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家庭:再好的关系,也需要有距离感

麦家陪你读书 2021-02-23 23:18

♪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简宁的领读

音乐 | Kathy Mattea - Summer of My Dreams


谷主麦家说:“读书就是回家。”


今天,是麦家陪你读书的第1319天,共读的是第189本书——费孝通先生的作品《乡土中国》。

 

如果喜欢,可以分享给更多爱读书的朋友。麦家陪你读书,一起读书,一起成长。


在上一次的阅读中,我们了解到费孝通先生所说的乡土社会大致的模样,同时也明白了所谓农村人的“愚”究竟指代的是什么意思。


今天,我们就继续顺着费孝通先生的思路来更进一步地了解中国的乡土社会。


在从城里下到乡村的工作者们看来,农村人除了“愚”,还很“私”。


这里的私说的就是自私。当然了,费孝通先生在这里所说的自私是不带有任何贬义的,它指代的只是一种有特性的价值观。



俗语说“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中国人尤其喜欢将自己和他人明确区分开来。


当然,说到区分,有些读者或许会觉得西方国家中的独立性和界限感要比我们明确的多。


费孝通先生也非常赞同这一点,但是,他想要强调的是:中国人区分自己和他人,是为了更好地从自己出发创造差序格局。


这里的“差序格局”是费孝通先生提出的一个专门代指中国社会伦理结构的名词。


尽管在书里,先生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来解释什么叫做差序格局。


但他利用了大量通俗的事例来解释这是一个怎样的社会结构,以及,这种格局是怎样形成的。



我们先来看第一个问题,什么叫做差序格局呢?


费孝通先生在书中用了一个比喻来形容它。


他说,如果我们向水中丢一块石子,它会激起一层一层的波纹,这些波纹有深有浅,离石子越近的波纹越深,离石子越远的波纹越浅。


在中国乡土社会中,每一个人都是一颗石子。大家在社会中所有的亲友关系就是由这颗石头激起来的波纹。


就拿我们自己来说吧,离我们关系最亲近的自然是父母、手足,再往外,便是爷爷奶奶,表亲姑侄。若再要往外,便是远房亲戚了。


中国讲究只要“不出五服”都是亲戚。当然了,如果你生活在比较大的社群里,那就还包括较好的朋友,拜把子兄弟等等。



如果把这种格局形容成一张网,那么,在每个人的网种所覆盖的人都是不同的。它们不仅包括着现在的人,还包括着过去的和未来的人。


俗话所“一表三千里”。


生活在乡土社会中的人都有一个这样的关系网,只不过网里的人不相同罢了,相同的只有这个结构。


这里也是很好理解的,虽然一对兄弟的父母是相同的,但是却有着不同的妻女,自然就会有不同的亲家和亲戚。


所以,费孝通先生才会说,中国的社会结构都是从“私”出发的。差序格局就是从无数个“我”出发的无数网相互交叉形成的。


既然中国的乡土社会是一种根据私人联系所构成的差序格局,那么,在这种格局中的人际关系又会有什么特点呢?



生活在一个与外界接触不多,每个人又可以自给自足的社群中,除去偶尔大型的合作工程之外,绝大部分时间大家并没有相互的需要。


因此,生活在乡土社会中的个人都不需要一个稳定且长期的团体。


大家都根据自己的需要,根据不同的场合与别人交往,所有的关系都是后起的,也都是次要的。


既然所有人的关系网都以自己为中心,那大家之间应该怎么排先后次序呢?为了避免冲突,中国形成了“仁”的道德思想。


“仁”是儒家的中心思想,它规定着人与人之间的长幼尊卑,也是一种从“私人”出发的长幼尊卑。“仁”是一种笼统的总体思想,它统领着“忠孝悌信”所有道德规则。



依照费孝通先生的研究,在中国乡土的差序格局中没有任何一种道德观念可以超过私人关系的道德。忠孝悌信都是私人关系中的道德要素。


这就要求生活在乡土社会中的人,首先要问过交往的对方与自己是什么关系,才能决定用什么样的标准行事。


大家看一件事情办的合不合规矩,先是看是否符合长幼尊卑的次序,“逾越”在乡土社会中是大不敬的。


既然乡土社会中的人对“家”之外的人都敬而远之,那么,家人都包括谁呢?


在前面的阅读中,我们就已经得知,“家庭“是乡土社会中的基本单位。只是,中国的家庭更应该称作“家族”。



在人类学上,家庭有明确的界定即指由亲子关系所构成的生育社群。但是生育关系是短暂的。


长大之后的孩子会离开父母,开始自己的亲子关系,那么,他们与原来家庭的关系应该如何界定?


如果仍然将他们看作家人,那么这个家族就会越来越大。如果将他们看作“他人”,家庭的范围便始终保持在亲自关系范围内。这两种观点代表了西方和中国在家庭观念上最大的区别之处。


在中国家庭中,所有的社群分子都可以依据需要的程度,沿着亲属关系不断向外扩大。


只不过这种扩大沿着的线路以父系为主。在父系扩张的原则下,已经嫁人的女眷和女婿并不算严格的家人,因为他们之后会变成别人的家人。



随着子嗣的繁衍,家族的人数会越来越多,最初的小家庭必定会发展成人类学上的氏族。成为氏族之后,面对庞大的人数,那就需要建立相应的政治、经济、宗教等事物。


中国的家庭都是一个事物合作组织,小的事物,夫妻双方就可以决定,如果是大的事物,便需要族中老少一起商议。


既然大家是“一家人”,那么利益便是相连的。


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的功名不是你自己的,是整个家族的荣耀,你的婚姻也不是你自己的,是整个家族的谋划。


在中国,男女之间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恋那是建国之后才出现的。在这之前,爱情可以有,但只能跟家族可以接受的人在一起,否则,便要面对重重劫难。



家族生活中的这些原则,造就了中国早期的夫妻之间并不看重爱情,而是看重彼此家庭或者家族之间的关系。


在乡土社会中生活久了的人会发现,有说有笑,有情有义是在同性和同龄人之间才会发生。


性别、年龄上的差距造成了无形的隔阂。男女之间除去工作和生育,彼此之间并不清楚应该如何交流。


在费孝通先生看来,这绝不是偶然产生的,这是把除亲子关系之外的社会功能拉入家庭中的必然结果。


2021年的今天,当我们再次看到费孝通先生的这些文字时,多少会有些感概。



曾经旧社会中,因婚姻而造就的悲剧实在是太多了。但是,远离了乡土社会的今天,人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费孝通先生曾说:中国社会的结构是由乡土格局造成的,改变这个结构就可以改变中国群体的思想。


但是他也说到,离开了乡土社会,重新面对自由的人们,或许会再一次迷失方向。



领读人:momo,一个爱好古典文学与基础科学的哲学系女子。

主播:简宁,声音控,电台主播。世界如此喧嚣,愿用声音给你这一刻心灵的安宁。

执行主编:花梨

责编:数数/米妮

图片:文中插图均来自公共版权网站,非商用

背景音乐:Kathy Mattea - Summer of My Dreams

点击阅读原文打卡,继续读书第1319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