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之后,佛山下一步怎么走?

城市战争 2021-02-23 21:41


几乎每一个追求卓越的大城市,都会集全市之力打造一个万众瞩目的创新极点。这已然成为普遍共识,成为世界潮流。


正如北京中关村,上海张江,广州琶洲,深圳高新园,杭州未来科技城,东莞松山湖,而在中国民营经济重镇佛山,它的名字叫做:三龙湾。


请记住这个名字,未来15年的佛山,就数它最能打了!未来15年的粤港澳大湾区英雄榜,也一定有它的名字!



最近三个月,我就发现这个叫做三龙湾的地方频频出现在大众视野。春节前,虎牙、欢聚集团等互联网巨头密集进驻三龙湾南海片区文翰湖国际科创小镇,在那里布局研发总部、产业互联总部,在佛山掀起一阵数字经济旋风。


紧接着,广东省政府以

粤港澳大湾区“三号文”名义聚焦三龙湾

,印发《佛山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发展总体规划(2020—2035年)》的通知,对三龙湾未来的15年规划作出了全面而清晰的定位: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重点创新平台。


《规划》要求,参照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省级权限范围内的先行先试模式和做法,探索以适当形式在三龙湾同步开展试点。也就是说,

三龙湾将享受省级自贸区相关权限。


今天(2021年2月23日),又一家巨头——宏旺集团以公开招拍挂形式,1.07亿元竞得三龙湾文翰湖国际科创小镇一宗商服用地。宏旺集团是中国企业500强,拟投资5亿元,建设总计约4.2万㎡的集团总部大楼,将为南海带来每年不少于4500万元税收,产值不少于100亿元。

位于三龙湾核心区的文翰湖科技小镇

三龙湾为何异军突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许,这要从佛山正面临的一些危机和阵痛开始说起。

01

2020年,佛山GDP继续突破万亿,达到10816.47亿元,这是广深之外、广东省第3座“万亿级”城市。

 

与此同时,2020年佛山上市公司总市值突破2万亿元,居全国第七,相当于两个武汉或者成都,超过了除广州、杭州之外的所有省会城市。

 

不过,风光的背后,藏有一丝隐忧——从GDP增速来看,佛山近几年明显放慢,增长后劲不如广州、深圳、东莞那么充沛。

 

如果把观测时间拉长到10年,还可以发现,从2009到2020,曾经高歌猛进的佛山,的确慢了下来,被全国多个城市反超。

以下是编辑制作的“2009-2020年GDP强城市排名变化表”,我们发现:最近十年间,佛山GDP已经从第11名滑落到第17名,相继被武汉、成都、南京、长沙、郑州等一众强省会城市赶超。


要知道,十年前的佛山可谓风光无限,2009年佛山GDP为4815亿元,成为全国经济总量第11城,省会城市武汉、成都、南京、长沙、郑州都要甘拜下风。
 
没想到,2011年之后,佛山GDP增速相对放缓,被上述多个强省会城市反超。
 
对佛山而言,制造业一直是城市之魂。长期以来,以制造业为主的第二产业,对佛山GDP的贡献占到了近六成,佛山也一度靠着第二产业走向巅峰。
 
作为我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佛山经济曾被称之为“村村点火户户冒烟”,靠着乡镇制造业,在中国工业化浪潮中竞得一席之地。对于这种传统的、以乡镇为纽带的工业经济模式,佛山也一直引以为傲。
 
可如今时代在变,传统制造业的风口已经过去,利润率越来越低,曾经盛极一时的家电、家具、陶瓷等产业,变成了门槛低、利润低的“旧经济”,而且还要面临产业外迁的压力。
 
旧的产业正在艰难升级甚至外迁,新的产业尚未长大,佛山经济目前正处在转型阵痛期,GDP增速自然受累。
 
02
 
其实,这种阵痛,同为珠三角经济重镇的深圳、东莞,比佛山更早就感受到了。
 
以东莞为例,2009年东莞GDP尚能进入全国20强,此后却陷入困局,连续6年榜上无名。直到2016年才重回榜单,成功夺回失去的影响力。
 
十年起伏,给东莞的最大经验教训是:旧的经济发展模式再牛,也只是曾经沧海,不合时宜就应该果断抛弃、果断转型,只有通过新经济、新引擎,才让城市可持续发展。
 
然而,对佛山而言,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因为村镇经济根深蒂固,佛山的经济转型并不容易,其对新经济的拥抱,远没有深圳、东莞那么坚决。
 
不够坚决的原因是共识不足,佛山是典型的强区弱市,每个区都很强,却没有拧成一股绳,没有在全市范围内凝聚共识、集全市之力打造一个新引擎。
 
宁可原地踏步,也不愿作出改变,就是抱守残缺。
 
有人说,佛山已经“失去”了上一个10年,如果今天继续抱守残缺,不愿意做一次彻底的经济转型,下一个十年,佛山可能仍将“失去”。
 
眼下的佛山,刚刚迈入万亿GDP俱乐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对一个地级市来说,已经越来越接近规模边界,想要获得更高更快的增长,必须找到新动能。广州、深圳、杭州、苏州、无锡都曾在这个节点,作出深刻的改变,才有了日后的经济腾飞。
 
下一个十年,佛山新的增长点在哪里?新的产能在哪里?新的引擎在哪里?佛山必须回答这三个问题。
 
根据标兵城市的经验,答案其实很简单——两个字:上车!上新经济、新产业的的车!紧跟科技强国的步伐,拥抱新经济,寻找新的增长引擎,搞出新意思。
 
那么,这个新的增长引擎在哪里呢?
 
参考与佛山发展轨迹非常类似的东莞,或许能有所启发。
 
近几年,东莞能逆风飞翔、重回GDP20强,最大的驱动器就是松山湖。

2018年华为第一批员工入驻东莞,同年松山湖GDP大涨63%,达到630亿元,位列东莞各镇街第二。2019年,松山湖GDP超过虎门,问鼎全市第一,名义增速达到36%,升至867.3亿元。

 

媒体惊呼,创新经济改变了松山湖,松山湖改变了东莞。


松山湖华为欧洲小镇(图片来源易简财经)


毫无疑问,松山湖是最近几年东莞经济最大的增长点,凭借松山湖的崛起,东莞的GDP开始和佛山拉近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以深圳、东莞的转型经验为启发,佛山也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驱动器,需要一个属于自己“松山湖”。幸好,近两年佛山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对标松山湖的三龙湾,横空出世。
 
03
 
三龙湾地处佛山东南部,覆盖禅城、南海、顺德三地及五镇,2018年被政府命名为“佛山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目标是佛山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核心平台,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重点创新平台。
 
你可能好奇,佛山不是已经有了佛山新城、千灯湖?为什么还要搞三龙湾?
 
其实,从功能定位来看,佛山新城对标的是广州的珠江新城,是佛山的城市客厅;千灯湖主打金融产业,对标广州的金融城;三龙湾则对标的是广州的琶洲、科学城,主打科创产业。
 
科创重任,为什么交给三龙湾?我们认为,有两个不可复制的优势。
 
一是靠广州。
 
三龙湾地处广佛交界处,北接广州荔湾国际科技创新产业区,东侧是广州南站,东南侧是南沙自贸区,能够更好地与广州发生联系,这是佛山其他产业新城都不具备的优势。


在广佛融合发展试验区规划中,三龙湾被定位广佛融合的先导区,是广佛同城的桥头堡。这个定位,在广佛交界的所以功能区中,独一无二。
 
二是靠南站。
 
靠南站意味着什么?写到这里,我们想讲一个珠三角3.0的故事。
 
过去100年,珠三角一共经历了三个时代:
 
改革开放之前,珠江三角洲最富庶的地方是南番顺地区,为啥?因为南番顺是珠三角水系纵横交错的精华地区,物阜民丰的鱼米之乡,自古以来就是富庶之地。广州(古称番禺)是千年商都,佛山在明清时期就是天下四大名镇之一。
 
在农耕时代,人们逐水而居,经济重心自然就在水网密布之处。所以,这个时代,我们认为是珠三角的1.0时代。
 
到了改革开放之后,珠三角的经济重心不再是南番顺这个水乡区域,而是变成了广深高速沿线,为啥?基础设施升级了,水运没有公路快捷,产业自然就围绕着公路聚集。
 
最近30多年来,广深高速这条最初由香港商人修建的公路,在珠三角的经济地理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深圳、东莞的经济奇迹都离不开这条高速的赋能。
 
曾几何时,“东莞一堵车,全球都缺货”的名言真不是吹的,广深高速在全球都如雷贯耳。直到今天,「广深科技走廊」的规划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以这条高速为依托的。
 
这个时代,我们认为是珠三角的2.0时代。
 
而到今天,随着轨道交通逐渐取代高速公路成为经济地理的主动脉,公路经济带不再像以前那样吃香,轨道经济带会成为新的潮流。
 
政府已经明确,粤港澳大湾区首先是轨道上的大湾区。这一次,珠三角的经济重心很可能再出现一次转移,而这次转移一定是轨道经济主导。
 
基于此,我们认为珠三角即将迈入3.0时代。
 
而这次转移的暴风眼,非广州南站莫属,因为它是大湾区轨道交通枢纽的心脏地带。
 
短短十年的发展,广州南站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规模最大的客运枢纽,每天数百列动车从这里发至全国各地,日均出发/抵达人次达到50万,全国第一。
 
所以,靠近南站的三龙湾,近水楼台先得月,相比佛山其他产业园区,已赢在了起跑线。
 
这可不是想当然,轨道交通枢纽变身城市新中心的故事,已经在上海虹桥、香港西九龙等城市实现了。
 
虹桥本来只是一个车站枢纽,但是近年来华丽升级,从车站区域变成了商务中心区,与陆家嘴、外滩三足鼎立。为啥呢?上海越来越大,越来越拥堵,商务人群已经越来越不想进城,只需在虹桥停留就够。
 
香港西九龙站崛起后,与中环也形成了双中心格局,包括摩根、高盛等国际投行都从中环搬到了西九龙ICC大厦。为啥呢?在西九龙办公,可以更方便地和内地经济发生联系。
 
04
 
所以,三龙湾搞新经济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更振奋的是,三龙湾和松山湖还有颇多相似之处。
 
第一,二者都是水岸新城。人类有着逐水而居的天性,水岸区域更容易发展为城市中心区。
 
松山湖原本就是一个大型的天然水库,后被政府以湖泊为中心,将大岭山、寮步和大朗三镇靠近松山湖的部分边缘地带划分出来,与湖泊区域重新组合而成,总规模72平方公里,拥有8平方公里湖面、6.5平方公里湿地,绿化覆盖绿高达60%。
 
三龙湾规划面积约130平方公里,河网密集、水系发达,拥有东平水道、潭洲水道、陈村水道三条主要水道,河岸线超过400公里,湿地公园、农田基塘、花卉基地等生态资源丰富。

三龙湾三山新城(图片来自佛山日报)
 
第二,理念和定位上,二者都非常重视创新。
 
20年的发展历程,松山湖始终围绕经济创新做文章,如今已步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发展阶段,目标是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原始创新高地。
 
三龙湾同样立足创新产业,重点发展以智能制造、生物医药、总部经济、5G物联网、现代服务业等为主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今年以来,重点落户产业项目15 个,投资额达149.4亿元,在谈重点项目16个,总投资额达269.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全省唯四的广东实验室,在松山湖和三龙湾各有一家。松山湖有松山湖材料实验室,三龙湾有季华实验室。
 
目前,季华实验室已形成了979人的人员规模,其中固定人员658人;包括全职引进的中科院院士1名,兼职院士12名,杰青、长江学者等领军人才32人,正高级职称134人;共引进海内外高端科研团队28个。同时,实验室已累计共申请发明专利373件,孵化高技术企业7家。
 
以季华实验室为引擎,这里即将成为整个佛山乃至珠江西岸的数字经济新中心,助力珠江口两岸的区域再平衡。
 
第三、都有新兴产业的龙头企业重磅加码。
 
松山湖有华为。华为对松山湖的经济贡献肉眼可见,有目共睹。2019年,松山湖GDP达到867.3亿元,超过虎门,拿下全市第一。
 
三龙湾(南海片区)则拉来了虎牙全球研发总部、欢聚集团产业互联总部。虎牙拟投资约20亿元,将为南海区带来每年不低于100亿元、连续10年不低于1000亿元的营业收入,以及每年不低于1.23亿元、10年累计不低于12.28亿元的税收收入。

欢聚集团拟将地块打造为产业互联总部,连续10年,每年将为南海带来不少于100亿元营业收入、3.3亿元税收,并为该区域吸引全球约8000名高素质技术人才。

在季华实验室的引领带动下,三龙湾南海片区文翰湖科技小镇已成功汇聚一大帮数字经济领军企业,除了欢聚集团和虎牙,还有阿里云创新中心、腾讯工业互联网粤港澳大湾区基地、广东联通湾区(佛山)数据中心、富士康工业富联等一批数字产业项目落子三龙湾南海片区。
 
事实上,在三龙湾高端创新聚集区启动的两年间,佛山的创新能力已经突飞猛进。

 
12月26日,科技部和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分别公布《国家创新型城市创新能力监测报告2020》和《国家创新型城市创新能力评价报告2020》。佛山在72个国家创新型城市创新能力排名中位列第27位,较2019年上升了7位。
 
05

东莞凭借松山湖逆袭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你不改变就会被时代抛弃,你顺势而为就能站在风口上飞。
 
东莞曾经抱守制造业、工业园、大烟囱,结果陷入发展困境,GDP跌出全国20强。如果没有松山湖,就没有现在朝气蓬勃的新东莞。
 
佛山GDP曾经傲立全国第11位,如今正面临强省会城市的赶超,有滑落到20名之外的风险。如今的佛山,想凭传统制造业重拾过去的荣光,太难了。
 
翻眼望去,在国家经济转型的重要时期,几乎每个追求卓越的城市,都在追随科技强国的步伐,寻找新的增长点,打造属于自己的琶洲、松山湖。
 
广州正在打造琶洲、知识城,深圳在打造光明科学城,上海有徐汇滨江和张江,北京有中关村软件园,杭州押注未来科技城,苏州有金鸡湖......
 
这些城市,明明这么优秀了却还这么努力。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不进则退,过去10年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转型慢了一拍的佛山,应以迈入万亿GDP为转型起点,凝聚共识、坚定决心,集全市之力,依托三龙湾平台打造一个经济新引擎、城市新中心。

延伸阅读:
以三龙湾为起点,广佛关系迈向3.0
杭州之外,佛山打败了所有二线城市
广州买房要靠江,佛山买房要靠湖
从广深去佛山买房,要把握好时差和「意识差」
武汉这种能级的城市更新,北上广深都难找
深圳公布GDP数据,广深差距在缩小
从购物中心租金看中国城市的排名
从写字楼租金,看中国城市的排名
松山湖:「农村打败城市」的最佳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