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人与财富相处的三重境界?且听《甜蜜》一一道来

影视独舌 2021-02-24 10:51

2021年2月24日 | 总第2425期

2014年初夏,编剧宋方金看到一条“妻子替亡夫还债”的新闻。他的内心深受震动,于是找到好友黄健,启动了一个新剧本的创作。这就是正在总台央视电视剧频道播出的《甜蜜》的起点。

从创意萌生到成片播出,中间隔了万水千山。其中的三落三起,已经写在影视独舌6天前发布的编剧黄健的创作手记中了。剧本走向几经改道,甚至推倒重来,不变的是它一直在探讨人的危机意识和财富理念。

这是一段扭转不幸命运的生活传奇,也是一首踏平崎岖坎坷的创业之歌。这里有孜孜以求的正念正觉,也有旁逸斜出的包袱喜感。剧中不乏现实主义的笔触,也洋溢着浪漫主义的奇想。看着不累,还能促人思索。

当今最为关紧的两个理念

在市场规则仍未完善,市场意识有些涣散的当下,诚信成了一件怎么强调都不过分的事情。想想吧,我们工作、生活中有多少幸福以诚信为基础,而又有多少烦恼是来自人的不诚信:

原本签字画押定下合作,到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果到时卖家交不出货,买家恐怕就要崩溃了。如果是卖家垫付成本生产了大批货物,而买家却以各种理由拒不付款,卖家恐怕就要跳楼了。

剧中田蜜(海清 饰)本来过着富足的全职太太生活。她的丈夫刘得恩(迟帅 饰)是“宁城市十大创业青年”之一,她自己除了消费就是做公益。

人生总有各种意外。第一集里,甜蜜科技资金链断裂,刘得恩急病身亡。失去了遮风挡雨的丈夫,得到了巨额债务,甜蜜生活戛然而止。

以公司名义借的钱投入了公司,以私人名义借的钱也投入了公司。公司债务有有限公司的章程管着,火暂时还烧不到田蜜身上。但刘得恩个人写下借条的欠款,立刻就以“夫妻共同债务”的名义,落到了田蜜头上。

如果是一个担不起责任的人,她可以肩膀一溜,对这些债务拒不认账。如果是一个追求绝对正义的人,她也可以说借款未用于家庭消费,拒不背负这些包袱。

当然,这会引发连环官司。但这世界上失信的人多了,媒体不是不时披露被限制消费的“老赖”的名单吗?

但田蜜偏偏是一个恪守程序公正的人。人死账不消,她正是小额“友情”贷款经营者万百千(张晞临 饰)最喜欢的那类敞亮人。

这带来两个后果:一是田蜜立刻就由富贵阶层跌入赤贫阶层,居无定所、生计无着、债主催逼成为她的日常。某种程度上说,她已经不是自己的主人,她成了行走的还款机器。

二是她避免了成为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国家正在建设征信体系。你的经济往来、纳税记录、消费行为、守法指数都将记录在案,构成你的诚信档案。欠债不还就会成为失信者,老赖的人生没有未来。

如果田蜜不想成为灰色世界的行走者,她就必须认账。她接下这些烫手山芋,也就给自己保留了堂堂正正东山再起的机会。后来,她真的做到了。

在诚信这件事上,剧中人各有所执。刘得恩的财务顾问常胜(任重 饰)是一个诚信到认死理地步的人。刘得恩信托资金撤回就是撤回了,不肯因为人已去世就稍作隐瞒。周总(岳跃利 饰)要求十年以后再传家业,即使周家千金出再多的钱要求变更,他也不受诱惑。

所以,他成了田蜜的搭档。这固然是因为债务上的连带关系,但更重要的是这两个人三观合拍,做人同频。我看后头发展成情侣关系也不奇怪。

而常胜的前妻于洋洋(施诗 饰)在诚信方面就“灵活”得多。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她和常胜的婚姻走不下去。她没能经受周家女儿的诱惑,违逆了周先生的意旨。

好在最后时刻她悬崖勒马,没有滑进犯罪的泥淖。这与其说是常胜的规劝之功,倒不如说是现在电视剧主创都特别善良,轻易不肯把重要人物写成魔鬼,或者经不起魔鬼诱惑的人。

阳光里小区的大爷大妈们各有一些性格上的瑕疵,但每个人的诚信意识都是刚刚的。而且都通情达理,能够文明讨债,耐心回款。

就连做着灰色生意的万百千,催债时用过“打爆通讯录”“砍断消息树”“跟踪砸门当街堵”的烂招数,但经过常胜的普法和建言,立刻就能加入到和谐讨债的大家庭中。

当然,作为一个机会主义者,他稍一受到反向的引导就会故态复萌,干出为虎作伥的事情。这在他遇到投资大鳄罗江(黄志忠 饰)之后,已经显现苗头。

罗江这个人在前20集中神龙见首不见尾。他是刘得恩曾经的创业伙伴,是甜蜜科技的创始人之一,但因为理念分歧早已退出。他后来成为风投负责人,在刘得恩最困难的时候没有施以援手,却又在他故去后决定接盘甜蜜科技。

他的诚信意识大概是没有问题的。谈项目带计时器,任谁都只给5分钟。看上的人不惜屈尊,像萧何追韩信一样到机场请回于洋洋。他派万百千四处游说,主动帮田蜜还债。他的问题应该是出在财富理念上。

田蜜千难万难,始终坚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常胜虽然有些幼稚、轻率,首次创业断送多年积蓄,但他也不会捡到篮子里都是菜。而于洋洋差点儿捞取不义之财,终归还是克制了贪念。阳光里小区的诸位老同志,更是正气凛然,不肯为金钱折腰。

而罗江的财富理念应了那个人和深渊对视的理论。他干的是钱生钱的活儿,也就不知不觉成了不择手段利益最大化的信徒。就目前播出的剧情,我们还看不清他的底牌,但大概率来说他是想以替田蜜还债换取田蜜手中的股权,进而成为甜蜜科技的实控人...

成为实控人后怎么办?大概率是篡改刘得恩的既定方针,把他的情怀和事业扔进垃圾桶,把甜蜜科技变成一个短期变现的工具,从而攫取巨额财富。

如果说田蜜前半程是通过个人努力,由打工而创业,走出了至暗时刻。那后半程想必就是与罗江展开路线斗争,维护甜蜜科技的宗旨,完成刘得恩普惠消费者的遗愿。

电视剧肯定要有价值输出。这部剧,一半是诚信意识的探讨,一半是财富观念的交锋,我猜是这样。说得准不准,请您检测。

走出人生苦难的三重境界

田蜜坠入深渊后,尝试了各种蓝领和白领工作。她干过小吃店的服务员,做过汽车导购。她兼职做了给人疏通心灵的夸夸师,也曾业余充当替厂家试验药效的小白鼠...

这些章节非常热闹。有的猎奇,有的欢喜,有的调皮,有的励志。可这正是当初困扰黄健和宋方金的难点所在:怎么写都是在谋生,还债,然后还债,谋生,看不到一点儿向上的动力和可能,也就无法把戏剧导入更为宏阔的河道中。

打工挣钱是有限的,创业却有无限的可能。田蜜的痛苦来源于丈夫创业的失败,彻底解除痛苦终需亲自创业。于是,原本有些傻白甜的常胜和原本不知稼穑难的田蜜合伙创业了。

创的什么业?正是我所从事的行业:自媒体。这件事早就埋了伏笔,第三集里田蜜卖房抵债,常胜就曾经动用其创立的理财类公号《常胜赢家》。现实中无从突破压价死结,线上分分钟卖了个好价钱。

原本这是常胜的自留地,写着玩,不与商业挂钩。无奈辞职后山穷水尽,只能赖以谋生。最初是冒险的玩法,租写字楼,招30个员工,各部门花钱如流水,等着“知识付费”概念下的馅饼砸头上。

这是自媒体普遍经历过的“镀金时代”。2015年前后,报刊阅读大规模转向手机阅读,自媒体成了被风吹到天上的那头猪。真的有资本在后头追逐你,真的有人对你展开了尽职调查,真的有公众号融到了资金,真的可以大言不惭地谈论估值和变现了...

然而,自媒体严重依赖于核心创始人,个人的能量和健康左右着账号的能量和健康。自媒体本质上是个体或作坊式运营,它无法升级为大规模工业化生产。顶级自媒体的营收可以达到明星工作室的水准,但它永远也成不了影响力破圈的媒体集团。

那些融到资的影视公号还是完成不了由媒体到制作的业态升级,回到给制作公司提供宣传服务的轨道上。那些讲起财经大势和理财技能头头是道的自媒体,也无法完成业界瞩目的十亿级并购。说到底,自媒体无法提供资本讲故事所需的“爆发式增长”,发展的天花板比较低。

自媒体好几年走过的泡沫之路,被《常胜赢家》浓缩在两个月里走完了。首次创业失败的常胜放弃了一步登天的想法,回到靠广告挣钱的地面上。而田蜜被他拉来出任商务总监。

这仍然不是一条坦途。急于赚钱还债的田蜜可不管什么农产品、妇婴用品,也不管公号的读者和商家的客户有几分重叠,她是能拉一个广告就拉一个。可是常胜不干呀。

讲诚信的人通常性格也轴。常胜虽然兜比脸干净,可是他维护《常胜赢家》品牌的决心异常坚定。卖土豆、鸡蛋的广告坚决不要,卖妇婴产品的广告死活不登,养老院的广告可以上但他坚持要免费。

在常胜赢家暂驻阳光里小区棋牌室的办公室里,常胜和田蜜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这一段台词信息量豁大,这一场嘴仗酣畅淋漓。作为一个自媒体人,我太理解他们在坚守初心和赚钱养家之间的两难,看得心潮澎湃。

这是很多人做公号之初遇到的问题。现实早已超越了这个阶段:我们不会被一些虚妄的自尊挡住商业经营的脚步,常胜纠结的与其说是定位问题,不如说是面子问题。他应该不断尝试以找到精准的带货领域,而不是想当然地抱残守缺。

当然我们也不会在真正的要害问题上失守。媒体提供的无非是事实和观点,如果你总是谈论虚假事实,或者你总是褒贬失准,你的处境就危矣。面对那些动摇你立足根本的诱惑,你得有勇气说不。一件事能不能做,此时此刻仍在牌桌上的自媒体,都有自己的清晰标准。

常胜在田蜜的劝说下,开始追逐热点,试着做“标题党”,尝试软文发布,走向了自媒体的务实之路。这就上道了。虽然《常胜赢家》能走多远尚难逆料,但我想常胜是适合做自媒体的。第一他专,第二他轴。这两点正是自媒体的真谛。

而田蜜,在帮常胜把事业推入正轨后,她应该走向更大的战场了。打工是微观的奋斗,解决生计问题。自媒体是中观的事业,解决信念和方法问题。甜蜜科技才是她的终极阵地,她要逆风飞扬,在新领域实现人生价值。

《甜蜜》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螺旋式上升的故事。导演阎建钢将他由中戏教师到下海经商到回归文艺创作的人生阅历融入其中,编剧宋方金和团队则在主线上串入了许多时令新闻和潮流现象。

对“夸夸师”“试药族”“内容创业”“吃播大赛”“合租公约”“离婚不离家”的种种书写,使这部剧呈现出社会万花筒的异彩。

另外,这个走出苦难的故事其实并不虐心,男女主人公之间是一种轻喜剧的对戏方式,而一众配角自带喜感。

万百千和他的两个手下简直就是快乐之源,以机器人为女友的宅男狗剩儿(栾元晖 饰)堪称不动窝的段子手,阳光里诸侠的日常也很欢脱。从流动的生活中随手捕捉喜剧因子,是宋方金的拿手好戏。

目前,田蜜的自媒体之路方兴未艾,一个围绕甜蜜科技归属权的阴谋正在向她的头顶聚拢。她究竟如何挣脱锁链,反败为胜,咱们锁定央视八套和腾爱芒三家网站,接着往下看。

【文/李星文】
往期推荐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媒体主张: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历史消息