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六号:围攻》的新干员不受好评,因为他是个gay?

游戏动力 2021-02-23 21:46


2月22日,育碧通过直播揭示了《彩虹六号:围攻》第六年的更新计划,以及即将到来的第六年第一赛季“绯红劫案”的各项内容。

红色圆框墨镜还挺时髦的

当然,为了庆祝一年一度的邀请赛活动,育碧也照例制作了新的CG短片:


作为一个长线更新的服务型游戏,《彩虹六号:围攻》能够从人气惨淡的首发走到第六个年头实属不易,《彩虹六号:围攻》人气逐渐攀升的几年里,每次更新新的反恐干员和赛季都会引起玩家社区的热烈反响。

然而“绯红劫案”公布之后,社区的反馈却不比从前。《彩虹六号:围攻》出了什么问题?


1


《彩虹六号:围攻》第六年第一赛季命名为“Crimson Heist”,译作“绯红劫案”,包含一位新的男干员,来自阿根廷的专家“Flores”。由于《彩虹六号:围攻》十分强调不同干员的人物设定和故事背景,每位干员都会有自己的背景介绍。

而Flores,是目前《彩虹六号:围攻》所包含的59名干员中唯一一个公开同性性取向的干员。

官方的干员背景介绍显示,Flores是有丈夫的

考虑到Flores这个代号在西班牙语里的意思是“花朵”,“男同性恋”+“花朵”这个消息公布之后迅速引来了一些吃瓜群众的讨论,而如今中国网络环境对“游戏加入LGBTQ元素”的解决办法就是在评论区里狂刷“政治正确”,所以即使我不形容,你大概也能猜到微博等平台的风向。

不过,Flores毕竟是《彩虹六号:围攻》59个干员里第一个且唯一一个同性恋者,大多数玩家对这个设定的反应没那么剧烈,《彩虹六号:围攻》赛事的解说Parker”INTERRO”Mackay也发推表示这是很酷的一个设定,而《彩虹六号:围攻》的知名选手Pengu则表示这个设定不会给游戏带来任何的负面影响,只会带来人权层面的推进,如果有的玩家因为这个设定弃坑,他不在乎《彩虹六号:围攻》的玩家少点儿。

话糙理不糙

《围攻》的创意总监Leroy Athanassoff表示,开发团队有两点是非常明确的:

1. 希望每个人都能与这款游戏产生联系


2. 游戏如同体育一样,应该属于所有人


所以在每个人都能在游戏中找到与自己有联系的角色之前,特勤干员将会越来越多元化。对大多数《彩虹六号:围攻》的核心玩家来说,Flores是不是同性恋又不会影响这个游戏里被爆头一枪就会死的事实,所以其实都是保持开放态度的,真正让玩家不满的症结不在于此。

设定上,Flores是一位来自阿根廷的神偷,因为喜欢捣鼓一些先进装备,本身又喜欢行侠仗义,有那么些“盗亦有道”的意思,就被Ash招募到虹彩小队中来。

可能单看“神偷行侠仗义”这个人设没什么问题,但是在《彩虹六号:围攻》里却又是另一回事。


2

《彩虹六号》系列游戏改编自美军事反恐题材著名作家汤姆-克兰西所著的同名小说。早在2008年,汤姆-克兰西就给予了育碧冠名使用权的永久性授权,因此之后育碧的军事题材游戏都属于《汤姆-克兰西系列》,衍生出子系列,各自延伸出不同的道路。

而《彩虹六号:围攻》则是《彩虹六号》系列在2015年底推出的系列新作,是一款以墙体破坏为核心,强调信息获取和干员技能,专注于室内近距离射击作战的FPS游戏。

汤姆-克兰西的授权改编,为这个系列的游戏带来了业界别具一格的军事厚重感和前瞻性,本身汤姆-克兰西的著作就以比较有前瞻性和现实军事知识考据著称,因此在《彩虹六号》系列里,军事感和战术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儿。

就以本身已经有些“离经叛道”,抛弃了传统单人流程的《彩虹六号:围攻》为例,在游戏2015年底发售的创始版本中,玩家可以选择的20位干员可谓大有来头。他们分别来自SAS,英国皇家空降特勤团;FBI SWAT 美国联邦调查局特种武装战术部队;GIGN 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Spetsnaz 俄罗斯特种部队;GSG9 德国第九边防大队。

大家熟悉的贝爷之前就在SAS服役,因受伤才无奈退役

这些队伍都是现实中存在,并且出色完成过诸如伦敦伊朗大使馆劫持事件、法国航空8969号班机劫机事件等世界知名的反恐任务,立下赫赫战功的部队。加之游戏中虹彩小队被定义为“世界上最精锐的反恐部队”,利用一些技术超前的黑科技作战装备进行演戏和测试也是顺理成章。

不同国家的反恐部队勋章一度是这个游戏很重要的视觉元素

2015年游戏首发之后,后续更新干员也基本遵循这个逻辑,从世界知名的反恐部队汲取灵感,根据他们的国籍、部队作战风格、配装来设计干员,NAVY SEAL美国海豹突击队、SAT日本警察厅反恐怖特种奇袭部队、BOPE巴西特种警察行动部队......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作战人员先后加入虹彩小队。

如此比较起来,Flores这个阿根廷出身的“神偷”,混在一帮真正的精英作战人员里,感觉就像一队极地狼里混进了一只柴犬。

除了干员出身的问题,干员技能设计和干员的契合程度也存在争议,前几年《彩虹六号:围攻》中干员的技能虽然大都天马行空,有些已经充满了科幻意味,但基本都会做到和干员人设相契合。比如“机枪哥”Tachanka改版前的技能就是架设一架DP-28机枪;代号取自德语“猎人”的Jager是一位精通机械工艺的直升机飞行员,所以不仅佩戴着飞行员帽作战,技能也是可以拦截投掷物的ADS。

《彩虹六号:围攻》取消了传统反恐题材游戏比较脸谱化的人物设计,为每一个干员配置了独特的人设和技能,这些特点让玩家更乐于研究每个干员不同的设定和性格,也因此衍生出了很多传播力极强的梗,一直为玩家津津乐道。

那么你猜猜身为一个神偷的Flores有怎样的技能?

他开可以自爆的无人机。4架,自爆无人机。

顺带一提这玩意儿官方名称叫“扒手”,我也不知道哪个扒手会爆炸的

这和他是个阿根廷人,是个gay,是个神偷,有任何必然联系吗?

3

干员角色设计和技能设计的不搭调,这个问题实际上困扰《彩虹六号:围攻》玩家已久,如前文所说,很长一段时间里《彩虹六号:围攻》的干员设计都是基于现实存在的军事部队,结合前沿的现今技术,或者是已经存在的军事装备,来设计干员技能。

但是从某个时间点开始,育碧就不这么干了,我暂时不能确定这种风格的转变从何时开始,但是我可以例举一下比较“出戏”的几个干员设计。

首先是跟随“爆发”活动推出的两名进攻干员Lion和Finka,两人分别隶属于GIGN和Spetsnaz,被抽调组成了虹彩小队的CBRN(化学生物辐射核威胁防御部队的统称)小队。

由于“爆发”活动本质上相当于《彩虹六号:围攻》的“僵尸模式”,两人的技能也有很明显的围绕PVE设计成分,而育碧又希望他们能在PVP中活跃,而他们的技能搬到PVP游戏后,Lion的无人机声波扫描机制一改再改,最终只能通过大砍来控制平衡性;Finka的团队激素能力则因为会带来诸多负面效果,被玩家诟病至今。


这之后,育碧在第四年第二赛季带来了防守干员Warden,美国特工处出身,在华盛顿干过各种政要人员的护卫工作,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加入了虹彩小队这支反恐队伍。能力是可以防闪光弹的墨镜,也不是他自己开发的,按理说人人都可以戴这个眼镜。


第四年第三赛季,进攻方新干员Amaru隶属于虚构的秘鲁文物保护反掠夺组织,能力是用一个钩绳发射枪让她做一次立体机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印第安纳琼斯。


这之后育碧似乎爱上了虚构组织这个方法,不仅虚构除了一个名为“永夜安港”的私人特别干预部队,把后续一堆诸如“肯尼亚海军出身的能在水里禅定的超级战士”、“挪威国防军出身转业做营救工作的Youtuber”、“因事故接受义体改造的前警探”的新干员全部囊括其中,并且未来还很有可能会“扩招”。


当然真正的“放弃治疗”还属第五年第一赛季的干员Oryx,他,身高1.93米体重130公斤,可以肉身撞破一面墙,可以纵跳超过3米,身体能力直逼美国队长。


并且他,不隶属于任何一个部队。

好家伙别人都是正规部队出身就你搁这当个体户呢?

一方面新出的干员缺乏考据空间,技能设计也基本围绕游戏性和平衡性设计,没有什么额外乐趣,另一方面,育碧还在删除一些有特点的干员设计。就在上个月,育碧删除了波兰干员Zofia的被动技能“奋起”,这个被动允许Zofia在被击倒后奋起,并恢复小部分生命值继续战斗,因为设定上,Zofia是一位经历过生产的母亲,分娩带来的剧痛让她对痛苦的忍受能力异于常人。

干员文本里展现了行事果敢的Zofia温柔的母性一面

这个技能可以说用一个小小的机制设计迅速树立起了Zofia身为母亲的战士形象,为这个角色带来了充足的额外信息,但最后育碧以“缺乏实用性”为由删去了。这个改动公布之后玩家也是吵成一片,很多玩家对平衡组过度依赖职业电竞的平衡性反馈而不考虑普通玩家的代入感而不满。至于奋起究竟对平衡性有多大的影响,也是众说纷纭。

Flores目前面对的问题也是如此。

结语

在《彩虹六号:围攻》这个“置死地而后生”的项目里,阿育选择拥抱电竞已经有些时日了,游戏机制上放弃严谨的室内CQB,反复将旧地图回炉重做以保持公平性,为了保证竞技性砍掉了游戏的光源表现力......也许玩家应该明白阿育的用意,将《彩虹六号:围攻》作为一款纯粹的竞技游戏来看待。

但是那些因为干员优秀的人设,丰富的对白,出色的CG动画和演出表现而进入《彩虹六号:围攻》,克服了游戏较高的上手门槛,享受身为反恐专家的代入感的玩家,他们的乐趣就应该被“电竞平衡性”所剥夺?这显然不是一回事。

这些玩家为什么退坑?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不会是因为新干员Flores的设定文档里,写着他是同性恋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