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四年,鹅桃终于正面“对打”了!

南都全娱乐 2021-02-23 21:23

自2018年起,“夏日限定”这个词对于关注国内娱乐圈的朋友们来说一定不会陌生。


喜欢刷剧的朋友会在暑假见证一部又一部好剧的火爆。


而喜欢选秀的朋友会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见证几百个男孩女孩的成长。

爱奇艺《青春有你》系列。


腾讯《创造营》系列。


今年的“限定”似乎来得有点早。


2月17日,《创造营2021》(以下简称《创4》)开播。

《创4》海报。


2月18日,《青春有你3》(以下简称《青3》)播出第一期。

《青3》海报。


与往年不同,今年的《创造营》《青春有你》没有选择“错峰”播出,而是选择了同时期PK。这也让国内秀粉们兴奋不已——等了四年,鹅桃终于正面“对打”了!



偶像选秀,我们还能看什么?


作为101系选秀进入中国的第四年,今年显得格外重要。有了前三年的经验,不管是腾讯还是爱奇艺,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创造营》系列是一贯的寻求改变。不管是导师阵容还是评级标准,前3季都略有不同,今年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年90位参赛选手里除去本土学员,还有23名国际学员。近三分之一的国际学员实力如何?他们在中国的舞台上会有怎样的表现?今年推出的男团,又会在国际化的碰撞下给中国的偶像市场带来怎样的冲击?


——“国际化”是《创4》的亮点,也是《创4》最大的看点。


导师阵容则不再是之前的“发起人+导师”模式,而是采取了“2+3+1”的形式。(5名发起团成员+1名国际助教)

《创造营2021》发起团团长邓超、创始人代表宁静、发起人团成员Amber、周深、周震南、国际学员助教郑乃馨。


如果说Amber、周深、周震南以及Nene能够站在偶像行业的专业角度点评学员,那么邓超与宁静则是以“旁观者”的观众视角。虽然两人堪称娱乐圈的老前辈,且在节目播出的前两期里贡献了不少的金句与表情包,但能否给学员实质性的建议与帮助,大部分观众还是持观望的态度。

《创4》中宁静的金句——“男生帅在脖子”。


《创4》中邓超的金句——“世界的参差”。


《创4》中邓超、宁静创造了不少表情包。


而在赛制上,今年的评级不再由导师评定,而是由导师与台下选手共同“撑腰”决定。这样看似“随意”的评级却真实地反应了如今的现状——观众绝不是一小部分人,他们的口味总是令人捉摸不透,有的看重实力,有的看重颜值,还有的看重眼缘。


比起《创造营》系列,《青春有你》系列则更喜欢话题营销。从每年节目播出前的选手介绍小片就能看出,《青春有你》系列热衷于人物的话题制造。

《青春有你3》青春PD李宇春、舞蹈导师Lisa、音乐导师李荣浩、说唱导师潘玮柏、青春助教虞书欣。


今年,《青3》把播出前的话题重点引向了“非典型的男团候选人”——他们中有备受争议的熊猫堂男团,有学霸唐九洲,还有初代网红艾克里里。


而这些“非典型男团候选人”的参赛,究竟会起到引入新鲜血液的良性作用,还是会导致行业最终良莠不齐,《青3》试图用一个实验性的赛制变革来回答——今年的评级用N班代替了F班。


N,代表了NEW,是新人也是新生。

《青3》学员唐九洲解读“N”。


在初评级前,那些训练时长不超过三个月的学员会被分进新人班,初评级后如果达到了其他班级的标准,则可以进入新班级;而那些练习时长超过三个月的学员如果初评级不达标,也会进入新人班。


新人班看似和之前的F班类似,但其实远比F班残酷。因为一旦进入新人班,便意味着在导师看来,有经验的练习生和训练时长不到三个月的新人水平差不多,甚至还不如那些冲出了新人班的学员。


而对于舞台,PD李宇春提出了全开麦的要求。


在这样的严格要求下,训练生的表演虽然多多少少带有瑕疵,但比起《创4》的半开麦甚至是不开麦,更多了几分真实,也能让观众们对选手的实力有更客观的认识。


另一方面,“全开麦”的要求也回答了《创4》里周深提出的问题——唱跳男团,唱与跳一样重要。

《创4》初舞台评级中周深灵魂拷问“一个男团的唱到底重不重要”。


初评级形式上,从表演风格、初舞台选曲、所属公司等主题方面进行分组pk,组内的比拼battle使评级变得火药味十足。



逃不过的真香定律!


“内娱完蛋了”

“要不出道组直接在国际学员里选好了”

“国际学员堪称降维打击”

“这就是中国的选秀么,我以为是欢乐喜剧人呢”


用邓超的话来说,《创4》的第一期让观众看到了世界的参差。


一边是过分卖萌、唱歌跑调、空翻失败的国内学员。

《创4》选手韩佩泉点评刻意走可爱风的学员,有点搞笑。


《创4》宁静称选手的跑调为“有默契”。


《创4》初舞台表演空翻失败的学员。


一边是自然搞笑的日本学员、实力vocal组合INTERSECTION以及世界街舞冠军赞多和韩国顶级男团的御用编舞老师力丸。

《创4》海外学员INTERSECTION(交差点组合)。


《创4》学员世界街舞冠军——赞多。


《创4》学员顶级编舞老师——力丸。


与实力强劲的国外学员相比,第一期表演的国内学员就像是文艺汇演的“小学生”。


而另一边,如果要用两个字来形容《青3》的第一期,我会选择“拖沓”。


初舞台之前的媒体发布会占去了节目的大部分时长。虽然发布会上媒体人的犀利发问和学员们的回答也为节目制造了不少看点,但一期节目只放出四个初舞台,对于那些看重选手业务能力的青春制作人们而言,这不亚于一场难捱的等待。


2月20日,对于秀粉们而言,这是一个忙不过来的夜晚。《创4》与《青3》加在一起将近5个小时的节目时长,“真香”成为了当天的口头禅。


与第一期的舞台两极化呈现不同,《创4》的第二期可以说是神仙打架。国外学员依然表现亮眼,但国内学员也毫不逊色。


有“拥有除了赞多和力丸,全场最强的舞蹈实力”的舞蹈老师组合。

《创4》“五星好评”组。


有传递中华文化的中国风舞台《天下》和《大鱼》。

《创4》充满中国风的《天下》。


《创4》学员刘宇、王孝辰的加试舞台《大鱼》。


有预告里让人惊喜的“地下通道”歌手井胧。

《创4》学员井胧。


还有同一首歌的大比拼。

《创4》学员郑明鑫、米卡、张星特、甘望星挑战同一首歌《永不失联的爱》。


更有令观众直呼“我不充会居然也能看?!”的默契battle。

《创4》赞多与刘宇的Battle意外成为“合作”。


而稍晚一小时播出的《青3》终于正式开始了初舞台的比拼。


与《创4》的两极化不同,《青3》选手的初舞台水平更加平均。如果说创系列擅长群像塑造,那么青系列一定是突出选手风格的佼佼者。


实力创作人魏宏宇,不仅被潘玮柏当场邀歌,还成为了《青3》首A选手。

《青3》首A学员魏宏宇。


看上去不像爱豆的“光头大佬”梁森。

《青3》学员梁森。


走心改编《光》,唱哭台下学员的十七。

《青3》学员十七改编的《光》。


不过即便是“真香”,节目也存在不少槽点。


《创4》导师似乎走的peace&love路线,少有犀利评价,更多的是类似静姐的“打个棒子给颗枣”。而在加试机会的给予上,比起往届也更为宽松,似乎只要导师感兴趣,选手就能拿到加试。


而《青3》最大的争议便是“不拘一格降学员”的选人。

《青3》媒体人犀利发问。


对此,被犀利提问的学员唐九洲的回答是“门槛变低,其实是件好事。”

《青3》学员唐九洲认为门槛低是件好事。


即便是个综艺,但观众的注意力还是更愿意放在选手实力身上,至于节目的营销、话题的制造,有时候只能作为锦上添花,而并非吸引观众的关键因素。“真香”,其实反映了观众对选手实力的肯定。



中国观众

到底需要什么样的idol?


这是引进101系选秀的第四个年头。


腾讯、爱奇艺、优酷每年都会有自己的选秀节目,也就是说,每年至少有300多位练习生经选秀走向大众。且其中不乏有参加过其他节目的老面孔。


Produce×101唯一进入决赛的中国选手余景天。

《青3》热门选手余景天。


十六岁便开始选秀生涯的何屹繁。

《创4》选手何屹繁。


参加过《创造营2019》的代少冬。

《创4》学员从星光岛到冒险岛的代少冬。


四年之后,国内练习生池显然已经见底。正如春PD所说,目前有太多的公司在推出各种各样但却没有辨识度的团。

《青3》李宇春谈辨识度。


如何继续挖掘有潜力的训练生?如何打造一个具有高辨识度的团?


对于这个难点,《创造营》《青春有你》给出了殊途同归的答案——找“外援”。


一个引入大量的国际学员,一个向其他行业伸出橄榄枝。


大量新鲜血液的流入在引发争论的同时也不禁让我们思考,中国观众,到底需要什么样的idol?


这也是为何两档节目在播出第一期之后备受争议,初舞台基本放出后却口碑好转的原因——观众其实不害怕其他国家其他行业的人进入中国偶像市场,但害怕那些不够努力的人抢占了足够优秀的练习生的机会。


就像《创4》国际助教Nene郑乃馨所说的,泰国没有专业的练习生公司,如果想要做爱豆,来到中国便是最大的机会。

《创4》国际助教郑乃馨解释为何泰国学员来中国参赛。


我们有足够多的平台,有足够多的节目,有足够多的观众,但似乎,足够优秀的偶像却越来越少。


偶像的门槛降低了,但我们对偶像的标准不应该降低。

《青3》选手唐九洲谈偶像的标准。


那么,什么才是优秀的偶像呢?

是看颜值?看实力?还是看个性?

是某方面优异的偏科生,还是全能ACE?


答案是认真对待舞台的人。

是对每一个机会都视若珍宝的人。

是每一次都会拼尽全力的人。


刘宇、梁森将意外化解为舞台设计。

《创4》中刘宇踩到裙子但依然没有影响表演节奏。


《青3》中梁森将小意外即兴变为舞台设计。


赞多高强度即兴表演后身体不适。

《创4》学员赞多即兴舞蹈后休息。


必须比别人更努力的泰国学员尹浩宇。

《创4》学员尹浩宇。


世界的色彩是如此斑斓,偶像也不是工业流水线上生产的商品。


偶像自然不可能只有一种。


我们从来都不介意多元化,但我们介意到这个舞台上来“玩一玩儿”的练习生。


所以,会有人对熊猫堂改观。虽然他们看起来和另外的一百多位练习生格格不入,但当他们站在舞台上做着整齐的舞蹈动作时,我们相信他们自己就是一个团。

《青3》争议选手熊猫堂。


所以,会有人喜欢来帅到上了热搜的“鬼”甘望星。虽然我们会嫌弃他的加试舞蹈僵硬又略显油腻,但当他开口清唱时我们能听到他的紧张和认真,依然会为之感动。

《创4》中邓超为甘望星的清唱落泪。


所以,在国际学员的对比下,观众才会对国内学员“恨铁不成钢”。


我们希望在舞台上看到的,是努力完成每一个舞台的练习生,而不是随意拉来充数的参赛者,观众可以允许他们的实力可能没那么完美,但绝不会容忍他们将舞台视为儿戏。


如同周深所说,做这一行,必须得把自己的节奏加快,才能有被人看见的机会。

《创4》周深谈偶像如何抓住机会。


今年找的不少“外援”在某种意义上其实都是“实验品”,想要让观众接受他们,想要让质疑消失,靠的一定是训练生的努力和真诚。

《创4》中Amber谈曾经的自己。


接下来的三个月,两档节目将会交出怎样的答卷,可能也决定了中国偶像市场接下来几年的发展趋势。


“偶像”的意义从来都不是观众赋予的,而是他们自己赋予自己的。因为他们身上有属于自己的闪光点,他们才能站在舞台上,成为观众眼中的偶像。


中国的观众需要什么样的idol?

我想两年前站在决赛舞台上的张颜齐已经给出了答案。


《创造营2019》张颜齐决赛舞台《雾》。


偶像不是一时的昙花,而是能够给我们力量的青草。


撰文:吴倩楠

微信编辑:刘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