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省的痛苦:好事无名,祸不单行

杨老师的基建课堂 2021-02-23 22:49

最近冀省的消息特别多,华夏幸福债务究竟如何解决还没有答案,亲儿子冀中能源又被传出预备成立债委会,实在是令人担心。


但这两家企业从曾经的AAA评级大型企业沦落至如今的境地,与河北省的尴尬定位都有极大关联。坊间有个说法:河北离天堂太远,却又离北京太近,实在是不无道理。


环境治理,当头一棒

在开启大规模环境治理之前,河北的经济发展实属不错;但在各类污染防治全面开启之后,作为首都区域的监管重点区域,河北省的环境治理相当彻底,但由此带来的代价同样绵延至今:


一是矿产类全面关停,许多地方财政依赖的最大收入来源以及地方产业悉数宣告终结,且距离北京太近,其限制力度可谓全国之最,直接导致产业发展的断崖;


二是高能耗、高污染产业的清理与去产能,让河北的经济再遭重击,特别是小微企业与民间经济,几乎一夜回到解放前,且几乎没有喘息之机;


三是产业发展全面让位于环保,经济发展几乎停滞,省内重点企业同样陷入停滞状态,承担了绝不大部分的环保成本,但却没有得到环保效益。


环京限购,楼市冰封

在环保的压力下,河北省不得已放弃了许多产业与经济收入来源;财政收入增长乏力,经济发展举步维艰。与此同时,北京的发展却欣欣向荣,人口与产业皆有外溢之势,于是河北省开始围绕京津冀一体化做文章,希望承接北京的人口与产业转移,填补之前失落的财政收入。


此后,河北环京区域有了很大规模的发展,各类产业新城、小城镇均拔地而起,环京概念从北京周边绵延到两小时都市圈的距离。并且,在北京的居住、工商业成本大幅的攀升下,北京的人口与产业也有很大的外迁意愿,河北似乎终于享受到了北京带来的红利。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限制房地产开发的政策逐渐加码,环京区域也出台了与北京同样严厉的限购令;就此环京区域的人口与产业转移陷入冰封,首都红利带来的窗口期已然结束。


随后,我们也看到了以环京区域为核心的华夏幸福陷入危机;河北多地的政府性基金收入出现断崖,且距离正常增长,仍然遥遥无期。


雄安新区,倾情奉献

随着国家战略的调整,雄安新区横空出世;京津冀的发展格局再次出现变化,然而看似成为赢家的河北省却并未喜笑颜开。


在雄安新区发展的过程中,首先面临行政区划的调整;但从实际情况看,许多事务仍然由雄县、安新县、容城县进行负责,前期投入巨大。并且,雄安集团也是由河北省国资委出资设立,许多前期投入仍然按照属地原则由河北省倾情奉献,但回报在何方却不得而知。


尽管如今强调京津冀协同发展,但无论从政策引导还是经济发展,都只有京而没有冀;好事永远轮不到冀省,但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却逃不开出力的命运。也难怪冀省的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纷纷难以支撑。


冀省很痛苦,但此题很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