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富有艺术气息地照镜子

NOWNESS现在 2021-02-23 20:07


🪞

我有特别的照镜子技巧



就在此刻,阿尔卑斯山的冻土上,一座全身裹满了镜子的小屋正在静静伫立。小屋的表面,是时刻都在移换着的自然风光,而在四周白雪的映衬下,小屋时而明亮,时而消失。

2019年2月,美国艺术家Doug Aitken应当地艺术节Elevation 1049的邀请,在小镇Gstaad的山上建成了这座超现实的小屋,将其取名为Mirage Gstaad。为了能使小屋充分地反映当地的景象变化,Doug特意将其一直保存至今,不过,就在下个月,这座大名鼎鼎的艺术小屋的展期就要结束了。

©️ Mirage Gstaad

因为这座特别的小屋,我们这次把目光聚焦到了镜子这一创作元素。长久以来,镜子也似乎一直处于一种既真实又虚幻的矛盾状态,拥有着被创作的无限可能性。在博尔赫斯的诗歌里,镜子是一面让人无法穿透的玻璃,里面有着一个不存在的,无法居住的空间;在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传记影片中,《镜子》则让他产生了对时间、历史、生活、土地,梦境等意象的哲学思考。

  ©️ 《镜子》

作为镜子面前观众的我们,或许也常常处在一种诡异不安的心理状态中:既渴望着它对现实诚实的反应,又期待着它为自己带来别具一格的欺诈。而艺术家们对镜子的不同阐述,也为我们带来了关于这个主题的不同启发。



01 用屋子照镜子

Doug Aitken


阿尔卑斯山上的镜屋建成以后,Doug Aitken还特地邀请了洛杉矶合唱团的六位主唱拍摄了以小屋为主题的短片《SONG MIRROR镜之声》。

短片拍摄时恰逢山上飘着连绵不断的雪花,六位主唱穿着同样雪白的衣服穿梭于装满了镜子的小屋内外,此时他们的歌声也像雪一样,缓慢地与小屋,山雾和松柏相融。 

  ©️《SONG MIRROR镜之声》

这并非是Doug Aitken首次创作全镜面的小屋,2017年,应位于科切拉山谷的“沙漠X”艺术节的邀请,Doug便在棕榈泉郊外的沙漠创作出了他的第一个全镜面小屋,由此开始了他的“Mirage/幻景”系列。

  ©️Doug Aitken

2018年,Doug则将他的镜屋搬进了位于底特律市中心,占地7万平方英尺的前国家银行中。1900年建成建筑的历史感与这座未来主义式的小屋既相互产生了景象的融合,又看上去格格不入。

小屋的外形来源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典型的加州郊区牧场房屋,房屋的设计灵感则来源于美国建筑设计大师Frank Lloyd Wright二十世纪初开创的草原风格建筑。

  ©️Doug Aitken

二战后,由于房屋线条的简约性适合大规模的流水线生产,这种风格的房屋遍及美国。至于Doug选择将这样的房屋形式放置在世界各处,或许也并非是要体现什么异国情调 ,而是表达一种现代化下的普适主义。



02 在海边照镜子

Eric T. White


在纽约摄影师Eric T.White最近的一组摄影作品中,镜子是其中最有特色的表现元素。

赤身裸体的模特们藏在半身高的镜子后面,在海滩前摆出各种夸张的姿势,镜子中倒映出的部分身体看起来则一方面让影像充满了欺骗性,另一方面,又让海洋、人体、沙滩等周围景观互相消融。

  ©️ Eric T.White

Eric T.White从小便对摄影有从事终生的热情,他将摄影看做一种混合媒体的样态,尝试了各种媒介在其中表现的可能性和局限性。 

2002年,Eric毕业于罗彻斯特理工学院,此后,他先后为GQ、Teen Vogue、Billboard、滚石杂志、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供稿,也为Nike、Apple、Converse、LVMH等多家客户提供商业拍摄。

青年时,他在加利福尼亚,新墨西哥州,拉斯维加斯和德国四处游荡。旅行时,Eric则喜欢随身携带一枚小型傻瓜相机拍快照。他将拍摄技巧简化到了最基本的状态:除了闪光灯,几乎不用其他辅助工具。至于拍摄的过程,他则将其陈述为“一场短促欢快的嬉戏”。

Eric经常将作品中各个独特的方面联系在一起,极简的技巧下是隐藏的共同内核,这样也增加了构图大胆创新的可能性。

谈到创作灵感,Eric说他深受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等方面艺术的启发,就摄影师而言,他则欣赏Nan Goldin,Helmut Newton, Ryan McGinley和Larry Fink。他的作品带有相当明显的拼贴风格,女性身体和肖像则是常见的创作元素——当然,这也为他带来了物化女性的争议。 

  ©️ Eric T.White



03 在沙漠里照镜子 

Shirin Abedinirad


在伊朗中部的大型沙漠之中建立一汪汪蓝色的水池,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天方夜谭,但伊朗艺术家Shirin Abedinirad在2013年的视觉项目“Evocation/召唤,”却用另一种方式实现了这个想法。

  ©️ Shirin Abedinirad

几面硕大的圆形镜子被平平地放置在沙漠中,镜子中倒映出的蓝色天空,看起来正像一个个水汽正在上升的小湖泊。

艺术家谈到项目开始的原因,是因为她希望召唤人们注意沙漠中令人敬畏的缺水现象。而在风沙的吹拂中,若隐若现的镜子,似乎也正在以另一种真真假假的极端方式,告知人们这里水资源的稀缺。

  ©️ Shirin Abedinirad

在古希腊神话中,当时全希腊最为俊美的少年Narcissus在拒绝仙女厄科的求爱后,被惩罚看到湖水倒映中的自己的脸。Narcissus由此爱上了自己的倒影,最终也憔悴而死,化为湖中的一株水仙。

Shirin受到这个故事的启发后,由此联想到“大自然是否会意识到自己的美丽?”,因此也在2013年创作了她的同名作品“Narcissus,水仙”,在作品中,她用斜插的方式将沙子周围的景象倒映出来——观看艺术品的最佳视角并非人类,而是沙漠自己。

  ©️ Shirin Abedinirad

2013年的沙漠艺术之后,Shirin一直坚持以镜子为主要元素进行创作,比如带有镜子的门、阶梯、行李箱、窗户等等。作为一位背着30公斤行李环游世界的艺术家,她也致力于将体现了伊朗传统文化的金字塔元素融入自己的创作中,比如全镜面的微型金字塔(“Babel Tower/巴别塔”),又或者是由装置有镜子屏幕的电视组成的金字塔。

  ©️ Shirin Abedinirad



04 在森林里照镜子

 Rob Mulholland

  

作为一位专注于雕塑和环境艺术的苏格兰艺术家,Rob Mulholland致力于在创作中探索人与自然的复杂关系,他经常使用各种形式和材料让作品与周围环境产生互动。或许也因为如此,镜子成了他最常使用的表现元素。

在森林中各自散落的人形镜子是Rob的作品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存在,镜子上面时而真实,时而扭曲地对周围环境的反映,在强调人与自然共生的同时,似乎也告诫我们,要时刻质疑这个随时变化着的世界。

  ©️ Rob Mulholland

2009年,在苏格兰北部的一个森林保护区中,Rob开始了他的第一个人形镜子创作“Vestige/遗迹”。该地区一战前还是一块有着农场,村庄的开阔山地,但由于战后国家对木材的需要,原来的村民被迁移到他处,这里则种上了适合采伐的速生针叶树。

为了重现过去社区的遗迹,Rob在这里立起了六男一女的人形镜子。这些镜子的存在,也创造出了一种非空间的视觉概念,“他们在某个时刻曾是世界的一部分,当他们消失在森林中时,则变成了一个无形的轮廓。” 

  ©️ Rob Mulholland

2013年法国圣路易斯港附近,Rob则立起了两面相对着的长方体镜面雕塑。当风景映入其中一面镜子后,镜子中所成的像也会沿着光路反射到另一面镜子,就像在时空隧道中探索,让人产生一种无限的错觉。这则作品名称为“Infinity Knows no Reason/无理由无限知晓”——像这样设计的镜子之间的互动,在Rob的作品中十分常见。

  ©️ Rob Mulholland

除了森林,Rob也曾多次将作品与海洋互动。2017年应仁川国际雕塑研讨会的邀请后,Rob以人类的灵魂迁徙为灵感,创作除了名为“Transmigration/轮回”的永久雕塑。画面中的镜面除了拥有完整的人形,上面还凸起着大面积的镜面碎块。在海面上望去,几个正在破碎或形成的身体,也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呈现着一场有形的轮回。

  ©️ Rob Mulholland

为了更好的安置自己的作品,提供一个让自己和其他艺术家们亲近自然的理想工作环境,2018年底,Rob夫妇与他们的合作伙伴Susan,还一起购买了一个位于罗蒙德湖和特罗萨克斯国家公园内占地21英亩的农场,并将其改造成“Arcadia雕塑中心”。Rob在该中心建立了一个“雕塑之路”计划,持续精选他们认为能够令人沉思的雕塑艺术品,放置于道路两侧,这路线最终将涵盖整个Arcadia。

  ©️ Arcadia雕塑中心



05 软软的镜面

Lori Hersberger


在我们的固有印象中,镜子大多坚硬冰凉,具有稳定不变的特性。但瑞士艺术家Lori Hersberger通过抽取钢体结构内部的空气,再在其表面涂抹材料的方式,让他作品中的镜子看起来柔软了不少。

  ©️Lori Hersberger

Lori Hersberger于1968年出生于巴塞尔,90年代曾于巴塞尔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视频艺术和雕塑。对战后现代主义前卫潮流的探索是Lori创作中始终不变主题,他的作品则涵盖了镜子、玻璃、霓虹灯、荧光颜料、抽象绘画等多种媒介和表达方式。

真实与幻象、破碎与稳定之间的矛盾状态常常表现在Lori的作品之中,他经常通过将多种媒介或多个作品组合成一个新场景,来探索艺术的未知边界。

  ©️Lori Hersberger

这种不稳定性也一直存在于Lori的艺术认知中,比如,他认为荧光色一方面显得廉价烂俗,一方面又能散发出某种崇高和超凡脱俗的氛围。

那些在Lori作品中看起来似真似幻的镜子,在艺术家决定停止抽气前,也会一直处于时刻的变化当中,而每次至于什么时候停下来,Lori则回答说,他也不知道——堪称非常艺术家式的回答。

  ©️Lori Hersberger




🕙✉️🕙

 来聊 

 你最想在哪里照个镜子? 



撰文/小刘

编辑/Svet

排版 /naomi


NOWNESS


更多「生活中的艺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