;女儿遇到了心爱的男生,她找到男孩要求他必须消失,说他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这样一个活得痛苦、并认为一切都是出轨前夫所造成的母亲,也让女儿小雨度过了无比痛苦、备受折磨的26年。


一个被出轨的妻子,就这样以丈夫的背叛,彻底确定了自己26年的人生底色,并且,还强行地将这抹苦色,不由分说地浇泼进女儿的人生里。



这不可谓不是一场巨大的家庭悲剧。


而当我看到弹幕上有观众说:“不是爸爸,妈妈能变成这样吗?女儿能变成这样吗?”我直感到后背发凉。


“因为你的错,我的人生才如此糟糕”,这思路其实就是典型的:你要为我的人生来负责。


一个人的人生走向,从来不该由另外一个人来决定、来负责。


爸爸出轨,固然有错,也该谴责,但那不是小雨母亲就此毁掉自己生活的“借口”。


所以,不论是“让妈妈痛苦的丈夫”,还是“让妈妈痛苦的女儿”,或者任何其他人,这样的思维方式本身,我非常反对。


一个人,不论性别、年龄,不论处在怎样的社会角色之中,都应该是:我的人生,我做主。这不是具体针对某一件事儿而言,而是一种底层的人生观,一种基本的思维方法。



再进一步讲,“我的人生,我做主”,有这样观念的母亲,其实才会真正懂得与尊重:孩子的人生,ta做主。


比如说小雨的母亲,正是非常明显地体现了这一点。她之所以会去极力控制小雨的人生,正因为她自己就一直在“让”小雨的父亲控制着自己的人生。


你最后会发现,越是控制欲强的人,越是那些自己不能独立自主的人。真正的自由,属于独立的人。


一个真正独立、边界意识非常清晰的母亲,才会不越权、动不动就和孩子争夺ta人生的“控制权”。


也只有如此,一个母亲也才能解放自己,减轻人生重负——不该自己挑的担子就不要挑。当然,十八岁之前,父母对子女负有养育之责。 


帮别人挑担子,尤其是长期帮别人挑很重的担子,在任何关系中,都太容易产生一种“牺牲感”,也容易产生“我是债权人”的错觉。这样的关系,既不平等,也必然不健康。


为什么不,每个人只管挑好自己的担子先?


我一直认为,真正好的、舒适的关系,是没有牺牲感、没有“债务”的关系。这样的关系才可能真正轻松,相处不累。


一个母亲,如果总觉得自己为丈夫、为孩子做了各种牺牲,被欠着一大堆感情债,能真正快乐开心得起来吗?


我觉得,不牺牲的母亲,才是真正有智慧的母亲。


比如,不想牺牲,就会大大方方地对丈夫甚至孩子提出要求,比如你该洗碗,他该拖地,等等。


自己不觉得委屈,才能快乐,才能让自己的身边人也快乐不压抑。



当然,说独立自主、有边界意识,与父母子女、夫妻爱人之间要有爱与付出,并不矛盾。只是,那爱与付出,不应该是基于“不得不(I have to)”,而应该是“我愿意(I want to)”。


是“我愿意”的,你就不欠我。我自己为这个“我愿意”负责,不论结果。这样,彼此才能真正都轻松、高兴。


就比如今年年初,我为父母买了套新房子。我父母三四年前刚换的房,住得很满意,他们认为没必要再换新房了,但我很坚持,因为那个新房子小区环境与物业公司都非常好。最后,我买了,写了他们的名字。


能够孝顺父母,对他们好,这首先让我“自己”感到非常高兴。我既不觉得父母因此欠了我,也没觉得自己是在偿还某种债务,是那种“不得不的”、“被要求的”——回报。


其实,从子女的角度来讲,“我愿意”式的主动付出,而不是“还债报恩式”的偿还,会带来更大的开心与快乐。因为,还债报恩带来的心理感受,往往更多是一种完成责任的释放感,会少一些单纯、轻松的快乐。


所以,无论是哲学式地去思考,还是从我的个人经验来讲,我都会认为,每个人的痛苦与快乐,都是自己要完成的作业。别人无法代笔。


在中国式家庭关系中,恰恰是有太多父母子女之间,因为没有掌握好“既爱又独立”的边界与分寸,诞生出很多不必要的矛盾与冲突。



如果一个母亲,因为女儿或者丈夫,或者是自己的父母亲,而一直沉陷在痛苦中,问题恐怕并不出在其他人身上,而主要出在她自己身上。(备注:这里讨论的“痛苦”,是指一种长期性的心理状态,而不是因一时一事而导致的暂时性心理感受。)


这里想说说由郝蕾主演的电影《春潮》。



由金燕玲扮演的母亲就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债权人式母亲”——丈夫欠她的,女儿也欠她的。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被他们毁掉的,并且,她还宁可长期怨恨、痛苦,也不肯给他们“还债”的机会。她不肯放过已然痛苦不堪的女儿,也不肯不放过自己。


其实,丈夫、女儿都不是她痛苦人生的根源,她自己才是。


所有家庭关系中,如果真是那种有必要切割清楚的关系,比如摊上一个嗜赌欠下巨额赌债的父亲、长期吸毒且坚决不悔不改的儿子,我个人会觉得,大可以下狠心切割清楚。


血缘,并不意味着你就有责任和义务给父亲提供赌资,也绝不意味着需要为儿子提供毒金。


如果真不忍,大可在不影响自己生活的情况下,根据自己的能力,只给予特定金额的生活支持。赌资?毒金?那是一个子儿也不能给不该给。他们,也毫无权力以血缘的名义,要求你来负担。


所以你看,树立好清晰的个人边界意识,哪怕是血亲之间,也大有好处。你不必强迫自己挑不必挑的担子,他人也没权力强迫你挑他们的担。当然,你得清楚,自己并无无权力要求他人来帮自己挑担。不双标,一个标准才可以。



我曾在《中国式边界》中写过:


“每个人生来都是独立的个体,都应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并且,只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培养个人的清晰边界感,是实现独立的第一步。你依赖不了别人,也不该把个体的决策权出让,这才有对自己的真正尊重,才算是真正独立承担起自己的人生。


只有你尊重、珍惜自我的个人边界,也才能真正尊重他人的边界与私权,不去侵犯他人私域。不论是父母子女、夫妻恋人,还是亲朋好友。”


最后,分享小雨(杨紫)对母亲说的这句告白,特别好:


“妈妈,我知道你很爱很爱我,我也很爱很爱你,但你对我最大的爱,应该是爱你自己。”


共勉。谢谢阅读。

非非马

媒体人出身,而立之年赴英攻读电影研究硕士,后为著名文化国企英国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现事写作和中英文化交流。

个人微信号:feifeima778。


  • 更多文章


欢迎关注非非马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