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爽学之上,男频改编IP的分寸

东西文娱 2021-02-23 22:38

作者:EW 媒体|胡岚 审阅:岳鸿

联系或沟通:ewmedia@yingzaotimes.com


本期比较吵😀

音频声音支持:东西文娱影视研究组 胡岚 王云杉


导读


2月22日,《赘婿》宣布加更,当日该片在爱奇艺站内内容热度值突破10000,成为继2018年《延禧攻略》之后又一部热度破万的全民爆款。从2月19日的开分成绩来看,目前《赘婿》以7.1分的成绩站稳了开场。

 

范闲魂穿范思辙与范若若谈起了恋爱。2月14日,情人节独家登陆爱奇艺的《赘婿》似乎就是冲着那一句“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姐)妹(弟)”来的。




此次,三度操刀男频IP的新丽传媒又一次携《庆余年》原班人马打造起点头部IP《赘婿》,郭麒麟、宋轶二度合作、张若昀客串让这部作品在开拍之处就话题不断。对于主创班底,《赘婿》启用新锐导演邓科执导,而改编过《流金岁月》《我的前半生》的秦雯则在剧本层面以更为多元的女性视角为这么一部男频网文护航。

 

《庆余年》之后,近年国产剧在男频IP上似乎渐渐找到了风格化改编的操作模式。重人物刻画,调庞大架构的改编思路配合题材拆解的季播模式,让动辄百万字的男频IP抽身出了既有世界观的束缚,在影视呈现上有了更大的创作空间。


而就《赘婿》已播内容来看,虽然与《将夜》《庆余年》此类剧集在故事层面不可比较,但风格化的剧本改编与季播模式的制作周期在《赘婿》的开发上也得到了了进一步的深化与复用。根据剧方信息,36集的《赘婿》仅仅是原著作品的第一部,预计也会采取《庆余年》的季播模式。

 

目前《赘婿》已更新至16集,从故事走向来看,现阶段可以确定的是《赘婿》已是今年春节以来的爆款“合家欢”,10W+的正片弹幕互动与#赘婿里面到底有多少段子#2.7亿阅读量的微博话题也进一步证明了新丽此次在古装轻喜剧上的“笑”果。



而伴随首个小高潮的到来以及暗线的浮出,宁毅也即将走入朝堂纷争,可以说第一季的故事能否真正立住,迎来故事更为重要的中段。


作为赘婿流长篇影视化的头炮,《赘婿》身上承载了太多的噱头与可能性。也正如片方所宣传的“小小赘婿、大大天地”,从家事到国事,“庙堂之高”并不比宅斗好讲,朝堂部分的故事既是重场也是难点。行至中段,《赘婿》能否在人物、阵营以及家国格局上“提上一口气”,仍有待观望。

 

  

古装轻喜

可圈可点的合家欢


首先作为一部标准的古装轻喜剧,在春节的当口,《赘婿》可以算得上一部可圈可点的贺岁题材。从剧情来讲,干净简单,对垒分明。男主角宁毅魂穿武朝成为了苏家赘婿,苏檀儿作为苏家的第三代继承人,一心想要发扬苏家布行。面对家族二房父子的刁难,宁毅运用现代的商学知识帮助苏檀儿执掌家业,二人里应外合见招拆招剖有二叔口中“贼夫妻”的精明感。



开篇张若昀扮演的江皓辰出场无疑是令人惊喜的,在《庆余年》的滤镜下,原班人马重回武朝的故事让本就春节剧荒的观众纷纷入坑,开播首日《赘婿》就以9875的爱奇艺热度直冲爱奇艺总榜第一名。



在故事层面,《庆余年》十级玩家也能看出很多段子的一脉相承之处。《庆余年》中的范闲一本《红楼》畅销京都,宁毅在《赘婿》中则一连写出《霸道姑爷爱上我》、《谁人又能天生做好一位父亲》。



随着故事铺开,现代人穿越古代的破局之法也连连出奇制胜。剧情开头,宁毅就通过“拼刀刀”促销解了布行开张货品不足的燃眉之急,而后面对乌家的打压,宁毅又趁机抓住了江宁城的皮蛋商机,以招商加盟的形式快速扩大势力发展副业。此外,郭麒麟自带的德云社气质配上宁毅的各种玩梗,也让整个剧情即使在商战、宅斗的事件里也步伐轻快。

 

在各种包袱的包裹下,目前上线一周的《赘婿》已经完成了拿掌印、过诗会、扳倒乌家的进度条。而第八集苏檀儿与宁毅的定情一吻也让“先婚后爱”的小夫妇快速走上正轨。

 

显然,对于《赘婿》来说,它的野心远不止于小情小爱。面对苏檀儿险被侮辱,宁毅那句“起风了,那乌家就破产吧”成功将情节拉上了第一个剧情小高潮,显然宁毅玩转武朝的天地才刚刚开始。



追剧至今,整体来说,有笑点、节奏快,正如豆瓣上对该片的评价,“是一部不错的下饭剧”。

 

  

赘婿流的分寸拿捏

 

赘婿流到底是怎样的一类作品?

 

1月,在《赘婿》开播前夕,原著作者愤怒的香蕉关于“我不需要女观众”的言论将这部待播网剧送上了风口浪尖,从豆瓣评分与观众反馈来看,该观点在某些程度也主观影响到了作品的口碑。

 

但回归到“赘婿流”的文本类型,其创作需求也十分鲜明。愤怒的香蕉将赘婿流的创作归结于男权社会中男性所面临的压抑情绪,而正是这种情绪让赘婿流的爽文深受欢迎。


 

“赘婿流里蕴含的其实是过去男权社会上男权分工造成的一些问题,在男权社会里,女性可以叫苦,男人是不行的,你要拼命做事、养家糊口,当你能力不行,你受到岳母或者其他人的鄙视,你还不能表现出来。久而久之,这种压抑造成了一种直接的心理需求。赘婿流的受众,多是中老年男性,也正是手机的普及让中老年男性开始手机阅读,他们选择了接受这种文本。”

 

由此,赘婿流小说中的男主通常在前期备受冷眼与欺凌,到了中后期伴随双重身份的揭晓金手指大开,不断反转逆袭,这种先抑后扬的故事设置很大程度给足了读者爽感。但同样,该类小说放置于影视化的背景下,则具有反派形象脸谱化、角色成长弧线短、人物关系主流接受度低的通病。在《赘婿》原著中,宁毅最后妻妾成群,从影视剧的观众视角来看,是不合主流的。

 

赘婿流作为男频的重要类别,与奇幻题材的改编难点具有很大不同,奇幻题材通常囿于视效呈现、架构庞大难调,而赘婿流则在于“爽感”与“性别对立”之间的分寸拿捏。


对于此类作品的主流化而言,必《赘婿》所需要的可不止于男性观众,从情绪宣泄到寻求共鸣,典型IP又应当如何调整?《赘婿》的编剧秦雯认为:“好的IP改编就像是谈恋爱,要彼此尊重,既要尊重原著IP的作者,也要尊重编剧自己,两个人应该是站在一个平等对话的基础上来改编。”

 

对此,新丽操刀方法是保留既有的丰富女性形象,适度调整人物关系。除了赘婿宁毅的官配苏檀儿,书中的小妾聂云竹成为了宁毅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刘西瓜则成为了同阵营的上下级关系。人物关系的调整从很大程度上把握住了整体的价值导向,男主的人设也得以保留。


 

伴随阅文对于IP开发工业化、品牌化的进程,男频IP开发也有了愈发成熟的模式规律,庆余年》的成功改编让男频IP走出了早期的“水土不服”,同阅文集团CEO程武曾将《庆余年》的成功归于“用了阅文的IP、用了腾讯影业的主控和规划能力、用了新丽的制作能力生产出的作品。”并表示,希望下一个五年里,有更多的《庆余年》。


到了《赘婿》,同《庆余年》中的范闲一样,编剧选择保留了宁毅极致化的人物性格,人物群像戏在精不在多,整体节奏上做到了强剧情与诙谐感的平衡。由此,男频改编方法论的复用在《赘婿》的风格化上是极为明显的。

 

近两年《庆余年》、《将夜》的成功改编让男频IP走出了早期的困境,而季播模式的优势,也让庞大故事架构的男频作品有了更为包容的创作空间。对此,合理拆分篇幅的季播模式在《赘婿》中也得到了复用,从《赘婿》的官方信息可以看到,目前36集的体量仅是作品的第一季,同《庆余年》一样,对于动辄几百万字的男频IP,季播给足了人物成长、故事铺垫的空间,也让男频的IP从早期的一次性挖掘转向了更长的生命周期。

 

   

内容平衡

《赘婿》还需提一口气


从剧情的走向与风格来看,定位于古装轻喜剧的《赘婿》与春节档的氛围显然十分搭调,但也是这样的开篇故事所要铺陈的东西太多,《赘婿》在故事呈现的平衡上总有些吃力感。

 

一方面苏家大宅里二房父子一遍遍数落着“自古哪有女人当家”,另一方面“男德学院”却又好像生活在一个“妻为夫纲”的时代。《赘婿》在想要给足观众笑点的同时,不可避免的牺牲了部分剧情间的自洽。为了在剧集前期吸纳更广的观众群,《赘婿》对一些情节与人设做了相对降级的处理。

 

此外,由江皓辰的商战故事开篇,苏檀儿初期的宅斗则显得有些潦草,脸谱化的二房父子更像是两个发任务的工具人,为女主在每一步设下粗暴的障碍,而宁毅则负责关键时刻扭转乾坤,外带抖两个包袱,比起角色成长,这些情节更多只是为了丰富宁毅的人物设定而存在。这种程式化的打怪升级在古装剧中虽也工整,但早已不再新颖。



目前《赘婿》开分7.1分,伴随乌家的垮台,故事也迎来了第一个小高潮。宁毅在江宁城已经是首屈一指的风云人物,而此时秦右相的回京则让原本潜藏于商战中的朝堂势力逐一浮现出来。


从宁毅被卷入朝堂开始,整体的故事架构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当口,当宅斗一步步转移至朝堂,苏家与宁毅的命运也会迎来更大的反转。

 

从目前的热度与观众口碑来看,《赘婿》已经完成了它在轻喜古装上的风格定位。而接下来这部剧的格局是否有望进一步抬高则有赖于接下来的故事走向。


如果说前十集,宁毅的角色任务就是帮助夫人夺权,那么接下来,谁又会是宁毅真正面对的大boss,宅斗之外,武朝的新风云则对于《赘婿》后续的口碑至关重要。


   

联系我们


媒体相关联系:ewmedia@yingzaotimes.com

研究相关联系:ewresearch@yingzaotimes.com

简历投递联系:yzhr@yingzaotimes.com


建议/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