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司机被刑拘!涉嫌过失致人死亡,23岁女孩“跳车窗自杀”真相不远了?

环球人物 2021-02-23 21:40


莎莎的去世似乎成为一个契机,将货拉拉,乃至整个同城货运市场,从融资、上市、野蛮生长的市场热潮动中,重新拉回到“如何确保安全”这个起点话题上。


|作者:荞麦

|编辑:咖喱

   |编审:劳灵格



腊月二十五晚上将近9点,23岁女孩莎莎在忙着搬家。一个人一趟趟进出公寓大门10余次,总算把被褥、生活用品,还有一只雪白的宠物狗,全部塞进了雇来的一辆货拉拉面包车上。

 

行程大约10公里,坐在车子副驾上,莎莎掏出手机在同事群里回复消息,还不忘配上“星星眼”的表情。公司2天后放假,她计划回岳阳老家过年。

 

大学毕业一年多,莎莎在长沙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人力资源岗位做得还算得心应手,薪资不错,有一个稳定的男友。新一年她的待办list上有两件人生大事:买房,带男友回家过年。

 

莎莎脑中无限延展的人生规划,在13分钟后戛然而止。

 

车子从主干道岳麓大道进入旺龙路,驶入一条没有路灯、车流量很少的路段后,司机拨出报警电话,声称莎莎“跳车窗自杀”了。4天后,莎莎不幸离世。

 

莎莎跳车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成了家属和网友迫切想要知道的事。可车上没有行车记录仪,货拉拉APP没有实时语音录像,行驶路段缺少监控摄像头,所有的硬件设施都阻碍着事情真相的还原。事发3天后,因证据不足,涉事司机曾被警方释放。而据新华网最新消息,目前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司机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探寻真相的路上,疑问重重。司机为何3次偏离平台推荐路线?货车载客是否合法?APP没有实时语音录像如何保证安全?货拉拉对司机审核是否足够严格?

 

莎莎的去世似乎成为一个契机,将货拉拉,乃至整个同城货运市场,从融资、上市、野蛮生长的市场热潮动中,重新拉回到“如何确保安全”这个起点话题上。


跳窗动机成谜


23岁的莎莎最终没能回家,她早早为家人准备的红包也没有发出去。她的家里是一片哭声。


弟弟是第一个站出来希望为姐姐“讨公道”的家庭成员。他在微博上讲述姐姐充盈的生活,对“自杀”一说无比质疑。


 ·自称是莎莎弟弟的网友在微博上讲述事件经过。


 “医生从她头上取下了几块碎的头骨。”莎莎母亲心疼女儿去世前的遭遇,在媒体面前,比划着,手指止不住地颤抖,“医生说希望不大,但我们坚持全力救治。小莎的男友也很心痛,他从江苏请了三个专家过来,说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不会放弃,但还是没能救回来。”

 

莎莎的去世被广泛报道后,案件的蹊跷性、司机的可靠性以及平台是否存在失责等问题,引发网友广泛讨论。


21日晚间,货拉拉官方发布声明称,对此不幸事件平台感到万分悲痛和遗憾,2月8日从警方获悉事件后,已第一时间成立专项处理小组,配合警方提供所需的一切订单资料。


 ·莎莎搬家现场监控视频截图。


近两日,警方和媒体都在多次重走案发当晚的路线,试图还原事件背后的动机。太多疑问似乎难以证明莎莎有自杀倾向,而司机以及平台的一些操作,也引发了网友的诸多质疑。


第一,据报道,在这笔订单中,司机并没有按照货拉拉平台推荐的路线走西二环至枫林路,而是3次偏航走岳麓大道至下旺龙路,之后便频繁偏航绕路行驶到曲苑路上。


莎莎的叔叔对媒体表示:“旺龙路、佳园路、曲苑路那附近晚上都基本没有路灯,有的路段在夜里甚至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司机不走导航路线选择偏僻小道,令家属及网友难以理解。


但也有知乎网友“杨子虚”称自己每天上下班都要走这条路线,还在这一片开过滴滴。据其分析,司机是为了不堵车和绕过红绿灯才绕路。“作为非常熟悉线路的司机,我非常负责地说,如果是我开车,即使是早晚高峰,我也一定选择偏航路线。”



除了司机动机不明之外,家属还透露,警方告知现场没有明显紧急刹车痕迹,这成为一个新的疑点。

 

第二,货拉拉官方曾回应家属称,司机端没有相关录音录像设备及措施。一辆为顾客提供服务的车辆没有录音监控设备,这是正常的吗?


第三,据莎莎叔叔称,当晚九点十几分的时候,莎莎还在和他爱人聊天说刚装好行李。且联系到莎莎搬家过程中的状态,以及上车后仍在工作群正常回复消息,这些迹象让其家人和网友都难以接受“自杀”一说。


 ·莎莎去世前几分钟在工作群回复消息。


第四,正常情况下,一个成年人如果选择从车窗跳车,一定会面向窗外,并且在落地的同时,本能地用手对身体进行支撑。但是莎莎是后脑勺着地。

 

 ·莎莎搬家前居住地。


隐患早已存在


一趟搬家行程,成了送命之旅。莎莎之死也让更多曾购买过货拉拉搬家服务的网友感到后怕。


在知乎上,《环球人物》记者可以轻松找到很多针对货拉拉的投诉和吐槽,有些经历令人瞠目结舌。


有网友抱怨说:“前几天搬家交给货拉拉,司机人挺好。路上聊天却突然说要躲着交警走,我问为什么?”司机说:“这车不能拉货。”


有在运货路上心惊肉跳的经历,也有在付款程序上让人糟心的。


有网友称,2019年7月,他预约了货拉拉的车搬运行李,希望司机师傅当天下午运送,并支付了费用,但对方希望他把送货时间调到早上。于是,他按照司机的要求取消当次订单再次下单,重新支付费用。五六天后,第一次付款的金额并未退回,该网友咨询客服才知道,一次合理的退款所需时间可能长达80天。


 

搬家过程中,也有顾客吃到哑巴亏。


知乎网友小李(化名)曾在货拉拉预约中型货车,并选择两人跟车送货,搬运费平台统计是100元。他接到司机电话,说车坏了,想换个朋友过去,车是一样的。本着互相体谅的原则,小李答应了。结果整个搬家过程状况百出,司机不仅中途加价,还没有按照约定将到货的行李搬上楼。


一气之下上,小李在平台给了一星差评,货拉拉客服来回访,没有解决问题,撂下的都是“与己无关”的说辞:“中型货车有些只有一个副驾驶,单是司机抢的,不关货拉拉的事。” 说车坏了的时候,你可以拒绝,然后重新下单,不关货拉拉的事。”司机上门要求加价的时候,你可以拒绝,然后重新下单,不关货拉拉事。

 

货拉拉上一次引发网友集体控诉,是一起司机涉嫌骚扰女顾客的案件。


2018年8月,浙江杭州一女子在货拉拉上预约司机搬家,她不光搬家不顺利,最后连家都不敢住。该女子在网络发帖称,搬家后司机多次发微信骚扰,还说要找她“约炮”,甚至称“已到楼下”。女子哥哥知道这事后,警告司机,“结果对方不听从劝告,又发来了很多信息,内容不堪入目,还放言就是不放过我。”

该女子最终因为害怕在宾馆住了20多天,就为躲避司机的骚扰威胁。其和家人多次向平台投诉无果。


事件被曝光后,货拉拉发布通报称,涉事司机绕开平台交易,存在“跳单”行为,且存在辱骂威胁用户、言语不检行为,货拉拉已将司机进行永久封号处理。此后将进一步加强对司机的教育管控,持续提升服务质量。并称,货拉拉方已与用户达成和解。


 ·货拉拉2018年发布的关于司机骚扰用户事件的说明。

 

记者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搜索发现,涉及货拉拉相关投诉已超3000条, 包括司机加价、货物损坏、押金等款项难退等问题。



入职培训40分钟搞定


关于货拉拉司机准入门槛和入职培训内容,有记者做过暗访调查。


在培训时间上,一位货拉拉司机说:“平常讲那么多的话,也就是一个多小时。”


培训内容主要是“操作流程”,“平台规定的安全就是你拉货拉易碎品怎么装怎么弄,对用户的话,就是礼貌点,这个没啥说的,反正货拉拉主要是拉货,把货安全送到就可以了,拉人拉的少。”但是,有不少客户都是跟着货拉拉的车往返于新家和旧居之间。


对于上岗条件,这位司机则回答:“交完押金就可以立马上岗,当天我注册完,交了一千块钱押金,那边立马给开通一个账号,立马就可以上岗。”“你要违章的话那就扣押金。”“客户投诉的话是罚你的行为分,主要跟抢单有关系的。”


有媒体致电货拉拉平台,对于培训流程和时间,对方表示需要线下培训,“大概半个小时至四十分钟左右”,而且“这个培训其实很简单,就是给您说下接单技巧,怎么去抢单等问题”


被问及是否需要对司机的车安装录音录像设备时,货拉拉的回应是:“这个不需要。”


记者查询货拉拉官网页面,可以看到“专业服务”一栏中写着“经过严格培训和考核的认证司机”。但是培训和考核具体细则?页面没有更多介绍。


 ·货拉拉官网,司机入职流程介绍。


估值达100亿美元


《环球人物》记者在企查查查询发现,深圳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2019年一年,货拉拉就接受过7次处罚,处罚金额达54万元。其中包括:


2019年9月,货拉拉因为“货车拉人”事件被处罚2019年7,货拉拉司机在(违法地点)深圳北站西广场致远中路实施了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的违法行为,被深圳市交通运输局警告并处罚款1万元。


2020年6月28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局对货拉拉罚款40万元,处罚依据为,货拉拉平台违反电子商务法相关规定,包括修改交易规则未在首页显著位置公开征求意见,未按照规定的时间提前公示修改内容,或者阻止平台内经营者退出。



居高不下的违规次数,并没有阻挡货拉拉大幅度融资的步伐。

 

四五年的时间,货拉拉已完成了8轮融资。2020年12月,货拉拉获得5.15亿美元(1美元约合6.4元人民币)的E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老股东跟投。1个月后,捷报再传,货拉拉完成F轮融资15亿美元,估值达100亿美元,并创造出1个月内融资20亿美元的纪录。

 

在上市计划上,货拉拉一度十分激进。2017年,货拉拉刚刚完成C轮融资结束,已经有美国的投行在接触货拉拉,希望可以促成其在美国上市。


彼时,货拉拉创始人兼CEO周胜馥雄心勃勃,“上市是一定的,也就是3到5年的时间吧!”


2020年初,周胜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又称:“我们是没有IPO计划的。我一直以来就灌输一个概念,我们希望做一个长期的事情,我们希望十年之内不上市。”


 ·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


在周胜馥对货拉拉的上市计划还在犹豫时,此次“跳窗事件”成为突如其来的一次重击。业内人士分析称,事件后,货拉拉上市暂缓可能性比较大,甚至包括货拉拉在内的同城货运玩家的估值都需要被重新计算。

 

资本的热情可能会受事件影响,但市场的覆盖率是不可撼动的趋势。


货拉拉官网显示,截至2020年9月,其业务已经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720万。在2018年基本完成一、二、三线城市的全覆盖后,2019年货拉拉逐步向四、五线城市渗透,并通过一系列市场活动,加速货运市场的移动互联网化。


货拉拉之外,整个同城货运市场也在迅猛发展。根据Analysys数据显示,2020年,同城货运市场规模超万亿元。


企业加速扩张却没有一个完善的管理系统,投诉频频发生,最后上升到“流血”事件,这样的企业发展方式是正常的吗?万亿级别的市场,“饼”越摊越大,却在车内安全措施上视而不见、得过且过,这样的发展可持续么?这些令人深思的问题,是莎莎用性命换来的。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