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互联网公司可劲蹭Clubhouse的样子,太tm魔幻了。。。

差评 2021-02-23 23:31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年前有一个突然爆火的软件:Clubhouse( 后文简称 CH )


 就是下面这个~


早在这玩意火的时候,世超就已经带大家详细地逛过一圈(传送门),这里对它不再赘述。


随着 Clubhouse 已被国内封禁,相信不少差友可能都好久没关心过了,但它仍然在中文互联网内发出 “ 耀眼的光芒 ” 。。。


 此话怎讲呢。


首先,在它火了以后,N 个团队开始了碰瓷。


手法非常简单粗暴,就是跑应用商店里蹭同名搜索的流量,像下面这样。


一周前刚改的名字 ▼


老实说,这已经是常规操作了,每次有什么软件爆火,应用商店里就会涌现一大堆同名软件。


 但像下面这三胞胎一般的操作,还是让差评君愣了愣神。


 就这三兄弟的长相。你品,你细品。


凑一起都能整一个大家来找茬了~▼


抱着探索的心态,差评君挨个点进详情页瞅了眼,发现这三个软件的开发者并不是同一个人。


 甚至还在其中一个软件的评价区里,发现一条简单粗暴的爆菊宣言。


 蹭热点名词,都还不算什么。。。


之前我不是为了研究 CH 加了几个群么?


自从 CH 被封禁以后,这些群就火速改名了。其中一个改成了 MeetClub ( CH中国版 )预备群。


MeetClub 是怀揣社交梦的阿里巴巴捣鼓出来的,差评君通过一些渠道打听了下,听说是钉钉出的,目前还在内测。


看网传的图片,跟 CH 功能上有相似度~


网传的图片 ▼


 阿里可能想不到,屡屡在社交领域折戟的自己,有一天软件都还推出去,粉丝群都有了。。。


社交梦,近了近了。


更魔幻的还在后面,出于好奇,差评君在之前加的一个 CH 群中稍微搜了一下。


 结果,找到了四个国产的 CH。。。


有个还是这个群里的一个群友自己做的 ↓ ↓


这哥们初衷就是想用 72 小时复刻一个 Clubhouse ,作为给自己的一个挑战,写完代码开源。


最后实际只用了 55 小时,由于采用了红白机风格,所以取名为 NEShouse ~


 还有两个是公司出品,左边的叫对话吧(据说是映客搞的),右边的叫篝火,跟 Clubhouse 一样都是邀请制


下面是篝火的界面,可以看到产品功能上跟 Clubhouse 还是有些许差别,比如聊天室支持文字消息。


至于讨论的话题么。。。老实说,我感觉自己来到了知乎。


篝火里还有个发现页面,原本差评君以为是让用户发现有趣的聊天室。点进去发现跟微信里的朋友圈有点相似,是给用户发动态的。


 内容让差评君梦回高中时期的 QQ 空间。。。


而群里提到的另一个软件对话吧,嗯,界面长这样 ↓ ↓


 带大家回忆一下,Clubhouse 长这样 ↓ ↓


也许这个页面对比,能够帮大家更好的比较。。。


差评君也不是很懂行,这算是致敬么?还是。。。


不过嗷,浏览下感觉内容生态上倒是还有点意思。


在差评君写这篇文章时,对话吧刚好搞了一个活动,邀请了一些大佬,比如朱啸虎(滴滴、饿了么早期投资人之一)、奉佑生(映客 CEO)等,开了一个 “ 在中国能做成一个 CH 吗 ” 的话题。


而且除了这个聊天室外,其他的话题也像模像样的。


 最后,还有一个模仿者,不过不是 APP ,是微信小程序。。。


名为 Club Horse 。


简单展示一下它跟 Clubhouse 页面对比。


咋说呢,差评君想了半天,也许这就是像素级 “ 致敬 ” 吧。


 不过,这哥们搞事明显没找对地方,还没开始,就已经被终结。。。


最后,在差评君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火速蹦跶出来了一款。。。


名叫 Capital Coffee ,设计各方面跟 CH 也很像,人家自己也直说了灵感是从 CH 来的~


围观了一圈,差评君觉得还挺魔幻的,一来是没想到有如此多的公司跟风借鉴,二来就是这令人害怕的互联网速度。


 就拿这篇文章举例吧,原本我早就写好了,但是 “ 一觉起来 ” 就多一个新的,我这特么都改 2 遍了!


还记得前面差评君提到的 MeetClub 预备群么?


群主用一个生动形象的群名,迅速紧跟上了时事 ↓ ↓

CH 在国内火起来也就是 2 月初的事儿,短短一个月不到,蹦出来这么多个模仿致敬的产品,不知道这背后是多少个修福报的程序员。


这类 “ 模仿爆款 ” 的操作本身在互联网上还挺常见的。毕竟抄袭已有的成功模式,是一种靠谱且低成本的方式。


 但,靠照搬某个成功过的产品,就能在市场竞争中胜出吗?


CH 这类语音社交软件并不是新鲜玩意,之所以能爆火,马斯克的站台,高质量的种子用户营造的优质社区氛围都是不能忽视的因素。


其实类似的软件国内其实早就有了,叫聚聚。


聚聚创始人的自述 ▼


在创始人的自述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一个很有趣的点:做语音社交软件是一件很烧钱的事情。


他当时也是用的声网的实时语音技术(跟 clubhouse 一样),价格是 0.007 元/分钟。


如果拿一个房间里有 1000 人、持续时间为 2 个半小时来计算,单是为这一个房间的付费就是 1050 元。


声网官网的服务价格截图 


虽然服务采用区间定价,用量多有优惠,但仍然优惠下来仍然耗费不菲。


想知道聚聚现在怎么样了么?


创始人已经解散了团队,到现在,他们欠声网的钱都没有结清。


尽管一个马斯克把语音社交软件吹上了风口。


但是在这高昂的成本背后,在突然激烈的市场竞争下,这些前赴后继的模仿者,真的如愿会成为国内版 CH 么?


注:发稿时对话吧已下架,回应称在做技术调整。


参考资料、图片来源
世超的微信聊天群
微博@董嘉祺
对话吧、篝火、App store、声网
iFeng科技《 对话“中国版Clubhouse”开发者:我们和CH同时起步,但在国内没融到一分钱 》
Bilibili @Linux中国《极客@白宦成 用了 55 小时 B 站直播复刻爆火的 Club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